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被长辈们定型为郑家的媳妇,你们以为二胎

日期:2020-01-26编辑作者:文学天地

(一)
  我不知道我这一趟回老家,一切早已物是人非,翻腾过的痕迹在昭示着曾经的花开花落,也没有想到我还来不及见到郑嫂子最后一面,她已带着最后的绝望离开了伤心欲绝的乡地,朝着她梦想的天堂逝去。望着墙壁上她的巧笑倩兮,好似回到了第一次看见她的纯真与真诚,可是现在只有一张冷冰冰的照片揭示她曾经的存在。二十多岁的年华就这样狠心不染红尘,最终归于尘土,可是她的故事却还是在上演……
  (二)
  郑嫂子的本名叫做李秀玲,因为从小家里穷,就被他的父亲押给郑家的长子做童养媳,虽然知道郑宇是个药罐子,可是为了一家人的幸福,她还是咬牙进了他们的家门,从此为着郑家做牛做马。她以为这样简单的生活会继续下去,可是当她十八岁的时候,郑宇终究还是抵挡不了死神的召唤,匆匆撒手而去,而李秀玲也成为了十家村的寡妇,挂着贞洁妇女的牌坊,她的人生似乎已经被划下完美的句号,只能被长辈们定型为郑家的媳妇,不允许她再改嫁,守着尘土直至死亡。她的父母灌输给她的思想,流言蜚语的压力,她只能隐藏自己的少女情怀,就这样一年又一年。
  (三)
  我记得那次我回老家,看见瘦弱的身躯一直在忙着劳作,苍白的脸色有着岁月的沧桑,多我两岁的她仿佛已经提前踏入了妇女的行列。看我回来,她开始露出本该是她这个年纪绽放的笑容,缠着我跟她讲述外面的世界,问着我精彩的阅历。“你说,人死后会有灵魂吗?他们说如果一个人清清白白地来,清清白白地走,那么天堂就会为他敞开,可是如果罪孽深重,那么只能被打入地狱,你说我是会上天堂,还是地狱?”她突然问了深奥的问题。“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天堂地狱,我想人死后应该会变成星星守护爱的人吧。”我胡编乱造着,她忽然绽开微笑,点点头。我想那是我跟她的第一次交谈,却也成为了最后一次,我常常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更深刻地关怀她,哪怕我给她一丝安慰,也许结局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她的寂寞,她的孤寂就像是天上的明月,清冷孤绝,我们给她筑了一层层的道德束缚,让她离我们越来越远,而我们居然还在怪她的不贞洁,怪她的年少无知。
  (四)
  “你说不说,那个男的到底是谁,要是你再继续袒护他,不要怪我们对你不客气。”村长带着村里的三姑六婆和年青小伙子逼问她。“我不会告诉你们的,为什么你们就是不肯放过我们呢?”“哼,我们十家村还从来没有出现过像你这种伤风败俗的人,居然敢在外面偷汉子,你想毁了我们村的名誉吗?你去问问那些寡妇们,她们哪一个不是像你这么年轻就守活寡,她们都能守着自己的清白到死,你为什么就不能?”村长气愤地说道。“你们所说的那些都只是为了来束缚我们妇女的人身自由,那些所谓的道德贞洁都只是你们要捆绑我们的可笑理由,我追求自己的幸福有什么不对,我只是想光明正大去追求重新的生活,凭什么你们要阻挡?”她哭着投诉。“幸福,你的幸福应该是守着自己死去的丈夫一辈子,如果你现在的男人能给你幸福,他现在怎么没有出现,怎么没有跟你一起争取,没用的男人。”三婆嚷嚷着。“够了,你们要处置的人只有我一个,要怎么做你们请便,不过我不会告诉你们他是谁的。“她的倔强让村里人没有办法,只好轮流用言语攻击她,轮流审问她,可是她始终守口如瓶不肯透露他的身份。后来,她为了保护自己的爱人,选择用自杀来结束,而那个男人的身份也成了一个谜。这些是我的母亲告诉我的,我不禁为她的遭遇而感伤,也为她的勇敢而感动,这样一个愿意为爱牺牲,敢于在世俗面前追求自己的幸福,敢于挑战封建权威的女子,难道不值得我们钦佩?
  (五)
  郑嫂子去世一年了,村里的人始终不愿意去提起,只想逃避曾经的罪孽。我拿着郑嫂子最喜欢吃的花卷向她的坟墓走去,当我到那的时候,发现她的坟墓清扫得干干净净,上面有着她最喜欢的花卷和洁白的茉莉花。我很惊讶,村里的人有谁会去祭奠她,我匆忙跑着寻去。出现在我眼前的一个男性背影缓缓朝前走去,他的背影沧桑,他身上邋遢的衣服刺着我的眼,他的手上有着新摘的茉莉花,跟郑嫂子坟墓前的一模一样,我的眼泪喷涌而下。郑嫂子,这就是你深爱的男人吗?在天上的你是不是幻化成最美的星星守护着他,陪着他。一阵微风吹来,茉莉花的香味扑鼻而来,熏醉了一地的孤寂,也温暖了我们彼此的心。我想,茉莉花开的季节,我们应该会拥有幸福的权利,我们会有为爱奋不顾身的勇气,而远方的他,会微笑着朝我们走来……

再后来,这件事情就这么结束了,裂体的墙在第二天就完好如初的被修复了,至于 为什么会倒,主要是那天晚上打了个雷劈上去的,和工程质量完全没有关系,这是一栋符合国家建筑规范要求的合格建筑,而我们村支书去了乡里就职。

吵得我简直想出门用枕头把她给捂死,我和李寡妇没什么个人恩怨,但起床气这个东西真的也很恐怖的。

说话,这些钱收上来以后还真是造福于民啊,我们村的路灯再也不用我们交电费了,这些人就应该多交点,村长干的点漂亮,我是受了益的那一拨人呀,罚死他们才好,谁让你们先富的总不带动我们这些后富的呢。

图片 1

至于挖掘机师傅拿了6个月工资后,开始说自己之前是喝多了瞎说8道的,报复秦大和勾引他女朋友的事。

言归正传,

事情是这样子的:

我真的很佩服村长的机智和这些年运筹帷幄的本事,就没什么人际利害关系能逃得过他的法眼,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反正我妈很快就说服了流穿风,因为我妈说要送他一条日天日地日空气的纯种泰迪,并且允许他答应他可以没事来我家里玩玩,随便和我聊聊人生,呵呵哒,我要和一个傻逼聊傻逼的人生嘛?

可是剧院的墙裂了,他么的还倒了,倒下去的一边砸死了正在墙角避风撒尿的旺财,那只野狗的主人流穿风去向工头要说法,工头说这个不归我管,找分包鲁二,鲁二说,我还没拿到一分工程款,我拿什么赔你,你去找总包,总包是村长的连襟,风流倜党的秦大,不就是死条狗嘛?再嚷嚷劳资让你去秦岭修长城,流穿风可是个刺头,怕他,于是怕秦大嚣张跋扈的嘴脸拍下来传到了论坛,刚好还有个新东方的开挖掘机师傅俩月没有领到工钱了,一怒之下曝光了一些以次充好,偷工减料的小内幕,老百姓看热闹不嫌事大那拨的,转发率那是相当高,乡长这下屁股坐不住了,因为县长说,你他么乌纱不要也别连累劳资呀,于是乡长连夜来我们村了解民情呀,来安抚那个闹事的流穿风。

我们村和隔壁张村一起合资造了一座剧院,就是大家干活累了可以进去吹空调那种,门票虽然挺贵的,可是现在乡下人有钱啊,我们房子多,租给外地人随便收租金,据说这剧院投了2000多万,是我们村和隔壁村一年的共建费用总和,大手笔,村长和支村们能不能去乡里上任,就看这文化事业能不能推动得了的。

剧院建成了以后,我们村和隔壁村开始在这里看电影和演唱会,而我,以不喜欢热闹为由,是从来都不去的,而流穿风那个傻逼依然每年带着他的泰迪来我家送五仁月饼。

比如,张生跟莺莺怀了三胎,指标都没有办,这个大概可能罚3万,你们以为二胎全面放开了就可以生三胎,哼,别幼稚了,你又不是老谋子,至于为什么是3万?他俩口子做生意的,拿出这点钱还不至于让他们仇恨上,反正刚刚好,又不伤害街坊感情,又让他们生了孩子,他们感谢还来不及呢。按照国家标准这个罚款是少的了,谁让他们家老想着生儿子。

做为一个妇女主任的二代,我每天听到村里的8卦比娱乐新闻还多,

当年还有那个造纸厂的李先生,当年为了招商引资拉动GDP,来我们村考察的时候,村长支书小队长是轮流请他喝酒三温暖,可能你们年轻人不知道啥是三温暖,泡澡堂子呀,脱了以后赤膊相见,肝胆相照,据说,李先生和一姑娘坦诚相见的时候被姑娘男朋友打了一顿,于是村支书调停了这事,漂亮姑娘顺利的成了李先生在我们村的女朋友,后来生了孩子管李先生叫爹地。李先生的厂只开了两年,我们村的小河里就浊气逼人,那水别说洗澡了,连浇田都能烧死庄稼,老百姓不干了,我们村长脑子活络,开始在李先生和庄户之间谈判,据说李先生一次拿了200万,心疼的肝都绿了,这200万给村里打了10口浇灌的井。后来村长家就盖了一栋3层小洋楼。

这么很重要的政绩工程,谁敢在这事上给村长抹黑呀,是不是不想活了,一定要彻查此事,还村长一个清白,于是就派他的情人李寡妇来找我妈。

村里出大事了!

比如,李逵他爹的养殖场生意那么好,可是大粪真臭,污染了整个村子,村支书准备来个秋后算账,让他上缴环境治理费用,响应远在美国的国际气候峰会,减低炭排放,并要为已出现的恶劣影响接受经济处罚,以后还拿钱买碳指标。嗯,李逵他爹一脸懵逼,竖着黑瘦卷曲的中指对着支书说,美国他娘的是个什么玩意儿,还想罚我款!!可我买的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李逵对他爹说那玩意儿跟屁差不多的,看不见摸不着的,化学元素就是C,读次傲草。

想想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我已经和乡长家的儿子定了婚,我要承担做为男人背后那个女人的伟大责任。

反正我觉得村长这一手跟当年乾隆老爷子玩的“议罪银”差不多,只要交钱什么事都不是事,在我们村,我们村长绝对是说一不二的,今天给你断电就给你断电,说堵你家大门就堵你家大门,除非你村委会有人,不然,一点宽限的余地都没有,这种管理我们整个村都是很服气的,这些年都没出过什么大乱子。

为什么一早来告诉我妈,因为我妈曾经是流穿风的中学老师,别人都嫌他是个二流子的时候,我妈从来没有在班上为难过他一次,没让他背过一次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也没让他解过什么方程式,反正用我妈的话说,我根本看不见他,他却觉得我妈是个特别善良的好老师,从来不让他丢脸,所以特别尊重我妈,我妈虽然从学校出来了,流穿风也没考上大学,但他却年年中秋节来给我妈送他们厂里发的月饼,真他么难吃的五仁月饼。所以,我觉得流穿风就是个傻逼。村长让李寡妇找我妈去说和这事,说一定可以搞得定。

李寡妇一早上就来敲我家的门,边敲边扯着发尖的嗓子喊,嫂子快开门呀,村里出大事情了。

本文由蒙特卡罗正规网站▎官网进入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只能被长辈们定型为郑家的媳妇,你们以为二胎

关键词:

谈起底将偷酒嫌疑人闵某抓获归案,小李抬头意

今天是中秋节,小李和妻子带着孩子,关上宿舍的门,回乡下父母家吃午饭。老规矩,午饭后把小孩丢给爷爷奶奶,...

详细>>

咱们的小玲子长大以后可不能找穿花衬衫的男朋

咱们的小玲子长大以后可不能找穿花衬衫的男朋友。 男朋友是啥?小玲子坐在外婆的腿上歪着脑袋问。 男朋友就是替...

详细>>

默指着报纸对他们说,小默有三个哥哥

一阵奶香味直钻默的鼻孔里,是哪来的奶香味?循着奶香味的默走到了一家名为“等你归来”的蛋糕店前。“等你归...

详细>>

交易大厅里门庭若市,您是来体会仪器的吗

理高校结束学业后,就业时势严酷,专门的学问迫切间难以谋就。简历投了众多,招聘会也出席了N多次,结果都如鱼...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