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金工车间,老同学见好久不见的老王不请

日期:2020-02-09编辑作者:文学天地

为儿子那事,老王食不香,寐不甜。穿梭般进出于亲朋好友家,求他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想想办法。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大家还是认为。此事解铃还需系铃人,唯有求求A主任高抬贵手,方能办到。
  A主任是那么好找的吗?老王愁眉苦脸。私下里人们不是常议论:宁愿和某某某吵架,也别和A主任说话,可见A主任非同一般。
  这天晚上,老王怀揣一叠刚从银行取来、尚未扯去封条的人民币,上一个老同学家寻找“解药”。老同学家正高朋满座,热闹非凡。“干杯!干杯!”声音此起彼伏。老同学见好久不见的老王不请自来,十分高兴。不由分说,操起酒杯,硬和老王干了几杯。把本来没什么酒量的老王灌了个头重脚轻,东南西北方位概念也变得模糊起来。老王唯恐自己再这样下去会出什么洋相,顾不得和老同学说些什么,跌跌撞撞骑上自行车就走。穿过几条马路,钻进一个住宅小区。老王眼睛一花,稍不留神,一头撞在路边一个黑呼呼的铁家伙身上。顿时连人带车弹了回来。“砰”地摔在坚硬的水泥路面上,半天起不了身。
  当老王“吭哧吭哧”从自行车底下钻了出来,起身揉揉摔疼的胳膊,才发觉自己撞在了一辆豪华轿车身上。
  “哪个不长眼的……”随着一声呵斥,从附近住宅里飞快跑出一个人来,一把揪住愣在那里的老王。
  “我不是故意的……”老王申辩道。
  “什么故意不故意的!走!见过A主任再说!”
  天呐!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寻不着A主任其人,竟撞上了他的车。老王一听,顿时酒意全无,他下意思摸摸腰间那叠人民币,安然无恙,竟兴奋地说:“走!和A主任见见面,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他总不会吃人吧?”         

八十年代末,正是改革浪潮风起云涌之际,也许是受了《乔厂长上任记》的影响,也许是年轻气盛,血气方刚。咱竞神使鬼差地承包了一家倒闭多年的机械厂。
  临上任前,身为老工业局长的李舅,再三鼓励、加油,并亲自为俺物色了一位刚刚毕业的会计师。
  于是,磨拳擦掌,整装待发,大有一番轰轰烈烈、力挽狂澜之势头…
  但当我再次深入厂区,环视一番所有车间和设备时。那满腔的热血和激情,便凉了大半。
  看金工车间:一间间厂房破破烂烂,难遮风雨…一台台机床,锈迹斑斑,积满灰尘,亟待整修。
  冶炼车间,更是一片狼藉:生铁、材料、工具、废品、熔炉、野草…乱七八糟,堆满一地。
  这一夜,平生第一次失眠了,那上任之前的豪言壮志,飞上云宵。看来这厂长也不是好干的…
  偏偏烦不单行。正纳闷时,忽又接到李舅的电话:原来那个会计师的事也黄了,人家根本就看不上咱这破厂。嗨~没办法呀,人各有志,牛不喝水又不能强按头的。我嘀咕着,心却急如火燎…
  第二天,吃过中午饭后,我早早地去往厂里,谁知刚到门口。便看见门岗室里的老王头跑了出来。“范厂长,等一下,我跟你说个事。”
  我忙停住脚步,“王叔,有啥事?”
  老王说“刚才,赵庄那个母老虎又来了。”
  “啥?母老虎?”我一愣。
  “哎~这话还待从长说起。”于是,老王便一五一十地叙述道:原来十年前,本厂有个老职工,在一次冶炼事故中,不幸遇难。厂里一次性给了他家十万元抚恤金,并年年给她家送些补助款。可自从厂子倒闭后,这补助费也就停了,为这事,他家老婆年年来闹事,却无人问竟。这不,听说来了新厂长,又找来了。还扬言要来拉东西。
  我勒个噻睐,这不是烦呀妈给烦上坟,烦到地下去了,叫人头疼呀。
  脑子转了半天,才开口问道:“王叔,她家离这多远?”
  老王答道:“不远,就在咱厂西,半里路,赵庄。”
  我说:“王叔,把你的车子借我骑会儿,我去去就回。”
  “你小心些,车子可没闸。”老王提醒着。
  “没事。”我说吧,推起他的三无(无泥瓦链瓦无闸)自行车,开始向西慢慢溜去…
  赵庄对我来说,并不陌生。上学的时候,曾去过两趟。
  村头,是一座老式的拱桥,桥下,四季流水清清。
  车到小桥,飞一般地向村口冲去(下坡)。猛然想起这车子没闸。可时已至晚,村口,一辆自行车正迎面驶来。
  “不好~”我一声大喊,忙双手攥紧车把,两腿一较力,车子腾空而起,向一边闪去。
  “噗嗵”~身子重重地摔在路旁,那破车子,也飞出好远。
  “我嘞个娘来~”幸亏咱从小就练过几式护体神功,要不,今天非摔散架不中。
  “同志,摔着没有?”那个骑车的姑娘过来扶我,呵,是个飘亮的女孩…
  “没事~没事~”我忙咬咬牙,拍拍土,努力爬起。
  “唉呀~是你呀!范宾。”女孩一声惊叫。
  我仔细一看,忙上前握住来人的手,叫道:“赵灵,你啥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半个月,老同学,走,到俺家里坐坐去。”几年不见,这赵灵宁成了秀气、水灵的大姑娘了。
  “好吧,先去你家。过会儿我再去找一个人”。我爽快答应着。
  “找谁呀?”赵灵又问。
  “一个叫陈月娥的大婶。”
  “陈月娥~那是我妈呀。”
  “真的?那太巧了太巧了…走走去你家。”我忙推起车子,准备和她一块向庄里走去。
  “老同学,找俺妈有啥事?”听见她又大声问道。
  “没啥,就是想和她商量一下,厂里补助款的事。”我殷勤地应答着。
  “补助款?明白了,原来你小子就是那个机械厂的新厂长呀。”
  “一点不错,如假包换。”
  “范宾,那我可要向你说声对不起了。”
  “啥意思?”
  听到她叹口气说“前几天,那个退休在家的李局长,两次邀我去机械厂任职,被我据绝了。不过,俺可不知道那厂长就是你呀。”
  我也恍然大悟:“赵灵,那个会计师就是你呀!”
  “是呀,范宾,所以俺才说对不起的。”赵灵有些不好意思。
  “老同学,如果我今天再次登门相请,不知你是否能再考虑考虑?”我趁热打铁。
  “那就要看你今天的表现了?”
  “绝对是钢钢的。”我心内一喜。
  “不过,你可不能象上学时,净在俺面前耍大牌,欺负人。”她偷偷一笑。
  “俺啥时有过呀,臭灵灵,你是不是想让俺再为你演一回窦娥呀?”…
  车子拐进了一个农家小院。
  扎稳车,赵灵便叫道:“妈~来客了。”
  “谁呀?”一声回应。从屋里走出一位中年妇女。看年纪四十多岁,身材微瘦,面色清秀。这哪里有半点母老虎的影子?
  我忙迎上前:“大婶子,在家啦。”
  “在家在家,快,屋里请。”
  赵灵也跟了过来:“妈~这就是机械厂新来的厂长,俺老同学。”
  老人一听,更是热情十分。“灵灵~快去倒茶去。”
  一番客套后,我们坐了下来。
  于是,扯东道西,叙说一些机械厂的往事…
  过了一段时间,我话锋一转。“婶子,两天后,机械厂又要生产了,我想请你去厂里,做些后勤保障。至于补助款,我会一分不少地按月发给你。”
  “范厂长,谢谢,太感谢你了。”赵灵妈激动地站起身来。“厂长,只要你能把机械厂搞好,补助款,从此,俺一分也不提了。”
  “婶子,我一定不辜负你老的厚望。补助款也决不能少你的。”我站起身来:“婶子,希望你老后天能准时报到。‘’
  ‘’厂长,我~我一定会的‘’赵灵妈有些哽咽…
  我看了看手表说:‘’时间不早了,我歹回去了。”
  “哪去啊,吃过晚饭再走。”娘俩一起再三挽留。
  “不啦,赵灵,俺真的还有些事。再见吧。”俺说着,推起那辆“宝马”。又次告别,才向村外走去。
  桥头,正要骑车离去。忽听有人喊道:“范宾~等等我。”
  回过头,见赵灵正气喘虚虚地站在车后。
  “赵灵,有事吗?”
  “没、没事,我想和你一起去厂里看看。”说吧,一推车后座。“走,带着我。”
  我心内一喜:有希望了。
  于是,小心翼翼地迈上车座,等她坐好。
  自行车欢快地向前飞去…   

本文由蒙特卡罗正规网站▎官网进入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金工车间,老同学见好久不见的老王不请

关键词:

一边按照驾驶证上提供的信息寻找失主,欧阳晓

其风姿浪漫早上和以后对待,未有什么样不一样。九点钟依旧是王CEO点名,简单交代一下舞厅工作人士的这一天要做...

详细>>

【蒙特卡罗正规网站】美丽的女子起身凝望男生

铜镜映出她黛色修长的秀眉,清澈明亮的瞳眸,不点自红的樱唇勾画在凝脂玉肤的脸蛋上。她乌黑亮丽的秀发被身后...

详细>>

村子的房子十有八九都不见了,这个头绳/针线盒

一百多年前,唐子界大地陷(据现代鉴定),也不知道当时有多少人遇难。那个时候人们知识匮乏,不懂科学,都说是劣...

详细>>

被科室老董称为小包,小李成为司长

小李是刚分到局里来的博士,领导特别重视他,第一天上班就把他叫到办公室谈了一早上,下班时还拉着小李一齐坐...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