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谢克特小姐对他们说史瓦兹有病的那两个,

日期:2019-10-12编辑作者:文学天地

入夜后,行政官的府邸几乎与仙境无异。夜花(并非地球土生土长的)绽开白色肥厚的花瓣,将淡雅的清香传遍府邸各个角落。府邸建筑采用不锈铝合金作材料,巧妙地掺入人造矽酸盐纤维。在经过偏振的月光照耀下,那些纤维闪着暗淡的紫光,与周围的金属光泽相映成趣。 恩尼亚斯凝望着天上的星辰。在他看来,众星才是真正的美,因为它们代表了帝国。 地球的夜空介于两个极端之间。它不像中央世界的夜空,有着无法逼视的壮观天象——灿烂的星辰挤成一团,竞相发出耀眼的光芒,在星光爆满的情况下,几乎见不到所谓的黑夜。它也不像外缘的夜空那般孤寂庄严——天球上只挂着几颗遥遥相对的暗淡孤星,勉强打破浓密的黑暗,银河则是横跨天际的乳白色透镜,也好像漂浮在天边的钻石粉末,完全看不出由无数恒星组成。 在地球上,随时能看见两千颗恒星。现在恩尼亚斯可以看到天狼星,而围绕着它的某颗行星,是帝国人口最多的十大行星之一。他也看得到大角,那是他故乡星区的首府所在地。至于帝国首都世界川陀的太阳,则隐藏在星河某个角落,即使利用望远镜,也无法从一片光海中分辨出来。 一只柔软的手掌突然按在他肩头,他也伸出手来握住了那只手。 “芙洛拉?”他悄声道。 “最好没错,”传来的是她半开玩笑的声音,“你可知道,你从芝加回来一直没合过眼?还有你可知道,现在已经接近清晨?……要不要我叫人把早餐送到这儿来?” “有何不可?”他爱怜地抬头望着她,在黑暗中摸索着她脸颊旁一绺棕发,然后紧紧抓在手中,“你一定要跟我一起守夜,模糊了这对银河中最美丽的眼睛?” 她拉回自己的头发,柔声答道:“而你,则想用甜言蜜语糊住我的眼睛。但我以前也看过你像这个样子,你的心事一点都瞒不了我。今晚什么事让你操心,亲爱的?” “啊,就是一向让我操心的那件事,就是我让你埋没在这里。其实,不论在银河哪个总督社会中,你都会是最出色的佳人。” “还有别的吗?好啦,恩尼亚斯,我可不要被你愚弄。” 恩尼亚斯在黑暗中摇了摇头,又说:“我不知道。我想,是许多小难题累积在一起,终于使我吃不消了。谢克特和他的突触放大器是一桩;这个考古学家,艾伐丹,和他的那些理论又是一桩。还有其他的事,其他的事。哦,有什么用呢,芙洛拉,我在这里什么事都做不好。” “今天清晨这个时候,当然不是测验自己士气的最佳时机。” 恩尼亚斯却咬牙切齿地说:“这些地球人!为何这么小的一群,会成为帝国这么大的负担?你记得吗,芙洛拉,我刚被指派接任行政官职位时,那个老法劳尔——前任的行政官——对我所做的警告,说这个职位有多难做?……他是对的。若说他说错了什么,就是他的警告还不够彻底。我当时却嘲笑他,私底下,我认为那是他年老力衰的结果。我却是个年轻、积极、勇敢的人,我会做得更好……” 说到这里他突然住口,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等他再开口的时候,显然跳到了另一个话题。“然而,有这么多互相独立的证据,似乎都显示地球人又误入歧途,再度梦想要造反了。” 他抬起头来,望着他的妻子:“你可知道,古人教团的中心教条是什么?他们认为地球曾是人类唯一的故乡,所以地球注定是人类的中心、人类真正的代表。” “啊,前天晚上艾伐丹就是这么说的,对不对?”在这种时候,让他一吐为快总是最好的办法。 “是的,他的确说过。”恩尼亚斯以沮丧的口气说,“即使如此,他却仅提到过去,古人教团则同时谈论过去和未来。他们说,地球将再次成为人类的中心。他们甚至声称,这个虚幻的地球第二王国即将来临。他们发出警告,说帝国将毁于一场全面性灾难,而地球——”他的声音开始发颤,“一个落后、蛮荒、土地遭到污染的原始世界,最后将成为光荣的胜利者。过去,这种荒谬的教条曾挑起过三次叛乱,但地球因此遭致的破坏,却一点也没有动摇他们的愚蠢信念。” “他们只不过是一群可怜人,”芙洛拉说,“我是说这些地球人。除了那个信念,他们还能有什么呢?他们显然被剥夺了一切,包括一个像样的世界,一个像样的生活。他们甚至失去做人的尊严,因为银河的其他人类,都不能在平等的基础上接受他们。所以他们封闭在自己的梦想中,你能因此怪他们吗?” “是的,我可以怪他们。”恩尼亚斯中气十足地叫道,“他们应该从梦中醒来,尽力和整个银河趋同。他们不否认与众不同,但他们只想用‘较佳的’取代‘较差的’,你不能指望其他人允许他们那样做。他们应当抛弃排外意识,以及那些过时而粗野的俗例。他们自己要像个人,别人才会把他们当人看待。要是他们非当地球佬不可,就只会被视为那种东西。 “不过别管这件事了。比方说,突触放大器的进展如何?就是像这种小问题,害我一直睡不着觉。”恩尼亚斯皱着眉头,若有所思地望着东方的天际,漆黑的夜空已渐渐透出朦胧的曙光。 “突触放大器?……啊,不就是艾伐丹博士晚宴中提到的那个装置吗?你到芝加去,就是为了调查这件事?” 恩尼亚斯点了点头。 “你在那里发现了什么?” “什么也没有发现。”恩尼亚斯说,“我认识谢克特,对他非常熟悉。我看得出他什么时候悠然自在,什么时候忧心忡忡。我告诉你,芙洛拉,他这次跟我谈话,从头到尾忧虑得要死。当我离去时,他感激得差点痛哭流涕。这是个令人不快的谜,芙洛拉。” “可是那个机器有效吗?” “我是一名神经物理学家吗?谢克特说它没效。后来他打电话给我,告诉我一名志愿者差点被害死。但我可不相信,他太兴奋了!还不只如此,他简直得意万分!他的志愿者还活着,这就代表实验成功了。如果说他当时还不算快乐,我这辈子就从未见过快乐的人……好,你想他为什么要对我说谎?你认为那个突触放大器开始运转了吗?你认为它能制造一群天才了吗?” “但若是那样,为什么还要保密呢?” “啊!为什么?你难道看不出这很明显吗?地球的叛乱为何总是失败?他们寡不敌众,根本没有胜算,对不对?如果能将地球人的智力普遍提升,成为原来的两倍、三倍,他们的胜算又会变成多少?” “哦,恩尼亚斯。” “那时我们的处境,也许会像人猿和人类对敌一样。人数的多寡又有什么用?” “你实在是捕风捉影,他们不可能瞒得了这种事。你随时可以请外星省管理局派几个心理学家来,在地球上持续进行随机抽样测验。若有任何异常的智商增长,当然可以立即检查出来。” “对,我想你说得没错……不过事情也许不是这样。我什么事也无法确定,芙洛拉,除了确定马上就要爆发一场叛乱。就像上次的那种叛乱,只不过也许要更糟。” “我们有所准备吗?我的意思是,如果你这么肯定……” “准备?”恩尼亚斯的笑声好像狗叫,“我的确做了,驻军已经完成战备,装备补给一律齐全。在我能力范围内做得到的,我全都已经做了。可是,芙洛拉,我不希望发生叛乱,我不希望历史将我记载为镇压叛乱的行政官,我不希望自己的名字和死亡、屠杀连在一块。我会因此获颁勋章,可是一个世纪后,历史课本却会称我血腥的暴君。六世纪时那个圣塔尼的总督,难道不是最好的例子吗?他令数百万民众丧生,但除了那样做,他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吗?当时他被大大表扬了一番,但现在谁还对他有一句好话?我倒宁愿让后人记得,我曾经阻止一场叛乱,拯救了两千万傻瓜不值钱的性命。”他的口气听来相当绝望。 “你确定无法做到吗,恩尼亚斯——即使现在?”她坐到他身边,用指尖轻抚他的下颚。 他抓住她的手指,紧紧握在手中:“我怎能做得到?每件事都和我作对。管理局本身也来凑热闹,还跟那群地球狂徒站在一边,竟然把那个艾伐丹送到这里来。” “可是,亲爱的,我看这个考古学家不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我承认他看来像个好奇心重的人,可是他会有什么害处呢?” “啊,难道还不明显吗?他想证明地球的确是人类的发源地,想要为那种颠覆性的言论,提出一个科学证据。” “那就赶紧阻止他。” “我办不到,坦白说,你戳到我痛处了。有人认为总督无所不能,事实却并非如此。那个人,艾伐丹,拥有外星省管理局发给的许可令,那是由皇上亲自批准的。面对这一纸令状,我完全无可奈何。我什么事也不能做,除非先诉请中央议会批准,那得花上好几个月……而我又能给他们什么理由?另一方面,假如我强行阻止他,就等于我自己叛变,你也知道,自从八十年代发生内战后,对于那些他们认为越权的行政官员,中央议会一律毫不犹豫就立刻撤换。然后又会怎么样呢?会有另一个人接替我的职位,他对整个情况毫不知情,艾伐丹照样会如愿以偿。 “那还不是最糟的事,芙洛拉。你可知道,他准备如何证明地球的古老?你猜猜看。” 芙洛拉轻声笑了笑:“你是在跟我开玩笑,要我怎么猜呢?我又不是考古学家。我想,他会设法挖出古代的雕像或骨头,再用诸如放射性的方法,来测定它们的年代。” “我倒希望真是这样。艾伐丹真正准备做的,他昨天告诉我,是进入地球的放射性地带。他想要在那里寻找人造器物,再用类似的定年方法,证明地球的土壤带有放射性前,那些器物就已经存在,因为他坚持地球的放射性是人为的结果。” “但这跟我刚才说的几乎一样。” “你可知道进入放射性地带代表了什么?那些地方都是禁区,这是地球人最严格的俗例之一。没有人能进入禁区,而所有的放射性地带都属于禁区。” “可是这样好啊,艾伐丹会被地球人自己阻止。” “哦,好啊,他会被教长阻止!然后,我们又如何能说服教长,让他相信整个计划并非政府资助,帝国并未纵容这种蓄意的亵渎行动?” “教长不可能那么敏感。” “他不会吗?”恩尼亚斯站起来,双眼盯着他的妻子。夜色已逐渐淡去,在灰蒙蒙的晨曦中,她的面容依稀可见。“你拥有最动人的纯真天性,他当然会那么敏感。你可知道,哦,大约五十年前,发生过一件什么事?让我告诉你,然后你可以自行判断。 “事情是这样的,地球人绝不允许在他们的世界上,出现任何帝国统治的标记。因为他们一向坚持,唯有地球才是银河的合法统治者。然而,年轻的斯达涅尔二世——就是那个有点精神错乱的娃娃皇帝,他在位两年就被暗杀了,你应该记得!——他却下令要将帝国的国徽,悬挂在位于华盛的地球议会厅中。这个命令本身不算无理要求,因为在银河各行星的议会厅中,全都悬挂有这个国徽,作为帝国一统银河的象征。可是这样做的结果如何呢?国徽挂起来的那一天,整个城市立刻发生暴动。 “华盛那些丧心病狂的家伙拆下国徽,并武装起来和驻军对抗。斯达涅尔二世也实在够疯狂,竟然坚持贯彻他的命令,即使杀光地球人也在所不惜。不过在大屠杀展开之前,他自己就遇刺身亡,继位者厄达德取消了原来的命令,才使一切重归太平。” “华盛那些丧心病狂的家伙拆下国徽,并武装起来和驻军对抗。斯达涅尔二世也实在够疯狂,竟然坚持贯彻他的命令,即使杀光地球人也在所不惜。不过在大屠杀展开之前,他自己就遇刺身亡,继位者厄达德取消了原来的命令,才使一切重归太平。” “你的意思是,”芙洛拉以不敢置信的口吻说,“帝国国徽没有挂回去?” “我正是那个意思。众星在上,在帝国亿万行星中,唯有地球议会厅内没有国徽,就是我们如今立足的这颗卑贱的行星。即使到了今天,假如我们想再试试,他们为了阻止我们,还是会奋战至最后一人。而你还问我他们是不是敏感,我告诉你,他们简直就是疯狂。” 在渐渐变作灰色的曙光中,两人维持了一阵沉默。然后芙洛拉才再度开口,她的声音细微而缺乏自信。 “恩尼亚斯?” “嗯。” “你所操心的事,不止是你预期中的叛乱会影响你的名誉。假使我不能读懂你一半心思,我就不配当你的妻子。在我的感觉中,你料到某种事物会对帝国构成真正的威胁……你不该对我隐瞒任何事,恩尼亚斯。你在害怕这些地球人会赢。” “芙洛拉,我无法谈论这件事。”他的眼中露出痛苦的神情,“那甚至不算一种预感……也许在这个世界待上四年,对任何正常人而言都太长了。可是这些地球人为何如此自信?” “你又怎么知道?” “哦,绝对没错,我自己也有情报来源。毕竟,他们先后已被镇压三次,不可能再存有任何幻想。然而,他们面对着两亿个世界,任何一个都比地球强大,他们却仍信心十足。他们对于所谓的命运,或是某种超自然力量,某种对他们才有意义的东西,真有如此坚定的信念吗?也许……也许……也许……” “也许什么,恩尼亚斯?” “也许他们拥有独门武器。” “能让一个世界打败两亿个世界的武器?你紧张过度了,没有任何武器具有这种威力。” “我已经提到过突触放大器。” “我也告诉了你怎么对付它。你知道他们手上还有其他类型的武器吗?” “没有了。”回答得很勉强。 “一点都没错,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武器。且让我告诉你该怎么做,亲爱的。你何不主动跟那个教长联络,以认真诚恳的态度,把艾伐丹的计划告诉他?再以旁敲侧击的方式,坚决主张不该让他获得批准。这样他们就不会——或说应该不会——怀疑帝国政府跟这桩触犯俗例的愚蠢行为有任何牵连。与此同时,你还得躲在幕后,不露痕迹地阻止艾伐丹的行动。然后,再让管理局派两名优秀的心理学家来——或者最好要四名,这样就能保证他们至少会派两名——让他们检查突触放大器改变智力的可能性……其他的事,我们的战士都能应付,至于未来的问题,就留给我们的后代解决吧。 “现在,你何不就在这里睡一会儿?我们可以把椅背放下,你可以用我的毛皮披肩当毯子。等你醒来后,我会叫下人把早餐推来。在阳光底下,每件事都会变得不一样。” 因此,彻夜未眠的恩尼亚斯,终于在日出前五分钟进入梦乡。 八小时后,教长第一次听到贝尔·艾伐丹这个名字,以及他身负的特殊任务,这都是行政官亲口告诉他的。

这两个地球人形成强烈的对比——在这个世界,其中一人表面上拥有最大的权力,另一人则拥有最大的实权。 在地球上,教长是最重要的一个地球人。根据统治全银河的帝国皇帝直接颁布的诏令,他就是这颗行星的统治者——当然,他得听从钦命行政官的命令。至于教长秘书,则似乎真是个无足轻重的角色,只不过是古人教团的一员,理论上由教长指派,负责处理某些非特定事务,而且理论上,教长能随意解雇他。 教长是地球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人物,并被奉为至高无上的俗例仲裁者。只有他可宣布豁免某人的“六十大限”;也只有他,才能判定何人触犯破坏仪典、违反粮食配给、不符生产时程、侵入禁地等等的罪行。反之,教长秘书默默无闻,甚至连他的名字都无人知晓,认识他的人只有古人教团的成员,当然还有教长自己。 教长口才极佳,时常对民众发表演说。他的演说充满高昂的情绪,以及丰富流畅的感情。他有一头留得很长的金发,仪表优雅且具贵族气质。教长秘书却有个狮子鼻与一张苦瓜脸,平时一律沉默寡言,顶多只是哼上一声,必要时才开口说一两个字,更有必要时才肯说几句话——至少在公开场合如此。 表面上拥有权力的当然是教长,拥有实权的则是教长秘书。当两人在教长办公室独处时,这种情况变得相当明显。 因为教长现在显得困惑焦躁,教长秘书则神态自若、毫不在乎。 “我看不出的是,”教长说,“你送来的这些报告究竟有什么关联。报告,报告!”他将手臂举过头顶,再狠狠砸向一堆幻想中的文件。“我没时间读那些东西。” “正是如此,”教长秘书毫不动容地说,“这正是您雇用我的原因,由我负责阅读报告、消化报告、转达报告。” “好吧,我的好玻契斯,那就开始办公吧。说快一点,因为这些都是小事。” “小事?假如殿下不将判断力训练得更敏锐,总有一天会一败涂地……让我们看看这些报告有什么意义,然后我会再问您,您是否还认为它们是小事。首先,我们来讨论最初的报告,那是七天前,由谢克特的手下送来的。最初,就是由于这份文件,使我注意到事有蹊跷。” “什么蹊跷?” 玻契斯的笑容带着些许嘲讽之意:“请准许我提醒殿下,在我们地球上,有几个重要计划已经进行了好几年。” “嘘!”教长顿时尊严尽失,忍不住连忙四下张望一番。 “殿下,让我们赢得最后胜利的,不是紧张的神经,而是十足的信心……此外您也知道,这个计划的成功,有赖于明智地使用谢克特的小玩具,突触放大器。直到目前为止,至少据我们所知,它一直在我们监督之下使用,而且仅限于特定用途。如今,谢克特未曾知会我们,就径自改造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完全违背了我们的命令。” “这,”教长说,“是一件简单的事。处分谢克特,将受改造的人拘留起来,这件事就算了结了。” “不,不,您的想法太过简单,殿下。您没抓到重点,问题不是谢克特做了什么,而是他为何那样做。请注意这里头还存在一个巧合,它是一连串巧合中的第一个。同一天,地球行政官曾去拜访谢克特,而谢克特对我们表现得既忠诚又可靠,亲自向我们报告了会谈的所有内容。恩尼亚斯想让那个突触放大器为帝国所用,他似乎做出承诺,说皇上愿意提供慷慨的支援和仁慈的协助。” “嗯——”教长答道。 “您有兴趣了?和目前的计划伴随的危险比较之下,这样的折中方案似乎很吸引人?……可是,您还记得五年前大饥荒的时候,帝国答应援助我们粮食吗?您记得吗?每个世界都拒绝出货,因为我们欠缺帝国信用点,而地球的产品又无人接受,因为它们全部遭到放射线污染。承诺中的免费粮食送来了吗?是不是连借贷的都没有?结果总共饿死了十万人。所以说,您可千万别相信外人的承诺。 “不过这点不重要,重要的是,谢克特借此好好表现了一番忠诚,我们当然再也不会怀疑他。一旦对他的信赖倍增,我们不可能疑心他会在同一天叛变。然而,事实正是如此。” “你的意思是,这个未经批准的实验是叛逆的行动,玻契斯?” “我就是这个意思,殿下。接受改造的人是谁?我们有他的相片,谢克特的技术员还帮我们弄来了网膜图样。跟全球登记资料库比对后,我们发现根本没有他的记录。因此必然的结论是:他并非地球人,而是个外人。此外,谢克特必定知晓这点,因为登记卡无法伪造或盗用,网膜图样检查立刻就能辨别真伪。所以,经过简单的推理,千真万确的事实只能让我们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谢克特使用突触放大器,改造了一个他明知是外人的人。这是为什么呢?…… “答案也许简单得可怕,那就是谢克特并非我们理想的工具。他年轻的时候,曾是一名同化主义者;他甚至参加过选举,想入主华盛议会,他的竞选政见是主张跟帝国和解。不过,结果他被击败了。” 教长打岔道:“我不知道这件事。” “不知道他被击败了?” “不是,我不知道他曾经参选。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这件事?谢克特现在所处的位置,使他成为一个很危险的人物。” 玻契斯露出温和宽容的微笑:“谢克特是突触放大器的发明者,而且仍是对它的操作真正有经验的人。他已经受到监视,今后的监视会更加严密。别忘了一件事,藏在我们之间而被我们识破的叛徒,对敌人所能构成的危害,比忠诚之士对我们的作用更大。 “现在,让我们继续讨论那些事实。谢克特用突触放大器改造了一个外人,为什么呢?动用突触放大器的可能理由只有一个,就是增进人的心智。而这又是为什么?因为我们的科学家接受过突触放大器的改造,那个外人唯有这样做,才能超越那些科学家的心智,嗯?这就代表说,对于地球上正在进行的事,帝国至少有轻度的怀疑。这是小事吗,殿下?” 教长的额头冒出零星的汗珠:“你真这么认为吗?” “这些事实就像拼图游戏,只能有一种拼法。接受改造的那个外人,外表看来毫不起眼,甚至可说其貌不扬。这也是高招,因为一个又秃又胖的老头,仍能是帝国最高明老练的谍报人员。哦,没错,没错。除了他,这种任务还能托付给谁?……不过我们一直在跟踪这个陌生人,顺便提一下,据我们所知,他用的化名是史瓦兹。现在,我们再来看第二份报告。” 教长向那叠文件瞥了一眼:“有关贝尔·艾伐丹的那些资料?” “贝尔·艾伐丹博士,”玻契斯表示肯定,“杰出考古学家,来自剽悍的天狼星区,那些世界满是英勇、侠义的偏执狂。”他以不屑的口吻说出最后半句,又道:“好啦,别管那些。总之,这个人和史瓦兹形成诡异而强烈的对比,几乎是种戏剧化的对比。他并非默默无闻,反之,却是个很有名气的人物。他不是秘密的入侵者,他的到来在大众心目中卷起一阵旋风。警告我们注意他的,不是小小的技术员,而是地球行政官本人。” “你认为其中有关联吗,玻契斯?” “殿下可以这么想,其中一人的作用,是故意转移我们对另一个的注意力。或者也有可能,既然帝国的统治阶级都是老奸巨猾,所以说,这两人代表着两种不同的伪装。史瓦兹尽可能避人耳目,艾伐丹则大肆招摇。对于这两个人,我们打算探究任何真相吗?……好,关于艾伐丹,恩尼亚斯警告我们一些什么?” 教长若有所思地摸着鼻头:“他说,艾伐丹领导了一支帝国资助的考古队,希望进入禁区从事科学研究,他还特别声明,绝不会有亵渎行为。我们若能以温和的方式阻止此人,他会在帝国议会中支持我们的行动。差不多就是这样。” “所以说,我们会严密监视艾伐丹,可是这样做为了什么?哈,以确定他没擅闯禁区。他是个考古队的领队,却没有任何人手、船舰或装备;他是个外人,本来只该待在埃佛勒斯峰,他却偏偏不肯安分,为了某种原因在地球上东奔西跑,而第一站就跑到芝加。面对所有这些最古怪、最可疑的情况,我们的注意力是如何被转移的?哈,就是怂恿我们去监视毫无重要性的事。 “可是请注意,殿下,史瓦兹曾被藏在核能研究所六天,然后就脱逃了。这难道不奇怪吗?房门突然不再上锁,走廊突然没人守卫,多么诡异的疏忽啊。他又是在哪天脱逃的呢?哈,就是在艾伐丹抵达芝加的同一天,这是第二个奇特的巧合。” “那么,你认为……”教长紧张兮兮地说。 “我认为史瓦兹是外人派驻地球的间谍,谢克特是此地同化主义叛徒的联络人,而艾伐丹则是帝国的联络人。看看史瓦兹和艾伐丹的会面安排得多高明:史瓦兹被故意放出来,一段适当的时间过后,他的护士——谢克特的女儿——便跑出来找他,这是另一个不太令人惊讶的巧合。万一他们的精密时间表出了任何差错,显然她就会突然找到他;他则会变成一个可怜的病人,以满足任何人的好奇心;之后他会被安然带回研究所,等待下一个机会。事实上,她曾告诉两个过分好奇的计程飞车司机,说他是一名病人。讽刺得很,他们这么做反而弄巧成拙。 “现在,请仔细听我说。史瓦兹和艾伐丹最先在自助餐馆相遇,那时他们装作不知晓彼此的存在。那是个预备性会面,目的只是指出目前为止一切顺利,可以继续采取下一步行动……至少他们并未低估我们,这点值得我们欣慰。 “然后史瓦兹首先离开,几分钟后,艾伐丹也走出餐馆,而谢克特小姐便遇到他,这简直是用马表控制的时程。在刚才提到的两名计程飞车司机面前,他们两人演了一会儿戏,便一同前往当翰百货公司,此时三个人就凑在一起了。为什么哪儿不好去,偏偏要选百货商店呢?因为那是个理想的会面场所,高山中的洞穴都不比它隐秘。由于过分公开,所以不至令人起疑;由于过分拥挤,所以没人能够凑近。太妙了——太妙了——我对这个对手实在钦佩万分。” 教长在座椅中不安地扭动身子:“假如我们的对手这么值得钦佩,那他就会赢。” “不可能,他已经失败了。而这一点,我们必须归功于杰出的纳特。” “纳特又是谁?” “一个微不足道的特务,不过从今以后,我们一定要好好重用他,他昨天的行动简直无懈可击。他的长期任务是负责监视谢克特,为了这项任务,他在研究所对面街口摆了个水果摊。过去一周以来,他又接受了一个特别任务,那就是监视史瓦兹事件的发展。 “史瓦兹逃脱时他刚好在场。他看过史瓦兹的相片,当初他被带到研究所的时候,纳特也曾瞥见过他一眼。他观察到每一项行动,自己却没被发现。就是他送来的报告,详述了昨天整个事件的经过。他以不可思议的直觉,研判出史瓦兹‘脱逃’唯一的目的,就是要设法跟艾伐丹碰一面。他明白自己单枪匹马,无法利用这次会面打探任何情报,因此决定阻止他们的计划。那两个计程飞车司机,就是谢克特小姐对他们说史瓦兹有病的那两个,猜想他患的是放射热。纳特立即发挥机智的天分,抓住这点大做文章。一旦发现会面将在百货商店进行,他马上向有关单位报告热病的传闻。感谢地球,芝加当局也有足够的智慧,能迅速采取合作的态度。 “百货商店随即疏散一空,他们原本指望以人群做掩护,用来掩护他们的交谈,现在这个掩护却被撤掉。他们被孤立在那里,看来非常可疑。纳特一不做、二不休,主动和他们接触,劝他们将史瓦兹交给他,由他护送回研究所。他们接受了,不然他们又能怎么办?……所以昨天从头到尾,艾伐丹和史瓦兹没交谈一句话。 “他没有做出逮捕史瓦兹的蠢事,那两个人还不知道形迹已然败露,将来还会引导我们捉到更大的猎物。 “纳特更进一步通知了帝国驻军,这个行动真令人拍案叫绝,使艾伐丹陷入一种绝未料到的情状。当时他只有两个选择:或是暴露自己外人的身份,令自己变得毫无用处,因为他在地球上,显然得扮成地球人,才能顺利展开工作。否则,他就必须保密到底,不论发生多不愉快的事,都得咬紧牙关忍耐。结果,他选择了英勇的第二条路,为了力求逼真,甚至折断一名帝国军官的手臂。那件事,至少一定会记在他的账上。 “他所采取的这些行动,本身便有重大的意义。若非极其重要的事物遭到威胁,他,一个外人,为什么为了一个地球女子,就甘愿当神经鞭的活靶?” 教长将两只手放到面前的办公桌上,他露出凶狠的目光,脸上原本柔和的线条皱成一团,显得苦恼万分:“你做得很好,玻契斯,从那么贫乏的线索中,竟能织出一张这么复杂的蛛网。你的分析很高明,我觉得你说的都很有道理。根据逻辑研判,我们无法得出第二个结论……但这就表明,他们已经太接近了,玻契斯。他们太接近了……而这一次,他们绝不会留情的。” 玻契斯耸了耸肩:“他们不可能太接近,否则,面对整个帝国可能毁灭的潜在危机,他们早已主动出击……而他们的时间已所剩无几。如果想有所进展,艾伐丹就必须再和史瓦兹碰面。因此,我可以为您预测未来的发展。” “说啊——说啊。” “现在史瓦兹一定会被送走,好让过紧的风声渐渐平息。” “但他会被送到哪里去呢?” “这点我们也知道。史瓦兹是另一个人带到研究所去的,那人显然是名农夫。谢克特的技术员和纳特两人,都向我们描述过那人的相貌。我们清查了芝加附近方圆六十里每个农夫的登记资料,结果纳特认出一个名叫亚宾·玛伦的人,而技术员也支持这项指认。我们暗中调查那个人,发现他似乎在帮他的岳父——一个没希望的残废——躲避六十大限。” 教长一拳重重打在桌上:“这种案件实在层出不穷,玻契斯,今后必须从严执法……” “现在问题不在这里,殿下。重要的是这名农夫既然违犯俗例,他就有了供人勒索的把柄。” “哦……” “谢克特和他的外人盟友,需要的就是这样一个工具。也就是说,史瓦兹必须找个地方隐居起来,要比在研究所中能安全地躲藏更久。这个也许无助又无辜的农夫,正是一个完美的选择。别担心,他会受到监视,史瓦兹绝不会逃出我们的视线……好,不久之后,他和艾伐丹必定会设法进行另一次会晤,而下次我们就会有所准备。现在您了解全盘状况了吗?” “了解了。” “好的,感谢地球,那么我要告辞了。”然后,他带着一丝讽刺的微笑,补充了一句,“当然,需要您的恩准。” 教长完全没想到其中的讥嘲之意,只是挥了挥手,示意教长秘书退下。 教长秘书向自己的小办公室走去,此时周围没有其他人。而独处的时候,他的思绪有时就会逃脱严密的自我控制,跑到心灵的暗角独自嬉戏。 那些思绪与谢克特博士、史瓦兹、艾伐丹没什么关联,与教长有关的成分更少。 反之,他脑海中浮现出一颗行星——川陀,整个银河都在这个巨大环球都会统治之下。此外,还有一座皇宫的画面,那些尖塔与宏伟的拱门他从未亲眼得见。其实,没有任何地球人曾经见过。他想到了权力与荣耀的无形网络,从一颗太阳延伸到另一颗,每一根隐形的线、绳、索,最后都汇集到中央那座皇宫,以及权力的象征——那位皇帝身上,而皇帝毕竟只是个凡人。 他的心灵紧紧抓住那个念头:只有神人才配拥有的权柄,却集中在一个凡人身上。 只不过是个凡人!像他自己一样的凡人! 他也可以……

本文由蒙特卡罗正规网站▎官网进入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就是谢克特小姐对他们说史瓦兹有病的那两个,

关键词:

格鲁知道这件事吗,而且他们都没有心灵接触

在史瓦兹有条有理的心灵中,已将那些难题记挂得很周详。既然他不想死,他就亟须离开农场;假诺他承袭留在这,...

详细>>

艾伐丹不耐烦地说,艾伐丹说

至于艾伐丹,则只顾着尽情享受他的假期。他的飞艇“蛇夫号”至少还要一个月才能送达,也就是说,他有一个月的...

详细>>

那究竟有没有什么你想说的事,我认为史瓦兹是

客人走后,谢克特博士轻轻地、谨慎地按下召唤钮。一位年轻技术员很快走进来,他穿着一身雪白的实验袍,棕色的...

详细>>

艾伐丹会被地球人温馨阻止,银河中有好几千颗

贝尔·艾伐丹刚刚举行过记者招待会,正准备前往地球进行远征。想到广阔无垠的银河帝国,以及其中上亿个恒星系,...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