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昀一下子就被毛小玲激起了,她是真的很喜欢

日期:2019-10-07编辑作者:文学天地

蒙特卡罗正规网站 1 夜很深了,毛小玲还蜷在被窝里看午夜剧场播出的韩剧《来世还等你》。郑昀被毛小玲的抽嗒声闹醒,便有些烦燥,觉得毛小玲不可理喻。
  “发什么神经呀!小心把畅畅吵醒了!”
  毛小玲把儿子畅畅往床边上挪了挪,挤到郑昀的怀里。郑昀就有些清醒了,他扫了一眼电视,模糊间看到电视中一对母子,母亲悲切地抚着儿子在哭泣。郑昀的心不由得一紧,想起还在乡下忙着秋收的母亲,心一下子柔软内疚起来,拥着毛小玲在怀里,轻声说:“别哭了,睡吧。”
  毛小玲就在郑昀的怀里拱呀拱的,摩娑着,喘息着,热气呵到郑昀的胸膛上,手沿着郑昀的腹部缓缓地向下游走,握着郑昀的私处,温柔地揉搓、抚弄。郑昀一下子就被毛小玲点燃了,一边吻着毛小玲,一边急切地褪去内衣,毛小玲也没闲着,不一会儿,郑昀就翻身压在了毛小玲的身上。
  正当郑昀在毛小玲身上大口喘气时,一种异样的感觉包围了郑昀。他惊异地发现,在黑暗中,透出儿子畅畅无邪的眼睛里发出的飕飕冷光。郑昀吓得赶紧翻身下来,安抚畅畅快点入睡。郑昀心里还是有些发怵,他不知道儿子畅畅什么时候就睁开了那双天真清亮的眼睛,也不知道畅畅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毛小玲感觉到郑昀的异样,预感到是畅畅醒了。偏过头去,看到畅畅小脸侧向他们俩,眼睛空洞地睁着,似醒未醒、似梦非梦的样子。毛小玲轻轻地往边上让了让,给郑昀一些空间,挨着床边轻手轻脚地穿起内衣,然后就安静地卧着一动也不敢动。
  儿子很快又入睡了,一句话都没说。郑昀有些庆幸,虚惊一场罢了。他想儿子也许只是做了一个梦,在梦中他睁开了眼睛,看到的也只是梦里的风景,与他们无关。同时,郑昀也提醒自己,再不能这样了,一定得跟儿子分房了。可是又怎样分呢?
  畅畅睡着了,郑昀侧过身来想安抚一下毛小玲。此时的毛小玲送给郑昀一个僵直的后背。郑昀试着扳了扳,毛小玲不作任何反应。郑昀知道毛小玲又生气了。
  儿子的苏醒将毛小玲瞬间从韩剧的幻想以及身体的快感中拉回到冰冷的现实,仿佛刚刚还是在梦幻般的天堂,一下子就坠落到了无边的如地狱一般的黑暗现实,快感消退了,体温急剧下降,一秒钟前还是热血沸腾,转眼间就已冰冻三尺。毛小玲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
  白天上班时又听同事魏虹谈起她在明珠花园花了四十多万买的那套带车位的复式楼。要知道她们一家三口现住的房子就有一百二十多平米呢,而毛小玲一家六口人,一个庞大完整的家庭,却挤在一套只有八十五平米的两室半二厅的小房子里,想想有多拥挤局促多寒碜吧。
  魏虹的老公是供电局生计科科长,年收入明的就不下三十万,这套新房子又是以供电局的名额购置的,比市场价少出近千元一个平米。毛小玲想魏虹也许根本就是故意以晒自己的幸福的方法来刺激毛小玲脆弱的心灵。
  毛小玲比魏虹漂亮,做姑娘的时候单位的小伙子总是向毛小玲献殷勤,说好听的好玩的话逗毛小玲开心,买成堆的零食和水果给毛小玲吃,一个办公室的魏虹也跟着占了不少光。远的不说,就是现在吧,同事们也还对毛小玲照顾有加。尤其是办公室主任路遥,那双眼睛仿佛会说话似的,注视毛小玲的时候总是那样的意味深长。毛小玲想魏虹心里也一定是酸酸的吧。可魏虹比毛小玲聪明也世故多了。她总笑毛小玲太幼稚太纯情啦。魏虹说她找对象的标准只有简单的三条:一是学历,二是工作,三是家世。工作好的话家世也可以忽略,因为工作好了,那他就相当于是一只潜力股,有得赚呢。就这样魏虹找了个比她大五岁胖得像头猪的现在的老公霍刚。刚认识时霍刚还是供电局的一个小科员,可是几年下来已经是人模狗样的科长了,当然也越来越象头猪了。
  毛小玲没见过霍刚,但听人背后议论过。这些年的职场生涯,霍刚越发的显老了,职位在上升,腰包在膨胀,腰围也在锐增,什么都呈上升趋势,只一样越来越少了,那就是头发,那头据说早已经是瓦光锃亮了。不过没关系,听说魏虹成功地给他戴上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为这事霍刚和魏虹闹过,还找那个男的谈判过,就是没离婚过。毛小玲怎么也想不通,霍刚是怎样忍受这样的屈辱的呢?单凭这一点毛小玲又得佩服魏虹啦,外面彩旗飘飘,家里红旗不倒,说的就是魏虹这样的人吧。
  骨子里毛小玲是鄙视魏虹的,可面对魏虹的炫耀毛小玲心里还是酸酸的,有些憋屈。她想魏虹明里说她幼稚纯情实际上是说她傻吧。她一边觉着这世界太不公平了,一边又为自己选上郑昀而后悔不迭。当初怎么就看上了郑昀呢?除了有点才以及略显忧郁的眼神外,其它什么也没有的样子。可当初的自己楞是被他的才气和忧郁的气质打动了,爱得昏天黑地,无论家里人如何反对,如何给她讲事实摆道理她都听不进。直到现在她才明白了才不能当饭吃,而婚姻生活中的忧郁简直就是恶梦。
  很多时候郑昀都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脸上现出曾经让毛小玲迷恋,如今让毛小玲憎恶的忧郁。毛小玲永远徘徊在郑昀的忧郁之外。她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她走不进去,也不想走进去。这一切都让她厌倦而失望甚至绝望。以前的郑昀在毛小玲心里就象是个谜似的,毛小玲渴望着把谜底一点点解开,一步步地走进郑昀的心里;如今的郑昀还一如既往地忧郁着,甚至比之过去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可现在的郑昀在毛小玲看来就是一潭深不见底的死水,这水一天天在腐烂并发出恶臭。
  路遥和毛小玲同一年进的公司,至今都有十来年了。路遥帅气,家底也好,父母是做生意的,单房子就有三套,可惜路遥没什么文化,是靠关系进来的。后来路遥函授了个大学本科文凭,又渐渐地升了办公室主任。
  当初毛小玲和路遥关系暧昧了极短的一段时间。看了两场电影,吃过几次饭,压压马路,牵牵手。路遥不敢靠近,毛小玲也走不近路遥,总是若即若离的。遇上郑昀后,与路遥的暧昧关系也就简简单单地结束了。那时的毛小玲漂亮、安静,又有些清高。这一切都让路遥有可望而不可及的感觉。后来路遥告诉毛小玲说自己追毛小玲时有些自卑,总觉得自己是配不上毛小玲的,看着毛小玲若即若离,自己就更不敢靠前了,当得知毛小玲有了郑昀后,路遥就很自觉的退守在一边,不再作任何非份之想。也许由于相聚的时间太短了,连告别都显得多余。他们谁都没有说什么,心照不宣地封闭了那一段短暂的恋情。
  路遥告诉毛小玲这些话的时候,他们各自结婚生子都有好几年了。那天晚上,他们几个科室私下里组织了一次小规模的送别宴会,因为有消息说路遥近日将要被调往公司驻外办事处工作一段时间。
  结束了公司的聚餐,路遥摆脱了其他的同事,单独和毛小玲走到了一起。那是一个初秋的夜晚。白天还很燥热,可夜晚却清凉如水。安静、幽宁的气息,有些暧昧的语言和表情,秋风凉凉地吹拂着,稀疏的星星在头顶一明一灭,这个躁动不安的夜晚使毛小玲感觉到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张开了渴望的双唇。在越来越死气沉沉的婚姻生活中,毛小玲在潜意识里渴望着能有一丝微澜在她的湖心荡漾开来,给她注入新鲜的气息。此时,面对即将到来的离别,毛小玲一下子觉得与路遥的感情就像是陈年的老酒浓烈酣醇、深厚无比。她已经习惯了每天上班看着他,享受着他的温柔怜悯。她不知道将要怎样面对没有他的日子。
  这个夜晚有些迷乱,路遥的吻有些深情,毛小玲回应得狂野而热烈。这个信息仿佛是给了路遥一把打开毛小玲的钥匙,也就更加激起了路遥的欲念。路遥的双手游移着没有任何障碍,可当路遥想有进一步的动作时,毛小玲突然清醒了过来,路遥的欲念也就被迫到此为止。在路遥疯狂索取的时候,路遥刚才说过的关于自卑的话瞬间又闪回到她的大脑,毛小玲忽然地就产生了心知肚明的怨忿和鄙视。她想反问他:“那你现在就不自卑了?现在就配得上了吗?”
  这个想法来得突兀无由,却让她成功地保持了与路遥的距离,并在两年后路遥从驻外办事处调回来工作时仍保持着以往那种微妙的关系。她把这个想法藏在心里,好象一下子看穿了多好东西,于是不靠近也不远离。她想这也许是保护自己最好的方法吧。
  她想也许人总是要为自己的幼稚无知、鼠目寸光付出代价的吧。现在就是她付出代价的时候了。可这代价也太大了,时间也太漫长、太遥遥无期了。刚认识郑昀时,郑昀在一家国企任技术员,这么多年过去了,郑昀还是那家国企的技术员。尽管也评了个工程师,可干的还是技术员的活,拿的也还是技术员的钱。收入不高也不低,位置不上也不下,就这样尴尬地横在那里。比他后进的人都升官的升官、发财的发财,跳槽的跳槽了,就他郑昀以不变应万变姿态地横着。
  郑昀内向而不善言辞,为人正直,不善阿谀奉承、溜虚拍马,更不知道如何捞钱。在骨子里,郑昀对那些行径是鄙夷的。可是郑昀难道就不知道一旦你鄙视了那些行径,你就远离了金钱,随之而来的是别人对你的鄙视吗?当初在毛小玲眼中的优点慢慢地都转化成了缺点;曾经毛小玲为之骄傲的,如今都让毛小玲厌倦而鄙弃。可当着魏虹的面,当着所有外人的面,这一切怨愤不满毛小玲都得小心翼翼地遮掩着,维护着自己,也维护着郑昀的尊严。她知道一旦郑昀的尊严没有了,自己的尊严也就随之消失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呢。
  婚姻这个共同体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把无论怎样疏离的两个人都紧紧的扯在了一起。想要挣脱,除非鱼死网破。有时她也会想象如果和路遥结婚会是怎样的结果呢?现在的烦恼自然是不会产生了,但也许又会有其它更深的失落和愁怅滋生困扰吧。生活真是说不清道不明的。物质与精神、精神与物质,什么时候才能两全其美呢?物质满足了,精神也许极度匮乏;精神也许会短暂地与物质无关地建造一座空中楼阁,可一旦这楼阁坍塌了,谁又能逃脱得了现实这个问题呢?
  “必须得和畅畅分房了。”早上起来毛小玲压低声音冰冷却坚定地把这个难题甩给了郑昀。
  “怎么分?”郑昀反问。
  “那是你的事,我管你怎么分!家里住的可都是你们郑家的人!”刻薄的话一字一顿地从毛小玲牙缝里冷丝丝地挤出来。
  “你……无理取闹!”
  “不分那以后你就永远别碰我!”扔下这句话毛小玲像冰冻一般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蒙特卡罗正规网站,  这话有些龌龊,“不碰就不碰。”郑昀喉咙里哼了一声,明显底气不足,也是不想让事态扩大。
  一般情况下,只要能克制得住,郑昀和毛小玲的争执都是以这种压抑的方式进行的。打开房门走出去后,两个人都各自憋着一肚子气,视对方为无形。
  郑昀的母亲陈凤霞看到毛小玲怒气冲冲地走出来,就问:“大清早的,什么事呀?”
  “问你儿子去!”毛小玲没好气地说。
  陈凤霞就拿眼睛睃着郑昀。
  郑昀不耐烦地说:“没什么事,你就别问了。”
  闷头吃完早饭,各自上班去了,郑昀顺便把儿子畅畅送到学校,把陈凤霞一个人晾在家里。
  郑昀的家境毛小玲在结婚前就已经知道得清清楚楚,用一穷二白来形容郑昀的家底一点都不过分。郑昀老家是农村的,父母靠着十来亩地的收成硬是把郑昀和郑洁兄妹俩都培养成了大学生。这在他们村子里传成了一时的佳话。别人嘴里眼里都是羡慕,都说是祖上积了阴德,只有郑昀清楚父母为了他们兄妹俩吃了多少苦流了多少汗。
  结婚前郑昀每回说起父母的艰辛总让毛小玲感动不已。她想着身边的这个人是多么善良而深情啊。想起他对父母的这份爱的深沉厚重就让毛小玲安稳沉静又踏实,这种安全感将她紧紧地吸附在郑昀的身上,她觉得郑昀的这种美德在很多人身上都消失了,可郑昀还完整地保持着它们,这是多么可贵呀!
  可生活毕竟不是美好想像,不是空中阁楼,而是锅碗瓢盆、柴米油盐;安全感也不是郑昀对父母的爱的深沉与厚重,而是建立在以金钱为基础的桥梁上的,这座桥梁甚至可以通向一切:比如一家三口的独立生活,比如自信,比如人前的扬眉吐气,就连做爱的安全感都得靠金钱来提供。现在畅畅大了,弄得每回毛小玲和郑昀做爱时都因为害怕畅畅的突然惊醒而提心吊胆、倍感压仰。刚结婚那会儿这里是他们的二人世界,郑昀总是缠着她,客厅、浴室、厨房、甚至阳台,哪里都留下了他们爱的痕迹,更何况是卧室呢?可现在连卧室都变得危机四伏。不敢出声是害怕隔壁的公婆听到,还怕睡在小房间里的小姑郑洁听到;不敢大口喘息,是怕儿子听到;甚至连一点点呻吟都要努力控制住。这过的是什么日子呀!现在的毛小玲算是明白了太多的安全感都来源于金钱而并非爱。更何况婚姻久了,爱都变味了,哪里还有爱呢?只是日子的一天天的重复,烦恼一天天的堆积,忧伤一天天的累加,无奈一天天的加重,心灵一天天的荒芜罢了。
  当初郑昀把爸妈接到城里帮忙带畅畅时,就和毛小玲商量好了要让爸爸妈妈就在这里住下,毕竟年纪大了,不能再种那么多地了,也该让他们歇歇了。当时的毛小玲并不什么同意。
  于是郑昀的父母就把老家的大部分的地都让给邻居种,只留下一两亩地种些够一家人吃的粮食。   

上次写《我为什么让女儿去踢足球》,主要是为了补不足,身体上的和性格上。今天就写一写孩子的所长。

若问畅畅觉得自己最擅长什么,她一定毫不犹豫地回答:当然是画画啊。她对自己的画充满信心,当个artist是她最长的梦想(虽然她有时也说她长大以后还要当scientist,writer,但这些都不如artist让她觉得,那简直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从艺术的角度,我不敢说她在画画上有多高的天分,但作为一个妈妈,我很喜欢她的画,我也很喜欢她画画时沉浸其中的样子。

她是真的很喜欢画画。有时候她一个人躲在她的房间里,寂静无声,我悄悄从门缝里看一眼,她多半是在画画。她画画的时候很讨厌别人打扰,也不许其他人看她画,只有画好了,她满意了,才愿意拿出来给别人看。她对画画也一直保有激情,有时候她说,我要写一个故事,其实通常是,她画了一个故事。即使是在她能用英语写一些句子之后,她也会给那些句子配上小插图。有时候我们读书,遇到她喜欢的图画,她也要标注出来,说等下她要把这些图画画下来。她很少照搬书上的图画,而是会加入一些她自己的理解和想象。画画给她带来了很大的乐趣,尤其当她一个人独处的时候,画画带给了她一个丰盛的内心世界。

我不记得她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画画的,好像很小的时候,家里有一些蜡笔,她就拿着当玩具玩。开始是画一些看起来很凌乱的线条,慢慢有了些图形的样子,再后来开始画一些物品,可能一个长方形的框就代表一本书,一个三角形再加一个四方形就代表一个房子。四五岁,开始画动物,玩具熊,小狗小猫;再大一点,就开始画人物啦。很多孩子都会画爸爸妈妈,她不,除了在学校共同的主题她画过爸爸妈妈,她自己很少画我们。她喜欢画她和她的朋友一起玩,偶尔也添上爸爸妈妈,但我们都是配角、背景啦。

大概从六岁开始,她就很喜欢画场景,画故事了。上了小学以后,这里的一年级很鼓励孩子画画,writing练习,上面一半画图,下面一半写句子,这让她很高兴。刚开始的时候她不会英语,她就只画画,不写句子,慢慢地能够写一个简单的句子。到学年末,老师把孩子们的这些writing装订起来,做成一本书,畅畅很喜欢自己的作品,经常拿出来翻看,一边看还一边讲给我们听,她画的是什么,当时她是怎样想的。大概是受这个启发,她有时候也讲,长大了她要去做图画书,画故事给小朋友们看。她说起自己的理想,总是无限神往。

看她这么喜欢画画,我们也送她上过画画班,学过一点儿童画,不过都算不上很专业,主要是画着玩,让她接触不同的绘画材料、风格。在北京,我们跟的第一个老师教孩子用4k的画纸在大画板上画,用大画笔蘸颜料上色,此前畅畅从没有用过这么大的画纸,也没有用过那种颜料,感觉非常新鲜。那时孩子还小,老师不太强调造型和细节,倒是在色彩搭配上给了孩子一些指导。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缘故,一直到现在,我都觉得畅畅在色彩上的能力要远大于造型,她对细节的处理也一直不是很精细。

不过我想,对艺术而言,最重要的还是创造力。在她这个年龄,能够画出自己心中所想,要比画得别人觉得像更重要。绘画技巧以后可以慢慢学,但若一个人心里丧失了用画画来表达的欲望,那恐怕才是真的没法往前走了。我们后来跟过的几位老师,也其实或多或少都教了孩子们一些技巧,但畅畅学到的很有限,她基本上是很执着地按着自己的喜好在画。有时候老师说得多了,她就感到很烦躁,不想画了。我想她还没有做好准备,去接受在我们看起来很专业的那种训练。

但她常常从她的同学、朋友那里学到一些技巧,应用到她自己画中。最近她的画风有些变化,以前她画眼睛,总是很小,常常用一个小点儿或者一个黑圈来表示,最近开始把眼睛画大了,还画黑眼珠和眼白,以及眼睫毛,不同的眼睛,也开始画得不一样。她还画狮子尖尖的爪子,尖端都涂成重重的黑来表示。以前她画动物的腿,都是两条竖线底端连起来,现在会画弯弯的腿,卧着的腿。我问她从哪里学来的,她说看别人是这样画的,她觉得好,就学着画了。

可见,在孩子很感兴趣真心接纳的事物上,用不着别人教,她就会主动学习。孩子知道自己缺少什么,她就像一块海绵,遇到她认为合适的水,就会自动吸满。父母只需要在后面轻轻推一推,扶一扶。

我觉得在孩子小的时候,比找个老师让他跟着学更重要的,是让孩子接触不同的绘画材料。畅畅用过蜡笔、水彩笔、彩铅、油画棒、印章笔、水彩颜料、手指画颜料……各种带颜色的材料,我都让她尝试过(我本身也是文具控啦)。除了在纸上画画,她还在衣服上画过。说起这,要特别感谢文静同学。她一手创办了“粉刷匠”这个品牌,做过手绘T恤衫。那时候她也住在通州,我们两家离得不远,每次畅畅去她家跟豆豆玩,她都带畅畅去她的工作室,拿T恤出来给两个孩子画。孩子的信手涂鸦,她也总是能看出艺术性来。在粉刷匠宽敞明亮的工作室里,跟豆豆弟弟一起拿着“大刷子”在T恤上涂抹,成了畅畅对北京最美好的回忆之一。

此外,她还给我画过一个帆布包,画过一个小陶罐,这些都是参加活动时的作品,只要有机会,我就让她尽可能多地接触不同的艺术材料。北京作为文化中心,艺术活动丰富。那时我们常去美术馆、宋庄、798,看过不少画展,也参加过一些艺术活动。别说孩子小不懂,有些东西,不是说教出来的,而是靠耳濡目染。

反倒是到了美国以后,远离了大都市,居住在农村,接触现代艺术的机会反而少了。去年去downtown,看到一个街头艺人用各种颜色的粉吹出一副画来,畅畅还很有兴趣,很看了一阵子。要不是那粉的气味有些难闻,她就舍不得走了。

不过,居住在农村也有农村的好处,安静,接触大自然的机会比较多,人的心也就比较安静,孩子也是如此。回想起这一年来,畅畅画得最多的话,就是各种各样的animal family,从最初画《大象巴巴》故事里的巴巴、赛斯和他们的孩子,以及《十四只老鼠》里的兄弟姐妹,到后来拿着我的手机自己搜索lion family、tiger family、animal family的图片,画狮子妈妈和宝宝、老虎妈妈和宝宝,其他各种动物的妈妈和宝宝。每次看到这样的图片她都惊叹不已,连声叫“cute!cute!”她喜欢看小动物们跟妈妈依偎在一起的样子,喜欢看小动物们一起玩闹友好相处的样子,看了心下感动,就忍不住要画出来。

有一天我帮畅畅整理她的画,看着一幅幅它们相亲相爱的样子,有什么暖暖的东西开始从我心底流淌出来。孩子的画,折射出她的内心世界。畅畅的内心,一定也是温暖的,柔软的,才能画出这样相亲相爱的场景。在她画的这些animal family中,也一定寄寓了她对家庭的理解,她爱她的家,她喜欢跟爸爸妈妈,像小动物跟它们的妈妈一样相亲相爱。

这让我长长松了一口气。这几年,我心里一直有一个大大的隐忧。畅畅小的时候,因为忙于生计,我不得不把她送回老家,让姥姥姥爷帮忙照顾。从1岁到3岁,一年里有大半年的时间,她都不在我的身边。3岁上了幼儿园以后,她才稳定地在北京跟我们居住在一起。因为长期的分离,在早期的教育上我们出现了很多问题,导致孩子安全感差、很畏缩,又非常执拗。在我有了一点儿儿童心理学的常识之后,我知道早年的这种经历会给孩子造成难以磨灭的影响。

这几年我一直在想办法,希望能增强孩子的安全感,增加她的稳定性,打开她的内心,减少她的偏执。到现在,这些问题确实都有不同程度的改善,但我始终不能确认,这是因为她真的释然了,还是因为她长大了,把过去那些显露在表面的问题都压到了心底。

直到我看到孩子的画,我心里涌现出暖暖的感觉,我想她在画的时候,心里也一定有暖暖的感觉。这样的孩子,内心不会有太大的偏差,不会太单薄而贫瘠。我那颗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来了。

真希望她能永远这样画下去啊。

本文由蒙特卡罗正规网站▎官网进入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郑昀一下子就被毛小玲激起了,她是真的很喜欢

关键词:

  黑儿就站在谷口的一座石丘上,那条巨大的

大迁涉的第七天,藏羚羊的千军万马行至雪山尽头的死谷口时,黑儿出现了。 夕阳吐出半天血霞,从喷涌的浓浓悲壮...

详细>>

那山里有狼,笔者和六名伙计合力杀狗

我轻残离队时的唯一请求是带走我的黑剑,我亲自训了三年又跟我苦战了五年的狼狗。 我开了个狗肉火锅城,朋友多...

详细>>

教学铃响了,顺着脚笔者往上看向离脚约一米八

千熬万盼,就像是过了千年,放学铃声终于羞答答地响起,克罗地亚共和国(Republic of Croatia)语老师依旧Sven地浅笑嫣...

详细>>

湖北挑选出448名大学生村官担任村党协会第一书

“同志们,要珍惜展示自己的平台。现在不是过去,不要等着论资排辈,不要等着天上掉馅饼。要有勇气,有魄力,...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