很多人会感慨这城市的发展也太快了吧,但村民

日期:2019-10-08编辑作者:文学天地

  “老抠”其实姓苟,也不老,年纪四十四五而已。“老抠”和我不是一个单位,起初并不相识,虽然同住在一个小区,同在一个单元。
  认识“老抠”,是最近几年的事,确切地说,是因为近年“老抠”的单位和我的单位同包一个村,而且我和“老抠”分别是两个单位下派驻村的干部,我们的接触自然比较频繁而熟悉。
  对“老抠”名字的来历,我不得而知,但耳有所闻。据说“老抠”很抠门,具体怎么抠,抠到什么程度?也没有什么具体的事例。但同住一个小区的这几年,我从来没有看见他有什么亲戚来往,平时也没有看见有同事或朋友串门,在他家吃饭喝酒更是稀罕。
  我们所包的东乡西村,民风淳朴,群众生活不错,村民大方好客。客人到家,他们会倾尽所有招待,像我们这样从县里下去的,他们称之为“县干部”的,他们更是唯恐怠慢了我们。对此,我们常常感到难为情。
  我们下乡大多在村干部家吃住,把村干部当作东家。但村民们生活提高了,不是这户请客,就是那户摆酒,经常拉我们到家吃饭喝酒,我们也往往盛情难却。与村干部、村民吃饭喝酒,确也增进了干群关系,从中了解了不少情况和群众的真实想法和意愿,给我们开展群众工作带来不少好处,而且你不去,村民会认为你清高,不易接近。
  下乡的时候,起初我们每次回来前,都要按驻村天数开伙食费,但东家老是感到别扭,好说歹说就是不愿接受,总说现在我们生活水平提高了,是托党和政府的好政策,也是各级干部指导和提供帮助的结果,你们的功劳难道抵不上几顿饭吗?
  见付伙食费东家死活不肯接收,我们只好改变了主意,以后在下乡的时候,我们要么买菜,要么给老人和小孩买果糖,要么买其他生活用品,聊作是伙食费。
  在我的印象中,“老抠”从来什么也没有买过。但是,每到村里,下车的时候,他总是抢着提我们买去的东西,嘴里不停地说:“我比你们年纪轻,提东西是应该的。”
  “又破费了。”每次见我们买去东西,村干部都感到过意不去。
  “应该的,麻烦你们真是太多了。”这时候,“老抠”总是这样代表大家应答。
  “以后到县里去,你们别忘记联系我们哦?”每次从村里返回县里,与村干部和村民道别的时候,“老抠”总是这样热情地说,这句话几乎成了他的口头禅。
  当然,“老抠”心里明白,要是没事,村干部是很少到县里去的,偶尔去参加三级干部会、党代会、人代会什么的,都是县里安排食宿,也不会打扰到县里的干部。
  但也有个别情况例外,因为会议对喝酒是有限制的,有些爱喝酒的村干部有时也会相约到熟络、要好的“县干部”家里,凑热闹,喝酒。当然,他们大都有备而来,从家里带一些土特产来。
  有一个星期六,西村的党支书到县里帮村民买农机,也想顺便会会“县干部”,汇报一些村里的一些情况。他想起“老抠”平时的叮嘱,而且这个情况与“老抠”单位有关,到县里后,他立即打电话给“老抠”,说是和两个村民想到他家里吃饭,只要多煮三份饭就行,菜一下他们再买过去。
  “对不起,老党,真不凑巧,我北乡的老家有个重要的事情需要我前往处理,昨晚下完班,我就赶回来了,利用今天双休日来处理这个事。”
  “老党”是我们这个地方对“党支书”的习惯称呼。
  西村党支书感到有些遗憾,最后落实到我家来。
  “你住在哪个小区?”党支书电话问我。
  “新世纪花园小区,”我说,“过来吧,一下喊老抠一起凑热闹。”我把我所住的房栋、楼层、门号告诉了他。
  “老抠不在,他昨晚已回他的老家去了,要不我就先到他那里了。”党支书接着说道。
  “也许,他刚刚出去,”我想,“可是,也不应该骗党支书说昨晚就去了呀。”
  我感到非常疑惑,因为刚才我还看见他。
  大概11点多钟,“咚、咚”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妈的!想不到老抠是个骗子!”党支书刚带着两个村民踏进我的家门,就骂开了。以前当过代课教师、平时温文尔雅的党支书气得满脸通红。
  原来,“老抠”的家在我的楼下。确切地说,“老抠”住在一楼的楼梯左边那套,我家住在四楼的楼梯左边那套。
  因为我们这栋楼当年起建时只有五层,当时没有规定一定要安电梯。
  党支书他们在刚到楼底,准备上我家的时候,一眼从窗户里就看到了在屋里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老抠”。

很多人会感慨这城市的发展也太快了吧,这才几年没来就已经很多都认不到了,有时可能还会一不小心就迷路了,但是身为发展比较缓慢的农村,这几年的发展也是相当快速的,比如下面这个。

走进泽州县晋庙铺镇北罗西村,徜徉于村中的大街小巷,放眼望去,道路宽敞,院落干净,老人小孩各得其乐。看到眼前的一切,你会相信,仅仅两年前,这里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贫困村吗?

图片 1
申云接受采访

2015年8月,市信息中心研究部科长申云被选派到北罗西村担任第一书记。“家有三件事,先挑紧得办。”申云深知,要想在村里呆的下去,立得住脚,获得党员群众的信任、理解和支持最重要。走马上任后,她便迫不及待地进屯入户,与村民唠家常,听群众说真话、实话,甚至是气话、恼话。在进村之前她想象过基层的困难,也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村里的现状还是让她有些吃惊,“北罗西村之所以贫困,除了自然条件差等客观因素外,还在于党员干部思想不解放,搞发展的劲头不足,另外产业结构过于单一,除了传统农业的耕作和外出打工外,几乎没有其它的‘来钱儿道’”。

北罗西村距晋庙铺镇区8公里,是一个典型的山庄窝铺,耕地面积396亩。全村99户,251口人,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48户,115人,贫困人口占全村总人口的45%,是典型的地下无资源、地上无企业的贫困村。2015年全村人均纯收入不足2700元,远低于泽州县平均水平,脱贫任务艰巨。

图片 2

申云为北罗西村党员干部上党课

摸清了家底就要“对症下药”,想要脱贫致富,村子两委班子的思想首先要统一。北罗西村大多数党员在外务工,党员联系难、集中交流难、组织学习难、开展活动难,想在村里给全体党员和村民代表开个会,简直是困难重重。对此,申云同包村干部、村支部书记一道,通过电话、短信、微信等挨个给党员和村民代表解释基层党建工作的重要性。组织他们或到城里集中开会学习、或到党员家上门学,或村内村外分开学,通过灵活多变的学习形式,争取让党员“一个都不少”的参加党内生活,定期学习领会各种政策文件,邀请县委党校讲师上党课,树立村干部脱贫攻坚的信心。同时,申云将村内近5年的党建工作情况进行梳理,分类归档,并结合实际情况,制定党员学习、开会、考勤请假等制度,设立“脱贫攻坚岗”、“党员示范岗”,为党员活动室配备电脑、打印机、饮水、取暖、防暑等设施,悬挂宣传标语,使党的阵地面貌焕然一新,村两委班子精神状态发生了明显转变,为决战贫困、实现小康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村支两委班子的活力足了,让北罗西村这个贫瘠沉寂的小山村也有了生气。看到党员干部人心齐了,精神足了,队伍强了,申云不失时机的组织召开动员会,统一党员干部思想,树立脱贫摘帽的信心,制订帮扶措施和脱贫计划。

图片 3

申云与镇村干部一起研究脱贫之道

走进申云在北罗西村的宿舍,床对面墙上挂着“贫困人口致贫原因分析图”、“脱贫攻坚组织保障图”、“北罗西村脱贫目标任务”三块牌子,在床头的墙上上还有两块,一块是“北罗西村贫困现状图”,一块是“贫困户脱贫目标任务”,床头上一摞资料记录着北罗西村所有99户家庭的详细情况。琢磨老百姓的“来钱儿道”成了她夜不能寐最操心的事。

会开了一次又一次,脱贫的构想推翻了一个又一个。搞调研、跑部门、找专家,在多位市、县农业、水利等部门专家的“把脉就诊”后,在和村干部的多次讨论后,北罗西村提出了“一主两副”的脱贫之路。

“一主”即光伏发电项目。“光伏发电”项目是第一书记申云为村里引进的第一个项目。在她和帮扶单位的共同努力下,经过多方协调,最终和企业签下400万的投资金额。按照协议,前五年企业前期投入400万元给村民们免费安装光伏,所得收益90%由企业回收,10%归农户所得,五年后,企业收回成本,经营权、收益权归农户个人。

“之所以要引进光伏发电项目,是因为老百姓不用花一分钱就能有收益。前五年,每户大概在一千元左右的收入,五年后,每年的收入会达到一万元左右。这样老百姓就知道你是真心为他们服务,帮助他们致富的。”申云说道。

面对全村近一半的贫困户,光靠坐着赚钱是远远不够的,种植业和养殖业的“两副”也必须配套进行。2016年,北罗西村建成100亩的连翘种植园,今年,14栋养猪大棚的养殖小区正在建设中,100亩花椒种植项目,养蜂扶贫项目等正在推动,为北罗西村下一步发展规模种植、养殖探出了新路。

“申书记来了以后,先是给我们安装了光伏发电,后来又成立养殖,种植两个合作社,带领大家养猪,养牛,养蜂,种中药材,种花椒。我们的收入增加了好多。这样下去,以后肯定会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呀。”采访中,村民阎收河高兴地说。

2016年底,北罗西村村民人均年收入达到5042元,实现了整村脱贫。

图片 4

在贫困户家中走访

在北罗西村的这两年可以说是申云工作以来最繁忙、最充实的两年。村里有几户想养蜂,申云就联系县里的养蜂培训班,请外村的专业户到村里手把手教他们;谁家的粮食卖不掉,申云就亲自跑出去找买家,有时怕农户着急,她还会自己贴钱先买下来,再想办法卖出去。对村里的几户特殊群众,申云更是关怀备至,一户是两个精神病患者,申云通过顺丰快递,给患者送去了三床被褥,帮助他们温暖过冬;一户是老党员夫妻住在破旧的窑洞里,申云借助社会爱心人士的帮助,给困难老党员夫妻送去食用油、米面;一户是20多岁的孩子丧失自理能力,申云多次到患者家中,自己出钱为他购置食品、日用品等……

“驻村以来,作为北罗西村的第一书记,申云吃住在村里,为北罗西村办合作社,亲力亲为跑各种手续,帮助困难群体,早就成了北罗西人,在群众中产生了非常好的影响,是晋庙铺镇众多的驻村工作队和第一书记中的杰出代表。”说起申云在村里的工作,晋庙铺镇党委书记邢剑虹大加赞赏。

两年来,从秸秆禁烧到新农保政策落实,从粮种直补到环境综合整治,从低保户的评议到贫困户的进退,从易地搬迁到寻找适宜乡村发展的项目,申云全身心扑在“第一书记”的工作上,团结支村委一班人,并肩战斗在农村基层一线,有效推动了北罗西村脱贫攻坚工作。用申云自己的话就是:“我是驻村第一书记,我必须让每一个贫困户脱贫奔小康,绝不会落下一户!”

本文由蒙特卡罗正规网站▎官网进入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很多人会感慨这城市的发展也太快了吧,但村民

关键词:

蒙特卡罗正规网站黄叶村红楼梦里女的多都是精

当今黄叶村也在跟进年代前沿文化前进,不止“著书黄叶村”还要把文化产品生产去走向社会走向世界。近年来红学...

详细>>

要娶你娶,就找媒婆给他说个媳妇

杨喜样样都好,能做事!能净赚,模样长得也不错。独一的症结便是爱赌,何况逢赌必输。 由此,家里穷的叮当响,...

详细>>

他们说的东东,第六天又开始给你讲 下午时候就

东东疯了。左邻右舍母亲婶婶们都这样说。 自从东东从外地打工回来,就精神亢奋,逢人就说自己在外的梦想、跟着...

详细>>

实则比利时人对根本不到底不是非常细心,刘姐

听说刘姐家的新房装修得很豪华,李梅心里痒痒的。 刘姐的老公是国营企业的老总,口袋里有的是钱。李梅家是比不...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