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你们来侦破这类案件有优势嘛,潭涛见这个

日期:2020-01-11编辑作者:文学文章

  一、月朦胧鸟朦胧
  
  重案大队二队队长欧阳杰在查阅报案材料中发现了一件港商被诈骗巨大的案子,他粗略地看了一遍报案内容后,就拿起电话把经侦二队副队长程瑞芬和她的搭档金刚叫到他办公室来,指定要她们接此案子并且要尽快地侦破此案。
  程瑞芬把报案记录仔细地看了一遍之后说:“这事好像昨天的晚报已进行了报道,这给我们的侦破增加了难度。欧阳局长,你怎么总叫我们接这类案件呢?”
  欧阳杰笑着说:“你和小金都是才出校门不到五年的青年,对当今青年的心态更了解,所以你们来侦破这类案件有优势嘛!”
  这时已看完了报案记录的小金说:“半年前我们也接到一件被一个漂亮的姑娘骗了一百二十多万的案子,根据这报案人描述的特征,这会不会是同一个人干的?”
  程瑞芬说:“那件案子的报案人说他和新娘在办结婚证前第一次做爱时发现了床单上有处女血,而这公孙毅也说他和何玉莲第一次做爱时也发现有处女血。据生理常识判断,一个姑娘不可能有几次处女血呀?”
  已经近五十的欧阳杰,虽然知道谈这类女性生理上的事是出于分析案件的需要,但他仍感以有些尴尬,他便叫小程和小金拿上卷宗回办公室分析,“等你们有了眉目后再开案情通报会吧。”
  程瑞芬已经查觉到了欧阳杰的尴尬,她稳不住笑道:“欧阳大队感到尴尬啦?好,小金,我们到办公室去分析。看,欧阳大队的脸有点红啦!”
  二人马上回到办公室马上调来半年前的那份案卷。当二人把这两份案卷把这两份案卷中的女主角的照片一对照,竟然是同一个人!
  原来,八个月前的一个早上,在省城投资办了一家编织袋厂的青年港商洪南华到人民公园围着大草坪跑步时,见一个身材健美而窈窕的姑娘在他的前面也在跑步。
  前面跑步的姑娘全身着一套白色镶红边的运动衫,当她面向朝阳时,她那白色的运动衫似乎有一圈金红色的光环罩在她的周围,让他感觉好像见了如西腊神话中的天使在前面飞翔着。
  这时,他看到在前面跑的那个姑娘明显地放慢了节奏,竟和自己的步子合拍了,他就把步子加大了进度,使自己和她并肩向前了。他看清了这姑娘的面容竟然像台湾明星翟颖,禁不住心旌摇动步子也乱了,竟一下撞着了姑娘,她被撞得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路旁。
  洪南华马上伸手一把将姑娘拉住,口里一边说对不起,又一边再次看着姑娘。他以为姑娘责怪自己,谁知姑娘却笑着说:“没关系,不能怪你的,是我自己不小心。”见她不怪自己,感到很亲切,他谦虚地介绍说:“我自小在香港生活,说的国语不标准。我现在说的国语,还是到内地来投资办厂后和你们接触多了才学的,请多指教!”
  洪南华在学生年代就喜欢上台演出,他特别喜欢的是朗诵话剧中那些抒情的大段台词。但是因他的国语不是很标准,所以有时在朗诵中难免要闹些笑话。后来他虽下决心学好国语,但香港人说粤语的居多,其余的人说国语也都夹杂着大陆各地的口音,所以他的国语一直都很不标准。现在他听这姑娘的普通话说的这么好,声音又这么悦耳动听,就当场请她做自己的普通话老师,姑娘也爽快地答应了。
  于是洪南华就这样认识了何莲萍,二人就逐渐由熟悉到爱慕,最后进入了热恋状态。
  洪南华来内地之前,他那巨商父亲曾为他的婚事大伤脑筋,因为他这个独生子无论给他介绍谁,他都说这些姑娘粉脂气太重而予以拒绝。来内地投资建厂后虽然也曾遇到过几个靓丽的女部下向他示爱,可他认为当老板的决不能和下属拍拖,于是都拒绝了,因此洪南华今年三十岁了还是单身贵族。
  可他此时见了这姑娘却立即产生了想得到她的念头,这也许就是人们所说的一见钟情吧。
  这姑娘叫何莲萍,是市里一家幼儿园的教师。据她说她因自己眼光太高,对男人太挑剔,所以二十八岁了还是单身一族。洪南华借机笑道:“照你这么说来,我这个港商也属于你看不起的男人喽?”何莲萍微笑着说:“只要你不是爱情骗子或爱情杀手,像我这样的姑娘会拒绝你吗?”
  于是,洪南华就和何莲萍正儿八经地谈起了恋爱。
  洪南华在和何莲萍相识之初,何莲萍并没有向他索要过钱物。洪南华见她没有任何首饰,曾主动地花了二万七千元为她买了一套首饰,又花了四十五万元在花园小区为她买了一套三套二的屋室,还花了二万三千元买了一套沙发和家俱。就在何莲萍搬进新居的那天晚上,洪南华和何莲萍做了第一次爱。
  当二人做过爱后,洪南华发现床单上有滩玫瑰红的血迹,他当时很疼爱地向何莲萍表示:“既然你的初夜权给了我,我也绝不会对不起你的处女血。阿萍,嫁给我吧!”
  何莲萍沉思了一会,说:“我的父亲在三年为治病曾欠下一笔债,我要为父还清了这笔债后才能和你结婚。”
  洪南华来大陆时他父亲只给他五百万人民币,他办厂用了四百万,为办厂跑手续拉关系又用掉了五十多万,幸好他办编织厂有了效益,一年后赚了一百多万元,所以他为何莲萍花了五十多万后所余的资金也不多了。
  但他听何莲萍说她父亲为治病共欠人二十万元,他还是马上去取了二十万现金交给了他,接着就开始筹备结婚的事宜。
  结婚的日子到了,洪南华接来了香港的父母,又邀请了不少客人,到滨江饭店订了二十桌酒席,还请了个乐队为婚宴演奏,想把婚宴搞得风风光光的。他这样做,一是想在父母面前炫耀一下自己的能力,想借机劝父亲也来内地投资发展。二是想让何莲萍永远记住这一天,使她感到他是最可信可依靠的男人!
  他来内地之前就多次听同学们说现在难找处女,至于内地就更不好找了,可是他却慧眼独具运气不错,不但找到了处女,而且她是那么的青春靓丽,那么的温柔体贴。
  令他做梦都没想到的是,在婚宴举行前新娘却突然失踪了!发现上当受骗后,他便马上到公安局报了案。
  小程和小金看完这份卷宗后,不禁感到义愤填膺:“这女人真可恶,给我们内地人的脸都丢尽了!”
  正当二人商量着从哪里开始查寻这何姓女人时,欧阳杰来电话说:“有记者来采访新娘失踪一案的情况,你们想不想对记者说什么呀?”程瑞芬听了脑子里电光火石般的一闪,马上回答说:“既然媒体都把这事捅上了报纸,何不把这新娘的玉照让媒体曝光,说不定很快有人会来捡举呢!因为这女人既然一直在本市活动诈骗,必然有人认识她!”
  欧阳杰听了连声叫好,于是他把记者叫到小程小金的办公室,把可以捅出去的情况向记者透露一部分,然后再把这新娘的相片提供给记者,来一场揪查婚姻诈骗犯罪的人民战争!
  当第二天的报纸上市以后,重案大队电话差点打爆了,媒体记者更是蜂涌而至,但他们却没采访到进一步的消息。
  不过,专案组却达到了预期的效果。
  就在新闻报道向公众公开的中午,一个自称是何莲萍的真正的丈夫给小程打来电话说:“我是何莲的初恋情人,也是她从幼儿园至高中的同学,后来和她真正地结了婚的人。我要求会见你们向你们提供第一手绝对可靠的资料!”
  程瑞芬和小金听了,马上约见了他。
  这人叫谭冬生,是省城一家国企的下岗工人,现在经商。他见到程瑞芬和金钢时很激动又很气愤,他先把他和何莲的结婚证、他们的户口薄,还有他二人过去一块儿到名胜风景区旅游时拍的相片拿出来给两警官看了之后,他才开始讲他和何莲的难忘而又痛苦的过去……
  
  二、云遮日盖月难圆
  
  我与何莲是高中的同学,我俩的父母都是国企工人,虽然不是干部或工程技术人员及知识份子的子女,但我俩上学时因都一直是全年级的前十五名,所以被同学戏称为班上的金童玉女。
蒙特卡罗正规网站,  我俩都是班上的文娱积极份子,她喜欢诗朗诵和话剧表演,我喜欢搞乐器拉小提琴。因我们企业当年是部属国企,在计划经济体制下不但工次收入稳定而且职工福利也不错,使我们一直在无忧无愁的环境下成长。
  那时高二的中学生已有不少在开始互传情书了,我与何莲受此影响也开始利用周末找一个僻静的地方约会了,于是我们的成绩也往下滑了。
  高考时我以七分之差、何莲以十分之差没上本科线。我们想,既然今后本科就业都艰难,又何必上大专呢?于是我俩合伙做起了时装生意,第一年虽没赚上几万元,却没亏本,我们把赚的钱都压在存货上了。
  第二年我俩在黄金路段的园市口租了个门面,想大干一场。可是,做时装生意的太多了,这年我们除了店租外没赚到钱,第三年虽赚了万元左右,可那些没卖掉的存货却逼迫我们不得不亏本甩卖掉,结果还是累了一年没赚着钱。
  一天我俩去著名的狮子楼大吃了一顿,两个都喝得醉昏昏的,竟然去开了间高档的夫妻间,进屋就扑上床开始了做爱。当第二早上我发现床单上的血迹时才清醒过来,何莲已把她的处女身交给了我。
  我当时跪在何莲面前发誓:“我这辈子决不会作出对不起她的事,永远爱你!”何莲一边哭一边说:“你得了我的初夜权理应永远爱我!可是,作为一个男人,只是待女人好还不行,得使我幸福,使我成为所有女人都羡慕的女人,才是你骄傲的本钱!”我听了马上表示:“一定要做到这一点,否则就对不起你的女儿身!”
  话虽这样说,但其要实现这诺言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得有钱才行。
  后来我虽然竭尽全力地想把生意做好,后来的三年我们也确实赚了近十万元,可是何莲却总是叹息:“这样要何年何月才达得到百万的目标啊!”她常常说某某同学发了,某某同学买房又买车了,言外之意不无埋怨。
  第四年我们去办了结婚证。当我把这几年赚的钱买了一套八十五平米的住房后,就只有不到一万元作流动资金了。
  我考虑到我们也该当爸爸妈妈了,就提出不采取避孕措施让她生个儿女,可她却坚持不干,说要达到小康水平才生。我们生意人的小康水平是百万,这就是说要等八九年后才行。
  我想到我的承诺,看到她迷人的身材,怕生了小孩后容易变了模样,就只好同意了。
  后来她开始和一些同学约会,更常和那些生意做得大积蓄也多的太太们打得火热,我一人不得不成天在店里应付,如要到外地去进货也只好关店几天。
  我太爱何莲了,我确实也想她生活得更好,所以我总是让着她、惯着她。可何莲后来竟常常个人进舞厅,并常常深夜才回家。我就劝她,可她反而拿我出气,甚至有时候还回娘家几天不回来。
  我有时气得和她斗几句嘴,有一次甚至说我们干脆离婚算了,她听了就又哭又抓住我的手要我把她掐死算了。
  也许我前辈子欠了她的债,或许我命中注定这辈子只能由她牵着我的鼻子走,所以每次在和她斗嘴后都是以我向她认错讨饶而告终。
  前年春天,我又因她在外面玩得太晚了才回来和她吵了起来。她趁我早上去开店之机,把家中放的七千八百元拿上就此失了踪。
  我开始以为她是赌气回娘家去了,过了几天我忍不住去她娘家找人才知她根本没回去。我八方打电话没找到她,等了几个月也没找到一点线索,就只好一个人强打精神做我的生意,想多赚点钱等她回来,可何莲却仍然是黄鹤一去无音讯。今天我无意间在报上看到她的相片后,心里既难过又着急。
  不过我想不通的是,何莲早就不是处女了,怎么还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有处女血呢?我在社会上经商也七八年了,有关诈骗钱财的事也听说过不少,可是用处女血来骗钱骗感情的事却从未听说过也不相信。所以我怀疑此何莲是不是我的那个何莲,所以我才急不可待地和你们联系,想问个究竟。
  程瑞芬把谭冬生提供的相片和结婚证、户口薄交给了小金,让他到技术科作鉴定后,第二天下午再次约见谭冬生,并把结果告诉了他。
  经查证和鉴定,你的妻子何莲就是那个曾经用何玉莲、何莲萍的名字对台商和科技人员进行诈骗的人。
  至于你说的她怎么能多次用处女血来行骗,经我们向有关专家咨询而得知,由于现代医术发达,对于青年女性的处女膜修复已不是一种难事,所以何莲便能利用这一技术作诈骗。
  谭冬生听了之后很着急地对程瑞芬说:“如果你们找到了何莲,请一定通知我。她做出了对不起我的事,虽然她犯了罪,但只要她还有救,可以改造成好人,我仍然等她回到我的身边,绝不记恨她,仍然会像过去那样爱她,因为毕竟是我她的丈夫!”
  程瑞芬点头答应了他。
  金刚说:“从报案材料上看,那个公孙毅有很多详细情况没有说清楚。今天反正还有点时间,我们干脆去设计院找公孙毅,请他提供一份详细的资料。”
  程瑞芬同意金刚的提议,二人马上赶到设计院找到公孙毅,详细地讯问了一遍他与何玉莲从相识到失踪的全部过程。尽管公孙毅开始有些不好意思,经小程、小金一番开导,他还是讲了。
  
  三、月光下的凤尾竹
  
  公孙毅是设计院最年轻的博士生,由于他博采众长富有创意,来设计院不到十年就两次获得鲁班奖,成了本省最年轻的国家专家津贴获得者。他的系列设计和开发,使设计院近年大获收益,一改过去的穷酸相,成了既有经济效益又有极佳声誉的单位,使院长在全国行业工作会上得到了嘉奖和表彰,不少同行都羡慕他有一匹千里良驹。大会结束后,院长王远明兴致勃勃地握着公孙毅的手说:“你现在可说是功成名就了,也应该考虑你的个人问题了!你有意中人没有?如果没有,这事就交给我吧!你放心,我一定会想法为你找一个和你相配的姑娘!”

  一
  这天早上刚上班,蓉城市公安局警民热线接到了一个匿名电话,举报东郊沙河镇有人准备把国宝级文物违法卖给香港来的文物贩子,约定今天上午在东郊沙河茶馆内交易,请警方派人去抓现行。
  对方说完就挂了电话,热线值班员马上把这一信息向主管刑侦的副局长谭涛作了汇报。潭涛见这个电话虽然是匿名的,但他考虑这个电话提供的情况很重要,便马上通知刑侦大队重案二队派人去侦察,如果情况属实,办案刑警可以当场实施抓捕。
  欧阳杰和队里青年刑警金晓刚奉命侦察此案。二人化妆成闲逛市民赶到东郊沙河茶馆一看,金晓刚顿时傻了眼,他说:“这么大的茶馆,那么多的茶客,到那里去找这个文物贩子呢?”欧阳杰看了看沿着沙溪河而建的有近两百张茶桌的茶馆这么早就有近百人了,又看了看小金和自己的打扮,笑着对小金说:“今天是双休日,喝茶的人肯定不少,不过现在还没有到高潮时候,我们先进去溜一圈,我们先泡一杯茶喝着,来个守株侍兔如何?”金刚听了点点头后先进了茶馆。
  二人走进茶馆后,装着找位置的样子在里面逛了一圈,见这些茶客都是些六七十岁的老头,看样子他们的家可能就在茶馆附近,所以有的茶客竟然把自己的茶杯也带到茶馆里来了,便断定这些人不是要寻找的目标,于是,他俩就选了个临近门口的茶桌泡了两碗花茶,他们坐的这个位置,无论谁进来喝茶,他们都能看到,所以很利于观察。
  从上午八点守到下午五点半,他们一直没有发现有可疑人员,至于港商式的人物更是没有出现。眼看茶馆就要关门了,茶馆内的茶客们也走光了,他们只好收队回局向谭涛报告。
  谭涛听后沉思了一会儿后问欧阳杰:“你们根据什么来判断谁是文物贩子呢?”欧阳杰说:“人的举止与神态。来茶馆内喝茶的人要么海阔天空的摆龙门阵,要么谈生意讲价钱,谈好谈坏不超过二十分钟就走,而今天进茶馆的最少坐两三个小时,最多的坐一天,饿了就买两个锅魁烧饼吃。至于港商,无论他怎么装扮,和本地长期喝茶的茶客们不一样,所以我敢断定这文物贩子今天没有去这家茶馆交易!”
  正在这时,谭涛面前的电话响了,他拿起话筒听了一会儿后,一边放下电话一边说:“又是那个匿名举报者的电话,他说卖国宝的人发现你咱们在茶馆里“蹲坑”,所以他马上通知港商改日改地方洽谈。他还说,这个卖国宝的人是咱们的同事,认识咱们警察,所以‘惊了堂子’。”
  同事?我们的同事?潭涛放下电话后,把刚才的匿名电话内容告诉了欧阳杰王阳和小金,二人听说后不禁纳闷了,这个同事是谁?
  过了一会儿,欧阳杰恍然大悟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说:“哦,我晓得这个同事是谁了!”
  谭涛问:“你说的是谁?”欧阳杰迟疑地说:“这个人是不是贩卖国宝的我不敢肯定,但他今天确实在东郊沙河茶馆外出现过。”说到这里,他一边仔细地回忆一边说:“大概是快中午十一点左右,我见他出现在离茶馆门口几公尺处的一个烟摊前,他先买了一包香烟,然后他朝茶馆里看了看,好像是看见了我,他就摸出打火机点燃香烟抽了两口,接着跟卖烟的讲了几句话就走了。他过去是东城区分局治安大队的分队长,因为晚上爱打牌赌点小钱受过处分。五年前充实基层派出所时,他被调到沙河镇派出所任所长。我前年参加侦破东郊杀人抛尸案时,和他打过交道,所以我们认识。那时谭局还没有调来,小金还在警察学校,因此你二人都不认识他。”
  小金说:“难怪我没有发现。”欧阳杰说:“你就是认识他也发现不了,因为你坐的位置虽然面对大门口,却是背朝着他的,所以你不可能看见他。我坐的位置既可以看见进出茶馆的所有人,也可以看见茶馆门口附近的情况。”
  谭涛笑着问欧阳杰:“你说了半天,这个神秘的同事叫啥名字?”欧阳杰说:“他就是沙河镇派出所现任副所长叶尤成,因他长年搞治安工作,又常常晚上出警养成每晚不过午夜不归家,所以就有人根据他名字的谐音给他取了个绰号叫‘夜游神’。”
  谭涛这才想起说:“这人我认识,去年因有人举报他养情人、常赌博被市局纪检委查证,给予他降职处分并党内警告一次。如果他真的涉嫌贩卖文物,我们就得改变侦察方式才行。他也是个老侦察员,所以他的反侦察能力是比较强的。”
  欧阳杰说:“干脆我和小金马上化装去沙河镇先摸一摸底。他虽然认识我,但他却不认识小金。我建议小金扮成文物贩子,公开地去收购文物古董,我则装成无业游民,坐茶馆听别人摆龙门阵收集情况,双管齐下变被动为主动。”
  潭涛同意欧阳杰的方案,他说:“自从修建三环路时在沙河镇东口发现西汉古墓群之后,沙河镇周围的盗墓风就越刮越烈。这些从古墓里盗掘出来的文物古董,不仅被运送到外地去贩卖,还把香港欧美的文物贩子也引来了。前几次我们打击的几件盗卖文物案虽然已取得了一定的震慑作用,但沙河镇一带现在究竟还有多少有价值的文物,这里面有没有国家保护级的文物我们不很清楚。这个匿名举报人说有人贩卖国宝级文物,根据相关规定,国家一、二级文物才属国宝级。举报人的话虽不可全信,但又不得不信。我们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以防真有国宝流失,所以千万不能掉以轻心!由于这件案子涉及我们警察内部,为不走漏风声,你们只向我汇报就行了。至于你们大队长那里,我向他打招呼。开始行动吧,我等候你们的消息!”
  于是,欧阳和小金各自装扮成了文物贩子和无业游民,第二天再次来到了沙河镇进行侦察。
  
  二
  沙河镇和川西坝上所有的场镇一样,茶馆比饭馆多,茶客比吃客多。随着贫富差距的拉大,这些茶馆也开始变化了,大款们喝茶进的是有雅间、有小姐陪的茶楼,一般的生意人则到装饰气派的茶房一边品茶一边洽谈生意,而那些休闲者与老年茶客们就喜欢坐宽敞热闹的大茶馆,一是喝个舒畅,一是图个熟人多。
  四川茶馆还有个特点是这儿的信息既多又快,所以你如果想打听什么,只消去坐茶馆,肯定就能打听到,因为这茶馆里什么人都有,而这些人除了喝茶之外,就只有以交换各种信息或者摆龙门阵来打发时间了。
  深谙此道的欧阳杰叫小金去茶楼和茶房转悠,他便来到沙河镇街上的茶馆找了一张坐着两个中年人的茶桌坐下,泡了一碗茶,又要了一盘瓜子,开始慢慢地品茶、吃瓜子。
  今天欧阳杰化了妆,他的打扮既不很土又不很洋,但他那气势和派头却像一个老江湖,所以同桌的那两个中年人见他像貌还和气,便主动地和他摆起了龙门阵。
  当那两个茶客得知欧阳杰是“古玩虫”,其中一个岁数大些的就说:“这里去年建三环路时虽然发现过不少文物,但真正有价值的却不多。”另一个却说:“也未见得!据我所知,真正值钱的根本就没有拿出来卖。俗话说货多不值钱,物以稀为贵,所以当时有的虽然卖了点钱,结果有的还栽了。现在风头过了,真正值钱的属于国宝级的才开始露头。”
  那个岁数大的说:“去年那次镇上派出所突击搜查时,听说搜到了几样国宝。”
  欧阳杰做出惊喜的样子问道:“是啥子东西敢称国宝哟?”那人叹口气说:“我也搞不清楚,但我听说那玩意儿的主人刚拿出来还没有找到买主,就被派出所的叶所长听到风声派人去搜,搜到就没收啦!”
  另外那个中年人“哦”的一声点了点头说:“你说的是不是去年国庆节在沙滩村抓住的那个文物倒卖案哟?听说叶所长第二天就把缴获的文物上交了,估计他哥子该得奖了!”这个中年人听了又叹了一口气说:“狗日的在镇上吃香喝辣还玩情人,吃红掌黑,他硬是王八坐到上八位,该他龟儿子玩格了!
  后来两人又东扯西说起了其它的事,欧阳杰陪着闲谈了一阵就借故离开了。出了这家茶馆,他又去了两家茶馆,结果没啥收获,见天近傍晚,便在镇场口等小金一起向潭局长的办公室汇报。
  小金打听到的情况也和欧阳杰差不多,谭涛说:“我根据中午欧阳杰提供的情况,马上查了一遍材料,沙河镇派出所去年十月底确实上交了一批缴获的文物。据专家鉴定,其中只有一样属于国家三级文物,也没有什么国宝之类的东西,因此我认为有三种可能:一是该派出所确实没有没搜到国宝;二是夜游神想把国宝隐瞒下来占为己有;三是另外有人手里确实有国宝想抛售,所以才会有风声传出来。你们都听说了夜游神的情人是沙河镇河畔旅馆的老板娘,我知道那里一楼也是茶馆,二楼是中餐厅,三、四、五楼是旅馆,六楼是老板的住房,因此你二人化妆住进河畔旅馆侦察,看看这夜游神在那里究竟搞些什么名堂?”
  于是欧阳杰和小金立即赶往沙河镇,住进了沙河镇河畔旅馆。
  
  三
  这河畔旅馆就在沙河镇东头沙河溪旁,它旁边有一棵四人才能合抱的黄角树,夏天的骄阳被它遮挡在了旅馆外面,却把阵阵凉风招来,使人感到清爽不已。这旅馆建的位置,既利用了这树遮阳挡风雨的优点,又点缀了楼房,使它虽然鹤立鸡群,却又不十分霸道,因为沙河镇除了西头的镇政府的楼房是六层之外,其它的最高也就四层了。
  欧阳杰和小金来到河畔旅馆三楼的房间刚住下,就听见走廊上有人在大声喊:“叶所长,你们是下来在餐厅雅间吃晚饭,还是由我安排人给你们端上来就在会客室吃?”小金探出身子想认识下这位久闻大名的派出所副所长,只听到那上头的会客室里有人大声武气地应道:“半小时后给老子端上来嘛!老子现在手儿正顺,离不得牌桌!”
  小金虽然没见着叶尤成本人,却看见下面二楼走廊上有个风姿绰约的中年女人,双手叉腰望着三楼。只见那女人听见回话之后,小声地和服务生说了句什么,然后就回大厅去忙碌去了。
  欧阳杰说:“我们的肚子也叫起来了,我们也下去吃点饭。”二人便来到了二楼餐厅,点了两个炒莱一个汤,一边吃着一边暗中观察着那女人的举动。
  只见这个女人,年龄约有三十几岁,个子高挑,身材苗条,清秀风韵。
  小金听见有个吃客叫她香莲姐,便趁她来桌前询问莱的味道合不合二位客人的口味时,故意操一口普通话向她打听:“这儿什么地方好买古董?”她听了把二人打量了一遍,问:“二位喜欢收藏古董呀?”小金指着欧阳杰说:“他是我们江淅有名的收藏家,听说你们这里出土了一批西汉时期的古董,所以我们老板专程来这儿看看。”
  欧阳杰做出老练的样子点了点头后,操着一口江浙普通话说:“如果小姐帮了忙,我一定会重重地谢谢你哦!”
  她听了微笑着问:“你们住的三零八号房吧?我对古董一点也不懂,不过,我可以帮你们打听一下。如果有运气,帮个忙也无所谓的。我先打听打听,有消息再告诉你们。”说完她就去招呼别的客人去了。
  这天晚上十一点,有个年龄约六十岁的老者敲开了欧阳杰和小金住的房间,他先天南海北地摆龙门阵,然后才转向古董方面的话题。他喝了一口茶,清了清嗓子,说:“现在嘛,老年都人恋旧,玩古董的人越来越多。古物不能再生,古玩日渐稀少,价钱也一天天攀升。我看二位是行家里手,我这里有一对玉杯,想请教二位能值几个钱?”
  说罢,他从身上摸出一对玉杯放在桌上。
  小金上警官学校时,怎么识别海洛英、鸦片、冰毒,他都独具慧眼,可对古董却是“扁担做吹火筒——一窍不通”,所以他有些担心地看着欧杰,怕他开黄腔说外行话。
  欧阳杰见小金的眼神,便明白他是要自己亮招了。阳杰先笑着对老者抱拳一揖之后,不慌不忙地拿起一只玉杯在床头灯下仔细地端详起来。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欧阳杰把玉杯放回桌子上,叹了一口气说:“玉是翡翠,做工也还可以,就是年代不久,充其量是清未民初的民间用具,作为装饰或者摆设可以,作为古董,那就谈不上了!”
  老者不服气地说:“翡翠乃玉中精品,况且此杯做工精细、造型美观,就算你说的是清未民初的,距离现在也有一百多年了,也该算古董啦!”
  小金忙递给老者一支中华香烟,说:“我们这次来这里,可不是收购一般的古玩,所以不属于国宝之类的东西,我们老板是看不起的。老先生看来也是个行家,我们按行规办事,只要你介绍或者推荐了国宝,我们会付给你百分之十的佣金。老先生也许知道吧,卖不上几十上百万的算不上国宝。几十上百万的百分之十,也是几万或者十几万,这佣金可不少呀!”
  这老者听了有些激动地说:“看来二位是安了心来这里做一回大生意的,二位好好休息,明天我一定会给二位带来好消息的!”说完他就把那一对玉杯收捡好,然后客气地告辞了。
  欧阳杰把门关上后,又贴近门上听了一会儿,然后才回到床前小声地告诉小金:“他到那上头的会客室去了,我估计,今晚有好戏看!”
  欧阳杰和小金刚刚上床,就听见门外有人在敲门,欧阳杰说:“什么事明天谈!”外面说:“我们是沙河镇派出所的警察,正在执行公务,请开门配合我们调查!”欧阳杰一边答应一边开灯,他小声地告诉小金:“做好最坏的准备。”

本文由蒙特卡罗正规网站▎官网进入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所以你们来侦破这类案件有优势嘛,潭涛见这个

关键词:

您不会在大学的终极一天还要迟到吧

一 我睁开眼睛的风华正茂眨眼间,意识有了绿灯,因为自身不知道自身在怎么地方。笔者躺在一张雕花木床面上,身...

详细>>

唐多令·淑节伤怀

夕雨霁荒园,晓风弄薄寒。柳花飞、零乱榆钱。已是人间三月半,光阴老,意阑珊。怎的教春还,客心愁枉然。太匆...

详细>>

说的不是外在条件的弱,对谁都非常的要好

文|青猫懂得要远离谁,远离什么。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个道理如果不深入体验一下,是很难真切领会到其中精髓...

详细>>

省佛协副会长修达法师,黄进发厅长对省佛协在

东正教在线克赖斯特彻奇讯二〇一六年十二月3日晚上,第五届世界基督教论坛称扬大会暨今年亚马逊河省佛协迎春茶...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