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正是无业,你正是二个没错发掘者

日期:2019-10-07编辑作者:文学天地

城市的空气是越来越糟糕了,天气死沉着,没有风,萧索着。
  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没有工作。恒裕撅着嘴,
  面试后的情况,恒裕比考官还清楚。
  看的见,看不见的,有什么价值可以耿耿于怀。
  口袋里面,money数直线下降,可是工作还是高不成,低不就。
  恒裕撅着嘴,望了望天空,无力的又垂下了头。
  
  恒裕是h大学的中文系毕业生,读的是文秘,实习是编辑。
  或许是自以为文学文字功底不错,毕业后的他一心向往做文学方面的事,可是“潜规则”下的普通蚂蚁们,生活怎能一帆风顺,所以恒裕心思很低沉。每每回想起先生鲁迅的话:人必须生活,爱情才有附丽。他比谁都感同身受。
  今天,一家报社,打电话通知懵懂中恒裕去面试,恒裕很惊讶,因为他很清楚这家叫d的报社,上届的一个学长曾经去那里实习过,至于社内情况,恒裕苦笑了下。
  房子是恒裕花了半个生活费租来的,不大,够用。如果人没有饥饿的这个缺陷,他可能是标准的宅男。满房子堆满了书和便笺,一张不大的床,一台电脑,一个懒散的人。
  什么是生活?或许,恒裕自己晚上做梦时常常会想,可是只要天色微亮,他的“自省”也会随之束之高阁。
  起来到开电脑,他只用五分钟,他心思丝毫没有去面试的想法。因为他觉得报社与他的文学梦有很大的差距,所以他犹豫。去与不去,其实也没有什么可以斟酌的,恒裕点点头,对着电脑,还是先看看网上情况,再说吧。
  开机还是一如往常的顺利,电脑是毒瘤,可惜他已经病入膏肓。
  上网步骤很简单:登qq、看新闻、登开心网、登博客、登人才网。
  很显然恒裕心中,人才网对他来说是下俗的。或许,也许是心存着那份看不到的希冀,他总是期盼着有一天能遇上那个赏识自己的伯乐。所以怀才与怀孕是一样的,只是怀孕有期限,怀才没有期限。
  恒裕为了堂而皇之的理由,奔波了几个月,效果不是很明显。
  弄完这些俗套的事,恒裕再此与电脑面面相觑,很明显,他在思索报社的事。
  其实关于d报社具体大概,恒裕还是没有底的,他对这家报社了解完全是二线消息,靠谱度说不准。或许,也许是因为目前的状况,恒裕开始怀疑自己文学梦。生活与文学显然是不能等同的。
  去吧,恒裕戳着眉头依依不舍的关上了电脑。
  
  报社,离恒裕住的地方有点远,早上电话通知的是9.00钟面试,恒裕出门时已经是8.40了,显然恒裕虽然下定了决心去面试,但是他已经在间接性的在打退堂鼓了。
  坐上公交车,恒裕习惯把自己头往窗户外看,理由很简单:一是往外看可以看到一些城市路标,便于认路;二是向外看可以逃脱掉让座的危险。
  还好,公交车外城市还是一如既往演绎着热闹。恒裕出神的看着,
  一队送殡的车队出现在城市十字路口上,恒裕不禁探了探头,好奇是人类的天性。
  送殡车队很长,把路口堵住了,公交车停住了,车上有一些人是赶着坐火车的,吵闹声一时充斥着整个车子,恒裕却丝毫没有任何反应,他的思绪还在那一队送殡车中,在中国人意识内,有一种说法:外出遇上白事,会有好运的。或许恒裕也想到了,他的视角还依然停止在那送殡车队里。
  
  不慌不忙,花了40分钟,恒裕终于走下公交。报社在对面街上一个电视台内,恒裕吐了口气,扶了扶眼镜。
  报社是y市的一个都市报,没听说前,恒裕还几次向它投稿,可惜都没有反应,后来听学长一番解释,恒裕对这报社感觉自然更加不好了。
  恒裕拨通了上午打电话过来的号码,里头是个男的,恒裕呆呆听着他念叨。几分钟后,恒裕终于知道报社在四楼。
  一份简历,一个人,恒裕推开了报社的门:报社不大,具体说挺小的,而且似乎没有几个人在当他存在,恒裕上来十几分钟后,没有人理睬。恒裕不禁吐了口重气:这谁负责,我是来面试的。
  也许这一重气起到了效果,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过来:
  你是来面试的?叫什么?
  恒裕。
  有简历吗?
  有。
  恩,你跟我来一下,我带你去任总那里。
  好的。
  恒裕扶了扶眼镜,跟着眼前中年男子走进一间看似不错的办公室。
  任总,来了个面试的,你看看。
  哦。
  任总,你好。
  恒裕礼貌的问候了下。
  恩,h学校毕业,中文系,不错,有过这方面经验吗?
  有,曾在s杂志社做过半年的编辑。
  哦,恩,那还成啊,可以试试。
  啊?!恒裕不免惊讶了下眼前这位叫“任总”的人。
  既然任总说话了,那小伙子你明天就过来上班吧,只是有一点要跟你说清楚,进报社要叫500的押金,而且是没有底薪的。
  没底薪?那工资从何来?恒裕惶恐到,
  呵呵,这个可以从稿费和版费以及广告业务提成中获得。
  恩??恒裕瞪着眼睛。
  因为他知道刚刚说及的三种费用合计起来是多么的“乐观”。
  恒裕木讷了下,这不是要人白忙活吗?就凭着这些个费用,生存还有意义吗?
  恒裕突然明白,为什么他刚刚在报社门口站立那么久没有人理了,
  生存,生机,生活?六个重重的大字把恒裕压的喘不过气。
  恒裕,回了回神。眼色迷离,他似乎明白了什么是生活?什么叫做“残忍”?
  报社,任总用狐疑的眼光看着眼前的恒裕:
  你是不是觉得没兴趣,你考虑下吧,反正还有很多人。
  中年男人惺惺的。
  恒裕,扶了扶眼镜,
  谢谢你的好意,我回去考虑下吧。
  恒裕,一个人,走出了貌似监狱的d报社。
  
  出来时已是晌午,路上阳光很足,恒裕习惯性扶了扶眼镜,他似乎突然明白了生活的意义,也似乎觉醒到了什么,
  生活没有优惠券,只有一张张布满血色的人民币。

原标题:【科普讲坛】叶永烈:把一个问号拉直变成惊叹号,你就是一个科学发现者!

图片 1

把一个问号拉直变成惊叹号

你就是科学的发现者

各位朋友,当这期节目播出的时候,正好是9月份新学期的时候,很多同学都会拿到散发着油墨香味的新课本。在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全国统编教材,小学六年级的课本里,有篇课文叫《真理诞生于一百个问号之后》,而作者就是在下。科学也并不难,观察身边也可以发现很多科学原理。譬如说,我一开头就写了一个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叫谢皮罗。他每天洗完澡,浴缸塞子一拔,他偶然一次注意到那漩涡怎么是一个逆时针的方向,他第二次洗完澡又一拔,又发现是逆时针的,他就觉得这个事情可能不是偶然的现象。于是他对这个问题进行了研究,他分析为什么会是逆时针的漩涡,因为他是在美国,是在北半球,这个跟地球的自转有关。由此他就推论,在北半球的台风也是逆时针的。果然他的推论是正确的,也就是说,他是从一个洗澡拔塞子那么一件小事情注意到漩涡的方向,延伸到台风的方向。那么2011年3月11日,日本发生大地震,海里头形成了一个很大的漩涡,那个漩涡就是逆时针的,相反到了南半球,它就是顺时针的。生活当中很小的事情,只要你做有心人,去发现科学、发现原理,把一个问号拉直变成惊叹号,那你就是一个科学的发现者。

图片 2

一块“豆腐干”点燃文学梦

那么一个能够把文章放入语文课本的作家,按道理他小时候应该是学霸,应该是成绩不得了的。今天我带来了一个老古董,大家不妨看一看。我是1945年上小学,成绩单上面有两门成绩不及格,其中一门是读书不及格,读书就是现在的语文,四十分,还有一门是作文不及格,四十分。这个成绩报告单就说明了我从小不是个神童,那我怎么会成为一个作家呢?这件事情要从我小学五年级的时候说起。我是浙江温州人,我们当地有一个报纸叫《浙南日报》,也就现在的《温州日报》的前身。我每天回家就很喜欢看这张报纸,那个报社离我们家也很近,我走过报社门口的时候,报社门口有个木头的箱子,上头写着投稿箱,我那天心血来潮写了一首小诗,就扔进了这个投稿箱,过了几天,我收到平生的第一封信,那个信封上写着叶永烈小朋友收。这封信告诉我:你的稿子写得很好,我们准备在下一期的副刊上发表。就这样过了大概十来天,我有一天放学回家,我父亲非常高兴地告诉我:“今天在报纸上登出你的诗了!”我去投稿,我父亲是不知道的,所以父亲看到我的小诗能够登在《浙南日报》上非常地高兴。那首诗其实真正的就是一块“豆腐干”,七十个字。我没想到这首小诗能发表,当时我拿到了九千块钱的稿费,其实因为当时是旧币,当时的一万块钱相当于现在的一块钱,所以我的稿费实际上是九毛钱。不管怎么样,这对当时的我来说,鼓舞是很大的。我的一切都是从这块“豆腐干”开始的,这块“豆腐干”点燃了我的文学梦。

身在曹营,心在汉

其实在中学的时候,因为时间比较多,尤其暑假寒假可以大量地读书。我觉得那才是读书的黄金时光,所以我拼命在看书,家里四大书柜的书都差不多被我看光了。到高三的时候,面临选择考什么大学,考什么专业的时候,当时我一心一意要当记者。我知道北京大学中文系有个新闻专业,我一心要考这个专业。可是一打听,那一年大概只招二十几名,我想一个省一名的数量都不到,我倒还有点儿自知之明,想着也许考不上,但是我又非读北京大学不可,正好我姐姐是学化学的,那我就决定去念化学。我父亲一听说我要念化学,他就非常高兴,他说当新闻记者其实很危险的职业,但你念化学,不管怎么样毕业了以后,可以做做雪花膏,可以做做肥皂,总归有一碗饭吃。就这样,我进入了北京大学化学系。

图片 3

尽管我走进了那个飘着各种各样、奇奇怪怪气味的大楼,每天在化学实验室里忙碌,可是我身在曹营,心在汉。因为化学系对门就是文史楼,中文系的大本营。我有时候还会偷偷到中文系听听课,还加入了中文系的红楼诗社,当时,我还写诗、写散文、写小说,到处去投稿,大概十篇里头有一篇登出来算很不错了。到了化学系三年级的时候,我开始用文学的笔调写化学,也就是写科学小品。当时,北京市科协有一张小报,叫《科学小报》,我最初是给他们投稿,我发现写这种稿子,我百发百中,写一篇登一篇,写一篇登一篇。什么原因呢?就是因为中文系的学生,他懂科学的不多,化学系的能写文章的人不多。那我念的是理科,但是又有一定的文学基础,所以我一写科学小品就都能够发表。

图片 4

1959年,我就把这些科学小品整理变成一本书,这本书就叫《碳的一家》。这本书写完以后,投给哪个出版社去出版呢?当时我才19岁,谁都不认识,哪一家出版都不知道。我在北京大学旁边的新华书店看,看到上海有一个叫少年儿童出版社,出过类似的书,我就买了一本回来,从版权页上知道他们的地址,我就把这个书稿给寄过去了。我的运气是非常地好,我这本书落到一个责任编辑叫曹燕芳的老师手里。她一看,非常喜欢这本书,决定出版。于是,在1960年2月份,我出版了我的第一本书——《碳的一家》。

九百多个“为什么”

我一个人写了三百多个

我的运气好其实还不只在于此,一个非常奇妙的机缘使我成为《十万个为什么》的作者,其中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曹燕芳老师。她当时兼任编《十万个为什么》,她就是负责物理分册和化学分册。物理分册进行得非常顺利,约的几个作者都写得很好,编辑部一审查就通过了。而化学分册恰恰相反,她只是约了七位化学老师写,写了一年,交稿后一看,不光是她不满意,编辑部全部投了否定票,为什么呢?因为那七位老师写得非常像教科书,这时候很着急了,因为物理分册已经编好了,但化学分册要推倒重来。曹燕芳老师一想:叶永烈不是投过来一本《碳的一家》吗,此人就是北大化学系的,能不能让他试试看。于是寄来五个“为什么”让我写写看,我就随手就写了五个寄回去。他们一看就说叶永烈写得很好,正符合了我们的要求,于是就把化学分册所有的“为什么”都寄过来。所以化学分册出版的时候,一共是一百七十五个“为什么”,其中有一百六十三个用了我的回答。

图片 5

因为化学分册写得好,其他分册的编辑都纷纷来找我约稿,有气象的、有地质的、有生理卫生的、有农业的等等,我来者不拒,只要我能写的都给他们写了。所以《十万个为什么》第一版总共是九百多个“为什么”,一共是五册,我一个人就写了三百多个。

身处逆境,还要不要继续写作?

在《十万个为什么》完成之后,我就有点小小的野心了,因为《十万个为什么》都是一篇一篇短文章组成,我想写一个长的文章,写个小说。于是就在1961年,我写了一本《小灵通漫游未来》。

图片 6

这本书的手稿现在还在,也可以看一看,当时的纸头就是这种纸头,当时连白色的稿纸都没有,都是这种颜色很深的这种纸头,这个就是当年的手稿。没有想到的是,这本书寄到少年儿童出版社之后被退稿了,我当时真的想不通,我觉得这本书写得比《十万个为什么》要好,可是为什么被退稿呢?后来才明白,当时饭都吃不饱,但你把未来写得那么好,吃得又好住得又好,而且出们小朋友都开那种飘行车,是水滴型的、全透明的,六七岁孩子都能开,因为它的操作近乎是自动驾驶;家里有机器人,客人一来,机器人就端着一杯一杯茶去迎接……这种生活,跟当年的现实相差太大了,所以被退稿了。

没有想到这个时候,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对我来说又面临着另一种考验,还要不要继续写作,继续当年的梦,因为我被下放到农村,整整种了三年的水稻,又因为是理工科出身,人家说叶永烈,你来当管理员,因为你懂科学,种水稻要有一定科学基础才行,于是我就成为一个水稻管理员。

图片 7

但是我一直对文学念念不忘,每天给水稻写日记,从稻种、浸种一直到出苗、播种、插秧等等全过程,我写了厚厚的一本《水稻日记》,每天都记录。这个《水稻日记》我也带过来了,这也是一个老古董的手稿,日记前头有十三首诗,比如说锄草我也写一首诗,播种也写一首诗,就前头写了十三首,是写在稻叶上的诗,这是在那个特殊年代的特殊记录。这个《水稻日记》我一边记,一边开始对虫子萌生兴趣,所以也研究了虫子,还写了本书叫《治虫的故事》。即使在那种年代,我还念念不忘当年十一岁时候发表那个“豆腐干”的这个初心,还一直对文学念念不忘,一直坚持写作。

一辈子就做一件事情

到了现在,我完全跟那种处于逆境状态的情况截然不同,我处于顺境当中。我也一把年纪了,人家都劝我可以安享晚年了。这对我来说又面临着另一种考验,还要不要继续写作?我一直到今天为止还在不停地写作,我的作品、体裁和内容不断地变化,开始写纪实文学和报告文学。我还在做环球旅行,一边走一边拍照,每天晚上把所见所闻输入电脑,就这样我出了一套书叫《叶永烈看世界》。

图片 8

所以我所有的作品加起来,现在的字数是三千五百万字,虽然我的作品体裁可以不断变化,但是万变不离其宗,这个“宗”就是当年十一岁时候定下的宗旨,当年做的文学梦。而且对我来说,一辈子就是做一件事情,尽管“一”是很简单的一个数字,但其实“一”也是一个很深刻的数字,一个需要坚持的数字。

图片 9

人生其实很短的,你这一辈子加上去也就是这么一点时间,做一件事情要做得好,也还不够,所以我把写作看成凝固的时间、凝固的生命,我把我的所有的精力都凝固在我的作品之中。最近几年,我一边写作一边还整理,那么多年所形成的书信、文稿,还有我的档案、创作笔记,还有一千三百多盘的采访录音带……这么多东西,我都捐给了上海图书馆。这些重要的资料不是属于我个人的,而是属于国家的,属于历史的,以便将来后人要研究历史,这些也许可以对他们有所帮助。我本来想,去世之后,在我的墓碑上写一句话——对不起,我不能再为你回答为什么。后来我想想,觉得应该改成——请到上海图书馆来找我。(来源于:开讲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蒙特卡罗正规网站▎官网进入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不正是无业,你正是二个没错发掘者

关键词:

  黑儿就站在谷口的一座石丘上,那条巨大的

大迁涉的第七天,藏羚羊的千军万马行至雪山尽头的死谷口时,黑儿出现了。 夕阳吐出半天血霞,从喷涌的浓浓悲壮...

详细>>

那山里有狼,笔者和六名伙计合力杀狗

我轻残离队时的唯一请求是带走我的黑剑,我亲自训了三年又跟我苦战了五年的狼狗。 我开了个狗肉火锅城,朋友多...

详细>>

教学铃响了,顺着脚笔者往上看向离脚约一米八

千熬万盼,就像是过了千年,放学铃声终于羞答答地响起,克罗地亚共和国(Republic of Croatia)语老师依旧Sven地浅笑嫣...

详细>>

湖北挑选出448名大学生村官担任村党协会第一书

“同志们,要珍惜展示自己的平台。现在不是过去,不要等着论资排辈,不要等着天上掉馅饼。要有勇气,有魄力,...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