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第二次揭露范爷实际不是《笔者不是潘金莲》

日期:2019-11-23编辑作者:文学天地

李安、冯小刚、贾樟柯,这三位当今华语界顶级导演同框将是什么景象?11月7日晚,清华大学就因为这三人的到来沸腾了。

《潘金莲》与李安新片相逢大银幕

李安新片《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11日上映,冯小刚导演的《我不是潘金莲》18日上映,让两位导演有了这次对话的契机。已经看过两部电影的贾樟柯更是亲自客串主持人。由于另外两人气场太强大,小贾有点紧张,他的一些口误,反而给这场专业对话增加了一些喜剧和亲民的色彩。

在《我不是潘金莲》和《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一起“烧烫”11月这个传统“冷档期”之前,冯小刚和李安昨晚在清华大学率先来了一场言语上的“狭路相逢”,他们在贾樟柯的主持下聊电影创作、职业生涯。冯小刚中途却“拐了一个弯”,特别感谢了那些为《一九四二》、《我不是潘金莲》的上映而“扛雷”的电影局体制内的人们。“我觉得这就是勇于担当,因为他们溜肩膀很容易,我由衷地对这些为中国电影‘扛雷’的人表示敬意和感谢。”

冯小刚一副《老炮儿》里的“六爷”范儿,可是在温如玉的李安导演面前,冯小刚没有流露半分霸气;加上贾樟柯的谦卑,三人的对谈少了些锋芒,没有对中国电影指指点点。相反却多了自省,多了真实,一些话也让人听了颇有些小心酸。

新片:范冰冰并不是主角

冯小刚:因为拍喜剧赚了很多钱

定于11月18日上映的冯小刚新片《我不是潘金莲》无疑是整个11月最受关注的国产片,热度媲美李安120帧《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昨晚与李安的对谈中,冯小刚提到了被刘震云小说打动的过程,并首次透露范冰冰并不是《我不是潘金莲》的主角,围绕她的28个男性角色才是。“有很多中国作家写苦难、困境的时候,是在用忧伤的笔调写,刘震云是用特别幽默的方式来写,这种反差让我特别有兴趣。通过他的小说,我能够对我们的民族性有一个不同于我们所受的教育的认识。小说里和李雪莲打交道的28个男性,每一张脸,他们说的话、说话的表情,我看小说的时候脑子里全有了,那都是我生活中的熟人,或者是我在电视上见到的。”

李安:大导演也要为投资发愁

为了配合圆形画幅,整部《我不是潘金莲》多用远景镜头,即便是众多“绿叶”陪衬的范冰冰也少有特写镜头。冯小刚表示,镜头离远一点拍范冰冰,是为了帮助她更好地成为李雪莲,因为范冰冰过于漂亮、符号性太强了。他还透露,范冰冰并不是整部戏的主角,他在开拍后不久就告诉了范冰冰这一“真相”。“她曾经跟我说,李雪莲能不能加这么一场戏。我明白,她希望李雪莲能够获得观众的同情。但我跟摄影师商量之后,还是决定把真相告诉她。我跟她说:‘虽然你是女主角,28个男演员跟你搭戏,但其实你是个介绍人,那28个男演员和通过他们展现的社会百态才是主角。你能接受吗?能接受,我保证这是一部好电影。’范冰冰接受了,我觉得她是一个有悟性的演员。”

《一九四二》之后,冯小刚的创作出现调整,从过去的喜剧突然注入很多类型,贾樟柯现场发问:“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转变?”冯小刚坦承自己是兜了一个大圈。早年间,他一年有三部影视剧,结果都被毙掉了:“当时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没有人给我投资,因为我的片子通过不了。导演不是一个名词,是一个动词,导演得干活,所以我采取了拍贺岁片的方式。但是我没有想到这个方式带来了另外一番景象。我赢得了很多观众,在市场上形成了所谓品牌,使我的拍摄条件变得越来越好。在对资源的使用上,话语权越来越大。”冯小刚坦承,因为拍喜剧,他赚了很多钱,但是现在,已经58岁的他想做点自己想做的事,不要再去更多妥协,而是拍自己想拍的电影。

上映:真正的当代电影太少

李安也透露,在《少年派》之后,原本他想拍部3D拳击片,也因为投资未能完全到位,转而拍摄了这部《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看来大导演也是要为投资发愁的。

《我不是潘金莲》原定9月底上映,临近上映却改档到11月18日。冯小刚解释称是为了烧烫11月这个冷档期。直到几天前,才有消息称《我不是潘金莲》已经过审,但片长未定,不论片方还是冯小刚本人都没有对此做出正面回应。昨天冯小刚与李安对谈中途,突然“拐了个弯”谈到真正现实题材电影的稀少,“有很多所谓当代现实题材的电影,拍得很现代,有最新的手机、办公室里全是电脑,但这些电影很少真正跟我们现实生活发生关系,都是被美化了的现实生活。这部电影过些年回过头来,人们会从中了解到21世纪这个时间段的人文环境是怎样的。我觉得这是真正的当代的电影,这样的电影确实非常少了。”

在《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中,有一个情节,讲的是这几个美军的经纪人一直在找制片人,想把他们的故事拍成电影,结果在美国到处碰壁。经纪人生气了,他说:“我大不了去中国找钱。”这个情节让中国观众笑了,可是在李安看来这并非笑话:“电影讲的是2004年的时候,那个时候还是一个笑话,现在已经不是玩笑。美国电影现在做得很僵硬,我借这个片子做了反讽,发了几句牢骚。美国片场制度非常模式化,没有什么活力,做不出什么东西。反而是中国这边,不光是钱,大家还有憧憬,模模糊糊中,觉得有一种自由,一种希望。所以, 我希望中国电影能够做起来,而且持续健康地发展。”

紧接着,冯小刚表示要说几句心里话,称自己要感谢电影局、张宏森局长。因为《一九四二》、《我不是潘金莲》这样的电影能够上映,电影局实际上承担了很大的压力。

冯小刚:感谢电影局帮着扛雷

职业:拍电影才有安全感

李安:婚姻必须忠实拍电影则不用

冯小刚和贾樟柯都观看了《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的首映,两人纷纷感受到了军人比利·林恩和身为导演的自己的相似。贾樟柯称《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是一部非常反叛的电影,“片子里是大众怎么看军人,其实是说大众怎么看我们,探讨的是某一个特定职业跟大众的关系是什么。”李安也承认,比利·林恩就是身为电影导演的自己的投射,“大众对我们的想象,和我们真正在做的是两种事。你做中场秀就要满足大家的想象,有时候对大众来说是一种精神寄托。可能你想的不是这样一回事,但你得演这么一回事。”冯小刚对影片结尾部分,B班回到车上的对白很有感触,大意是原来觉得战场上特别危险,现在走了这一遭才发现回到战场反而有安全感。李安也幽默地接过话茬:“两个多月前我跟太太爬山,结果摔下来受了伤,果然还是拍电影更安全。”

冯小刚坦言《我不是潘金莲》过于现实主义,真实地反映了这个时代,并说要感谢电影局,能让《一九四二》、《我不是潘金莲》这样的电影上映。“其实电影局承担了很大的责任和压力,我拍一个电影,让别人扛着一个雷。这个电影成了,让我出名了、挣钱了,但别人可能顶着很大压力。现在都说勇于担当,其实这就是一份担当。他要想溜肩膀很容易,在这儿我向为我扛雷的这些人,表示我们的敬意。”

李安自《色戒》后一直在拍英文片,他表示已经在动脑筋。冯小刚自《一九四二》开始就从“贺岁喜剧之王”向作者电影转向,他则认为自己只是顺心而为。“就我的年龄来说,我不认为还能拍很多部电影。很多人劝我顺势而为,现在市场这么好就拍观众喜欢的啊。我想的是顺心而为,顺势而为90%的人都在做这样的事儿,也不缺我一个。”

李安笑说婚姻必须忠实,拍电影则不用,所以他可以拍不同的题材,只要是满足他的好奇心和有新东西学习,他都会感兴趣。他笑说小刚导演没有电影拍还可以画画,可是他除了拍电影,“大概就是烧烧菜,被太太数落一下”。

北京晨报记者 杨莲洁/文

冯小刚:拍不了几年了

柴春霞/摄

所以要顺心而为

李安:当导演心力交瘁

不知道能扯多久

62岁的李安和58岁的冯小刚不约而同在新片中尝试了新挑战,一个原因就是“时不我待”的急迫感。冯小刚表示,以他的年龄,就算是再勤奋、再努力,恐怕也就是再拍六七部电影了。

对于冯导的“六七部电影”,李安笑说已经很多。他对自己未来的电影产量更加悲观:“当导演的神经要一直扯着,心力交瘁,我不知道能扯多久。身体跟市场、观众都会告诉我们,什么时候该停。”

冯小刚:唯一的信仰就是电影

李安:触摸着电影才感到充实

冯小刚说,“我唯一的信仰就是电影”,他说李安新片《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最后的一句话让他印象深刻:“这句话大概的意思是,原来他们觉得战场特别危险,现在通过这次中场秀,走了一遭之后,觉得回到战场才是最安全的。我想说的是,我们电影人,我们面对生活中复杂的很多人际关系,都很紧张。回到电影里面去,我们才是最安全的。”

冯导的这个观点深得李安的心。他说两个月前,抽空休假两个星期,跟太太爬山,结果从山上滚下来,腿受伤了,将近两个月才恢复,“所以我也是在工作中比较安全一点。其实挺可贵,我们都是爱电影的人,都是在经历。当我们手上触摸着电影就会感到充实,没有触摸到电影的时候不知道怎么自处。”

本文由蒙特卡罗正规网站▎官网进入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并第二次揭露范爷实际不是《笔者不是潘金莲》

关键词:

长征题材、红军题材创作如何出新,《红色护卫

长征主题素材影视剧《黑褐护卫》正在京都香港卫星电视机有限公司热映,该剧播出以来收获了收视排名第三的杰出...

详细>>

赖声川接受着孩子们,赖声川打造30年来首部儿童

为了哄两个女儿睡觉,导演赖声川和别的爸爸们没有什么两样,每天晚上要讲床头故事给她们听。但作为一名导演爸...

详细>>

汤显祖与莎士比亚的时代或可谓之中西方戏剧的

汤显祖 莎士比亚 塞万提斯 青春版《牡丹亭》宣传画 话剧《李尔王》剧照 编者按“莎士比亚笔下跌宕起伏的情节、栩...

详细>>

蒙特卡罗正规网站本次《航海王之黄金城》中人

作为尾田荣一郎亲自操刀的第三部《航海王》剧场版电影,《航海王之黄金城》在内容上紧扣主线剧情,讲述了“顶...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