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从未去过海东,从故事到历史》中

日期:2019-11-23编辑作者:文学文章

在长治听鼓书

提起中国古代的神话传说,不能不说山西。这里既是中华民族伟大母亲——女娲的主要生活居所;也是著名的三皇——太昊伏羲、神农炎帝、轩辕黄帝相对集中的活动舞台;以及唐尧、虞舜、夏禹的帝都所在。其他众多的神话人物如蚕神嫘祖、农神后稷、狱神皋陶、乐祖师旷以及蜚廉、造父等等,也在这里留下了无数的遗址遗迹和动人的传说。可以说,三晋大地就是一个巨大而丰富的中国古代神话博物馆。

最近,朋友约我去长治。之前从未去过长治,只知道长治在山西。印象中的山西,有两大特色,一个是文物多,一个是面好吃。一个具有精神性,一个具有物质性,两个都在我喜欢之列。只是没想到,它们以这样的方式与我相晤。

山西告诉你:远古神话并非虚构

下车伊始,长治就给我一顿文化大餐,餐桌不是摆在香气扑鼻的饭店,而是放在市区中心的剧院,餐仪也不是让你坐下来吃,而是让你坐下来听。就是说,在物质的饭菜开席之前,先用非物质的形式饱你眼福。

英国学者戴维·罗尔通过实地考察,以及对大量文献和考古证据进行的探索性研究,创作了两卷本《时间的检验》,剥去了层层神话的外衣,使深藏在《圣经》故事中惊人的历史真相最终展现了出来。

原以为,可能正好赶上了一场某个外来团体的商演,坐下始知,这是一台由本市非遗传承人组成的展演。便暗自猜测,山西的历史那么厚重,长治的非遗也不会少,恐怕演到天亮也演不完。仔细一看,粉红色的节目单,只印了六个节目,肯定不用熬夜。再仔细一看,六个节目里,竟然三个和吃有关。立马回过味来,山西在农耕传统的中心,在太行黄河的表里,好吃的东西多,实属正常。

在1995年出版的第一卷《圣经:从神话到历史》中,罗尔指出了昔日考古学家们的一个谬误:在寻找能证明以色列人历史的考古发现中,他们虽然找对了地方,但却弄错了时间。经过缜密研究,他提出了一个新的历史年表,从而为《旧约》中诸如约瑟、摩西、约书亚、扫罗、大卫、所罗门等人物的真实存在找到了惊人的考古证据。他走遍中东各地,进入库尔德斯坦和阿塞拜疆腹地探险,还到巴林群岛考察,并三次深入埃及东部沙漠。在出版于1998年的第二卷《传说:文明的起源》中,他带领人们循着亚当后代迁移的足迹,从伊朗西部扎格罗斯山中的伊甸园,进入史前苏美尔的沼泽。在美索不达米亚的史诗中,他让人们看到了大量能够证实《创世纪》故事的证据:他找到了巴别塔的原型;他证明了《圣经》中的大洪水是一个真实事件;他还找到了挪亚方舟停靠的地点——朱蒂山这一系列的重要发现在德国召开的一次语言和知识学会年会上公布后,令听众们激动不己。

在台上或坐或站的传承人,大多是一些身怀绝技的老人,有的还是老年盲人。他们没有颜值,只有一脸的淳朴,一腔的真诚,一身的鲜艳。有意思的是,不论说的,还是唱的,不论拉琴的,还是打鼓的,不论是一个人的自弹自唱,还是一群人的此起彼伏,所有的说唱者都把嗓门扯到最高,所有的弹奏者都把乐器击至极响。

当我在灯下读着戴维·罗尔这些一点儿也不枯躁的考古论文时,我不禁想起了中国的神话和传说。女娲补天、大禹治水、精卫填海、愚公移山,那些让人津津乐道的神奇志怪故事,是否也如同亚当夏娃的伊甸园一样存在着某种真实历史的影子呢?不由地,一颗久已尘封的求知之心被触动了,我一一步步走进了那几乎已被成年人淡忘的神话世界。

上党是长治的一个区。秦代三十六郡,上党郡是其中之一,后来改称潞安府,明代开始改叫长治,取长治久安之意。来自上党区的潞安大鼓《哦,砂锅》,唱的是盛饭家什。经大鼓艺人绘声绘色一说一唱,小小的砂锅就有了不一样的历史和烟火。

为什么要从山西去追溯神话的源流?并不是因为我自己是山西人的缘故。实在是因为这块土地所蕴含的东西太丰富、太细腻了。除了上面提到的女娲、大禹、精卫、愚公,还有神农炎帝、轩辕皇帝、伏羲、后稷等等,简直数不胜数。可以这么说,在我们儿时听姥姥奶奶讲过的大部分动人的故事和美好的传说,几乎都是从这里流出来的。不过我第一个想要去追寻的,就是女娲炼石补天和抟土造人的故事。探究自己的生命本源,大概是每个人生而俱有的一种本能吧。

要问我今天为什么要唱砂锅

从哪儿开始呢?我首先想到了方志和史料。于是,我一头扎进了故纸堆中。在《泽州府志》中我看到了这样一段记载:娲皇窟:凤台县城东浮山北谷,谷中空虚如囊,传即炼石补天处。谷祀娲皇,山祀伏羲。过去在我的印象里,女娲是一个仅仅存在于神话传说中的虚幻的艺术形象,没想到还有这样的遗迹留存。难道这证明女娲确有其人吗?无从知道,我只能更努力去搜寻。这样,一部部方志、一本本史料,女娲庙、娲皇窟、补天遗址,无数个遗迹让我眼前豁然开朗起来。我把这些遗迹全部标在地图上,然后拿着这张地图上路了。

只因为这个砂锅几千年

一个春天的早晨,我走进了晋城市中村乡的水东村——《泽州府志》中所载的娲皇窟就在离这个村不远的浮山上。在村委会主任的指点下,我沿着村后一条蜿蜒曲折的小路上了浮山。淌过一条水将能没过脚背的丹河,再走过一座刚刚废弃的小村庄,我就看到了半山腰上的娲皇窟。

一直是家里边的正经货

娲皇窟又有补天窟、翁婆头之称,是一个天然形成的石崖山洞。此洞高约5米、宽约3米、深约4米。一进洞门,我就注意到了洞顶左侧有一条宽约20公分的巨大裂缝,深不可测,似乎要通往天外;细看去,正前方的洞顶也有一条10多公分的水平裂缝,横亘东西。这种情景,让我仿佛看见了上古洪荒时期我们那些可怜的祖先们,在大雨滂沱时是怀着怎样不安的心情担忧着会不会遭受天崩地裂的灭顶之灾。可能就是那种巨大的恐慌,让他们时刻幻想着能有一副伟大的肩膀扛起洞里的天,保佑人们能平安度日。这时候我就联想到:女娲补天的神话会不会就源出于此呢?

自从那女娲娘娘造出了人

在生存条件非常严酷的原始社会里,出生并活下来无疑是最有意义和价值的一件事,所以也就难怪生殖崇拜理所当然成为原始图腾崇拜的主流。神话中层出不穷的关于女娲和伏羲的种种相爱、交媾和繁育后代的故事,就很好地说明了这—点。

一个个又要吃来又要喝

听说吉县柿子滩有一幅跟生殖崇拜有关的女娲岩画,我迫不及待地要去看看,当天就坐火车到了临汾。

要吃要喝拿啥煮

柿子滩位于距离吉县县城西南30公里的清水河北岸,西边离吕梁山不远。在台地西边靠南的岩棚下方,就是岩画所在之处。岩画共两幅,用软性赭红色石头画成,其中右方一幅是两只动物图画;而左方一幅,则是表现女娲补天和造人双关含意的女娲岩画;岩画中的女娲头梳双髻,双乳饱满下垂,充满哺乳人类的乳汁;在她的头顶上面,画有7颗黑点,象征布有北斗七星的天空;女娲右手上举,手上持有石块状物体,意指女娲炼石补天;女娲下身两腿分开,画有外露的阴器,脚下大地画有6个圆点,这是讴歌女娲繁育万物、创造人类的功绩吧。

调上水和上泥

女娲被叫作中华民族的伟大母亲,伏羲则被号为中华民族的人文初祖,他们倒底是什么关系呢?有人说他们是夫妻,有人说他们是兄妹,但究竟哪一种才是正确的呢?1999年冬天,我在万荣县黄河之滨的后土庙考察时发现了女娲抟土造人的圣地——汾阴淮。恰巧,在后土庙以南5公里左右的宝鼎乡北赵村,就是传说中伏羲龙马负图东渡黄河来到山西的地方。可是,汾阴淮没有提到女娲造人时有伏羲的功劳存在,白马神庙里关于伏羲乘龙马渡黄河的记载也看不出与女娲有任何的关系。

调水和泥捏砂锅

制耒耜、种五谷、尝百草,被神化以前的炎帝其实是生活在渭水流域的姜炎部族的首领。凭着这个部族的优秀与先进,凭着兴农业与疗民疾的得人心政策,他后代中的一支在太行山下、汾水两岸定居下来。

砂锅外养活了多少男和女

在寻访神话的过程中,我在高平、长治两县的交界处见到了神农岭、百谷山、羊头山、炎帝陵等有关炎帝的遗迹。这让我有些迷惑不解。很多史料都足可以说明炎帝出生于陕西。等他长大后成为姜炎部族的首领,也是在关中一带活动。那么山西境内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遗迹存在呢?

砂锅里煮出了咱古老文明的大中国

在翻阅了有关炎帝之称呼的资料之后,我终于明白了。原来,炎帝二字是姜炎部族对首领的统称,从第一代神农氏炎帝到最后一代被黄帝灭掉的榆罔,有整整520年的历史。根据当代史学大师郭沫若先生的研究,炎帝后裔主要有4支:列山氏、共工、四岳和台骀。第4支台骀发源于今陕西的武功、扶风两县,后迁居到山西南部的汾水流域。所以显而易见,高平、长子、长治等县的多处炎帝遗迹并非是炎帝而是他的后代留下的。

......

说炎帝,不能不说精卫。精卫是炎帝的小女儿,本名女娃。可能大多数人都会记得在小学课本上所看到的精卫填海的故事,也被那天真少女化成的精灵那份执着感动过。在考察炎帝遗迹的过程中,我得到了一个意外的惊喜:神话传说精卫填海的所在地发鸠山就在长子县城西25公里处,那里也是浊漳河的发源地。我闻讯立刻赶到了长子。站在发鸠山顶,遥望东方天际,我好像看到了那身轻如羽的小小精卫鸟在渺远的天空中展翅奋飞,又似乎见到了女娃姑娘那可爱的面庞在对我微笑。我想:在那刀耕火种的旧石器时代,人的生存十分不易,而许许多多挑起生活重担的女人们岂不正和这精卫鸟一样,在奋力地与环境的艰难和危险抗争,寻找生存的机会吗?

砂锅是土做的,据说女娲抟土造人的神话也出自此地,所以鼓书艺人唱起砂锅,自带五千年的阳刚和底气。当然,鼓词里也承认,砂锅有可能打破,但是鼓词又说,即使破了又如何呢,它可以全身而退还原为土,它可以让这片土地浑厚如初。一只砂锅,唱尽生命的传奇和风流。

涿鹿的原野上,血腥而激烈的战争此起彼伏。炎、黄二帝讨蚩尤、黄帝伐榆罔,鹰雕作旗、虎豹开路,风、雨、雷、电纷纷上阵,演出了一场神话与现实交织的戏码。

襄垣是个县。襄垣鼓书《反菜园》,唱的是自家园子种的菜谱。反,即说一说或介绍介绍的意思。坐在台上说鼓书的七位都是盲人,身穿布衣,目戴墨镜,虽然眼睛看不见菜园,却把蔬果青菜编成了一个集团军,给肚子任命为总司令。

轩辕黄帝出生于黄土高原西部的陇东地区,据《史记·五帝本纪》载:黄帝者,少典之子,姓公孙,名曰轩辕,生而神灵,弱而能言,幼而徇齐,长而敦敏,成而聪明。当轩辕氏当上了部落首领之后,他治五气,设五量,抚万民,度四方,比起炎帝的只重农业不重精神是更进了一步,因此被称为中华民族的人文始祖。

韭菜耍是双刃剑

小葱扛起枪一根

吓得黄瓜上了吊

茄子空中挽流星

四马投唐白萝卜

正殿将军羊角葱

辣椒奸臣造了反

芝麻立刻报上京

......

这是小家小户的日常喜乐,这是芸芸众生的基本诉求,菜和人都匍匐于乳母般的大地。一向以为太行山区干旱缺水,如今叫他们如数家珍的一唱,感觉铺天盖地都绿油油水灵灵的。一个拉琴的艺人唱到兴奋处直蹦高,都坐不住板凳了,那种发乎原始的憨和萌,当即就打湿了我的眼窝。

长子也是个县。上古时代,尧帝把此地封给了自己的长子,故而得名。在长治,一个地名都可以叫得如此悠久,更何况其他?不过,长子鼓书唱的不是尧帝长子,而是《山西面食》。

面杖擀开是擀面儿

网眼儿挤出是河捞儿

两头尖尖儿是剔尖儿

三棱棱成型刀拨面儿

筷子挑出小溜尖儿

擦床擦出小擦面儿

大拇指 多灵巧

手心圪搓变戏法儿

圪搓出一个个猫耳朵儿

也有人叫它小捻窝儿

......

有一种说法,世界面食在中国,中国面食在山西。此说有可考的史实,的确已有两千年之久。就说面条吧,东汉叫煮饼,魏晋叫汤饼,南北朝叫水引,隋唐叫冷淘。我估摸着,一个朝代肯定不止一种叫法,只是举个例子浅浅地告诉你,山西是中国面条的直根,别处都是枝叶。比如,产自北方的兰州拉面、陕西臊子面、河南烩面、北京炸酱面,南方的担担面、膳丝面、阳春面,虽各有所长,却非面条的正宗嫡系,而是旁派分支。为此,曾带着疑惑问长治朋友,山西人和陕西人都吃面条,做法上究竟有何不同?朋友说,山西人注重面的质地和形状,陕西人注重面的配方和佐料。一句话拨云见日,终于知道吃山西刀削面和小擦面的时候,为什么面的味道那么直接,那么香。

那一晚的未吃先听,至今记忆深刻。听过《山西面食》,等于给我接下来的吃扎了一针兴奋剂。翌日开始,只要上了饭桌,眼睛便盯着各种制法的面食、蒸的、烹的、煮的,一道接一道,浩浩荡荡,熙熙攘攘,在我眼前成系列地展开,我的态度就一个,敞开胃口,来者不拒。所幸没有几次桌餐,大多吃的是自助,但却更害煞人也,因为种类太多,样式极具诱惑,一不小心就取过了量,顿顿撑个肚儿圆。我也只好豁出去了,胖就胖吧,毕竟在长治吃的每一顿饭,都是非物质文化遗产。

在长治看神话

长治之行,还有一个意外之喜,这里是诸多中国上古神话诞生的现场。却原来,神话不只是口头流传,不只是编在书里,还可以去实地看实物。女娲补天,精卫填海,后羿射日,以往都是在《淮南子》《山海经》才可以读到的神话,如今在长治民间艺人的鼓书里就可以听见,在长治的城郊之间和乡野之上就可以看见,真真儿让我开了眼,经受了一把时空大交错,古今大穿越。

据我所知,女娲墓在国内总共有五座,其中山西境内就有两座,而且历朝历代祀典女娲,都在山西洪洞县的赵城举行。赵城今属临汾,临汾与长治两市是近邻。其实,地理和行政上的市和县,都是后世的划分,到大禹主政的时候,天下也只是笼统地分为九州,从这个意义上说,潞安大鼓完全有理由把女娲写进自己的唱词。

关于女娲的神话,专家学者曾从另一个角度作了解释,认为河北白洋淀在地质上是一块巨大的碟形洼地,其与上古发生的一场陨石雨有关。正是那场灾难,造成了“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复,地不周载,火炼炎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这一片因陨石砸出洼地形成的大水,自晋北至冀中,甚至波及到了渤海湾,于是就有了站在太行山上炼石补天、抟土造人的女娲。也有专家推测,这场灾难一直漫漶到大禹治水方止,为害长达一百多年。由此可知,某些史前事件虽以神话的形式流传,却有不可否定的事实依据。我也由此相信,女娲神话一定会在潞安大鼓里久唱不衰,女娲庙也会在赵城香火不断。

进入长子县城之前,要经过一条笔直的长街,我发现街两侧路灯的柱头非常奇特,询后得知,这是请艺术家设计的精卫鸟衔木飞翔造型,顿时一个激灵。未等反应过来,车就进入一个大广场,广场中心便是精卫填海巨型雕塑,不再是一只抽象的精卫鸟,而是惟妙惟肖的炎帝小女儿女娃。《山海经·北山经》云:“……发鸠之山,其上多柘木。有鸟焉,其状如乌,文首、白喙、赤足,名曰精卫,其鸣自詨。是炎帝之少女名曰女娃,女娃游于东海,溺而不返,故为精卫。常衔西山之木石,以堙于东海。漳水出焉,东流注于河。”

发鸠山层峦叠嶂,就在县境西部,长子因此而有精卫之乡美名。在这个神话里,女娃是前生,精卫鸟是转世。不知道溺死女娃的那个东海,是不是女娲当年面对的那片汪洋,如果她们生于同一个时代,有没有可能正是女娃的不幸遇难,而让女娲有了拯救天下的母性担当?

长子的故事实在太多。一方面是民间传说和神话,比如尧王的长子封在这里,炎帝的小女儿死在这里。另一方面是地方史志和文物古迹,比如从春秋到西汉400多年间,这里一直是上党郡治所在地;在东晋十六国时期,这里曾做过西燕帝国的国都;唐代的法兴寺及石舍利塔,宋代的崇庆寺及佛像彩塑,都是令人叫绝的稀世国宝等等。真是历史越漫长,承载得东西就越多,或许王之长子,就是国之长子,自当为天下分担负重,于是就给后世积攒了金山银山般的家底。

后羿射日与女娲补天正好相反,女娲的时代是天昏地暗,汪洋泽国,后羿的时代却是烈日当头,炎热干旱。《山海经》《淮南子》都载过这个神话。意思是当时天上挂着十颗火球般的太阳,烤焦了森林大地,晒死了禾苗草木,欲置生民于死地。于是,受尧王指派,后羿张弓射日,一口气射下了九颗,只留一颗造福人类。就像通过女娲的神话,专家们考证出发生在距今四、五千年前的一场陨石雨,通过后羿射日的神话,专家们认为很可能是远古先民亲眼目睹了一次彗星撞击地球的险况,惊恐万分而又无能为力的他们,只好对着纷纷掉落的彗星碎片射箭,从而留下了这传说千年的神话。

有人说,后羿射日的神话源自江苏的射阳,也有人说,后羿射日的神话源自山西的长子。

这是个全民旅游和消费的时代,各地都在给自己争可以赚钱的精神资源,也是个无可厚非的好事,关键是要拿出理由。在长治当地,这个神话也不归长子专属,去襄垣的时候,便听说后羿的神话与襄垣有理直气壮的联系,而且还是个能自圆其说的版本。有人郑重其事地告诉我,这里有座技术先进全国闻名的五阳煤矿,它之所以取名五阳,就因为后羿射日这个神话。说当年后羿射下的九颗太阳,有五颗落在了襄垣,而且马上沉入到很深的地下,后来这些火红的太阳们就一点点变黑了,把所有的光芒和热量都变成了挖之不尽取之不竭的煤。神话确实能激发人的想象力,站在五阳煤矿的副井前,我就海阔天空地想,那么,另外那四颗极有可能也都悉数落在山西境内,说不定有一颗不偏不倚正好就落在了大同。

在长治市郊,有一座老顶山,与它相连相对的,还有四座山峰,俗称五顶。那天在老顶山上,我看到了一座金色而巨大的炎帝塑像,在他怀中还抱了一捆黄灿灿的籽粒饱满的谷穗。就想,炎帝女儿在发鸠山,炎帝自己在老顶山,精卫对发鸠山的不离不弃是为了填海,炎帝对长治的情有独钟可能就是为了让天下人有饭吃吧?

老顶山古称百谷山,这是炎帝故地在此的重要佐证。北宋地理总志 《太平寰宇记》 云:“百谷山与太行、王屋置连,风洞从谷,崖壑幽邃,最称嘉境。昔神农尝百谷于此,因名山建庙,仲春上甲日致祭。”

《潞安府志》也有记载:“炎帝庙明洪武四年重修。”明代当地官员王基在《重修神农庙碑记》曰:“炎帝神农氏之庙,在潞当祀。......考诸郡志,庙去城东北十三里,有山曰百谷。世传帝尝百谷于兹,故因以名。”

沿用宋明史书方志的说法,1929年商务印书馆编的《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1936年中华书局出版的《辞海》,也都收有柏谷山条:“柏谷山,在山西长治县北,和太行山、王屋山相接,因山上本多柏树,故名,或作百谷山,相传神农尝百谷于此。”

之前只听说神农尝百草,如今又听说炎帝尝百谷,虽然炎帝和神农是一个人,虽然他既被尊为中草药之父,也被敬为稼穑种植之祖,脑子还是有点微微的晕,稍稍的乱。我数不出百谷都包括什么,百谷中我也只能叫出五谷的名字,但是我现在确切地知道了,炎帝怀里抱的是五谷之一的粟。在山西最著名的特产里之所以有小米,长治的小米之所以最好吃,就因为是炎帝在这里把野生的狗尾巴草,变成了可以人工种植的谷子,然后变成了碗里的小米。所以,山西不但出产中国最早的面条,也出产中国最早的小米,且小米比面条更历史悠久。所谓山西是农耕文明的中心,原来第一缕米香就是在这里缭绕起来的!

谷子好,谷子好,吃得香,费得少,

你要能吃一斤面,半斤小米管你饱;

爱稀你就熬稀粥,爱干就把捞饭捞;

磨成糊糊摊煎饼,满身窟窿赛面包。

谷子好,谷子好,又有糠,又有草,

喂猪喂驴喂骡马,好多社里离不了。

谷子好,谷子好,抗旱抗风又抗雹,

有时旱得焦了梢,一场透雨又活了;

狂风暴雨满地倒,太阳一晒起来了;

冰雹打得披了毛,秀出穗来还不小。

谷子好,谷子好,

......

素素,女,现居大连。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作家协会顾问、大连市作家协会主席、大连市文联副主席、大连大学硕士生导师。散文《佛眼》获中国作协“全国散文大赛”一等奖;散文集《独语东北》获中国作协“第三届鲁迅文学奖散文、杂文奖”; 散文集《张望天上那朵玫瑰》获“第三届中国女性文学奖”;散文集《流光碎影》获“新闻出版总署三个一百原创工程奖”;《旅顺口往事》获“辽宁文学奖”。个人获“辽宁省第四届优秀青年作家奖”、“辽宁省首届最佳写书人奖”、“大连市政府文艺最高奖·金苹果奖”等,已出版十多部散文集。

本文由蒙特卡罗正规网站▎官网进入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前面从未去过海东,从故事到历史》中

关键词:

徐迟在信中说,到咖啡厅之路

徐迟 1949年7月到北京参加全国第一次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在中南海怀仁堂前合影,从右至左:戴望舒、卞之琳...

详细>>

老舍文学地图上的重庆,徐迟此一阶段小说创作

在夕阳撰文的自传《江南小镇》中,徐迟自身曾秉笔直言:“1931年的上八个月……小编日常地到新加坡去,拜见施蛰...

详细>>

反省历史学,见到翻译家邓晓芒先生与访员傅小

生龙活虎新闻报道人员:近年来,贾平娃汇报“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局动”记念的长篇《古炉》出版。“无产阶级文...

详细>>

吴福辉推出力著《插图本中国现代文学发展史》

学术人生之吴福辉 步入专项论题: 中华夏族民共和国法学  文艺学  吴福辉,辽宁镇海人,一九三七年出生于新加坡...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