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对于夏忠诚来讲就疑似不上心间咽气了孙子,

日期:2019-10-07编辑作者:文学天地

第一节:土地要被征收了
  
  去年腊月里,夏忠诚在无意中听几个聊天的村民说村西那一片土地要被征收了。这对于夏忠诚来说就像不经意间夭折了儿子,原本靠儿子养活的念想猛然破灭,无异于是要夏忠诚的老命。
  
  这个消息可靠不?忠诚问。散布消息的刘快嘴思量了一下,说,还可靠吧!不过……或许也不可靠。刘快嘴言语间似有鱼刺恰在了喉结特别凸出的喉管里。关于消息的准确性他也吃不准,看着夏忠诚惶恐的样子,他半真半假地说。
  
  因为这个不幸的消息,夏忠诚整个年过得一点也莫有滋味,连年三十他特爱吃的饺子吃在口中也只感到像喂了一嘴的糟糠,舌头也像似被牙齿咬断了一截,那个疼啊,只有他能切身体会到。
  
  夏忠诚祖祖辈辈是农民。
  
  农民是啥?农民就是破费一生与土地打交道的人,就是把土地叫爹娘也不为过的一群在历代中国社会中不受重视,被当权者轻贱得不得了难登大雅之堂,一群千百年来习惯了以至于连自己也小看自己,从来就只在梦里过过满身绫罗绸缎瘾的,甚至连绸缎梦也莫有做过的一群被历代文人们用白纸黑字更迭着描写为衣衫褴褛,满身不能散发铜臭的,不知书达理的,只知道在风雪云雨中掐算着农历在庄稼地里面朝黄土背朝天刨着土坷垃的一群人。
  
  农民占了中国历朝历代的大多数。除去那少数知书达理的文人,还有靠着农民养活的穿绫罗绸缎,迈着八字步操着官腔以及跟在这些操着官腔的达官显贵屁股后摇尾乞怜的跟屁虫们,不能不说农民是社会的主要成员。
  
  不过,除去改朝换代的动乱年月改造社会的政治人物不得不依靠农民作为主要力量起事以达到颠覆旧政权的目的,待到战争平息,天下平定,新兴的当权者随着身份和地位的转换,不再过多依赖农民了,和平了,尽可能将起事时给大众的承诺抛到九霄云外了。转而,农民成了和平年代中被当权者常常愚弄的木偶。就像夏忠诚一样老实巴交,说话像打铁一样洪亮脆响,不知道拐弯抹角的农民,像照顾孩子一样对于播撒了大半生心血的土地,他是不甘心被轻而易举地征收去的。
  
  发展是好事吗?年后夏忠诚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不是好事难道是坏事?夏忠诚诧异这样的回答。他想他当兵那会,首长不是天天讲时时讲人民军队就应该随时随地保卫人民政权,保护社会主义发展的胜利果实。国家破费那么多的军饷,制造那么多的枪炮,招募那么多的军队,用来捍卫社会主义制度,保卫社会主义发展的果实,看来,发展不是坏事。不过作为社会主义中国一部分的清凉县城的发展,在县城拓展中征收掉村西的那片等级最高土质最好的土地,不见得就是好事。
  
  夏忠诚想着心思,转悠到村东那片在春阳下闪着绿油油光芒的麦地,走在田坎上,一片一片青绿的麦田像似孩童的可爱的笑脸,诱人呐!可爱呐!比金子还要贵重得多的田地呀!
  
  莫有了血液,人就不会活在世上,如果失去了土地,生存就只能成为希望,空洞渺茫的希望。
  
  土地要被征收了,好不容易拉扯大有了感情的孩子即将要被邻居领跑了,夏忠诚心如刀绞。
  
  尽管这个让夏忠诚寝食难安坐卧不宁心事重重的消息还莫达到百分之百的证实,但是夏忠诚的意识深处已经把消息当做不久就要兑现的承诺了。

第三章  少女是滴滋润的露

下一章节

                8

二泽和妈妈、姐姐三人,把油饼背回家,再用菜刀一点点剁成碎末,拌在猪食里。每次喂猪的时候,老远就被猪闻到了带着酥油香味的猪食味道,于是大猪小猪们都机灵而又迫不及待地拱着圈门,二泽妈妈总会加快脚步,拎着满满一木桶的猪食,猪食太重,二泽妈勾着腰,像个瘸子般一踮一踮的,嘴里还会唠叨着:就只你鼻子尖,老远就晓得有好吃的,把门拱烂了一点都不给你吃了,看你还拱,看你就是饿死鬼投胎的……

油饼是上好的天然有机肥料,更是养猪的天然有机饲料。南宫隽和妻子种完地后忙里偷闲养了很多猪,以作为“自给自足”的农作物以外的经济收入,酒厂里的酒糟和碾行里的油饼成了南宫隽养猪的首选“饲料”。

酒厂很远,酒糟很重(酒糟里的水分很足),南宫隽每次会亲自去,将两个大箩筐装满,还按得实实的,用满身的汗水把一百多斤的两个“金字塔”挑回家。

南宫隽挑着酒糟担子哼着欢快的小曲,洒下一路汗水也洒下了一路酒香。酒糟里的酒从悠悠荡荡的箩筐里滴滴答答地洒在南宫隽的身后,留下了两条长长的“尾巴”,随着“尾巴”被风干,浓浓的天河水酿制出来的包谷酒的醇香也随风飘过,田间地头,河流山川,都尽情地呼吸着自己的味道,

二泽每次帮妈妈去喂猪,都会听见妈妈一边把带着淡淡酒香和酥油香的猪食倒在猪食槽里,一边似对抢食的猪说也似自言自语地说着些让二泽听不明白的话,大概是“喜欢能吃、会吃的,不喜欢挑食的那几头猪;哪些这几天肥了,哪些身上干净了,哪些夜里没发狂拱圈了……”

妈妈总是说着说着就去摸着它白得发亮的鬃毛,猪似乎知道妈妈在和它说话,会“哼哼”几声算作是回应了,妈妈便会啪啪拍它几下,又和另一头猪说话去了……

二泽很是纳闷:我都听不懂妈妈说的啥,猪能听懂吗?

开学的日子如期而至,9月1号,是新中国以来“某某革命”浩劫之后,“向幸福出发”的特定日子。

这个日子的到来,让无数农门子弟奋勇拼搏,厚蓄薄发,谓之“十年寒窗苦欲尽,鱼跃龙门甘自来”。殊不知,让无数寒门人家有了一丝丝温暖的希望的这个“特定”日子,总是会同时带上“希望”的孪生兄弟~~“失落”。

升学虽有“十年寒窗”之苦,但希望在,动力就在,无论什么困难都无法阻碍追求者的脚步;落榜虽然也有道不尽的辛酸苦楚,但生活不能凌驾于“命运”之上,命中注定也好,与世无争也罢,断了求学的路不可怕也不可悲,只要没有断了生活的信念,一切都会在冥冥之中注定。

“隽哥,泽儿要开学了,把肥猪卖了罢,一头不够就卖两头。涛儿没能读出去,你也别怪她;现在泽儿上了,看能不能争点气。听老师说的,咱泽儿还是有希望的;最起码,往后可以不再像我们这样面朝黄土背朝天了……”二泽妈妈在昏暗的白炽灯下对南宫隽低声说。

八十年代,又一次热火朝天地实行了具有历史性的“土地改革”。这次“土改”,基本上是党和国家重新认识了“亩产万石”、“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大办钢铁”、“全民炼钢”、“三年超英赶美”等等运动,重新提出了“为建设社会主义国家而奋斗”的口号,相应的实质性的措施,就是“六五”计划的实施,土地由原来的集体所有制改革为“个人联产责任承包制”。

没有“资本主义尾巴”可割了,有了自己的土地的农民们,可以在自己的“自留地”和“责任田”里种下希望了。

南宫隽和许许多多的农民一样,用勤劳的双手在地里辛勤地耕耘,用农民特有的智慧和淳朴,在属于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里不停劳作,一年接着一年的努力,南宫家终于在交齐了“公粮”之后慢慢有了“余粮”(“公余粮”是土地承包制开始以来的名词,“公粮”是指农民耕种的以耕地的单位面积计算的每年应上交国家的粮食;“余粮”是指除“公粮”以外的家庭粮食收入。“公余粮”的征收以户为单位,每户必须交齐每年的定额“公粮”,“余粮”的征收是“有偿的”,作为家庭的经济收入),于是,南宫隽和妻子商量后决定,除了地里的粮食和经济作物以外,养猪成了首要的经济来源。

南宫隽夫妻俩起早贪黑地劳动,终于让猪圈里的猪从一头变成两头,两头变成三头……后来,南宫家的猪大大小小有二三十头之多,成为村里的“养殖专业户”。

所谓“相由心生”,性格品行与外貌特征是有很多相似性的:心地善良的人自有一对慈眉善目,心生邪恶之人,必有一副臭皮囊。

南宫隽清澈的眼眸足以看清他善良的内心,方正的脸上虽有沧桑的印记,却盖不住憨厚与淳朴。他一直对妻子和四个女儿疼爱有加,重活总是抢着做了,尽量让她们能轻闲一点,能够长此以往把爱无声地延伸的人,是善良人才有的秉性。

四个可爱的女儿也在夫妻俩的辛苦坚持中一天天长大,一家人虽然辛苦,却也其乐融融,成了村里人学习和羡慕的家庭。

好的小家庭总是好国家的基础,党和国家“社会主义新中国发展规划”方针的出台,让新中国的建设和发展都上了一个新台阶,如果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及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国打出了自己的骨气,屹立在世界之巅,那么,《中华人民共和国发展纲要及五年计划》的实施,中国逐渐打造了一个全新社会主义国家,由此真正唤醒了沉睡了上百年的东方雄狮。

在“六五”计划(1953年到1957年是“五年计划的“一五”计划,是在党中央的直接领导下,由周恩来、陈云同志主持制定的。除了1949年到1952年底为国民经济恢复时期;1963年至1965年为国民经济调整时期;从1953年第一个五年计划开始,党中央每五年一个发展计划,新中国有步骤有规划地稳步前进。)中,全国人民重振旗鼓,掀起了社会主义建设新高潮。

南宫家,和亿万中国农民一道,是第六个“五年计划”的直接受益者,热火朝天的生产,披星戴月的劳作,让一穷二白的农民家庭逐渐富裕起来。虽然为了女儿二泽上初中,要卖掉两头养了大半年的猪,但在父亲母亲的心里,没有比能为子女改变命运做点什么更幸福的事了!

上一章节

女人似水  (三)8

内容简介与索引

本文由蒙特卡罗正规网站▎官网进入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那对于夏忠诚来讲就疑似不上心间咽气了孙子,

关键词:

湖北挑选出448名大学生村官担任村党协会第一书

“同志们,要珍惜展示自己的平台。现在不是过去,不要等着论资排辈,不要等着天上掉馅饼。要有勇气,有魄力,...

详细>>

韦胜端详了左莫一会,想到韦胜师兄

她退让沉吟片刻,方抬起先:“师兄勇气,师弟钦佩。只是灵药上了三品,假诺无法种植在三品以上灵田,可能灵气...

详细>>

婴孩是一条狗,  当上区长后

英魂归来 杏山分部环境保护科张村长,近日一段时间精神委靡不振,浑身疲惫,一进办公室就瘫坐在椅子上,不想动...

详细>>

左莫那才想起来韦胜师兄是罗离师兄的剑仆,左

凉风习习,左莫三回再度地演练着指法,手指入手越来越快,啪,猛然,一声响亮,手指一滞,全都乱套。那曾经是...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