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指着报纸对他们说,小默有三个哥哥

日期:2020-01-26编辑作者:文学天地

一阵奶香味直钻默的鼻孔里,是哪来的奶香味?循着奶香味的默走到了一家名为“等你归来”的蛋糕店前。“等你归来”,好奇怪的名字,拉开玻璃门的瞬间,感觉是那样熟悉,橘黄的椅子、米黄的桌子,还有那首恒久不变的曲子,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在另一座城市里才有的,在这座城市里居然也有了,默有种错觉,以为自己仍处于那座城市的那家蛋糕店中。她点上一块蛋糕坐在靠窗的位子吃着,看着玻璃窗外行色匆匆的人们,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小资吗?转头看见了面前的一扇反射镜,从反射镜里看到了身后不能被发现的景色,这样的来和去,竟在这里神奇的融合在了一起,令人有些错觉,仿佛置身于时间的错点上。
  蛋糕软绵、入口即化,味道依旧。人呢?默,想到人,想到他,心又漏跳了一拍。怎么会,两个月的所谓的“恋情”居然用了一年都还没法忘记。难道,真的如朋友所说的已经跳入了“爱情”这个圈套,无法自拔。怎么可能?这段“恋情”一开始就是个错,不可能还有心跳的感觉。是这家蛋糕店、还有这蛋糕惹的,她一再地为自己找各种借口。快速吃掉蛋糕,结完帐,离开。
  就在默往左的时候,和默有过两个月交集的男人亮推开了玻璃门。亮是这家蛋糕店的主人,主人即为老板。原本他只是想要找一个合约恋人来安慰即将过世的爷爷。自己和那个梳着两条辫子、有点土气的叫“默”的女孩做了两个月的假恋人,原以为这样就可以挽救爷爷的生命,可是没想到爷爷看到自己的终身大事有了着落后,居然放心地睡着了,不是一时的,而是永远的睡着了。本来是认为这只是合同,对自己来说,想看到的是爷爷的健康。对默来说,她需要的只是一笔钱。这中间本来就没有任何的感情,有的只是生意。对于合同的双方来讲,这都是件双赢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只是自己没想到的是,当默转身离去的时候,心居然会痛。朋友说,是因为真的爱上她了。什么时候,很久之前吧,一直都不肯承认罢了。当自己真的面对的时候,才突然发现,原来真的已经爱上了,可是她已经离开这座城市,去了哪里,不知道。他只有四处寻找,寻找她的踪影。有天,他终于找到她了,但是他并不确定她是否也像自己一样的爱着。渐渐的他喜欢上了这里,还开了这家“等你归来”的蛋糕店,相信有一天,她一定会出现的。
  一年前,默才跨出大学的校门,家里就来催着要默赶紧找到工作,好还村里的钱。她是来自大山里的孩子,那里特别的贫穷,但是人们都相信默能考上大学,知识可以改变整个村子的命运,就这样,村里集资供默上完大学。但是当默毕业后才发现,大学生已经不再是稀有动物,在自己面前海归、研究生比比皆是。像自己这样一个才貌都不出众的大学生怎样都找不到工作的。就在她一筹莫展之际,报纸上的一则广告吸引了她的眼球。
  “本公司急需一名助理。无学历、经验以及其他种种要求,只要你能接受这份工作,那么待遇一定很优厚。”一般的人都会认为这又是哪个骗子公司,然而对于默来说,这或许就是个机会。她依照报上的地址找到了那家公司,严格来说这是家蛋糕店,一家叫“美好时光”的蛋糕店。默越看越觉得自己已经上当了。问服务员,他们说,这里根本就没有在招人。默指着报纸对他们说,但是他们还是说没有招人。问得多了,那服务员开始烦了,瞪着她:“你烦不烦?要吃蛋糕,买。不吃,别来捣乱。”
  “你这是什么态度?不就问你一下吗,有你这样当服务员的吗?”
  “我就这态度,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我这里是菜市场吗?”亮的声音终于让正起争执的两个人安静了下来“小姐,我是这里的老板,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我想请问一下,你们这里有在招人吗?”默指着报纸问。
  “哦,对。”亮把默请进了自己的办公室“是这样的,我现在急需一个私人助理。你的公开身份是私人助理,而实际上是要你做我的假恋人。”
  “假恋人?”默一时还不是很明白“什么意思?”
  “就是我和你之间签份合同……”
  平生最痛恨被人欺骗的默也没办法容忍自己去欺骗别人:“对不起,我胜任不了这份工作,你还是找其他人吧。”说完转身要走。
  “难道你连一个老人的心愿都不能完成吗?”亮在后面问她。从进入看她的第一眼起,他就知道她是爷爷喜欢的那种类型,不施粉黛,清纯,不矫揉造作。
  她停下,但是很快的,她就走出去了。亮并不着急,他知道她一定会回来的。他从她的眼睛里看出,她急需一份工作。
  回到租住的出租房内,电话又响起了:“喂,爸爸。”
  “默默,你现在有钱了吗?能不能先寄点过来?”
  “爸,我现在工作还没找到,等找到工作了,我再寄给你,好吗?”
  “这样啊,默默。不是爸爸催你,只是总是欠着别人的也不好。”
  “我知道了,爸爸。”
  “那你就在那里好好的,爸爸,先挂了。”
  家里的电话压得默有点喘不过气来,她拿起报纸看了很久,也想到了那优厚的工资,也许真的可以吧。她在心里说服自己,不是骗人,而是救人。是为了一个病入膏肓的老人的心愿,这是件好事,不是坏事……
  第二天,默就去了蛋糕店找亮:“我决定做这份工作了。”
  亮对于默的决定并不觉得意外,他绕过办公室:“你真的决定了?不需要再考虑了?”
  “没错,我会遵守我的工作职责,做好这份工作。”默下了很大的决心“请问可以先预支工资吗?”
  “预支工资?”这还是亮第一次听到有人要求预支工资,这似乎是个很有趣的开始。
  “是的,预支的工资可以从我的工资里扣除。”
  “好,我同意。”
  “真的。”默从没想到有人可以如此痛快,她还以为他会不同意呢。
  “没错。”亮从抽屉里拿出合约给她“为了公平,这份合约你签一下。”
  默看也不看地拿过笔就签上了两个字“陈默”。亮也在甲方处签上了他的名字“郭怀亮”。他和她两人各执一份。默看着这份合约心里暗自发笑,为了钱,我就这样把自己底价卖给了这个才见过两面的人吗?钱啊,你可真是个魔鬼。
  亮把写有他名字的工资审批单交给她:“这个你拿去,可以找财务出纳要。”
  “谢谢。”默接过问道“那我现在的工作是什么?”
  “你的工作就是等一下陪我去见我爷爷。现在你可以出去了。”
  “哦。”
  亮见她出去后,马上打电话给他的助手:“我让你查的人,查的怎么样了?”
  “陈默,AC大学毕业生。自毕业后到目前为止还没找到工作。家境贫寒,父母是很本分的老实人。上大学全靠村里凑钱,现在的她被父母追着要钱还给村民……”
  “好,了解。你就放两个月假,假期过了赶快回来。”
  “好,知道了。”
  亮挂掉电话,看看时间也差不多到探视的时候了:“默,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蛋糕店的大厅里。”
  “你没出去?”
  “我不知道要去哪里。”
  “那你待着别动,我马上出来。”亮说完就挂电话了。
  “陈默,你跟我一起去趟外面。”
  “好。”对于这份工作,没人可以帮默,她只有一点点的学习,学着怎么去和一个完全陌生的没有任何感情基础的人去恋爱。大学里,忙着学习,毕业了,工作还没找到,却要谈一场这样尴尬的恋爱,这可是自己的初恋啊,竟会如此糟糕。
  跟着亮坐上他的座驾,对于这辆豪华型的座驾,默直感觉是种别扭。亮明显感觉到她的抗拒,她是为了钱才勉强坐上自己的车吧。去医院的路上必然要经过百货公司,车子停在了广场的底下停车场:“下车。”
  “干嘛,不是去医院看你爷爷吗?”
  “你打算就穿这身去医院吗?”
  “这有什么不好?”除了工作以外,默不想再和这个人有任何的关联。看她如此坚持,亮还是妥协了:“好吧,既然你如此坚持,那我也不为难你。”说着让她上车,两人直奔医院。
  在医院,亮的态度完全变了。不再是对人冷冰冰的感觉,他对他的爷爷很柔和:“爷爷,亮亮来看您了。我还带了一个人来。”他转身叫默“记住,你的工作开始了。”
  我明白。不用你提醒我。默用眼睛告诉他。走过去和他并排站着。
  “爷爷,这位就是我说的女朋友,她叫陈默。”
  “你就是陈默?”
  “嗯,是的。爷爷。”
  爷爷伸手,陈默赶紧上前握住他的手:“爷爷,您要好好养病,我会常来看您的。”
  “乖啦。”很久都没笑过的爷爷终于露出了一抹饱含深意的笑。孙子的心思,他岂会不知,不过眼前的女孩对孙子来说,的确是很难得。她没有先前孙子的那几任女朋友,眼中所见都只是他们郭家的财产而不是孙子的心。
  “亮亮,你先出去。我和小默,有话要说。”
  “爷爷……”
  “出去。”亮见爷爷情绪有点激动,为了不刺激老人,他先出去找爷爷的主治医生聊爷爷的病情。
  “爷爷,您想要说什么?”
  “小默,我们家亮亮原本不是这样的,一年前,他的未婚妻因为车祸去世了。自从那次以后,他就变得有点玩世不恭,我看得出来,你并不喜欢他……”
  “不是的,爷爷。我喜欢他,我好好爱他的。”
  “真的吗?谢谢你,小默。如果亮亮能变回原来的样子,那我就算走,也走得安心了。这样,我到了地下,我也可以向他的爸爸、妈妈有个交代了。”
  “不会的,爷爷,你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傻孩子,人总有一死,不要难过。”爷爷安慰小默。小默第一眼看见爷爷的时候,这让她想起了自己的爷爷,那时候爷爷也是因为生病而永远地离开了这个家。那时候,她立志要当一名医生,但是现实和梦想总是有那么多的差距。
  在回去的路上,亮问默,爷爷都跟她说什么了。默说,爷爷要她好好照顾他。他笑了,但同时也警告她,不可以就此爱上他,这样他们的合约关系也就此解除了。她笑着说,不会。就算爱上任何一个人,也不会爱上他。他说,很好。她还懂得职业操守这件事。
  两人谁都说不会因为这一纸合约而爱上彼此,但事实是这样吗?日子在一点点的过去着,默每天都去医院陪亮的爷爷。默刚从医院回到租住的出租房里,亮的电话打来了:“明天,在火车站等我。”
  “火车站?”
  “你没听懂吗?在火车站等我。”
  “我知道,可是为什么要去火车站?”
  “这个你就不用问了。”
  亮的电话总是很简短,简短到令默总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次也是一样。第二天,虽然不明白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还是依照约定好的时间去了火车站。在火车站的广场上,亮已经等的有点不耐烦了:“怎么这么晚来?”
  “我是按照你说的时间到的。”默指着手表给他看。
  “走吧。”
  “去哪?”
  “买车票啊。”
  “我知道是去买车票,问题是去哪里?你还没回答我。”
  “我怕我把你拐跑吗?就你……”亮上下扫视了默一下“就你这身材,还不是我郭怀亮喜欢的那颗菜。”
  “是啊,你也不是我的那颗大头菜。”默予以还击。
  “这很好。”说完,亮顾自大踏步地走进售票大厅,默跟在他的后面。
  “你好,请给我两张去S市的火车票。”
  “S市?”默感觉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突然想到这是自己的家乡“去S市干嘛?”
  “你怎么这么多问题。”亮很不耐烦。默见他就要发火了,于是不再问,任由他带着自己去S市。
  火车颠簸了一天一夜,终于到了S市,默对这里的一切都是那样的熟悉,回到家乡,呼吸着家乡的空气,压抑许久的心终于见到了一点阳光。亮看着默,一时有点呆住了,这还是那个对自己冷冰冰的默吗?
  “你看我干嘛?”
  “我没有啊。”
  “你有。”默盯着他的眼睛。亮有点不好意思了,为了掩饰这种心跳的感觉,故意放大声:“喂,陈默。你已经超出你的工作范围了。”
  一提到工作,陈默才开始放轻松的心又悬了起来:“你来S市做什么?”
  “现在去汽车站坐上去B镇的车。”亮给了她下一步的指示,默像个提线木偶一样跟着亮到了B镇。到了B镇正好赶上B镇的集市,在去村子的路上,很幸运的他们遇上了和默同村的在外跑运输的二狗子。
  “小默,你回来啦。”
  “嗯,狗子哥。”
  “咦,这位是你男朋友啊?”
  默看看亮,见他对于别人称他是自己的男朋友并不生气:“呵呵,是我朋友。”
  “上车吧。根叔要是知道你回来非高兴坏了。”
  说话间,默和亮,两人坐上了二狗子的农用车,去村子。在他们身后是飞扬的尘土。
  走进村子,村口的那棵大榕树依旧还在,那里是人们纳凉的最好去处,也是有些是非传播的最佳场所,更是母亲们翘首期盼在外打工的孩子回来的唯一通道。
  “爸,妈。”默推开篱笆做的院门,径直走了进去。
  “小默,你回来了。”陈默爸爸见到女儿有点意外“你不再城里好好地工作,怎么跑回来了?”他看到默身后还有一个陌生的男人“这位是?”
  “伯父,您好。我叫郭怀亮,是陈默的上司。我和陈默出差到S市,听说陈默已经很久没回家了,所以就送她来和你们团聚一下。”听到这样的语句,默回头感激地看了眼亮。   

        昨天午饭时,闺蜜小默的爸爸打电话来,语气里尽是恳求和无奈,“晓晓啊,叔叔求你件事,你能不能帮我取个钱,但是千万别让我那几个儿子知道”。我连忙答应,“叔,这点小事,您别这么客气。”

        小默和我都是“90后”,我的父母算不上年轻,但至少也算是“65后”吧,而小默的父母则是“45后”,再加上中年得女,如今已是“古稀之年”。记得我们上学那会,她常常因为此事感到自卑,羡慕别人的父母都那样年轻又通透,对待孩子就像朋友一样,亲切自然,而自己与父母由于年龄差距太大,几乎没有什么话题,他们的思想还停留在建国之初,以那一代人的眼光和审美来评判现代人和事。因为这样的家庭背景,小默总是比同龄人想法成熟,做事又极能吃苦和坚持。

        当“90后”的我们还在为找工作奔波劳碌,为刚刚消逝的爱情伤心不已时,小默已经不得不开始考虑赡养老人的问题,每日除了做好工作之外,还要担心家中父母的身体,又责怪自己离家太远,无法陪在双亲身边。中国有句古话“养儿防老”,而小默的几个哥哥对待自己父母的态度和做法,竟完全颠覆了这句古话。

        小默的父母四年前患病卧床,直到现在,她的妈妈才能勉强下床吃饭,而爸爸则因腰椎神经疼痛,仅能靠双手的力量支撑着坐起来一会,缓解长期卧床造成的肌肉萎缩。小默有三个哥哥,可她的父母患病时却只有她一个人在跟前照顾,她的几个哥哥就这样心安理得地让小默一人独自扛起这一切,小默不得已辞去了工作,全身心地照顾患病的父母,一家人的吃穿用度仅靠小默父亲那点微薄的退休金来维持,而她的几个哥哥,每次都是以各种理由哭穷,几个月寄回来一两千块钱,还大言不惭地说是给小默侄子的生活费。小默除了照顾患病卧床的父母,还得给正在上初中的侄子做好一日三餐。那段时间,小默整个人瘦得皮包骨头,我问她:“你那几个哥哥还是人么”?小默没有说话,转身进了厨房。

        几天后,她打电话跟我说,她去了上海,在一家医院找了份工作,临走前,她替父母找了个保姆,每月会按时付工资。小默在电话那头,声音低沉遥远:“我也该离开了,毕竟陪不了他们一辈子,我必须努力赚钱,才能给他们更好的生活。”“可是小默,这个家不该只有你一个人去扛,你还有哥哥,凭什么一切都要你去承担,”我有点激动。小默语气淡淡的,“就当我从来没有哥,他们最近又为家里的拆迁款争得你死我活,就连现在我爸妈住的房子,都恨不得在房产证上写上自己的名字,可我爸妈,他们还没死呢。”

        一瞬间,我沉默了,这真是“中国式家庭”的悲哀。小默的爸爸当年为了儿子的工作,不惜丢掉自己的工作;他将儿子养大成人,如今又养孙子,可孙子不思进取,整日与一帮狐朋狗友厮混在一起。小默的哥哥常常在电话里训斥自己的儿子,你爷爷是怎么管教的你,看看你现在这副怂样。

        太容易得到的,大都不会去珍惜。这样“父养子又养孙”的家庭悲剧正在无数个中国家庭上演,父母为孩子铺路,继而又为孙子铺路,将儿子养大成人、买房结婚。法律只规定父母有抚养子女的义务,并没有规定要替他们结婚、买房、买车、养孩子。可这些在中国父母眼里,恰恰是理所应当的,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让他们恪守这种信条,生来就是为了孩子,孩子的一切都是至高无上的,仿佛如果他们不这样做,就会有人用手指着他们的脊梁骨,骂他们不是好爸妈似的。而中国的大多数孩子在这样被既定、被保护的安逸窝中,沉醉而不自知,觉得一切理应如此,父母本来就该给予他们所能给予的一切。

        母鹰尚且能折断幼鹰的翅膀,将其推下悬崖,练习飞翔。中国父母也该适时放手,让成年的孩子在残酷现实中摔得头破血流,逐渐明白一些人生的道理,从而懂得感恩和珍惜,做一个真正独立的大人。

本文由蒙特卡罗正规网站▎官网进入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默指着报纸对他们说,小默有三个哥哥

关键词:

谈起底将偷酒嫌疑人闵某抓获归案,小李抬头意

今天是中秋节,小李和妻子带着孩子,关上宿舍的门,回乡下父母家吃午饭。老规矩,午饭后把小孩丢给爷爷奶奶,...

详细>>

咱们的小玲子长大以后可不能找穿花衬衫的男朋

咱们的小玲子长大以后可不能找穿花衬衫的男朋友。 男朋友是啥?小玲子坐在外婆的腿上歪着脑袋问。 男朋友就是替...

详细>>

交易大厅里门庭若市,您是来体会仪器的吗

理高校结束学业后,就业时势严酷,专门的学问迫切间难以谋就。简历投了众多,招聘会也出席了N多次,结果都如鱼...

详细>>

那陪着琬儿说话的哥们是何人,钗头凤尽管缱绻

【1】 “琬儿,琬儿……”陆少游溘然从梦之中惊吓而醒。那时虽说是在夏夜,然而,陆少游却满头满脸挂满了严寒的...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