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农弯腰拿了一个递给邵雍说,我爷爷常对我说

日期:2020-01-19编辑作者:文学文章

图片 1
  
  微山湖西的柳溪村,有个远近闻名的柳二卯,他爷爷是前清秀才,他也念过几年私塾,喜读史书,博古通今,为人精明,能言善辩,但不善农耕,靠算卦为生。他最喜欢村里的学生申君,二人可谓无话不谈。他早就想把算卦的这点本事传授给申君,不知他意下如何,于是想试探他一番。
  那是在旧社会,有一天晚上,柳二卯与上小学的申君在牛屋里聊天,他真是“三句话不离本行”,说着说着就扯到算卦这件事上。他说:“我看你人挺聪明,跟我学算卦吧。”
  申君说:“我爷爷常对我说:‘人要靠劳动吃饭’,算卦光动嘴,不劳动,不得挨饿吗?我不干!”
  柳二卯说:“傻孩子,算卦怎会挨饿呢?别看我算卦这点本事不起眼,到哪里都饿不着。再说算卦也不用花本钱。你要愿意学,我就教你。”
  申君说:“算太卦难,我学不会。”
  柳二卯说:“说难也难,其实算卦也不难。俗话说:‘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只要用心学,就能学会。”
  申君从心里还是觉得算卦玄妙,于是问道:“给一个不认识的人算卦,怎么会知道人家的情况,算出吉凶祸福呢?”
  柳二卯想了想,他对申君说:“我先给你讲个古代算卦测字的故事吧。”
   柳二卯说:“宋朝有个邵雍,少年时刻苦好学,博览群书,寒不炉,暑不扇,夜不就席,刻苦钻研易经数年,成为远近闻名的算卦测字大家。只要你写出一个字,他就能推算出人的吉凶祸福。”
  申君觉得太玄妙了,于是问道:“古代还有这种事?”
  柳二卯说:我给你讲个邵雍测字的趣闻:一个新上任不久的大官,听说邵雍测字特别灵,就想试一试他的测字本领。有一天,他换上便衣,带着一个当差的,迈着八字步来到邵雍的卦摊前。邵雍见他要测字,便问:“先生您要测字?请您写个字吧。”
  大官拿起笔来随手写了个“人”字,然后将笔一放,恰好横着搁在“人”字的中间了。
   邵雍问:“你想问什么事?”
  大官说:“你看看我是干什么的?”
  邵雍不假思索地说:“你是个大老爷,当官的。”
  大官听了,没有吭声,他向当差的使了个眼色。那个当差的过来也写了个“人”字,然后,他把笔却竖着搁在“人”字的下边了。
  当差的问:“你看我是干什么的?”
  邵雍望了他一眼,慢条斯理地说:“你吗,不过是个平常人。”
  大官一听,感到非常惊讶,急忙问:“为什么我俩写的都是‘人’字,而我是当官的,他却是平常人呢?”
  邵雍摸了摸胡子,笑眯眯地说:“因为你写完‘人’字之后,把笔横搁在‘人’字中间了,这不成了‘大’字吗?大人不就是大老爷,当大官的吗?他写完‘人’字之后,却把笔竖着搁在‘人’字下边了,这不成了‘个’字吗?所以他是一个平常人。”
  当差的一听,急忙说:“我要也把笔横着搁呢?”
  邵雍笑着说:“你再横着搁就不灵了,因为我已点破了嘛!”
  大官听了,心中暗暗佩服。不过,他还想再试他一试。
  第二天,大官让衙役从狱中提出一个犯人,对他说:“本官今天派你去办点事儿,如果办得顺利,可以减轻你的徒刑。”说完,他让犯人洗了澡,刮了脸,等他吃饱喝足之后,大官才对他说:“我今天让你去挂摊测个字,你别的什么字都不写,就写个‘人’字。”
  犯人应了一声,按照大官的吩咐,他穿上长袍马褂,戴上礼帽,后边还跟着两个穿便衣的衙役。他们三人来到邵雍的卦摊前,犯人摆出一副当官的架式,气势汹汹地对邵雍说:“我要测字!”
  邵雍一看,差点笑出声来。你道为什吗?原来邵雍一眼就看出来了,虽说他穿的很阔气,后边还跟着护卫,见他满面愁容,面黄肌瘦的样子,一下子全明白了,于是说道:“请你写个字吧。”
  犯人说:“不用写了,我就说一个字吧。我说个‘人’字。”
  邵雍问:“你想问什么事?”
  犯人说:“你看看我是干什么的?”
  邵雍带着讥讽的口味说道:“赶紧回去坐你的监牢吧,你是个囚徒。”
  犯人听了,不再言语,灰溜溜地跟着两个衙役走了。两个衙役回来跟大官一说,大官百思不得其解,马上来到邵雍的卦摊前,问道:“先生,上次我们两个用笔写‘人’,你能测出是什么‘人’,今天他用嘴说‘人’字,你也测得这样准,是何道理?”
  邵雍说:“无论笔写还是口说,均要用心来测。他说‘人’,正是‘口’中加‘人’,不是个‘囚’字吗?”
  大官听了,连连点头。从此这位大官对邵雍更加佩服了。
  申君听得入迷,他打心里也佩服邵雍测字的本领。不过他觉得测字还是太玄,一旦测错,就会出丑。于是问道:“若是二人写出‘人’字之后,把笔不放在‘人’字上呢?比方放回原处。”
  柳二卯说:“那也有办法,你要学会察言观色,随机应变,再把话说得模棱两可,就可以自圆其说了。比方说:‘你是个当大官的’,他说:‘不’,你就说,‘你有当大官的命,现在不是,将来准会当大官。’他一听乐了,准会信以为真。”
  接着,柳二卯又说:“字是死的,人是活的,全凭算卦人的一张巧嘴。”
  接着,他又讲了一件测字的趣闻:有一天,一个老汉千里迢迢来到洛阳,寻找失踪多年的儿子。洛阳人劝他在洛阳桥头等着,说邵雍算卦特别灵,等他来后问一问,没准就能知道你儿子的下落。老汉听后,就在桥头耐心地等待算命先生邵雍。
  正在这时,有一个人走了过来,根据他的神态和打扮,老汉断定他就是个算卦先生。不过这位不是邵雍,而是他的侄子。原来邵雍昨日去城里办事未归,他的侄子一来闲着无事,二来也想试一试自己测字的本事,就替他来洛阳桥头摆卦摊。邵家侄子刚一落脚,人们就凑上来,七嘴八舌地说:“快给这位老人家算一卦吧!”
  邵家侄子问老人:“想问何事?”
  老汉忙说:“问问我儿子的下落。”
  邵家侄子说:“你随便说个字吧。”
  老汉一眼瞥见旁边有个土堆,便随口说了个“堆”字。
  邵家侄子在纸上写出“堆”字,然后反过来掉过去地看了好大一会儿,突然大叫一声:“哎呀!这‘堆’字左边是个‘土’,右边土上土,中间是个‘人’,这说明‘人’已入土,埋在斜坡之上了!”
  老汉听了这话,大叫一声,突然晕了过去。大伙儿慌忙急救,有的掐人中,有的揉胳膊,有的捏腿,折腾了好半天才使老汉缓过气来。
  恰在这时,邵雍赶着车回来了,他路过洛阳桥头,忙从车上下来询问原由。他的侄子便把老汉寻子算卦的经过说了一遍,又把纸上写的“堆”字让邵雍看。
  邵雍瞧了一瞧说:“人还活着,咋说成死人呢?”
  于是他就走过去安慰老汉说:“您老不必着急,您的儿子还活着。”
  老汉听了,半信半疑,于是问道:“你咋知道我儿子还活着?”
  邵雍耐心地解释说:“这个‘堆’字,虽是‘人’在‘土’中,可‘人’是立在‘土’中的,不是躺着的,这人是住在窑洞里的。”
  老汉一听,转悲为喜,立即起身施礼道:“天地这么大,不知到哪里寻找我儿,还望先生指教。”
  邵雍说:“洛阳城北有座邙山,邙山夏鸡沟家家住窑洞,你到那里去找兴许能找吧。”
  接着他又将“堆”字反复看了看,口中念念有词:“左边之‘土’移上边,土上加土便是‘山’,‘山’下有‘佳’成‘崔’字,崔氏佳妻在山间。”
  念毕,他对老汉说:“老人家,你到邙山夏鸡沟打听崔氏佳妻,便能找到你的儿子了。”
  老汉听了这话,谢过邵雍之后直奔夏鸡沟,果然在那里找到了多年不见的儿子。原来,他的儿子那天出门,办完事回家,突然被一阵狂风刮到山沟里,昏迷不醒,后被外出做生意的崔先生救起,把他带回夏鸡沟家中,看他为人忠厚老实,便招他为上门女婿,他本想带着妻子回家看看,却忘记了回家的路了。
  申君听得津津有味,心有所动,但他还是说:“我嘴笨,学不会。”
  柳二卯说:“好学嘛,咱不学测字,我教你‘由生辰八字,推算人的吉凶祸福。’算卦都是死理,人的生辰八字也是死的。你得先背熟阴阳五行、天干、地支,‘五行’是金木水火土;‘天干’是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地支’就十二个字,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
  申君问:“根据生辰八字,你怎么会知道人家兄弟几个?父母在不在?”
  柳二卯说:“傻孩子,算卦的哪能知道?这都得叫算卦的自己说。比方说,有人来算卦,不管问财、问运、问病、问事,这四件事都有‘簧’,叫‘四大簧’。‘簧’就是锁簧的‘簧’,算卦的就要用钥匙开他的‘簧’。头一件就是会听话因,要抓住‘簧’。比如给小孩算卦,他说出小孩的八字,你就煞有介事地对他说:‘按他的这个八字,应该是父母双全,可是他的命相克父,要认一个‘干爹’。这么一说,他家大人自己就会赶快说话了。他要不说,你还要套他说,意思是找他的‘簧’。你说得不对了,还可以拐回来。比如说,你说孩子父母双全,他说他爹死了,你就说孩子的生辰没报对,农村又没有钟表,他也说不清楚。”
  申君说:“这不是骗人嘛!”
  柳二卯笑着道:“这也不能说全是骗人,有钱人家赚他几个钱花是应该的,穷人家给他解个心焦,除个心病,也是好事。比如问病,你就给他说个活络话,千万别说得太清楚。一般给小孩问病,你就说这个小孩病走在‘内’,眼不睁,啼哭多,饭少吃来又发热。小孩子们的病,大体上就是这几样。另外,人都喜欢奉承,顺心丸谁不爱吃?比如老婆们来算卦,你就说,按你这个八字呀,你是个性子刚强的直心人,不爱占人家的小便宜,借平还满,总爱吃个亏;任凭自己受苦,可对人总是大方。这么一说,她就会说,先生啊,你咋说得这么投心呀!下边就好说了。还有些人是‘硬簧’!比如有些地痞流氓、国民党军官,故意来找茬‘卡’你,说不定还要砸你的卦摊子!这也好办,你就先奉承他几句,然后再骂他。这种人是非赚他俩钱不行!比如有个国民党军官来算卦,他一报八字,你就说:‘文曲武曲两相连,南杀百战多少年,单等丙寅有火起,不当团长当校官。’他一听就高兴,然后你再说,‘你爹压你的官运,你命太硬,你要当上校官,就克住你爹了!不过也有个破法,这时候,他就害怕了!你再设法让他加钱免灾。”
  申君听了,依然犹豫不决,不过最后他还是说:“算卦这事,说说容易,做起来难,我还是好好读书吧,我爷爷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书读好了,将来总会有出头之日的。”
  柳二卯听了,叹了一口气说:“唉,算我白说了一晚上。学会抬轿能压人,学会点手艺还能压着人啊!艺多不压身嘛!”
  
  二
  
  又过了若干年,在外地读书的申君,有一年暑假,他正好遇到在外面流浪多年的柳二卯,二人相见,百感交集,柳二卯又说起这些年他在外地摆摊算卦的往事。
  柳二卯说:“我在外地流荡了这些年,起先还是靠算卦混饭吃。说起走江湖算卦的,共分四路八经。四路有南路、北路、平路、汉路,八经是:瞎子经、马虎经、拉骆驼经、黑嘴子经、鹌鹑叼卦经、占课经、平经、光经。我学的是‘马虎经’,全凭一本《万年历》,按十二属相,天干、地支、五行,给农民合个八字,掐个时辰来哄几个钱用。像西安这样的大城市咱没来过,到底这里的人吃哪一路,咱也不摸底,先试试看。”
  柳二卯停了停,接着说:“我在小雁塔附近,把半截破被单做的招牌挂在一棵树上,搬来两块破城墙砖当作凳子,凑凑合合摆了个卦摊。卦摊摆出后,没过多久,就有两个老婆来算卦。头一个老婆问病,她说:我孙子不好好吃饭,不知是啥病。接着,老婆说了孙子的生辰八字。
  我说:“你这个孙子命硬啊!按他的八字是父母双全,聪明伶俐,又会笑来又会说。”
  那老婆一听,高兴地咧开大嘴笑着说:“先生说得真对呀!我孙子可聪明那!”
  我又说::“你这个孙子3到5岁时会有场灾。他这个病是走内呢?还是走在外?”
  老婆说:“就是肚胀。”
  我说:“是啊,你这个小孙子是,肚子胀,啼哭多,饭少吃来又发热。叫他吃饭他撒泼,每天闹到日头落。”
  老婆一听这曲,一拍大腿说:“老先生,您算得太准了!”
  接着我告诉她说:“第一,要给小孩认个姓王的干爹;第二,小孩要少吃零食。”
  我这么一说,老婆乐得合不拢嘴,说得她一头乌云全散了。老婆为了感谢我,还给我留下两个熟鸡蛋。接着我问另一个胖老婆说:“老斋公,你也算一卦?”
  她说:“我不算,明天领我闺女来算。”
  柳二卯停了一会,接着又说起第二天算卦的事,原来是这样的:
  第二天,柳二卯刚摆好卦摊,只见一个掂着红包袱的年轻媳妇,面带愁容,脸有泪痕,在大街上站了一会,就拐到柳二卯的卦摊前,低着头说:“老先生,你是算卦的吧,我想算一卦。”
  柳二卯说:“你先坐下。”

第二天,他让人从狱中提出一个死囚犯,对他说:“本官今天派你去办点事儿,如果办得顺利,可减轻你的徒刑。”说完,让他洗了燥,刮了脸,等他吃饱喝足之后,大官儿才对他说:“我今天让你去测个字,你别的字都别写,就写个‘人’字。”犯人应了一声,就穿上了长袍马褂,戴上礼帽,后边还跟着两个护兵。来到卦摊儿,犯人摆出一副当官的架式,其势汹汹地要测字。邵先生一看,差点没有笑出声来。怎么呢?虽说他穿的很阔气,后边还跟着护兵,但一看他愁容满面,面黄肌瘦的样子,一下子全明白了:“请你写个字吧。”“不用写了,我说一个吧。”“我说个‘人’字。”“你想问什么事儿?”“你看看我是干什么的?”邵先生讥笑说:“赶紧回去坐你的监狱吧,你是个囚徒。” 两个护兵回去跟大官儿一说,大官儿马上又来到卦摊儿,向邵雍问道:“上次我们两个用笔写,你能测出,怎么今天他用嘴说,你也测得这样准呢?”邵先生说:“无论笔写口说,均要用心来测,‘口’中加‘人’不是个‘囚’字吗?”大官儿听了,连连点头。从此这位大官儿对邵雍更加佩服了。 三个嘎子圆梦,结果不同 邵村三个嘎小子,有一天一块儿去找邵雍。大嘎一本正经地说:“今天我们三个想请先生给圆梦,不知方便与否?”邵雍看了一下三人的神态,很客气地说道:“行啊!请几位说一说都做了什么梦吧。”。 大嘎说:我梦见我家的肥猪拱圈门子。邵雍说:这可是好兆头,今日定有人给你送吃的来。大嘎一听心里美滋滋的。 二嘎说:我也梦见猪拱圈门子,您看是好兆头吗?邵雍说:是好兆头。二嘎一听也很高兴,说:莫非也有人给我送吃的来。邵雍摇头说:不,是给你送穿的来。邵雍问三嘎:你也是梦见猪拱圈吗?三嘎说:是呀,邵先生你看怎么样?心想,大嘎是送吃的,二嘎是送穿的,我正缺钱花,说不定会有人给我送银子来。可邵雍却说:你梦见猪拱圈可不是好兆头哇!三嘎一听愣了:怎么不是好兆头?邵雍说:今天你要挨揍,你躲在家里,千万不要出门。大嘎回到家,还没有坐稳,他的表弟敲门进来,手提一大包果子。 二嘎回到家,一直等到晌午也不见动静,就出门来到大街上,刚走到街口,碰见出了阁的姐姐回来,姐弟俩一同回到家里,姐姐解开包袱拿出一套衣裳送给他。 再说三嘎回到家,实在不敢掉以轻心,宁肯信其有不肯信其无,一直呆在家里没敢出门。到了晚上,忽然外面传来锣鼓声,村里戏台开始唱戏了,实在憋不住了就跑去凑热闹。看见一位姑娘长得俊俏,就凑过去踩人家的脚,惹得姑娘一声尖叫。没想到姑娘的哥哥就在身边,冲过来就把三嘎拳打脚踢一顿。 第二天,三个嘎子又来找邵雍,询问为什么都是梦见猪拱圈,结果却不相同。邵雍说:猪第一次拱圈是饿了,所以要给它点吃的;吃饱了,再拱圈那就是冷了,所以要给它搁上几抱柴禾取暖;不饿了,不冷了,再拱圈,那还不是找揍吗? 点评:常言道,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三嘎问卜事由相同,而所应结果大异,此时空差错所致也。邵氏所断所解,看似简单,实则是对时空运动规律(或简称“易理”)的高深体悟和准确把握,吾辈实在自愧不如。 洛河杜鹃鸣叫,大宋国乱将至 洛水河上有一座很有名的桥,叫做天津桥。横跨洛河南北,象一条卧龙似的。每当明月高悬,把月光洒向河面,波光桥影,朦胧迷离,使人陶醉。邵雍曾在一首诗里赞美说:“春看洛城花,夏赏天津月。”他在洛河滩上居住时,常常到天津桥上散步,仰望洁白的明月,倾听滔滔的流水。治平年间的一天夜晚,邵雍与儿子伯温来天津桥上赏月。正当忘情的时候,忽然阴风四起,仰望天空,黑云遮月。不一会儿云中传来杜鹃的叫声。这杜鹃鸟可不像百灵鸟那样叫得动听,自古有“杜鹃滴血”的说法,说是杜鹃鸣叫,声音凄惨,常常叫得嘴中滴血。今日听来,果真让人撕心裂肺,凄苦难当,连那洛河流水也似有呜咽之声。邵雍见状,眉头紧锁,忧心忡忡。伯温问道:“父亲,您的心情为何如此沉重?”邵雍说:“杜鹃是南方之鸟,洛阳过去没有,今日飞来,天下将乱呀!”伯温不解地问:“为什么?”邵雍说:“《春秋》上讲‘六鷁(古书上说的一种水鸟)退飞,鸲鹆来巢,气使之也。’禽鸟之类先天气而行,今杜鹃飞来北方,说明地气将自南而北。”伯温又问:“地气自南而北,天下就会大乱吗?”邵雍说:“根据往日经验,天下将治,地气自北而南,将乱地气自南而北。几年以后,我大宋有灾难。”伯温担心地说:“那么哪里可避乱?”邵雍告诉他:“蜀地可避乱。”宣和末年,伯温率领全家迁往西蜀,幸免于金国南侵之乱。后人都称说:“邵康节闻鹃声而知天下将乱。” 预见生死.

当天下午,邵雍刚走到桥头,就见一人在那儿等候。等邵雍坐稳,那人瓮声瓮气地说:"老先生,给我看看今天的运气。"邵雍让其抽取一个纸卷,那人不假思索地拿起一个递给邵雍。邵雍一看仍然是一个"筷"字,不禁惊叹:"不妙!"那人便催他快说,邵雍说:"从这个‘筷'字上看,你今天将有关笼之灾,你性情暴躁,不免要招灾惹祸,望谨慎行事。"那人说:"我待在家里不出门,看还会不会招灾惹祸。"说完,扬长而去。那人回到家中,蒙上被子就睡,一会儿便鼾声如雷。不料,被一位妇女骂醒,原来是他家的猪糟蹋了那妇人的菜园子。他火冒三丈,冲出去与之对骂,因笨嘴拙舌被对方骂急了,伸手就是一拳。那女人本来就有病,一拳下去,便倒地没气了。不到一个时辰,来了几个衙役把他抓走关进了大牢。 同测“子”字,一吉一凶 买卖人张水,经常到外地去做生意,又要出门了,想请邵雍给算一算这次的运气。他来到邵雍家中,说明来意,邵雍让他抽个字。张水小心翼翼地抽了个纸卷递给过来,邵雍拆开一看,上面写着一个“子”字,就琢磨起来。正在这时,丫环端着茶盘走进门来,邵雍见了面露喜色,说道:此次出门必定平安顺利,无论做什么生意都会赚钱,你就放心大胆地去吧!一听这话,张水便心花怒放,谢过邵雍高高兴兴地走了。 走到半路上,迎面走来李木。见张水面带笑容,变问他有什么喜事。张水便把让邵雍占算之事说了一遍。李木心想:我也正要出门做生意,何不也去找邵先生算上一算?便来到邵雍家里。问明来意之后,邵雍仍让其抽纸卷。李木随手抽了一个,邵雍拆开一看,上面也是一个“子”字。李木心里美极了,他想:张水抽了个“子”,是个好兆头,我这个“子”也一定差不了。正这样寻思着,一只花猫从窗外蹿进来。邵雍见此,一拍大腿说:糟糕,你这次出门有不测,即使能够生还,也会破财,还是不去的好。李木心说:这就怪了,同样的字会有不同的结果?这次出门,张水去哪儿,我就去哪儿,他贩卖什么我就贩卖什么,我倒要看看到底有什么不同。

那辘轳头怎么会滚动?老人们说:"那是邵夫子得道升天了,棺材里没人了,空荡荡的,只剩下辘轳头。" 一晃六、七十年过去了,那个小秃闺女嫁人了,生了儿子,儿子又娶了媳妇,生了孙子。她的这个孙子长大以后不成器,专干那些偷棺劫墓的勾当。有一天,和别人嘀咕着要去偷邵雍的坟墓,恰巧被小秃闺女听见了,赶忙阻拦说:"你们可别去,邵先生入殓的时候,我看得清楚,里面什么东西也没装,衣裳也不是好的,还抹了油。"孙子问:"是真的吗?""千真万确,我亲眼看到的。"就这样,邵雍的坟墓便没有遭劫。 原来,邵雍死前就料到,小秃闺女的孙子是个偷棺劫墓之人。 这些奇事对于精通《易经》的邵雍来说,算不得什么,他的预言〈梅花诗〉,流传甚广,并很灵验。由以上故事看来,他的预言灵验也就不足为奇了。 邵雍著述最主要的是《皇极经世书》。《皇极经世书》共十二卷六十四篇。首六卷《元会运世》凡三十四篇,次四卷《声音律品》凡十六篇,次《观物内篇》凡十二篇,末《观物外篇》凡二篇。前六十二篇是邵氏自著,末二篇是 门人弟子记述。《皇极经世书》是一部运用易理和易教推究宇宙起源、自然演化和社会历史变迁的著作,以河洛、象数之学显于世。其中《观物篇》实乃邵雍之哲学、易理、历史学的理论大纲。 今见《道藏•皇极经世》一书有十二卷,总以“观物”名其篇,分《观物篇》五十二篇(一至十二篇为“以元经会”,十三至二十三篇为“以会经运”,二十四至三十四篇为“以运经世”,三十五至四十篇为音律,四十一至五十二篇为杂论)及《观物外篇》上下篇。从《道藏》中辑出之《四库全书•皇极经世书》有十四卷,分《观物篇》六十二篇(一至十二篇为“以元经会”,十三至二十四篇为“以会经运”,二十五至三十四篇为“以运经世”,三十五至五十篇为音律,五十一至六十二篇为杂论)及《观物外篇》上下篇。 我们读两宋间人王湜《易学》及清人王植《皇极经世书解》,即知此十二卷本及十四卷本《皇极经世》皆非邵雍原《皇极经世》之旧。王湜曰:“康节先生遗书,或得于家之草稿,或得于外之传闻。草稿则必欲删而未及,传闻则有讹谬而不实。”又于“皇极经世节要序”中说:“康节先生衍《易》作《经》,曰《皇极经世》。其书浩大,凡十二册,积千三百余板。以元经会二策,以会经运二策,以运经 《皇极经世书》 世二策,声音律吕两相唱和四册,准《系辞》而作者二册。”其实,王湜所见十二卷本的《皇极经世》,已是邵伯温于邵雍去世后将《皇极经世》与《观物篇》合在一起,又加入其祖父邵古的声音律吕之学(陈绎《邵古墓铭》:君性简寡,独喜文字,学用声律韵类古今切正,为之解曰正声正字正音者合三十篇。)与张岷听邵雍讲学时所作的笔录(邵伯温定名为《观物篇》。邵伯温《易学辨惑》:子望平时记录先君议论为多,家人但见其素所宝惜,纳之棺中。其后子坚得其遗稿见授,今《观物外篇》是也。)厘订而成。一至六卷为元会运世,七至十卷为律吕声音,十一卷为“观物篇”,十二卷为“观物外篇”。对此,清王植已有说明:“《皇极经世》观物一书,邵伯子以为十二卷。一至六则元会运世,七至十则律吕声音,十一二则论以上二数之文也,皆为观物篇。”邵伯温比之《周易》上下经及十翼厘订《皇极经世》为十二卷,前六卷元会运世如上经,中四卷声音律吕如下经,后二卷内外观物则比之上下《系辞》。其后,赵震又分前六卷为三十四篇,中四卷为十六篇。明初《性理大全》则合内篇十二及外篇二,共为六十四篇,至嘉兴徐必达刻《邵子全书》时,分“以元经会”为十二篇、“以会经运”为十二篇、“以运经世”为十篇,前六卷总三十四篇,中四卷仍为十六篇。清王植则总元会运世为三卷、律吕声音为一卷、观物内外篇各二卷,总成八卷。 《伊川击壤集》是他的文学诗词集。《伊川击壤集》收集了一生所作的三千余首诗。邵雍诗的最大特点,不但以之抒情言志,而且还以之阐述哲理。这可是唐诗中少见的一大内容。 就诗歌的发展而言,八代、唐、宋是三个主要而各有特色的历史阶段。汉代的乐府诗、西晋的玄言诗、宋齐的山水诗、梁陈的宫体诗等,都各具特色。到了唐代,诗苑之花更为茂盛,有诗人二千三百多家,诗作约五万篇。边塞和田园是盛唐诗的主题。李白的浪漫主义色彩、杜甫的现实主义色彩、白居易的新乐府色彩等,都对宋代的诗人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宋代诗人有三千八百多家。“唐诗主情,宋诗主意”,宋诗在语言风格和表现手段上就显得刻露,兼重议论。特别是仁宗、神宗时的诗人,如欧阳修、梅尧臣、苏舜卿、王安石、苏轼等人的诗作,更是突显出宋代诗人的独有风格。而邵雍正是生活在这一时期的诗人,他的诗不但有议论,而且还具有“玄学”说理的特点。虽宋诗的特色是反朴还淳不刻意求工,然亦非不精于韵律。 雍的确是“真为寄意于诗,而非刻意于诗者”。宋元时人重邵雍之诗,是将其视为大儒,而明清时人忽视邵雍之诗,则实是“异教牵附”的结果。以今见高步瀛的《唐宋诗举要》及程千帆等所编《古诗今选》等不收邵雍诗,亦见民国以来重邵雍诗者鲜。《伊川击壤集》集诗三千余首,当是今之研究邵雍与爱好古诗者必读之书。 另著有《观物篇》、《渔樵问对》 、《先天图》 ,据程颐和朱熹讲,还有《无名公传》。另外,还有邵伯温据邵康节讲学语录整理而成的《观物外篇》。两宋间人王湜《易学》曰:“康节先生遗书,或得于家之草稿,或得于外之传闻。草稿则必欲删而未及,传闻则有讹谬而不实。”又于“皇极经世节要序”中说:“康节先生衍《易》作《经》,曰《皇极经世》。其书浩大,凡十二册,积千三百余板。以元经会二策,以会经运二策,以运经世二策,声音律吕两相唱和四册,准《系辞》而作者二册。”其实,王湜所见十二卷本的《皇极经世书》,已是邵伯温于邵康节去世后将《皇极经世》与《观物篇》合在一起,又加入其祖父邵古的声音律吕之学与张岷听邵康节讲学时所作的笔录(定名为《观物外篇》)厘订而成。一至六卷为元、会、运、世,七至十卷为律吕声音,十一卷为“观物内篇”,十二卷为“观物外篇”。对此,清王植于《皇极经世书解•例言》中已有说明。 发明创造新的数术门类 。《梅花易数》是他的发明的占卜方法。可是这本书版本很多,估计已经是传伪了。先天易学是他的主要代表作。可是在他的著作中关于先天易学叙述的并不详细。朱熹的《周易本义》对于先天易学作了详细的介绍。 值得说明的是,邵子之学虽有渊源,但更多的是自己的体悟。《宋史.邵雍传》对此论述得极为清楚:邵雍“乃事之才,受河图、洛书、宓羲八卦六十四卦图像。之才之传,远有端绪,而雍探赜索隐,妙司神契,洞彻蕴奥,汪洋浩博,多其所自得者。”邵雍对于易学乃至整个思想文化的贡献不是承传道家思想或重复前人的思想,而是以数为框架建立起庞大的思想体系,即所谓“自得者”。 邵氏易学的价值不在于对传统象数易学的继承,而在于继承传统象易学基础上对易学 邵雍图轴 所进行的精心的改造和创新。恰恰是这些不符合《易》之本文或与传统易学相违背的观点和思想表现出勃勃的生命力,推动易学不断地发展和臻于完善。如清儒全祖望所言:“康节之学,别为一家。或谓《皇极经世》只是京、焦末流,然康节之可以列圣门者,正不在此,亦犹温公之造九分者,不在《潜虚》也。”(《宋元学案.百源学案》)也正因为如此,邵氏之学虽然遭到了种种攻击,而传者不绝于世。“南渡之后,如林栗、袁枢之徒,攻邵者尤众,虽象山陆氏亦以为先天图非圣人作《易》本指,独朱子与蔡氏阐发表章,而邵学始显明于世,五百年来,虽复有为异论者而不能夺也。”(李光地《周易折中》卷十九)同时,邵子之后出现了许多研究著作,其子邵伯温撰《皇极系述》、《观物内篇解》,张元定撰《经世指要》,朱元升撰《邵易略例》,无俞琰撰《易外别传》,明黄畿撰《皇极经世传》,余本撰《皇极经世释义》,清王植撰《皇极经世直解》等,对邵子之学加以诠释和阐发,使邵子之学成为专门之学,治此学者成为学蚧一个重要学派。清儒黄宗撰《宋元学案》专立“百源学案”,以述其思想渊流。另外,邵子的思想对义理之学形成也有一定的影响,如二程是宋代理学代表人物,而其思想形成从某种程度上也接受了邵子思想。对于这一点,朱熹早有察觉。他说:“程、邵之学固不同,然二程所以推尊康节者至矣。盖信其道而不惑,不杂异端,班如温公、横渠之间。”(《宋元学案.百源学案》)这是说,二程之所以能以易学而与司马光、张载齐名于当时,并对后世发生影响,与他推崇邵氏,“信其道”有关,足见邵氏易学影响之深之远。 邵雍与张载、周敦颐、程颢、程颐并称“北宋五子”。我们从清乾隆年间编篡的《四库全书》中看到,不但录有邵雍的主要著作,还可以看到大量引用他学术思想或语录的著作。邵雍的学术思想能贯穿于经、史、子、集,是北宋五子中其他四子所不可同年而语的。

而张水的一担干粉放在岸上一根没少,回家后卖了个好价钱。这下二人服了,可就是弄不懂为什么抽得同一个字,且同问一件事,邵先生却断出一吉一凶。于是二人一起去问邵雍。、邵雍说:张水抽字时恰逢侍女送茶,“子”与“女”合,不就是一个“好”字吗?这“好”也就是吉呀!李木抽字时,正值花猫入室,“子”也就是鼠,这鼠遇猫便是凶多吉少啊! 点评:二人求占,同得一“子”,所应却说一吉一凶,此乃占问空间差异所至也。故事中二人求占的处所好似固定不变,实则已相差甚远,“有心”人通过一些细微现象能够洞察这种差异,而“无心”人望尘莫及。 三人同测“人”字 吉凶不一 有个新上任的大官儿,听说邵雍测字特别灵,就想去试一试。他换上便衣,带了个当差的,来到卦摊儿上。邵雍见他要测字,便说:“请先生写个字吧。”大官儿拿起笔来随手写了个“人”字,然后将笔一放,恰好横着搁在“人”字的中间了。邵先生问:“你想问什么事儿?”“你看看我是干什么的?”“你是个大老爷,当官儿的。”大官儿听了,没有吭气,向当差的使了个眼色。那当差的也过来写了个“人”字,却把笔竖着搁在“人”字下边了。当差的问:“你看我是干什么的?”“你不过是个平常人儿。”大官儿十分惊奇地问:“为什么我俩都是写的‘人’字,而我是当官儿的,他是平常人儿呢?”邵先生摸了摸胡子,笑眯眯地说:“因为你写完‘人’字之后,把笔横搁在‘人’字中间了,这不成了‘大’字吗?大人不就是大老爷,当官儿的吗?他写完‘人’字之后,却把笔竖着搁在‘人’字下边了,这不成了‘个’字吗?所以他是平常一个人。”当差的一听,急忙说:“我要也横着搁呢?”“你再横着搁就不灵了,因为已经点透了嘛!”大官儿听了,心中暗暗佩服。心说:“好,我再试一试他。”

北宋五子之一邵雍因精通《易经》,有很多神事流传。关于他的奇事流传不少,令人啧啧称奇。

熙宁十年的夏天,邵雍开始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些不妙。有一次和司马光等人闲谈,忽然笑着说:"我要观看万物轮回去了。"程颐担心地说:"先生的病,他人爱莫能助,您自己可要想办法调养调养。"邵雍却坦然地说:"调养也没用啊。" 到了秋天,邵雍的病更加厉害了,一天到晚躺在床上。司马光、富弼、张载和程颐、程颢等几位朋友,天天来看望他,守候在他的身边。邵雍虽然四肢不能动弹,头脑却十分清楚,谁来了就和谁谈这谈那的,讲起学问来滔滔滔不绝。 有一回程颐来看望邵雍。临走时邵雍说:"看来我们要永别了。"程颐不免有些心酸,问邵雍道:"先生有什么话要留给我吗?"邵雍说:"要使面前的道路宽阔一些,路窄了连自己的立身之地都没有,怎么能使人行走呢?"程颐点头称是。 冬季的一天,邵雍已经奄奄一息了。亲戚朋友们都赶来,开始给他准备后事。二程兄弟和司马光、吕公着等人聚在外屋商量着如何办丧事,你一言,我一语,一时也难以定夺。躺在里屋的邵雍听到了他们的议论,就把儿子伯温叫到床前,对他说:"我有三个要求,一定要满足我。"伯温哭着说:"您就讲吧。"邵雍断断续续地说:"第一,我死后不能把我埋在洛阳,要葬在伊川先人茔地。第二,墓志铭要由程颢程伯来写。第三,不要陪葬任何东西,头枕辘轳头,身穿粗布黑衣,衣服要抹上油。入殓时把李家的小秃闺女找来,让她看着。"说完,等伯温一一点头答应,邵雍便闭上双眼,离开了人世。

"北宋五子"之一邵雍因精通《易经》,有很多"神事"流传。关于他的奇事流传不少,令人啧啧称奇。北宋五子之一邵雍因精通《易经》,有很多神事流传。关于他的奇事流传不少,令人啧啧称奇。 "筷"字论吉凶 某年春天的一天,邵雍到

老农离后半个时辰,午时已过,邵雍正要收拾卦摊回家休息,南边车上忽然跳下一人来说:"请先生留步,早听说先生神机妙算,有意请您看看命运如何,今日巧遇,望先生垂教。"邵雍让其抽个纸卷,此人拣了一个拆开一看是个"筷"字,望着邵雍心里七上八下。邵雍慢慢地说:"从这个‘筷'字来看,乃不吉之兆,你今日必遭水淋之灾,望处处小心。"此人看看天气晴朗,万里无云,便连个谢字未说就上车回家了。一路上快马加鞭,直到家门口才长出一口气,心说:"都到家了也没见着一个水珠,可见邵氏一派胡言。"话音刚落,却被一盆脏水浇了个正着。原来是老婆不知他回家,将一锅涮锅水随意泼出,让匆忙赶回的丈夫碰巧遇上。

"筷"字论吉凶 某年春天的一天,邵雍到洛河桥头摆了卦摊。临近中午,一位老农过来问道:"早上出门时,总觉着会有事,这不,菜卖完了就急急忙忙往回赶,您给算算是吉是凶?"邵雍让他抽个字,老农弯腰拿了一个递给邵雍说:"我大字不识,还是请先生明示吧。"邵雍一看是一个"筷"字,便抬头对老农说:"恭喜恭喜,您今日中午必有口福,快快回家吧,晚了就赶不上了。"老农听完,自言自语地说:"只求平安无事就行,哪敢奢望什么好事哟。"说完便走了。老农回到家,他的外甥见他就说:"我已等两个时辰了,见你不回准备走了,今日是我爹的六十大寿请你去喝酒。"老农换了件干净衣服,高兴地赴宴去了。

家人和朋友们按照邵雍的遗嘱,入殓的时候把李家的小秃闺女找了来,让她看着,给邵雍穿上粗布黑衣,在衣服上抹上油,然后装进棺材,枕上辘轳头;又让小秃闺女看了看里面随葬什么东西,才钉好棺盖,送往伊川墓地。送葬的路上,两边站着许多人,男女老少一个个哭天抹泪,不住地念叨着邵先生的种种好处。

张水和李木是朋友,本来就经常一起出门,李木一说,张水就同意了。于是,一路上李木啥事都随张水,二人去河南各买了一担干粉挑着往回走。一天来到一条河边,过了河再走不远就到家了。李木心想:出来这么多天了也没见有什么三长两短,看来是邵先生算得不灵了。正想着忽听张水对他说:你在这儿看着担子,我去找个地方解个手。李木也想追随去,可东西没人看着不行,后想就这一会儿功夫也不会出什么差错,就答应留下来。张水走后,撑船的催促先把担子挑上船,省得耽误功夫。李木一想,呆着也是呆着,就挑起自己的担子往船上走,刚站到船上,船晃晃悠悠地摇摆起来,正赶上刮来一阵大风,李木的两只箩筐直打转,一下子就把他掀到了河里。几经挣扎,虽被撑船的救上来,可一担干粉被浪头卷走了。

棺椁由八个棒小伙抬着,起初他们觉着重得很,肩膀压得生疼,所以走得特别慢。可是出去十来里地以后,越往前走越轻巧,抬着一点也不费劲,觉得很奇怪。到后来,人们发现遇到上坡的时候,里边"咕噜咕噜"地响,声音由前往后;下坡的时候,里边也"咕噜咕噜"地响,声音由后往前。有人害怕起来,自言自语地说:"啥在响?"一个人说:"像是那辘轳头在来回滚动。"

本文由蒙特卡罗正规网站▎官网进入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老农弯腰拿了一个递给邵雍说,我爷爷常对我说

关键词:

【蒙特卡罗正规网站】国内漫游资费方案调整为

店外的冷风瑟瑟作响,新春的快乐和心弛神往迫在眉梢。在我们的梦想中,集团决策者一纸命令让大家新春回家的愿...

详细>>

此间生活的大家大都以终身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同

豫西北黄土平原沃野千里,无穷境极适耕种,故五谷丰熟人口稠密。座落其上的姜村与申庄是八个隔街毗邻小村庄,...

详细>>

可以陪着无双,  公主大婚的那日

秦楼公子世无双,玉面玲珑若川红。一笔勾弦七巧字,两言着墨半红妆。听来江面渔舟曲,别去尘世混乱的世道章。...

详细>>

封十五弟姬高为毕国国君,历史名人

毕国遗梦 公元前1046年,商纣自焚于鹿台,武王创设西周,定都镐京。封十九弟姬高为毕国太岁,称毕公高。 光阴似...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