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子的房子十有八九都不见了,这个头绳/针线盒

日期:2020-02-02编辑作者:文学天地

  一百多年前,唐子界大地陷(据现代鉴定),也不知道当时有多少人遇难。那个时候人们知识匮乏,不懂科学,都说是劣龙动身总要坏地方的。
  据老人们说,那是一年的秋天。范老头一家八口人,一大清早都到较远的田里刷谷去了,他在家做饭。快要到中午了,不见刷谷的人回来,他很焦急,“炊炉子”里的汤都煎干了几次。不过,他发现“炊炉子”老是偏到一边去,已经几次了,他总是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见家人忙不回来,他有点坐不住。干脆到山上去看看,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他走到半路上,看见家人都把担子放在路边,人都坐在大阴树下面乘凉休息。他刚要坐下来时,猛地听到家的方向传来“轰”的一声巨响。大家一齐跑到高处翘首相望,只见村子里烟雾沉沉,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年轻后生赶紧挑起担子往回赶。
  等他们到村子外就清楚看到,原来的山都变成了平地,好像地皮翻过来了,到处的新乱石黄土。村子的房子十有八九都不见了,自家的房子也没影了,好在一家人都毫发未损。
  至今塘子界还有很多地方没长出草来。         

点着煤油灯,就看见地上有摊不大的血迹,顺着血迹的方向,找到了外间的大水缸。货郎子跟掌柜的把大水缸挪开,大水缸和灶台的死角那里有把锅刷,锅刷的把儿上边赫然绑着一条红缎带。

货郎子说了前因后果,那个妇人问:你是不是认错人咧?我们家除了我和我婆婆,再没有个女的咧。

货郎子盘算着红缎带钱是拿不着了,不住这儿去其他人家又要掏钱,挺亏的,就住了下来。他将扁担立在炕边上。

村子另一头最外围有一家院子,看起来不大还有点破。货郎子拿出红缎带,小媳妇接过去冲他笑了笑说:你等着,我去给你取钱。

一进里间,一股特大的尿骚味传来,货郎子满心嫌弃:这家人也太不讲究了。掌柜的脱了鞋坐炕沿上敲了敲烟锅子吸了口烟,说:凑活着吧,我们家的人不论大小天天尿床,看了很多医生和阴阳(风水先生)都没用,你看你敢住了就住着,不敢住你再找户人家。

她伸出手。

小媳妇站在地上,又唱又跳:大的也尿,小的也尿,货郎子哥哥你也尿。

这天晌午(12:00-14:00),货郎子挑起担子慢悠悠进了村子,赶到村中心大磨盘那里,放下扁担,摇了摇拨浪鼓,又呦呵了长长的一嗓子:呦喂村子的房子十有八九都不见了,这个头绳/针线盒盒/水壶壶咋接卖咧。~针线镯镯(方言读chuo)花布布,蛮蛮(方言:土豆)刮刮(削皮刀)水壶壶,来喽喂~

一群大姑娘小媳妇闻声而动,围了过来。这边说:货郎子,有啥新鲜货没?那边喊:货郎子,这个头绳/针线盒盒/水壶壶咋接卖咧?一番吵嚷过后,小媳妇大姑娘大都拿着东西各回各家。只有一个年岁不大的小媳妇待在货担旁边瞅着绑腿的红缎带。

日积月累,不见天日,这只锅刷又沾了女人的血,便成了精。

一炕的人睡的都很死,只有货郎子醒着。他冒着汗眯着眼看那个女人走的离炕沿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一声凄惨的叫声过后,地上没了那个女人的身影,这家人也都醒来过来。

后来,再也没能找到这只锅刷。

夜晚,煤油灯刚点上时,这家人招呼货郎子进里间炕上睡。

货郎子信誓旦旦,并坚信这家人是想赖掉他的钱。争吵不停,他进了这家人家里找那个小媳妇,一番搜索未果,也错过了去下个村子的时间。

那手就要摸在货郎子头上,货郎子拿起炕边上的扁担狠狠敲下去。

半夜的时候,迷迷糊糊,货郎子被一个女人的声音吵醒,他悄悄睁开眼向地上看去,地上站着一个人。借着微微月光,他看见那个人就是白天拿了红缎带的小媳妇。

货郎子二十有五,从小跟着他爹走街串巷卖些零碎,十四岁时便自己挑了担子,东游西走。走的地方多了,便见识了些奇闻怪谈,胆识也就练了出来。

这家人的儿媳妇刚嫁过来不久时,有天洗碗不慎被锅刷刮到了手指,她疼的随手一扔,便去给手止血。

感觉过去了一顿饭的时间,始终不见院子里的人出来。货郎子心想不是不给钱了吧。他挑起担子跑到院门跟前“嘭嘭嘭”锤门:里边的人咧?该给我钱了。

正是一年中最热的季节,又是晌午,太阳大的有点刺眼,货郎子撩起对襟褂子抹了抹脸上的汗,想起那个满是热度的笑容,心神微微荡漾。

院子里出来一个妇人,看起来比买红缎带的那个小媳妇老了些,她奇怪地问:你个货郎子不卖货敲我家门干啥?

他和这家人掌柜的商量:那个人我没找到,红缎带拿也就拿了,我不要钱了,你看我赶不上下趟卖货了,能不能让我借一黑夜睡觉地儿?

货卖的差不多了,货郎子打算挑起担子在后晌(17:00-19:00)前赶到下一个村子。那个小媳妇却拦住他,小声说:货郎子哥哥,我出来没带钱,但你这红带子我也看上了,你能不能跟我去家里取下钱,省得我还得跑一趟。

本文由蒙特卡罗正规网站▎官网进入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村子的房子十有八九都不见了,这个头绳/针线盒

关键词:

蒙特卡罗正规网站  木的同桌是个女孩,当男

木刚上海大学学时、人如其名除了深造,任何职业上都很木,他长得好,超级多女生主动追求他,可他只会憨憨地笑...

详细>>

带着岳母去游览,让小编记不清了仍旧从极冰冷

万水千山的景致,没有断然的同样和重叠。每一条路线的风光,却在频频搜求的游走时间里,发掘含有在山水之中区...

详细>>

我妈遭遇劫匪了,小兵把肩上的书包

大林和小兵是老爹和儿子俩。他们不独有模样长得像,性子也长久以来。 那天夜里放学回来,小兵把肩上的书包“砰...

详细>>

手脚麻利地收拾着身子,  还未进屋

1986年中秋节。 学校放假,我和妻同去岳母家。 还未进屋,屋里传来噢噢声,和小伢的啼哭声。 妻一喜,小声说,姐...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