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说芙蕖是个算命先生取得名字,不用每

日期:2020-01-19编辑作者:文学文章

别靠近那口井。
  这是芙蕖听到的最多的话了。从她懂事起,母亲一直念叨着这句话。听姐姐说那口井曾经掉下去过人,里面的水都是黑色的。她不信。
  姐姐说芙蕖是个算命先生取得名字,算命先生还告诉她母亲不能让这个孩子靠近那口井。所以芙蕖只是远远地看过那口井,她很清楚的看见井的周围长满了藤曼和不知名的小白花。挺有意境的嘛,她这样想着。
  他们那个村庄时非常落后的,大家的心思都在种地上。种地、干活,才能活下去。芙蕖是村子里最清秀的姑娘,不像其他的女孩子常年劳作,脸都是乌黑发亮的。但是,芙蕖做起事来比姐姐都还利索。
  芙蕖本来对那口井是没什么兴趣,然而母亲的唠叨和姐姐的叮嘱让她产生了极大的兴趣。那是一个非常炎热的夜晚,当人们都沉浸在睡梦中时,芙蕖早已偷偷溜出家门,朝那口井的方向跑去。如果你在现场,你会看见一位漂亮的姑娘赤着脚,披散着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和着零碎的月光正在奔跑。近了,到了。芙蕖蹲着井边,低下头看着那口深不见底的井,并不是黑漆漆的一边,芙蕖捂上嘴,是的,她看到了满井的荷花盛开,好美。芙蕖微笑着。当她准备伸手去井里的时候,她白皙的手臂被人一把抓住。
  她偷偷去井边的事被母亲知道了,母亲把她锁在了后院。姐姐经常去陪她说话,她知道,姐姐其实是怕她再偷偷逃出去。说起来,她没想到姐姐的睡眠这么浅,她这么小心还是把姐姐吵醒了。而她总是心不在焉,和姐姐有一句每一句的聊着。她心里想得全是那满井的荷花。
  那天,姐姐手里拿着东西,她看了看,姐姐满心欢喜的告诉她,这是出去闯荡的二愣子带回来的书。二愣子本名是叫做方益炜的,只不过大家觉得他长得挺傻,就都叫他二愣子。芙蕖很高兴,她和二愣子关系是最好的,姐姐说这是二愣子专门给她带的书。芙蕖接过来,可是,从小没读过书,大字不识一个。她翻开第一页,她就笑了,写的是她的名字,曾经二愣子教她认过写过。书的第一页写着:芙蕖,荷花的别名。后面写着:芙蕖与草本诸花似觉稍异,然有根无树,一岁一生,其性同也……她看不懂也就不想看了。
  过了几天,二愣子就来看她了,她觉得二愣子其实挺好看的,一点都不傻,比村里那些黑漆漆的人好看得多,所以她叫他益炜。她还是有一句每一句的搭着腔。益炜,晚上的时候来看我好么?芙蕖小声地说,二愣子笑着同意了。芙蕖心里又打起了小算盘。
  等都晚上,她让二愣子把锁弄开,她又想去井边。二愣子当然知道关于她的事,他没同意。她可怜兮兮地望着她,伸出一根手指:就一次,要不,你陪我去。二愣子想了想,自己在她身边应该没事,就同意了。在路上,芙蕖一直说着那天的情景,二愣子听着,却什么也不说。说着说着就到了,芙蕖低下头去看,二愣子就站在她身边,看着她。她笑着指着井里说:益炜你看,满井的荷花。二愣子低下头,果然是满井的荷花,但是他突然起了鸡皮疙瘩。
  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芙蕖已经跳下去了,他伸出手,却抓不到芙蕖的白裙。井水溅到了他的手上,也许是黑夜的作用,他看到井水是黑色的。
  他突然想起芙蕖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芙蕖,就是荷花。      

从此肖家上下就不太平,富裕的人家渐渐的衰败,直致最后没有一个后人。那地方也变成了不祥之地。加上后来又有几个想不开的女人,步了石丫头后尘,那地方更是阴森恐怖!

旧时的农村女人寻短见不外乎三种,上吊,喝毒药,跳井。后一种是最绝决和惨烈的毅然绝然。井一般腹大口小,而且极深极窄,一旦落水很难有生还之机。一个女人不到万念俱灰,冤深似海是轻易不会如此绝决的!

很喜欢夏天的傍晚和母亲到井边挑水。收过小麦的田翻耕过后放满了水,像极了一面面明晃晃的镜子,挑水的嫂子们从窄窄的田埂上走过。西斜的夕阳把她们的影子拉得很长,映在明镜似的水田里,她们的身影光彩夺目,婀娜多姿。

父亲一年只挑一次水,大年初一早上的头一担水。犹如到庙里烧头一柱香一样,大家都抢着去挑第一担发财水。每年父亲抢水回家后,就放爆竹,新的一年就那么开始。

奶奶说在她年经的时侯,是不需要水井的,每家都用一根根木头凿成长长的水槽,把水从山涧里直接引到家门口。

我家在村子偏西,东边的井水基本不用的。挑水是母亲的事,她会在每天出早工之前,把水缸挑满。

那时候我并不懂得有山泉水、矿泉水之说,只是觉得奶奶她们很幸福,不用每天都去挑水。

我和姐姐跑到田埂上,也想看看自己的影子是否也很漂亮。水田里映出我和姐姐,犹如俩根一长一短的小竹子。心中突然就有了想要瞬间长大的怪念头。

母亲她们那一代,人口就多起来了,生产队里有很多的牛羊,牛羊满山乱放牧,它们经常踩坏水槽,而且在泉水边饮水时,还随意大小便,严重的破坏了水源。由生产队出面,在村东头和西头各挖一口井。

有时母亲会在竹篮里装些菜或者衣物,让我和姐姐帮她拎着到井边洗。母亲洗衣物时我们在沟边玩耍,偶尔‘也会捉到几只蝌蚪和小鱼苗,吵着要母亲用舀水的瓢让我们装回家。对这个无理的要求,母亲从来没有答应过。

那时的灶房里家家都有一只大水缸水缸上面盖着块木板,木板上放一把舀水的水瓢。木头做的瓢很是沉重,我们去舀水时总是把水泼湿了地面。

只是会经常跟着奶奶到井边洗菜,奶奶年纪大了有头晕症,父亲不让她到井里洗东西,怕有危险。奶奶经常偷偷的去,父母知道了,总会数落奶奶一顿。

奶奶告诉我们水井是洁净的地方,井里住着海龙王。不能在井边说脏话,海龙王会让夜叉把人变成哑巴。井边也不能洗头,海龙王是个秃子,最喜欢长头发。谁在井边洗头发,晚上就会把谁的头发拔光。

等我上初中时,人早长过了扁担,父亲用卖了一只小猪的钱,买了一对铁皮桶,那是我们村子里第一对铁皮洋桶。

故事其实千篇一律,一个姓石人家的女儿嫁入当时富庶的肖家做媳妇。因不堪忍受公婆的折磨,身怀六甲时跳井而亡。当时抽干井水也不曾看到尸体。有的说飞升做神仙了,有的说被海龙王救走了。

洗过的菜和衣物份量重了很多,我们往回拎时总觉得沉重无比。如果在半路上遇到小伙伴,喊我们去跳橡皮筋或踢踺子,我们往往会扔下篮子跑得无影无踪,不管母亲在身后怎样叫唤。

那种美妙让我终身难忘,以致于我一生都对长发情有独钟,认为女人不管多老都应该长发及腰。

父亲用葫芦做了许多葫芦瓢,葫芦瓢比木瓢轻盈了许多。但是,葫芦瓢在水中泡的时间久了,喝水时会有一种苦涩之味。我们都不喜欢。偷偷用碗柜里的碗去舀水喝,却又毛手毛脚,常常把碗摔碎。

许多原先熟悉的景物在逐步减少,直致消失,比如屋顶上空袅袅的炊烟,清晨的鸡啼,和快要绝迹的耕田的老牛,还有这冬暖夏凉清澈的水井。这一切是农村之幸抑或是农村之不幸呢?

现在想来好生惭愧,如果光阴能倒回,我一定做个乖巧的孩子,体恤奶奶和母亲的艰辛。

我经常听到嫂子们在井边吵架骂人。她们也没有变成哑巴。但是就算是最叛逆的小男孩,也不敢在井边洗头,谁也不敢冒禿头之险。

村东口的井因挖在胶泥土上,每到盛夏之季,水质总有些浑浊,而且还有一股泥腥味。村西口的井在一座小山脚下,其实就是一个四四方方的,用石头砌成的露天小水池。这口井一年四季清澈甘甜,奶奶说这是最好的白沙水。

听奶奶讲过好多遍石丫头井的故事。石丫头井在我们村子的后山,是一处平整的环境清幽的所在,草木旺盛,有很多的毛桃。但那里是我们的禁区,毛桃再诱人也不敢去采。

所以,那些深不见底的古井里,不知藏着多少可怜的孤魂。

有时家里沒有水了,裹着小脚的奶奶会用木桶到井里拎半桶水,她说我和姐姐还没长到扁担高,不能挑水,会压坏腰子长不高的。不知奶奶的话有无道理,在我们沒有长到扁担高之前,确实没有象其他小伙伴一样去挑过水。

装水的两只木桶由于常年浸泡在水里,又黑又沉,那时的我和姐姐尚小,就算拎只空水桶也觉得很费力。母亲要早晚挑两次水,才能够供一家老小使用。

新媳妇美兰嫂子,是那时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两根乌黑的长辫子直垂腰际,发梢上两只黑色金丝边蝴蝶结,随着她轻快的步伐,长辫子有韵律般跳动。

可是光阴逝去不可追,有些遗憾和后悔是永远无法弥补的。比如我心中这份愧对,终将伴我一生。

刚开始,我和姐姐像俩只骄傲的花喜鹊,争着抢着去挑水,铁皮桶总被我们弄得叮当响,等过了新鲜劲,便觉得肩上的挑水担子越来越沉,俩人开始互相推脱。挑水的重担依旧落在母亲身上。

如今,橱房里沒有了水桶和水缸的影子,水井在逐渐淡出人们的生活,家家都用上了自来水,有了热水器和太阳能,冷热水龙头一年四季随意使用,城乡之间差距越来越小。

晚上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回家。以为会被母亲骂一场或者打一顿,但是母亲似乎把这件事给忘了。从来都不提起。第二天,依然让我们帮她拎着菜篮子到井里。

本文由蒙特卡罗正规网站▎官网进入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姐姐说芙蕖是个算命先生取得名字,不用每

关键词:

【蒙特卡罗正规网站】国内漫游资费方案调整为

店外的冷风瑟瑟作响,新春的快乐和心弛神往迫在眉梢。在我们的梦想中,集团决策者一纸命令让大家新春回家的愿...

详细>>

老板娘站在井口看着井里的丈夫,张嫂颤声地问

来人啊!救命呀……朝气蓬勃阵阵嘶哑的呼救声在公园局的后院中若隐若显地飘动着。 那时天已破晓,担负打扫卫生...

详细>>

贾老师这样走上讲台谁也没有话说,学生们都在

贾凹文的爹爹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局动中夺了官员的权后,他就成了公社革命委员会主管了。说话赫赫有名的贾老总...

详细>>

您不会在大学的终极一天还要迟到吧

一 我睁开眼睛的风华正茂眨眼间,意识有了绿灯,因为自身不知道自身在怎么地方。笔者躺在一张雕花木床面上,身...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