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脚麻利地收拾着身子,  还未进屋

日期:2020-02-02编辑作者:文学天地

  1986年中秋节。
  学校放假,我和妻同去岳母家。
  还未进屋,屋里传来噢噢声,和小伢的啼哭声。
  妻一喜,小声说,姐姐回来了。边说边跳下车,蹬蹬就往屋里跑。嘴里还不停地喊,姐姐,姐姐。那样子,活脱脱一个还未长大的小姑娘,全没了往日的矜持。跟着,屋里传出嘻哈声,和哄劝小伢的噢噢声。
  幸亏我早有准备,听到屋里的噢噢声,左脚尖早点了地。要不然,连人带车就要摔跤。即便如此,车子还是摇晃个不止。我无奈地摇摇头,即忙稳住车子,身子连忙下车,支好,拎起礼品,面带微笑,走进屋去。
  这是我婚后,和妻同回岳母家,过的第一个中秋节。
  脚刚迈进屋门,就传来一声和悦的问候声,姨爷稀客,快坐,快坐。
  我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远嫁纱帽的姨姐。
  毕竟见过几次面,彼此的声音,心中有个印象。
  我连忙回道,你郎也稀客,这远,我们也就一盏茶的功夫就到了。边说边放下手里的礼品,又慌忙接过姨姐递过来的茶碗,咕咚咕咚几口就喝完了。刚准备去放,姨姐的双手已伸过来了。我推辞着说,你郎是客,还要你郎来?
  姨姐却还是接过去茶碗,笑着说,我不是客,我这叫回家了。说完,笑吟吟地去了厨房。
  我不经意间瞟了眼姨姐的背影,见姨姐的身子竟佝偻着,腿还一颠一颠的。心里一惊,猛地站立起来,莫名地看着,心中疑窦顿生:姨姐几时变成了这样?不禁为自己刚一刻的大意而懊悔不已。要是我早看到了,绝对不会允许姨姐拖着病残之躯来服侍我。
  这时,妻抱着个小伢过来了。嘴里不住地说,叫姨爷。噢噢,杰杰乖。
  我这才省过神来,换上一副笑脸,拍着双手,接过了杰杰。杰杰也乖,哦哦着伸长了双手。我一把接过。竟轻飘飘的。没得一点儿份量。再看杰杰的样貌,一阵酸楚陡袭心间,眼里涩涩的。即便是那刺猬,似乎都还比他肥胖些。至于衣服,唉,都不忍说出来了。说寒酸都不为过。我小声问,这,一指远去的姨姐,又比划出一个三字。
  妻会意,一拉我的衣袖,二话不说,就朝屋外走。
  我抱着杰杰,也跟着走出去了。
  妻小声说,吵了架回来的,一回来就跟叔子(指岳父)吵。说那时候不该强迫她;说那家是个穷窟窿,做死也填不满,结扎了也不得休息,腰也伸不直了,腿也不方便了,丢下那两个,抱起这个还在吃奶的,就回娘家来了。
  妻看了我一眼,又叮嘱道,你少说些,免得姐姐不舒服。说完,又看了我一眼,接过杰杰,噢噢着进屋去了。
  我站在屋外,望着那悠闲飘荡的白云,心中波涛汹涌,不知道么样面对了。思来想去,还是扯了个谎,逃也似地离开了。

  林峰吹着口哨,手脚麻利地收拾着身子。
  老伴睁眼瞅了一下,调侃道:“哟,相亲去呀?搞这灵醒?”
  林峰白了老伴一眼,没好气地道:“回去看老姆妈!”说完,又去收拾去了。
  老伴撇撇嘴,不屑地说道:“嗤,都抱孙子的人哒还像个小伢!”
  林峰听了却并不恼,只是呵呵笑道:“在自家父母面前,你就是有一干岁都也是个小伢!”
  老伴又是撇撇嘴,打了个哈欠,翻了个身,又去睡回笼磕睡去了。
  林峰瞥了眼老伴,提起早已准备好的礼物,拉开家门,走了出去。
  路上,还在不断拨打电话,报告所到地点。
  等太阳爬上半空中时,林峰终于走下了班车。脚步还未站稳,车子已“呜”的一声,开走了。正在犹豫时,身后传来一阵苍老的声音:“峰儿回来哒?快进屋,快进屋,饭都搞好哒!”
  林峰赶紧抢上前,一把挽住老母的胳膊,脆生生地叫了声:“姆妈!”喊完,望着老母,嘿嘿直笑。
  老母伸出干枯的胳膊,溺爱地抚摸着林峰那已花白的头发,又轻轻拍了拍,食指点着林峰的额头,斥责道:“都抱孙子的人哒,还像个小伢!”
  林峰嘻嘻笑着,学了小时的语腔,狡辩道:“这不在姆妈跟前吗?”
  老母拍着林峰的皱脸,哈哈笑道:“你呀,你呀!”说着,牵着林峰的手,往家中走去。
  刚准备进屋,身后竟传来一声叫喊:“小峰子回家哒?”
  林峰停止脚步,转身看了过去。老母也跟着停止了脚步。
  望着公路边的一个老妇,林峰一时竟愣怔住了,眼睛直朝老母瞅。
  老母拍着林峰的后背,小声提醒道:“隔壁的张婆嘚!”
  林峰“哦”了一声,赶紧笑着说道:“张婆啊,你郎这一打扮,比我姆妈都还年青多哒,搞得我都认不出来哒。”说着,掏出袋中的礼品,走了几步,递给了张婆。
  张婆看着手中的礼品,笑眯着双眼,呵呵笑道:“还是这有孝心!”瞅了眼身后的老母,又推给了林峰,“给你姆妈,给你姆妈。”口中这样说,眼睛却一刻都未离开过,喉管还不停地嚅动。
  老母适时发话道:“伢们的一点心意!”
  张婆这才不再推辞,拿着礼品,正面反面看个不够,双眼笑得都眯成了一条细线。
  林峰见了,摸了下肚子,赶紧笑道:“张婆,到我家吃饭吧?”
  张婆这才挪开眼,看着林峰,笑道:“早偏哒,早偏哒!”说完,双手捧着礼品,转过身去,笑嘻嘻地走了。
  林峰走到老母跟前,扭头又望了一眼张婆,转过头,看着老母,疑惑地问道:“张婆么搞得这灵醒哒?”
  老母笑着回答道:“义芳爹一死,张婆也看开哒,把那箱子角的衣服都拿出来穿哒。”一扯身上的衣服,“我也一样!”说完,转身进了家门。
  林峰看着老母的后背,又扭转头望一眼空荡荡的公路,脸上一时竟火烧火燎的难受!站在那儿,愣愣地发着呆!心中似有几根小针在扎!
  老母走了几步,感觉背后无人,掉头一看,见林峰象截木桩子戳在那儿,大声喊道:“快来,有你最喜欢吃的锅巴!”
  林峰“哎”了一声,颠颠地赶去了。

本文由蒙特卡罗正规网站▎官网进入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手脚麻利地收拾着身子,  还未进屋

关键词:

村子的房子十有八九都不见了,这个头绳/针线盒

一百多年前,唐子界大地陷(据现代鉴定),也不知道当时有多少人遇难。那个时候人们知识匮乏,不懂科学,都说是劣...

详细>>

蒙特卡罗正规网站  木的同桌是个女孩,当男

木刚上海大学学时、人如其名除了深造,任何职业上都很木,他长得好,超级多女生主动追求他,可他只会憨憨地笑...

详细>>

带着岳母去游览,让小编记不清了仍旧从极冰冷

万水千山的景致,没有断然的同样和重叠。每一条路线的风光,却在频频搜求的游走时间里,发掘含有在山水之中区...

详细>>

我妈遭遇劫匪了,小兵把肩上的书包

大林和小兵是老爹和儿子俩。他们不独有模样长得像,性子也长久以来。 那天夜里放学回来,小兵把肩上的书包“砰...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