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秦川的妈妈和七位姐姐,  陈小婕从此一下

日期:2019-10-09编辑作者:文学天地

图片 1 前言:其实,这部小说的续集原本就不想写下去了,可是在许多好友的一再要求下,我再次战战兢兢提起了笔……
  因为要写续集,所以必须在这里概述一下《长相思》的内容了。
  《长相思》故事梗概: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某高中校园内,来自大山深处的陈小婕(曾用名陈青梅),虽不是天生丽质,但却是明眸善睐,活力四射。因为多才多艺,被当选为班级文娱委员,和班长邱家自结下了深厚的同窗情谊。
  如此阳光明媚的女子,却爱上了忧郁内向的同班同学秦川(曾用名秦喜宝)。这秦川三代单传,上有七个姐姐,画得一手好梅花。两人的恋情遭到学校和双方家长的阻碍,于是双双为爱出逃,在不大的校园里掀起了惊涛骇浪。后两人返校后,化爱为动力,刻苦学习,双双考上同一城市却不同一所学校的大学,继续他们的爱情长跑。毕业后,双双分到各自的小镇当了中学教师。工作三年后,他们终于结束了十年的爱情长跑,于一九九七年十月一日,牵手步入了神圣的婚姻殿堂,成了令人羡慕的一对神仙眷侣。日子如糖似蜜,两人恩爱有加,不久陈小婕怀孕了,一家人更是欢天喜地。
  可是,也许因为两人太相爱了吧,连老天爷都开始嫉妒他们。一次意外,导致陈小婕不幸流产,从此她开始踏上了艰辛的求子之路。无奈百般努力,终是没有如愿。后来,他们抱养了秦川七姐的小儿子如意来抚养,可是孩子快满周岁时,一次意外又不幸夺去了小如意幼小的生命,秦川的爸爸也郁郁而终。此时街头巷尾,邻居亲戚,说陈小婕乃白虎转世,专伤后人,秦家将后继无人,又说陈小婕是扫把星,秦家的香火没指望了。凡此种种,大家众说纷纭,矛头纷纷指向陈小婕。而秦川的妈妈和七位姐姐,嘴里虽不作声,但冷冷的目光也足以让人窒息。
  陈小婕迫于舆论压力和亲人的冷暴力,以及不想让深爱自己的秦川为难,她决定成全秦川,让他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以慰他母亲和亲人们渴盼秦家后继有人的愿望。陈小婕忍痛割爱,不顾秦川的百般阻挠和挽留,毅然决定放手,他们终于没有熬过七年之痒,于二0O四年七月离婚,陈小婕远走天涯,以去荷兰留学为名,和秦川从此相忘于江湖。可是,两个刻骨铭心相爱的人,怎么能够说忘就忘呢?离别前夕,两人依依不舍地缠绵,痛彻心扉地道别,从此,那长长的相思啊,便在天涯的两端,各自飘摇……
  
  一、
  告别秦川,陈小婕忍着巨大的伤悲,沉重地拖着旅行箱,一步一跌地走了。无边的悲伤无边无际地笼罩着她,她仿佛失聪又失明,听不到眼前的一切,也看不清眼前的一切。离开秦川的痛楚,此刻也撕心裂肺地撕扯着她,让她彻骨的疼,钻心的痛。却原来:生离死别,真是人间极刑,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她清楚地记得,和父母告别时,虽然心里也难舍难分,但更多的是眷恋是负疚,是牵挂是不舍。而与秦川的告别,却是疼痛,是悲伤,是绝望,是苦涩。亲爱的人啊,就这样生生别离,从此在天涯,在海角;从此在此岸,在彼岸。忘不了!不能忘!不敢想!想不了!陈小婕只觉悲伤得不能自抑,疼痛得无处渲泄!她拚命咬着双唇,任眼里和心里的泪水一片汪洋……
  从前看书看电视,看到离别时男女主人公依依惜别泪水涟涟,以为他们是在做戏,现在当自己切身体会到时,终于明白什么是痛彻心肺,肝肠寸断了。没有亲身经历过生离死别的人,是无法真真切切体会这种痛苦的,失去最爱的人,从此天涯陌路,从此不再聚首,从此你的世界没有我,从此我的世界失去你,我该拿什么来拯救我自己?陈小婕觉得此刻自己就像一具行尸走肉,机械地挪动着,前行着,她甚至有点后悔自己的选择,就这样和秦川诀别,她真的放得下吗?她真的不再想念他吗?她真的能够忘记他吗?那是自己竭尽全力爱过的人,也是竭尽全力爱过自己的人,终其一生,还能够再爱吗?一想起再也见不到秦川,莫名的悲伤便迅速弥漫全身,四肢百骸都是酸楚,所有毛孔都是伤悲,一低头一抬眼都是泪水,陈小婕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陈小婕昏昏沉沉地过了安检通道,换了登机牌,孤独地坐在10号登机口旁边的休息处等待登机。看着眼前一对对有说有笑的情侣,或者是其乐融融的一家人,眼里便有不争气的泪水朝外跌落。记得她和秦川曾憧憬过,说将来退休了,就和他一起走遍世界去旅行,看一看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看一看异国的风情有多迷人,看一看世界各地名山大川,看一看祖国的五湖四海。如今,这只能是一个苍凉的回忆,落寞地跌落到时光深处,永远不可能再实现了。人的一生,该有多少始料不及的意外啊,让人措手不及,让人猝不及防!
  十一点四十五分,飞机准点起飞,在登机之前,陈小婕留恋地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她知道这一别,也许就是一辈子。她再也见不到那个让她刻骨铭心的人,她再也看不到那张熟悉得如同自己一样的脸,她再也听不到那温暖关切的声音,她再也嗅不到那熟悉而温馨的味道……有泪水从眼角悄悄滑落,这一程,注定以泪洗面。
  飞机起飞了,短暂的眩晕和轰鸣过后,陈小婕定定地望向窗外,飞机在一点一点地上升,开始云在天上,慢慢地云在身旁,那一朵朵擦机而过的白云,仿佛一张张秦川的脸,在她的眼前浮现着:或微笑,或悲伤,或嗔怪,或张扬……一顰一笑,一呼一吸,是那样的熟悉,那样的触手可及,仿佛就近在眼前,陈小婕忍不住伸手想要去抚摸,可是却又是那么遥远那么陌生,触手是冰冷的玻璃,她这才在心里悲鸣一声:“秦川,我永远失去了你!”
  她无奈地闭上眼睛,感觉飞机越飞越高,越飞越高,有那么一刻,她甚至可耻地想,就这样飞到太空永远不再回来该多好,既没有悲伤也没有痛苦,就那样永远消失了,带着爱和思念,永远不再回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陈小婕的肩膀被人轻轻拍了拍,她睁眼一看,原来是荷兰皇家航空公司的空姐,正含笑看着她,她旁边是装着食物和饮料的小推车,原来是用餐时间到了。空姐大约五十岁左右,高大丰满,金发碧眼,不像中国的空姐,青一色的年轻漂亮,她看起来甚至有些臃肿,但和蔼可亲地微笑着,倒也让人心生温暖。陈小婕没有一点食欲,虽然从昨天到今天,她几乎没怎么进食,但仍然感觉不到饿。空姐含笑着用蹩脚的中文问她要吃米饭还是面包?她不好意思拒绝,便要了米饭,空姐将用锡纸封好的饭盒送给她,顺便问她喝点什么?陈小婕想了想,便要了一杯苹果汁,空姐娴熟地倒了一杯苹果汁递给她后,便含笑做了一个请慢用的手势告别了她。陈小婕就着吸管啜了一口苹果汁,乖乖不得了,直接酸得发抖,她不明白为什么这苹果汁和国内的苹果汁不一样味道,简直像喝了柠檬汁。也许,是心理作用吧?
  荷兰时间下午三点四十五分,在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机场,飞机准点降落,在降落的那一刻,陈小婕觉得耳朵生痛,几乎失聪。飞机落地后,耳朵还嗡嗡作响,半天回不过神来。下了飞机,陈小婕茫然四顾,陌生的城市陌生的风景,陌生的语言陌生的人,顿觉“念天地之悠悠,独沧然而泣下”了。她想去取回自己托运的行李,却不知道该怎么走?虽然她的英语成绩不错,但口语却因为没有锻炼的机会,几乎为零,所以轻易不敢开口。她左顾右盼,很想找一个中国人问一问,正在这时,不远处有人惊呼一声:“陈小婕,真的是你吗?”
  
  二、
  秦川在机场大哭一场后,擦干眼泪,怀着无比沉重无比悲伤的心情,返回了家。他心里有一千个舍不得陈小婕离去的理由,却没有一个可以留下她的理由;他心里有一万种舍不得她离开的心痛,却没有一种可以让她安心不走的方法。他爱她,竭尽全力地爱,刻骨铭心地爱,正如同她竭尽全力刻骨铭心爱他一样。终其一生,能够爱得如此投入如此纯粹,恐怕再难以找寻。只是,看到陈小婕因为孩子所吃的苦受的罪,因为世俗所承受的压力和焦虑,他又觉得不得不放手。尽管放得心痛放得心碎,但想到陈小婕离开以后可能会过得幸福快乐起来,他觉得无怨无悔。爱一个人,就是要让她快乐,让她幸福,让她自由自在。如此,才不枉真爱一场!
  秦川回到家以后,面对着空荡荡的家,心里无端生出些许寂聊些许落寞。他将自己象扔口袋一样把自己扔到床上,定定地仰望着天花板,无数个陈小婕走马灯似地在眼前晃悠:或嗔怪或娇羞,或微笑或悲伤,或高歌或哼哼……那么熟悉又那么真实,那么美好又那么温暖,那一顰一笑,一呼一吸,仿佛还在耳旁还在身边,只是定睛一看,却什么都没有,秦川眼角不自觉地流下了大颗大颗的泪水。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其实是只因未到伤心处!真正有情有义的好男人,自己百般呵护疼爱的爱人离开了,怎么可能铁石心肠不流泪呢?除非不曾爱,或者不懂爱。他们说,一个肯为爱哭泣的男人,一定是真爱了,而一个为爱而哭泣的女人,却是要离开了。所以,在爱情里,千万别让自己心爱的人流泪,真爱从来都是“若你流泪,湿的总是我的脸,若你悲伤,苦的总是我的心。”
  秦川妈妈悄悄站在房门口,看着儿子孤独寂寞的样子,看到儿子眼角悄悄滴落的泪水,心也一阵阵绞痛。她知道儿子和陈小婕相亲相爱,也明白他们爱得死去活来。陈小婕在秦家七年,除了没生孩子这一件事令她失望外,其他如待人处事的落落大方,迎来送往的进退有度,尊老爱幼的贤良温厚,倒也无可挑剔。只是秦家三代单传,她真的不想到秦川这一代绝了。虽然她也舍不得陈小婕离开,可她更想早一点抱个孙子好圆她的梦。作为母亲,在这一点上她承认自己自私了,可她也是无可奈何。几千年的传统习俗,她也无力改变。所以她只有狠心看着陈小婕孤单离去,看着儿子悲伤寂寞。做一个称职的母亲,其实也太难太难啊!
  她悄悄去厨房做了秦川最爱吃的饭菜,然后站在房门口轻轻唤秦川:“喜宝,快起来吃饭了,看妈做了你最喜欢吃的红烧排骨,清蒸鲈鱼,还有椒盐鸡翅,泡椒凤爪。”
  秦川充耳不闻,他实在没有心思也没有食欲,陈小婕的离去,仿佛抽空了他体内的活力,他觉得自己几乎成了一具行尸走肉。心里空落落的,有着说不出的苦痛说不出的忧伤。原来他以为自己很坚强,以为陈小婕离开,不会怎么难过。可是当真正意识到她真的不在了,真的永远离开之后,才发现自己是那么的不舍,那么的悲伤。原来真爱也真放不下,你若安好,便是晴天,你若不在,我便如何是好?
  秦川妈妈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唤着秦川:“喜宝乖,快起来多少吃点吧?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哩。我知道你难过,妈也不好受,但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呀?你这样不吃不喝妈心里也不好受哇!”说着说着,也忍不住老泪纵横,低声抽泣起来。
  秦川慢慢直起身子,望着房门口白发苍苍的老母亲,心一阵阵抽搐。他知道妈妈为了生他这个儿子吃了不少的苦,为了养大他也操了不少的心,受了不少的罪,可是,她脑子里那种根深蒂固的观念,却也潜移默化地影响了陈小婕,再加上世俗的偏见,人情的凉薄,最终不得不逼着陈小婕选择了离开。他恨透了那世俗,他恨透了那偏见,他恨透了那凉薄,可是他却无力更改,无力吐槽,无力承受。最后眼睁睁地看着陈小婕被迫选择离开,选择远走天涯。他恨,却不知道恨谁?他怨,却不知道怨谁?只有打落牙齿和血吞,一切苦痛自己背。他看着老态龙钟的老母亲,还在为自己操心操劳,心里很是难过和悲哀,他很想让妈妈幸福快乐,只是他没能做到,不是他不努力,而是上天不眷顾。
  他走出房间,轻轻地拥抱了一下妈妈,轻轻地在她后背拍了拍,算是无声的关切。然后牵着妈妈的手,一同去吃饭。秦川妈妈烧一手好饭菜,陈小婕用心学了多年,都赶不上她。秦川对饮食很挑剔,所以秦川若在家吃饭时,秦妈妈总会亲自下厨做饭给他吃。虽然秦妈妈做的饭菜非常合胃口,但此时的秦川吃起来却味同嚼蜡,他实在没有心情啊!以前陈小婕在时,两个人常会孩子气地你朝我嘴里塞一口,我朝你嘴里填一堆,嘻嘻哈哈地边吃边闹,虽然有时候逗得两位老人忍俊不禁,他俩也乐此不疲。如今,境依旧,物已非,人远离,所有的幸福和欢笑,也荡然无存!
  秦川匆匆吃完饭,帮忙将碗碟等餐具收拾到厨房,以前陈小婕在时,总会抢着收拾,然后去厨房将碗碟洗净摆好。秦川惆怅地望着这一切,心里更加忧伤。原来那个人藏在心底骨子里,怎么也挥之不去了。他在心里轻轻叹口气,默默地说:“小婕,只愿你一切安好!”
  他挽起袖子,准备将碗碟清洗干净,妈妈毕竟年老了,现在又没人帮忙,他想自己来分担一些。秦妈妈进来看见了,说什么都不同意,她推着秦川让他离开厨房,说自己还能动,这点小事能够做的。秦川拗不过妈妈,只好退回客厅看电视。
  谁知道他坐下来还没有看多大一会儿,就听到厨房传来“哐铛”“扑通”的声音,秦川慌忙冲进厨房,一下子惊呆了!
  
  三、
  陈小婕吃惊地循声望去,在人来人往中,有一个高高瘦瘦,干干净净,帅气而又阳光的大男孩,正含笑看着她。陈小婕在脑子里飞快地过滤着每一张熟悉的脸,却发现没有对方的。她有些尴尬地望着他,迟疑地说:“请问你是……”那大男孩大踏步走了过来,友好地伸出右手,说:“陈小婕你好,我叫潘军,我们曾经同年级不同班,我认识你,你可能不认识我,有点小遗憾哈。不过,能在异国他乡遇到你,也算是有缘哈。”

图片 2 一、
  这世上总有一种女孩子,虽不是天生丽质,貌美如花,但却明眸酷齿,活力四射,我的同桌陈小婕就是这样的人。
   高一新生报到后不久,班主任陈老师组织了第一次班会,选拔班干部。当然,像成绩好的男生邱家自被当选了班长,扶坤被当选了学习委员,刘军被当选了团支书等,早已是老师心目中理想的目标。所谓选拔,不过是走个过场。不过,在这场选拔赛中,陈小婕的多才多艺与亲和力,倒让老师和同学们对她刮目相看,青睐有加了。
  陈小婕来自大山深处,大自然的灵气无形中带给了她百灵鸟般婉转的歌喉,舒缓柔美的身姿,加上一脸纯朴恬静的笑容,更加的让人感觉到她的平易近人。而当她一首声情并茂的《枉凝眉》唱完之后,除掌声雷动之外,许多人也感慨唏嘘不已。在大家的强烈要求之下,陈小婕又大大方方地演唱了一首当时最流行的歌曲《一剪梅》。以至后来的体育老师在每天早上的高音喇叭里,把这首百听不厌的歌曲,当成了唤醒我们起床的美妙声音。
  陈小婕从此一下子成了我们班的名人,出来进去,不知有多少双注视她的双眸,明里暗里,不知有多少人为她害了相思。只是那个单纯的年代,所有人的小心思都是秘密的,压抑的,偶尔有个别大胆的,也不过找个借口借借书,打打球啥的。陈小婕因为唱得好,理所当然成了班里的文娱委员,团支部的宣传委员,学生会的组织委员。这一大堆头衔下来,陈小婕不仅成了我们班的班级名人,而且也成了校园的风云人物。走到哪儿,都是一道亮丽的风景。
  陈小婕为人谦和,且热心,谁有个头痛发烧,感冒流涕的,她看见了二话不说,就会递上一杯温水,一包感冒药。那时候宿舍里有热水瓶的人不多,陈小茜每天早晚都去开水房打回开水,放在宿舍供同学们饮用。开水费虽然不贵,但开水房离宿舍很远,所以很多人都懒得去打。大家渴了都会叫:“小婕,开水倒点来喝。”小婕则爽快地答应:“在那儿放着哩,自己随便倒。”于是一帮姑娘们便嘻嘻哈哈地分而饮之,小婕也只淡然一笑,亳不在乎。
  其实那时的我们都很清苦,虽然家里的温饱解决了,但都没有什么钱。除了父母有工作的零花钱可能多点,像我们农村来的孩子,每个星期的零花钱都不会超过五块,这五块钱还包括来回的车费,星期六的菜费,因为我们每星期回家拿的菜,有时就够吃五天。那时大家的情况都差不多,感觉上也没有什么不自在。遇到夏天天气炎热,我们就和离学校近点中午可回家拿菜的同学结伴,前三天吃我们从家带来的菜,后三天则由她们负责从家拿菜来给我们吃,记忆中曾和施虹,杨安叶结伴过,这么多年天各一方,也不知她们过得还好吗?
  陈小婕虽然来自农村,但她家乡盛产茶叶,板栗,白果,经济来源相对宽松,又加上她上面四个哥哥,只她一个女孩,自然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所以吃的穿的用的也比我们要好一些。所以在有些小节上,陈小婕还是比较大气的。
  日子如水一样缓缓流淌,青春的校园里,许多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们,眼神里多了迷离,懵懂,惊慌和悸动。
  某一天黄昏,落日的余辉将天边染得红透,很有点琼瑶笔下彩霞满天的美丽。我和陈小婕结伴去学校对面的小竹林散步,那是我俩最爱去的地方。我们既喜欢竹子的苍翠,也喜欢竹林的静谧,只要不是刮风下雨,我们每天都会去签到。我们有时背书,有时聊天,有时什么也不做,只静静看天,听风从竹林吹过,发出“簌簌”的声音。那一天,一向多话的陈小婕沉默着,望着天边如血的残阳,她幽幽地问我:“秦小云,你说爱一个人是个什么样的感觉?”我吓了一跳,那个时候爱情对我们来说,就好像是违禁品一般,连想都没敢想,所以更别说有什么样的感觉了。
   陈小婕继续幽幽地说:“爱一个人,很甜蜜也很忧伤,很幸福也很痛苦,很想见到他又怕见到他……”看她一幅身心俱往的样子,我开玩笑地说:“陈小婕,你不会是恋爱了吧?”
   陈小婕目光迷离而悠远,仿佛醉了酒一般,脸上飞起了红晕,她羞涩地低下头,低低地说:“我是爱上了一个人,可是却不想让他知道。”我说:“是谁有这么大的魅力,居然让我们眼高于顶的陈大小姐害了相思?”因为我知道陈小婕曾拒绝了多个爱慕她的男孩,其中不乏佼佼者。所以当看到她竟然会为一个男生如此动真情,不得不让我对他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陈小婕双手捂脸,扭扭捏捏地说:“秦川!”我惊呼一声:“怎么会是他?”如果她说爱上邱家自,扶坤,刘军,或者隔壁班的张华,邓雷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我都不会吃惊,因为她和他们都是班干部,学生会的,打交道多,日久生情也很正常。但她偏偏喜欢上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秦川,倒让我大跌眼镜。
  这个秦川原来不叫秦川,叫秦喜宝,家中三代单传,上有七个姐姐,可以说也是个聚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主。上初中时嫌名字俗气,自作主张改名秦川,好在那个时代户籍制度,学籍制度不严,你喜欢改什么就叫什么。
  其实陈小婕原来也不叫陈小婕,叫陈青梅,上初中时她看了一本《高家四姐妹》的书,喜欢婵娟婕妤四姐妹里的高婕,于是便也自作主张将自己的名字改为陈小婕,这一点,俩人倒有些相像,可谓惺惺相惜。相对于陈小婕的阳光来说,秦川看起来是忧郁的。虽然眉清目秀,身材颀长,但过于瘦削,略显病态。他给人印象深刻的是衣着干净整洁,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他的白衬衫,浅粉衬衫,格子衬衫,曾让多少男同学羡慕嫉妒恨啊!只是他外表冷峻,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画一手好工笔画,犹擅长画梅花,寥寥数笔,梅的高洁,素雅跃然纸上。他坐在我和陈小婕后面,他们从没说过话,也不知道几时陈小婕爱上他的。
   爱情这东西,本来就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只有爱不爱,没有为什么,即所谓各花入各眼吧!
   二、
  陈小婕就像所有情窦初开的小女生一样,对爱情充满了向往也充满了迷茫,充满了渴望也充满了紧张。忐忑不安,精神恍惚,胡思乱想,发症发呆。
  我看着她买了一本带锁的天蓝色日记本,每晚下自习后偷偷地写着她的小心思,时而含笑,时而皱眉。也许,她在日记本里,偷偷地和他说着悄悄话吧?也许,她只是在记录着自己青春萌动时期最纯美的爱恋吧?
  有人说,暗恋是一朵开在暗夜里的花,独自摇曳,独自芬芳,独自忧伤。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青春本就是场灾难,最后终会散落。能够在青春期无怨无悔地爱一个人,不管结局如何,那些过程都将是青葱岁月里最美好的回忆。否则,青春该多苍白呀!
  也许,爱一个人,他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一呼一吸,总会牵动她的心。而自己的一举一动有时也会莫名其妙的发疯。秦川坐在我们身后,陈小婕每次回座位就如一阵风,“呼啦”就落了座,我笑她为何如此急匆匆,她脸一红,默不作声。而秦川每次从教室外走进来时,她则用手似捂非捂着脸痴痴看向他,直到他落座,她才悄悄放下手,俯在桌子上,似乎在聆听什么似的。但是在那个单纯的年纪,也许每个人都偷偷隐藏着自己的小心思,不敢张扬,也不敢表露吧?经年之后,这些曾经的脸红心跳,是否也还会在某个寂静的午夜梦回里再现呢?
  记得那年元旦联欢晚会结束后,陈小婕和我等几个同学意犹未尽,相约去卢彩琴家再玩一会儿,我便邀秦川一块儿去玩,因为我们同姓,那时候好像同姓的男女同学在一起玩,别人才不会说闲话。因为平时我们也有说话,所以我邀请他时,他便也欣然答应了。彩琴很好客,给我们泡了茶后,说:“我们炒点花生吃吧?”大家都高兴地说:“好!”要知道那时候住校的我们都是馋嘴的,于是大家便七手八脚涌去厨房炒花生吃。秦川自告奋勇去烧火,我便推陈小婕去炒花生,这样,也让他们能够齐心协力吧。陈小婕扭扭捏捏了一会儿,终于低着头答应了。我们其余几人又退回客厅,打开彩琴的双卡录音机,学唱歌。那时候《小虎队》的歌曲风靡校园,我们跟着录音机又唱又跳,尽情挥洒着青春的骄傲。
  不久,秦川和陈小婕也将花生炒熟了,我们边吃边玩,我偷偷瞄瞄陈小婕,只见她俏脸生辉,一片晕红,目光游离天外,又仿佛深情款款。秦川的目光也不像往日那般冷峻,温和了许多,和我们有说有笑起来。只是不知道他俩在厨房有没有说说话,但从此以后,秦川有意无意地爱和我搭话,会陪我和陈小婕去竹林散步起来。尽管他们俩说话不多,但他们之间有一种默契是我这个局外人也能感受得到的。
  那时候陈小婕特迷琼瑶,好像那时候我们都迷琼瑶吧!《窗外》、《彩霞满天》、《在水一方》、《一帘幽梦》、《碧云天》、《庭院深深》……那种唯美又至真至纯的爱恋,是情窦初开的所有少男少女们都钟爱的吧?秦川也看,看完会递给我,而我则顺手递给陈小婕。许多的时候,我们就那样心照不宣地相处着。我知道他们的故事,所以就心甘情愿地扮演着我应该扮演的角色。以至多年以后同学们相聚,就有同学调侃我说:“秦小云,记得当年秦川和你很要好啊!”言下之意,倒像我们在谈恋爱似的。
  我只好不置可否地一笑了之,是的,在那个青青飞扬的校园里,曾上演了多少鲜为人知的故事啊!爱过恨过,痛过累过,哭过笑过……到最后,是遗忘还是珍藏,是记起还是尘封,谁成了谁心中那粒殷红的朱砂,谁又是谁眼里那滴珍贵的清泪?好像都已不重要了,事过境迁,早已物是人非了。重要的是这个青春我爱过就足够了,如果能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那将是一件多么美好与美丽的事啊!
  张爱玲说:“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哦,你也在这里吗?”
   虽然陈小婕与秦川的相遇有点早,但人生最大的幸福,莫过于发现自己爱的人正好也爱着自己,哪怕前途坎坷,只要初心不改,相信幸福就掌握在自己手中。
  三、
  有些人,一旦遇见,便一眼万年,有些心动,一旦开始,便覆水难收。年少时爱一个人,总是那样简单,那样义无反顾,那样轰轰烈烈,从不去想该不该爱,值不值得爱,而是只管去爱,爱得单一,爱得纯粹,爱得灿烂,爱得无怨无悔。
  高二新学期开学了一个礼拜,却不见秦川的影子。那时候通讯不发达,也无从问起,只听同学说他病了。秦川的身体一向不是很好,三病两灾的,这也许就是他为什么看起来那么忧郁的原因吧?陈小婕坐卧不宁,寝食难安,人啊,一旦害了相思,便会失魂落魄,六神无主。我看着她难过的样子,也替她暗暗着急。平时那么阳光的人,现在看起来阴雨绵绵的。
  星期六的下午没有课,上午放学时,陈小婕忽然对我说:“小云,我想去秦川家里看看他,你陪我一起去吧?”我吓了一跳,说:“你疯了吧?我们女孩子家家的,去男生家里,叫人知道了,口水都能淹死人。”陈小婕坚定地说:“我不怕,不看看他我放不下。”看着她坚定却憔悴的脸,我于心不忍,便同意了。我说:“你知道他家住哪儿吗?”陈小婕说:“班长知道,他陪我们一起去。”看来陈小婕早已豁出去了,为了爱,她可以不管不顾。
  午饭后,我们三人去街上等车,秦川的家也在另一个大山深处。那时候从县城发往每个乡镇的车次,一天只有两趟。上午一趟,下午一趟,错过了就只能干瞪眼。因为车少人多,每辆车都会超载,特别是礼拜六和礼拜天的下午,因为学生的往返,常常将人可以挤得脚不沾地,汗流夹背。
  车好不容易等来了,人们争先恐后地朝车里涌去。班长邱家自和我们也不甘落后,也拚命顺着人流朝车内挤去。班长跑得快,居然抢到一个座位,他大度地让我和陈小婕挤在一块儿坐,说怕站在过道上被人挤得东倒西歪。因为人多,虽已立秋,但温度依然不减,车内空气沉闷,汽油味,汗臭味混在一起,让人忍无可忍。好在我不晕车,虽不舒服,还勉强扛得住。可怜陈小婕晕车,车行驶还没多久,她便脸色苍白,双眼紧闭,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我扶着她,让她将头靠在我身上,她勉强一笑说:“谢谢你!”我说:“你这是何苦呢?自己找罪受!”陈小婕微微摇摇头,什么也没说。
   车在高低不平的公路上颠簸着,人被颠得七晕八素。陈小婕皱着眉头,双目紧闭,额头上开始滚出一粒粒细碎的汗珠,可见难过到了极点。我除了轻轻扶着她外,也无能为力。车进入山间公路,越来越颠簸,急转弯,直上直下,让人云里雾里,我偶尔朝窗外一瞥,直惊出一身冷汗。窄窄的公路下,是万丈深渊,有的山势陡峭,根本看不见前面的路。司机好像凭感觉在开,还好那时候车不多,不用担心撞车和让道。否则,在那窄窄的公路上,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车行驶了两个半小时,终于到了秦川所在的乡镇。听班长说到秦川家还要走四五里山路,再翻过一座山才到,我几乎要瘫了下去。更难为陈小婕,下车后吐了个一踏糊涂,整个人都快虚脱了。但她掏出手帕擦干净嘴角后,依然坚定地说:“没事,走吧!”说完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我和班长对望一眼,也只好跟着她朝前走去。时近黄昏,彩霞满天里,群峰林立,在落日的余晖映照下,远山近林,美不胜收。我们脚步匆匆地赶完山路,爬上必经秦川家的那座山时,已是暮色四合了。山脚下的村庄,星星点点的灯光已亮了起来,远处一两声狗吠声,更平添了乡村夜的寂静。

本文由蒙特卡罗正规网站▎官网进入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而秦川的妈妈和七位姐姐,  陈小婕从此一下

关键词:

电话是丈夫庄伟和同村朋友庄勇打来的,"孩子的

飘逝的风筝(情绪随笔) 1 夜里十一点,梅雪走出海地舞厅,才意识有几个未接电话,电话是男生庄伟和同村爱人庄...

详细>>

老爹暴跳如雷的说,文静在她眼里看见有一种光

陈姨搬了把交椅,自顾自的坐在文静身旁,文静在她眼里看见有一种光。 “静静,二零一六年二十七了啊。” “可不...

详细>>

神农大帝传五谷的轶事一向被人传播着,因为高

黎明(英文名:lí míng)三点,雪已经一尺多少宽度了,依旧簌簌地下个不停,大家的车在通往高岗镇的途中缓缓行...

详细>>

对女人说,那不会是真正

1 显示器上的文字已经变得模糊,小编的心如刀绞常常,不会的,不会的!笔者不相信任!那不会是真的! 她到底是...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