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的小玲子长大以后可不能找穿花衬衫的男朋

日期:2020-01-26编辑作者:文学天地

咱们的小玲子长大以后可不能找穿花衬衫的男朋友。
  男朋友是啥?小玲子坐在外婆的腿上歪着脑袋问。
  男朋友就是替外婆照顾小玲子的男孩啊。外婆摇着扇子笑着说。
  我不要男朋友,我要永远陪着外婆。小玲子泪眼婆娑,仿佛马上就有人要带走她似的。
  玲子外婆讨厌穿花衬衣的男人是有原因的。当初,玲子的母亲就是给花衬衣男给骗了,生玲子的时候难产死了,甚至都没来得及看上刚出生的女儿一眼。
  
  麻烦给我一杯卡布奇诺。来人的声音打断了玲子的遐想。
  以前没见过你,你新来的?
  嗯。玲子边答边不停手里的活。
  我叫杨光,你呢。
  白玲。她边回答边把咖啡端给他。同时也让这个奇怪的人停止了问话。她暗暗松口气。她很怕生。特别是这个穿花衬衣的男人,她更怕。
  谢谢你的咖啡,我还会再来的。
  再见。嘴上说着再见,玲子却希望她永远都不要再看到这个穿花衬衣的男人。在她心中,穿花衬衣的男人就是坏人。
  自从杨光说,他还会再来的。他就真的每天这个点来光顾玲子工作的咖啡吧。点上一杯卡布奇诺,能喝上一个下午。陪她说话。只是,每次玲子都对他很冷淡。有次,他问她,你的回答永远都不超过三个字吗?她说,是。
  午后的阳光,暖暖的照进落地玻璃窗里,显得很温暖。玲子在吧台后面看着喝咖啡的穿花衬衣的杨光。他在等谁?那个女孩是他的下一个受害者吗?她开始担心起从未谋面,也从未认识过的那个女孩来。
  
  在认识杨光之前,玲子有一个穿白衬衣的男朋友。他的各方面都符合外婆所说的条件。当那个男孩向她表白后,她欣然答应了。
  外婆,我恋爱了。玲子打电话给在老家的外婆。
  是吗?我的小玲子长大了。他叫啥?
  他叫萧何。
  小河?咋还有人叫这个名的。
  不是小河啦,是萧何哦。只有在外婆面前,玲子才会展现小时候撒娇的模样。很幸运的,萧何见识了她的撒娇样,他是第一个。
  哦,是萧何,不是小河。电话里的外婆总算明白了外孙女口中的名字。
  那时的玲子是快乐的,也是幸福的。在她的眼中,世间万物都是那样的美好,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难以掩藏的幸福。
  
  到哪去了呢?那个戒指是母亲唯一留给她的东西。可是现在玲子却找不到它了。仔细回想着,想起来了,昨天晚上在萧何家帮他洗碗来着,应该是摘下,落在那里了。
  下了班,匆匆从店里去萧何家。在路上遇到杨光。他问她要去哪里?她说,要去莲花小区。他说,正好,顺路。她说,不用。不再理会他,快步走向站牌。
  当玲子进到萧何家时,发现有一双女孩的鞋。她听他说过,这两天,在老家的妹妹会过来。她不以为意,以为是他的妹妹。还想着,等一下去菜市场买几个菜,做给他们兄妹吃。
  玲子本来想直奔厨房的,只是房间的门虚掩着,让她很好奇。只是见到的,还不如不见。她编织的未来就在这一刻全都碎了。她轻轻地带上门,出去。
  自从撞破萧何的那件丑事后,玲子就开始不见他,不想他,她逼迫自己这么做。就算他的一万个对不起也换不回她的心伤。
  玲子迷惑了,他不爱穿花衬衣,为什么还是像只花蝴蝶似得流连于花丛间。难道外婆的话错了吗?外婆说过,穿花衬衣的是坏人。好人都不穿花衬衣的。可是,他没有花衬衣,还是像飞蛾一样,义无反顾地扑向灯火。
  
  那天是玲子主动找的杨光。从没如此过的玲子,让杨光有点受宠若惊。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你看起来很憔悴。杨光关切的语句惹来玲子的泪水。为什么一个穿花衬衣的人可以这样的关心她,而她的男朋友却可以背着她和别的女人鬼混。她在他眼里成什么了?是免费保姆吗?
  没什么,只是觉得难过。
  我请你喝杯咖啡吧。他为她点了一杯卡布奇诺。玲子卖了这么久的咖啡,不过她一次都没喝过。她轻泯一口,苦苦的,涩涩的,很像她的爱情。
  这是不加糖的。
  哦。
  你知道卡布奇诺的意思吗?
  她摇摇头。
  卡布奇诺,味道甜中带苦,却又始终如一的味道。预示着,等待就是甜中带苦,怀着忠实的真心,不会变心的等待。
  为什么告诉我这个?
  因为我现在就在等待一个女孩。他看着她,眼神是那样的炽烈。
  对不起。
  没关系。我会等。就像卡布奇诺的含义一样。他微笑着告诉她。
  
  杨光说到做到,从此他每天都来等玲子下班。春天来的时候,他对她说,春天是个淘气的孩子,记得要带件衣服。夏天来的时候,他对她说,夏天是个热情的姑娘,出门的时候带把伞,小心别因为她的热情而中暑。秋天到的时候,他又会说,秋天是个很容易伤感的女孩,不要因为她的伤感而难过。到了冬天,她问他,冬天是什么?他说,他在等她的答案。
  玲子笑而不语,她的心在一点点的温暖。这种温暖不像外婆给她的,是另外一种,想到杨光,她的内心一阵欢愉。难道这就是爱的感觉吗?
  这次的这种感觉,玲子不敢告诉外婆,可是她是藏不住心思的。那天,她对着手机发呆。外婆看出来了。
  小玲子,你是不是恋爱了?
  没,没有,外婆。她圈住外婆的脖子说,已经被伤过一次,我不敢再爱了。
  外婆若有所思,小玲子,外婆可能错了。
  外婆不会错的。她知道外婆所做的一切都是为她好,外婆,我饿了,咱们吃饭吧。
  好,好,吃饭。
  
  杨光每次都去,可是都没见着玲子。她去哪里了?出了什么事?他只怪当时只给她,他的手机号,却忘了问她要她的号码。找老板要,显得很突兀。再说了,一个男孩子找老板他店里女孩的号码,总是不好。于他于她都一样。
  当杨光正在烦恼之际,他的手机响了。
  你好,杨光。
  杨光,你知道我在哪里吗?电话中的她显得很快乐。
  你是?
  我是温馨啊。老同学不记得我了吗?
  哦,哦,是你啊。他如梦初醒,你在哪里?
  我就在你后面。
  杨光转身看到她,大学同学,曾经的恋人。
  她很自然的挽起他的手臂,杨光有点抗拒,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昨天回来的。显然,她没想到他会是这么冷淡。
  
  当玲子收拾好心情,重新回到咖啡吧,准备好了,要在晚上告诉杨光,她要接受他时,见到了,杨光和一个女孩很亲密的在一起。
  她走到他们面前,你们好,请问要杯什么?她想,她当时的神情一定比冬天的雪还要冰吧。
  来这里当然是喝咖啡的,还能是什么?她看得出他和她之间一定有故事。她只是一个外来的打工妹,对于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女孩子,她从来都不会看在眼里。她知道,一定是杨光不甘于寂寞才找的。杨家未来的儿媳始终是她。
  给我一杯卡布奇诺吧。我要一杯蓝山咖啡。
  你什么时候喜欢上卡布奇诺了?
  我本来就喜欢卡布奇诺的。是你自己忘了。
  你还在怪我,对吗?
  我们已经是过去了,不要让过去影响现在,好吗?我们可以是朋友,但是不会回到从前。因为我爱上了另一个女孩,她是我这一生的最爱。说这些话时,杨光的眼睛始终看着玲子。
  温馨的手机响了。
  你的手机响了。
  哦。她起身去接电话。他走到吧台前问她,这些天你都去哪了?
  我去哪里,我应该要告诉你吗?
  你知道吗?你没在的这几天,我有多想你,多担心你,多……
  你以为是在拍琼阿姨的电视剧吗?
  他看着她的样子,突然笑了。他知道了,她是在乎他的,知道这一点的他是多么开心,原来她是在吃他和她的醋。只有心里爱着一个人,才会表现出吃醋的样子,而现在,她就是。
  你们的咖啡好了。
  此时温馨过来了,告诉杨光,不能和他一起喝咖啡了,下次好了。说完一阵风似的离开。
  
  下班,杨光接玲子回到她的出租屋时,叫住了她。
  玲子。
  嗯。
  我有话要跟你说。
  哦。
  我爱上了一个女孩。
  我知道啊,就是那个和你在一起的女孩。她很漂亮,真的。
  小傻瓜,我爱上的是你。
  我?
  是,当我第一次见到你时,有一种莫名的悸动,可是那时候,你的身边有一个男孩,所以我就每天点一杯卡布奇诺,喝上一个下午,就是为了看你。你很平凡,但是,我能从万千人当中找到你。我终于明白,我的这杯卡布奇诺是为点的。我也明白了,我为什么喜欢喝卡布奇诺,原来是为了等待,等待一个叫白玲的女孩。
  玲子一言不发,看着杨光,虽然想要拒绝,又害怕再也找不到一个待她好的人。可是,认识他的时候,他是穿花衬衫的。外婆说过,花衬衫不可靠。但是白衬衫呢?白衬衫不还是离她而去吗?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她答应了。
  对于等待她的答案的杨光来说,这一刻是多么的漫长,漫长得犹如一个世纪。他用他的真心和诚心终于等来了生命中的爱。他激动地将她紧紧地拥入怀中。这个冬天,不再寒冷,因为有爱,这个冬天会变得很温暖。
  
  其实人的心不关那个人穿不穿花衬衣什么事。穿了花衬衫的人并不代表花心,而穿了白衬衣的人也并不代表这个人就会从一而终。就像玲子的外婆说的,也许以前她是真错了,给了玲子错误的讯息,才让她受到伤害……

“敏感的人

活着要承受双倍的苦

  在一丁点零星的幸福面前

  慌了阵脚”

    晨晨在跟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临近夜晚。即将步入冬天的北京,黑夜来的早得多。十一月份的北方已经开始变得很冷了,至少对于我跟晨晨这样的南方姑娘来说。此时,我和晨晨在我们约好的老地方,大望路附近的一家咖啡馆,晨晨点的卡布奇诺,我点了一杯拿铁,我随口问了一句:

“怎么,这么多年了,还是喜欢卡布奇诺?”

“嗯,习惯了。”晨晨低着头喝了一口,淡淡地说,然后望着窗外,过了一分钟,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之后,沉默不语,空气就这样凝固了起来。

很久之前,晨晨就告诉我,她跟李先生确定恋爱关系后的第一次见面,就是在他们县城的咖啡馆,那个时候她点的就是卡布奇诺,一股浓浓的咖啡味扑鼻而来,深深地吸了口气,心情就更舒畅了。她告诉我那间咖啡屋,就像是个世外桃源。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把整个咖啡屋隔成两部分。一边被屋檐遮住了的灿烂阳光,在炎炎的夏日,迎着清风,品着咖啡,似乎来到了世外桃源;另一边正好是阳光直射的地方,在暖暖的午后,躺在藤椅里,晒晒太阳,品品咖啡,也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晨晨每次提起那家咖啡屋,总是会神采飞扬,此后的每一杯咖啡都是恒古不变的卡布奇诺。她说,后来来了北京,在每一个工作的夜晚,都需要咖啡提升的时候,再也没有一杯咖啡有当年的咖啡更有暖意与提神的效果。总是开玩笑的告诉我那杯咖啡一定被李先生下了毒,否则在这么多年以后,久久不能忘记。

“嘿,你喝咖啡,不怕晚上睡不着觉吗?”只是不想把气氛弄得这么尴尬,“我发现你又胖了好多,看来小日子过得不错啊。”我端起眼前的杯子,摩卡的味道真苦。

“是吧,应该算是过得不错吧!”听到我跟她说话,她好像提起了精神,总是这样,只能别人把话匣子打开。“亲爱的,你知道吗?我发现我特别不适合恋爱。”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跟我说这个话题,长久以来,她很少跟我探讨情感上的问题,微信QQ上也不说,更别提是面对面。一时间,我并不知道怎么接话,在我面前的她总是不爱说话。我问了一句为什么这样说,她就说她太过敏感,而敏感的人,只适合单身。

是这样的吗?敏感的人只适合单身?她告诉我,所有的幸福不真实,所有的痛苦加倍。 

我并不知道怎么去安慰这个姑娘,认识十几年,从没有见过她流过眼泪,她告诉我,她从不会在外人面前流眼泪,一旦哭了,就证明自己输了,她的倔强告诉她自己不可以哭,外人也做不到感同身受,也许就是期待得太多了

慢慢明白了我为什么不快乐,因为我总是期待一个结果。

看一本书期待它让我变深刻,

吃饭游泳期待它让我一斤斤瘦下来,

发一条短信期待它被回复,

对人好期待它回应也好,

写一个故事说一个心情期待它被关注被安慰,

参加一个活动期待换来充实丰富的经历。

这些预设的期待如果实现了,长舒一口气。

如果没实现昵?自怨自艾。

可是小时候也是同一个我,

用一个下午的时间看蚂蚁搬家,等石头开花,

小时候不期待结果,小时候哭笑都不打折。

---允许自己虚度光阴

其实,你知道吗,你很好,只是还没有遇到那么对的人而已。你说你想谈一场恋爱,却杜绝所有的开始。你说,你想结婚,却连交个男朋友这么愉悦的事情在你看来的显得沉重。

喝完咖啡,晨晨打车回家了,我在这个咖啡馆逗留了一会,返回咖啡馆的时候,浓烈的咖啡似乎变了味道,灯光还是那么暖和,柔柔的照射下来,所有的事物都显得越加温柔。每个风轻云淡的日子,都有着自己咬紧牙关的疼痛。其实,我一直在想,咬紧牙关的人,脸上是怎么会有风轻云淡呢,当牙齿紧咬的时候,关节会疼痛,脸上会有青筋爆出,何来的风轻云淡。

本文由蒙特卡罗正规网站▎官网进入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咱们的小玲子长大以后可不能找穿花衬衫的男朋

关键词:

谈起底将偷酒嫌疑人闵某抓获归案,小李抬头意

今天是中秋节,小李和妻子带着孩子,关上宿舍的门,回乡下父母家吃午饭。老规矩,午饭后把小孩丢给爷爷奶奶,...

详细>>

默指着报纸对他们说,小默有三个哥哥

一阵奶香味直钻默的鼻孔里,是哪来的奶香味?循着奶香味的默走到了一家名为“等你归来”的蛋糕店前。“等你归...

详细>>

交易大厅里门庭若市,您是来体会仪器的吗

理高校结束学业后,就业时势严酷,专门的学问迫切间难以谋就。简历投了众多,招聘会也出席了N多次,结果都如鱼...

详细>>

那陪着琬儿说话的哥们是何人,钗头凤尽管缱绻

【1】 “琬儿,琬儿……”陆少游溘然从梦之中惊吓而醒。那时虽说是在夏夜,然而,陆少游却满头满脸挂满了严寒的...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