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落了一地地花开.这一季的流年,轻掀帘帷

日期:2020-03-17编辑作者:文学天地

作者:夕冷月 编辑:一缕清风

一朵花开,缓缓的绽放,风起了,便永久的落寂。
一片枝叶,冷冷的萧瑟,秋临了,便永久的零落。
秋风起,帘卷窗外,花叶凌舞,在天际划着最美丽的弧线,辗转零落。看着它们,忽而有一丝的婉惜,伸手接一片起舞的花叶,指尖有一丝微凉,半分唯美。继而小心的放入掌心,念想着,或许有一天还能缔起这一刻的美丽留作永久的怀念。拿起窗台的书张,絮风剥开了一页,掌心的花叶缓缓的凌合缀入书简。
晚风凉,独倚窗台,看着冷月天华的坠落,天幕的深远,星辰的耀眼。颔首,一声叹息,月幕划落了天际。晓风捻起了一帘清幽。十指相扣,端膝袭地,闭眸,静静的享受风儿的拂试,微风徐面,沐浴着花叶的芬芳,宛如梦里红尘,一分静谧,一分清香。
枝叶落尽,长寂的夜空落寞无际,寂清的风儿微透出几许凉薄的萧瑟。清冷的秋凉蓦然氤氲眸中,时光卷轴,疏影淡去。轮回的风落迷散在一季怅惘的花雨里。
秋凉了,心亦凉,畔畔风云自天际划落,迷离了双眸。辗转了流光。眸回,流年似水,浮生若梦,曾几何时的清风明月行于天涯了无尘屝。 风袭微衫,陌上浅浅归。拂起满怀萦绕的清香,吹拭一帘的落寂。
风儿拂过回忆,几许花殇,几许迷愁,亦如帆叶飘远而去,无尽的愁绪也洇染成雾缕,逐渐弥散在那一场旧年的时光花雨里,软软的铺碎那一纸的忧伤。余音,犹如悠远绵长的弦音婉转回荡。落絮,只余留一种念想回旋于静夜,一刻凄婉的温柔。
流年半夏,眸回一瞥。已然斑驳的流年,氤氲浅浅,一瓣如痕,一痕如谶,真至淡然。 倚窗淡望,一场花雨潇潇欲下,今夕的几许清凉泊淡,已倦了诗书,冷了画案。那些已然紊乱的记忆,就此搁置在岁月墙角。任泪华新,灯影暗。越过阡陌的风月,漫过心的堤岸,拈花一笑,任夕阳绯红,只静静地看着天边的那轮明月,静静地看着冷月清辉的洒落 。
几尽风晚。冷华依是坠临了天幕,余留一份凄婉的伤愁凌于弦月。
且浅坠刺临寒华,孤盏轮回风晚凉。
风尽犹凉寂清色,薄笺长去幻如烟。

徜徉在黑色夜里,遗留于泣城的泪,转身回眸,月华竟如此诙谐委婉。
文/习冷月
素影寒重,轻掀帘帷,初熏的夜色,冷月已归去,只余寒华凝成一棹苍苍的行歌。几许萧萧雨,已湿尽了檐花。
夜寂然,梦未央,畔畔风尘已散落于斑驳的过隙中,明灭流转里闪现阡陌纵横的碎帘。
晚风拂过帘幔,絮起往昔。回首。已不堪月明今夕。繁华已散尽古刹苔痕。
剩月零风里。耳畔惊觉落冰霜,凉漫入骨彻。水逝零落,斑驳了一季季花明月夏。只落得了满眸疏影清风。
晓风。月残。 我在彼岸,等年华桑甚。等那忧伤透明。等那梨花落尽。
犹初。寒刺映彻,转身离弃,誓守轮回,不再卷帘遥望。你与你,拂袖而去,恰似指尖的咫尺却天涯。我与我,素冷决别,看苍海却变桑田,不再回眸。
年华流转,记初的眉眼已淡至影灭。我没有再念想。没有再叹伤,于我,只愿独自轮回于我的岁月边缘。
即刻凋零,即刻苏醒。我已不愿再执念。青烟里不再回望红尘,不会再踏足于有你的世界。
既已是认定的荒谬,就让它陨落幻灭吧。不再挣扎,不再辗转,不再重逢。甚不愿再有一瞬的擦肩。只永久,只冷寂。
残月临轩窗。 孤灯盏点,流年指尖过隙,已倾斜成一缕细微的光火。孤然低诉裂帛之音。
柳丝垂,花枝折。曲终人散,一地凄婉忧伤,掩不住残红月落,零落于地下流淌,清弦半月,淡夜飞烟,且把流年无奈尘封。余留一地残红。进入下一个轮回。
千年轮回,飘浮着的岁月的沧桑,凄风苦雨烟霞晕染,徒余一份绚烂的殇。

夜凉黯然。几尽风晚落絮

晚风清寥,疏影轻尘卷帘案

作者.夕冷月/编辑.琴心

秋风絮絮,风落了一地地花开.这一季的流年,这一季的愁锁如何浅吟低唱。
_____文/夕冷月。

本文由蒙特卡罗正规网站▎官网进入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风落了一地地花开.这一季的流年,轻掀帘帷

关键词:

花生和糖果最棒一同吃,卡在了坐便里

蒙特卡罗正规网站,傻女子记事 作者:郭萍 编辑:清风 安凤美无疑是二个落后知青,劣迹斑斑。但她和两条鱼拾级...

详细>>

蒙特卡罗正规网站太阳出来他们会笑,蛤蟆太阳

和太阳相像独自坐着的女孩叫小眉,她很爱哭。太阳注意到他每一日最少哭贰回。叁个字未有写好要哭,一支铅笔找...

详细>>

全家才会安好

记住,你好,全家才会安好 慢慢地,我们都会变老,从起点走向终点,自然而必然。成长的途中,匆匆而又忙忙,跌...

详细>>

有的是事物只可以具有二遍,特意强求的得不到

原标题:生命中的许多东西,是可遇不可求 生命中的许多东西是可遇不可求,刻意强求的得不到, 而不曾被期待的往...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