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正是在等Martha女士,这种催眠自身并未几人

日期:2019-10-06编辑作者:文学文章

3月25日上午7时,沃勒医生坐在办公室里阅读晨报。这是他最近一段时间才养成的习惯,准确地说,是在面具杀手的出现之后。除了媒体的快捷这一优点之外,沃勒再也想不到其他了。作为赢利性机构,媒体经常混淆黑白,它们时常夸大甚至恣意篡改事实。其实,医生对一些记者还是抱有相当的敬意的,比如马格楠图片社的那些记者。(作者注,中国出版翻译来的著名刊物《黑镜头》中,基本上所有图片都出自马格楠图片社) 这一天是周六,诊所是不歇业的。考虑到忙了一周的人们可能会在这一天前来咨询,医生决定只在周日下午休息。不过,在周末来访的人并不多,原来是因为部分人会选择在周末和亲人朋友聚一聚而不是来这里;最近的一个月更是人迹罕至。久子小姐昨天告诉玛莎小姐今天医生还上班,所以沃勒和安妮早早就到了,可以说,医生就是在等玛莎小姐。安妮陪了一会儿医生,不过,他开始看报纸的时候,她就不打扰他了。 沃勒把头版的一条快报看了许多遍,它是这样的:本报记者快讯,昨夜一点前后,在城西的红灯区的小巷子突然起火,火势迅速蔓延,点着了两侧的贫民区。消防人员接到报警及时赶到控制了火势的进一步扩散。在这次大火中共有3人死亡,4人重伤,1人失踪。值得庆贺的是,一对年幼的姐弟在这次大火中被救出。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消防员说,他们怀疑有人纵火,但是迄今为止,没有任何相应证据。耐人寻味的是,在此之前数个小时,三位身着便衣的警员曾到此地调查案情。他们找到了一个皮条客,这个皮条客正是后来发现失踪的那个人。关于这三名警员的详细情况,我们扔在追寻,希望警方能对此作出合理的解释…… 这似乎是一条并没经过加工的新闻,不过,沃勒还是删除了其中有指向的那些话,在头脑中进行重新组合。 三位警官……医生感觉到萨姆兰和卡洛斯,另外的一个人他不知道。为什么要三个人……另外的那个警官是带着这对搭档去的。那么他们要去干什么……沃勒开始注意自己去那里的原因,他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不应该只是巧合,自己没有告诉他们有人调查自己的事情,那么他们为什么还要去那里。两个合理的解释是他们在那里有了调查的线索,至少是种推测,另外的一个理由是,那个神秘的调查者,不光是调查了自己,他还找到了其他人……对于这一重怀疑,可信度似乎更高。沃勒推翻了自己原来的假设——可能有以前组织的同伴和敌人来追查他。他们犯不上使用那样的手段,就可以很快断定自己的身份,应该是另有其人。沃勒决定自己去找玛莎小姐,他说不出这样做的理由,只是直觉要他这么做。 医生开车带上了安妮,他不想把她一个人留下。他以前得到过萨姆兰花的地图,不很详尽,不过可以到那边再打听。 安东尼先生是那片社区闻名的老好人,找到他的家并不难。医生敲门的时候,玛莎小姐刚刚起。 “您是……”安东尼先生问。 “啊,我是沃勒私人诊所的医生,我就是沃勒本人,这位是我的助理安妮小姐,我想您一定就是安东尼先生吧。” “啊,是的,是的。不过您来有什么事吗?”受到了警官的忠告,安东尼先生小心谨慎地问着。 “啊,这是我的开业执照和身份证明,我的朋友告诉我昨天玛莎小姐来找过我,我希望能见到她。” “这个……”房东还是有些犹豫,这也不无道理,那个“警察”也曾经出示过证件。 “请他们进来吧,那确实是沃勒医生。谢谢你,安东尼先生。”玛莎听到声音,走了过来。 “啊,真是对不起啊,医生,我以为又是……”房东把他们让进来,有些不好意思。 “您说又是……这么说,之前有人……” “啊,这件事说起来还是怪我,前几天有一个穿着警服的男人来过,自称是警官派他来的。我也没觉察什么,就放他进来了,结果给玛莎小姐造成了不便。所以,这一次我就……呵呵,您别往心里去。”安东尼先生为两位客人倒了咖啡。 沃勒没想到问题这么快就有了答案,看来自己来对了。 “那么,我可不可以问问那个人都说了些什么呢?玛莎小姐。” “哦,并不是什么特别的问题,但是那个人问得很直接,令我有些不舒服。沃勒医生,我正要找你呢,你怎么倒先来了?”玛莎坐在安妮身边。 “嗯,该怎么说呢,你们看了今天的报纸吗?喏,在这里。”沃勒掏出报纸,玛莎和安东尼先生都看过了。 “可是,这和您到这里来有什么关系吗?”玛莎小姐不明白医生的意思。 “呵呵,那个红灯区,我前几天也去过的。”医生这么说着,但是,他脸上挨打的痕迹都消失了。安妮为他惊人的修复功能感到欣喜。 “啊?”两个人不约而同地露出惊讶的目光,“您到那种地方……” “是的,我也被人跟踪了,第二天安妮认出了他,我们就驾车去追查他,很遗憾,没能发现什么。” “那您可真是好运气啦,”安东尼先生感慨着,“听说那附近有黑手党呢。” “嗯,不过我没有遇见就是了。”沃勒无意增加他们的不安,也就没提那件事。 “可是,”玛莎小姐还是不很理解,“这和医生您到此还是没有联系啊。” “是这样的,为什么会有人跟踪我,我想是因为我和玛莎小姐您的案子有关联,所以有人想了解案情才会调查我的。报纸上说三位警官去了我去过的地方,那是为什么呢?我猜测很可能也是在找那个跟踪者,但是我没有把我被跟踪的消息告诉警官,那只有一种可能是其他人也被调查了。我一下子想起了你们,所以就来看看,而且,玛莎小姐,我也很想见到你。”医生自然有省略了另一种可能。 “可是,这位先生,您是按照玛莎小姐留下的地址找到这里的吗?” “我没有留下地址啊。” “呵呵,这个嘛,”医生笑了,“我不知道萨姆兰警官为什么信任我,不过他几天前就把这个案件的详细情况告诉我了,我是按照他的说法找来的。” “可是,为什么会有人调查我们呢?” “玛莎小姐,这个问题我也不明白,但是,有一点我可以肯定,这个调查者,以及他背后的人,可能都不清楚你的那起案件,但是,他们出于什么理由怀疑着什么。我能想到的就是这些,我可以这样说,我不觉得你们会再有什么麻烦,但我还是有些担心。玛莎小姐,恕我无礼,我觉得你说杀死那个企图侵犯你的人是很可信的。轻放心,我发誓绝对不会提供任何对你不利的证词,如果有人问道,我也会矢口否认的。但是,我不客气地说,玛莎小姐,我认为你很可能杀死了那个‘迪亚特’。” 罗伯特局长又一次大发雷霆,他真捉摸不透为什么自己最近总是那么背! “米尔!看看,你上报了!不错吧,媒体的混蛋们正要我们作出一个解释呢!”局长把报纸摔在一边,“来吧,你站出来给大家一个解释。” “我们只是调查那个‘观察者’而已,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米尔辩解道。 “‘观察者’、‘观察者’!媒体才是真正的观察者呢!你看看,你的线人也没了,八成被人家灭了口,你要是真觉得他有问题就把他保护好啊!真是废物!” 保护好?萨姆兰想着,他不觉得雷恩还藏有秘密,可是他的被杀是因为什么呢……也许,是观察者不允许他身边存在一个多嘴的人。 萨姆兰的手机响起来,“是的,我是,一个中国人?他去了安东尼家,嗯,他什么样子……哦,我知道了,他一个人吗?嗯,明白了,继续注意,他们走了以后给我来个电话。” 萨姆兰挂上手机,八成是沃勒,他去那里干什么…… “局长先生,我认为警官们所做的是合理的。”鲁夫这是时候走了进来,“谁都有料想不到的事情,您又何必发这么大的火儿呢。” 局长看到这个探员,气就更不打一出来,但是,他又没有发作的理由。 “玛莎小姐,你是说,他只是问了这些和案件有关的问题吗,没有再说别的什么?” 玛莎点点头。 这家伙很小心,他没让房东和玛莎看出破绽。根据他只对案件本身抱有兴趣这一点来看,一定是有什么人在怀疑这个案子,这个人会是谁?他又发现了什么疑点呢? “那么,玛莎小姐,我这里还有一个不情之请。我希望你能配合我,我想对你进行催眠。”沃勒医生亮出了底牌。 见玛莎不做声,医生接着说,“玛莎小姐,我也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出自案件的考虑占了主要成份,而催眠对你心理平复不会起太大的作用。我之前说过,我基本上相信你确实开枪射中了迪亚特,但是,没有任何证据支持。我们都被人调查了,这背后隐藏的很多东西,我希望我们能把它找出来。但是,这里有一个先决条件,那就是,我们要确定你是否真的杀了人。我也说了,我对法律没有兴趣,更不会做出对玛莎你不利的事情。在我看来,就算你杀了他,那也不是犯罪行为。一个可能是,随着我们进行了催眠,我可能看出压抑在你内心深处的那些障碍,确实可以由此考虑出改变你现在生活状态的可行办法。如果你担心我会对你做出侵害性的行为,那么,安东尼先生和安妮会留在这里。监视我对你所做的一切,我这样解释,你看可以吗?” “不,没有那个必要,只要你能相信我就够了,我不希望被杀人的事实控制一辈子。不过,沃勒医生,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我也不知道……” 几乎全世界各地流行的各种“请仙游戏”都是利用了暗示的原理。人的体质各异,在里面就包含一项叫做受暗示性。易受暗示性的人很容易被催眠,但是有些人是绝对不可能被催眠的。作为精神分析疗法的重要组成部分,催眠对很少的一些人是不适用的。但是,这些人也不是绝对不被催眠,这全凭着咨询师个人能力的高低。曾经有一个著名的案例,一名黑人无法被催眠,因为他从来不会相信任何人。催眠大师成功地教会了他催眠的原理,叫他自我催眠,结果是成功的。但是,这里有一个危险。被催眠的人意识层面消失,完全受无意识的支配。一个容易被人利用的特点是,被催眠者只能被催眠他的人叫醒。(如果我们能用“叫醒”这个词的话)其他的人做任何努力都是白费。被催眠者可以按照催眠者的吩咐做任何的事,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如果他被要求做了太多与他本来性格相反的事,则很可能引发被催眠者人格系统的崩溃。一个可怕的地方在于,高阶的催眠可能是在被催眠者不注意的情况下开启的。(作者注,美国恐怖小说大师斯蒂芬。金的著名小说《神秘的火焰》和日本恐怖电影《催眠》就是在这一可能的基础上创作出来的。)也就是说,催眠者可能表现出与平时生活完全相同的形态进入人群中。当然,这种催眠本身没有几个人可能学会。每一项工作都有它的专业人员,这些菁英们做出了他的同事所不可能完成的成绩,这不是通过努力能赶得上的。催眠一样如此,学习催眠的人本身必须具有良好的被催眠性,而高阶的催眠师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他先天的独特体质。我们上述的案例中正好证明了一个反相事实。那个黑人可以被自己催眠,但是,他无法催眠别人也根本不会被别人催眠。因此对于催眠的研究有必要发展向更深的层面。 催眠在外行人开起来像一种神秘的仪式(这和那些“请仙游戏”相类似),但是内行人就不以为然了。沃勒请玛莎小姐躺在二楼起居室的床上,房东和安妮静静地站在门口。 安妮是第一次亲眼看到沃勒的催眠过程。出于她独有的天真,她才感觉到医生正在发生着奇妙的变化。她看不见他的眼睛,她只能听到他的声音,那声音变得具有强烈的磁性,吸引着别人的意识注意。 “你现在正躺着,觉得自己浑身的肌肉都在放松,是的,一种宁静的放松。你感觉到你的手越来越重,几乎抬不起来了……你的眼皮也变得沉重了……那感觉就像海洋,不是外界的大海,是你自己身体之内的海洋,它充斥你的全身,你被这种潜意识的海洋所替代,它还是那么宁静,就像你自己一样……” 这是什么,安妮觉得很奇怪,她自己也开始放松了,她费力的回头看着安东尼先生,发现他的表情有些异样。这些话在书本上是看不到的,这是沃勒独有的催眠技术,他没有利用钟摆或是其他的吸引物,他只是使用的他自己的能力,这是什么……(作者注,高阶的催眠师只有在他们遇到很难催眠的个体时才会采取物体放松的方式。) “好的,玛莎小姐,对了,你进入了一个以前从没有见过的黑洞,那是个黑色的深渊,但是它并不可怕,它就像是回到了母体。它很温暖……” “好的,玛莎小姐,你现在只能听到我的声音,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了。”(作者注,只有水平极高的少数催眠师,才可以在没有外界仪器的监控下进行催眠。请注意,他们必须非常谨慎,因为一不小心就会造成被催眠者人格上的失衡。其后果是极为严重的,没有人敢做这样不人道的试验。曾经有过记载,一次催眠失败后,被催眠者精神分裂,并且由于他不可能在被其他任何人催眠,最终无法得到治疗。这里所说的一类仪器包括心电图,脑波显示,血压测量等一系列辅助设施,一旦发现被催眠者的各项数据严重偏离常态,只能以最快速度重新唤起他的意识,否则……) “玛莎,听我说,我开始计数。1,你已经全身放松了……2,你感觉到体内平静的波涛……3,你感觉到我的声音,很好,玛莎,你已经做到了……4,这世界上只有我和你存在……5,……”(作者不再描述这一过程,请注意,这是极为危险的,严禁模仿) “玛莎,很好,现在,这是一个快要下雨的晚上。天阴得很沉,告诉我,玛莎,你在做什么?” “我……我在喝咖啡,那是一家不大的咖啡馆……” “很好玛莎,那里都有些什么。” “有……老板,有吧台,其他什么都没有了……” “嗯,那么,玛莎,你为什么要等在那里?” “我……在等人……” “很好,你坐在那里,你等到他了吗?”医生不敢问关于艾利先生的事情,那可能使玛莎紊乱。 “没有……他没有来……我走了……” “走向哪里呢?” “我回家……回家,但是,下雨了……” “是的,下雨了……你在哪儿?” “我……在一家心理诊所避雨……我……雨很大……我回不了家……” 心理诊所?沃勒一惊! “这家心理诊所叫什么名字?” “沃勒……心理诊所……” “好的,玛莎,你呆在那里,然后发生了什么?” “我……一个男人走来……他打着伞……他样子像个学生……他说他要送我回家……” “你同意了吗……玛莎?” “是的,我和他一起走……一起走……”玛莎开始晃动着头。 “那么,玛莎,你和他一起走……” “我们走着走着……有电话……是我的。”她的头摇晃得更厉害了,额上渗出细细的汗。 沃勒伸手抓住她的手腕,他感觉她的脉搏很快。 “啊……他抓住了我的手……”玛莎摇摆身体。 沃勒不能松开手,他必须保证玛莎的安全。他知道这和玛莎说的没有关系,因为玛莎此刻感觉不到医生的动作。 “他抓着我……他抓着我!”玛莎扭动着,她看起来正经受着一场恶梦,一场自己无法醒来的恶梦。 “好了,玛莎,告诉我,接着发生了什么。” 玛莎继续扭动,她的嘴一张一合,脉搏跳动急剧加快。医生也冒了汗。 “玛莎,告诉我,这是最后了。” “我掏出了手枪,一只巨大的手枪,它不是我的,它不是我的。”玛莎严重的晃动着,她的脸痛苦不安地严重扭曲,她在极力挣扎。 “好了,玛莎,好了,你做的很好。玛莎安静下来,相信我,没有人能够伤害你,玛莎,听我说,我开始技计数,从五到一,你知道的,玛莎,这很简单,我们刚才做过的。玛莎,你能够做到,不是吗?” 沃勒掏出手帕轻轻擦着玛莎的汗,她看来好了一些。 “好的,玛莎,我们可以开始了,听我说。5,你回到了混沌的黑暗中,它还是那么温暖,玛莎,它是保护你的……4,你慢慢感到恢复了轻松,是的,你很安全……3,你开始感觉到了外界,玛莎,你听见了鸟儿在叫着,它们在叫着你……2,玛莎,你觉得你的眼睛不那么沉重了,你的手也有了感觉……1,一切都过去了,玛莎,你重新呆在海洋里,海水慢慢地褪去了,你觉得一切都好起来了,对,玛莎,你快要醒来了。好的,玛莎,你可以睁开眼了。哦,谢谢你,玛莎。” 医生直到玛莎睁开眼,才真正送了一口气。他的后背都湿透了,刚才真是危险。 玛莎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着医生,她什么摸摸他头上的汗。 “你出汗了,医生,你还好吗?我好像做了梦。” “啊,”沃勒把她扶了起来,“没什么,玛莎,一切都过去了。” “完事了吗?我什么都没注意到啊。”安东尼先生这才恍然大悟,他发现自己靠着墙边坐下了。 安妮也意识到了催眠全过程结束了。 “好了,我们休息一会儿,下楼谈谈吧。” 安妮走到医生身边,抱着他。还好,还是自己熟悉的那个沃勒,她有那么一会儿,觉得他都变了……

3月25日上午7时,沃勒医生坐在办公室里阅读晨报。这是他最近一段时间才养成的习惯,准确地说,是在面具杀手的出现之后。除了媒体的快捷这一优点之外,沃勒再也想不到其他了。作为赢利性机构,媒体经常混淆黑白,它们时常夸大甚至偶尔恣意曲解事实。其实,医生对一些记者还是抱有相当的敬意的,比如马格楠图片社的那些记者。(下注:中国出版翻译来的著名刊物《黑镜头》中,基本上所有图片大多出自马格楠图片社) 这一天是周六,诊所是不歇业的。考虑到忙了一周的人们可能会在这一天前来咨询,医生决定只在周日下午休息。不过,在周末来访的人并不多,原来是因为部分人会选择在周末和亲人朋友聚一聚而不是来这里;最近的一个月更是人迹罕至。洋子小姐昨天告诉玛莎女士今天医生还上班,所以沃勒和安妮早早就到了,可以说,医生就是在等玛莎女士。安妮陪了一会儿医生,不过,他开始看报纸的时候,她就不打扰他了。 沃勒把头版的一条快报看了许多遍,它是这样的:本报记者快讯,昨夜一点前后,在城西的红灯区的小巷子突然起火,火势迅速蔓延,点着了两侧的贫民区。消防人员接到报警及时赶到控制了火势的进一步扩散。在这次大火中共有3人死亡,4人重伤,1人失踪。值得庆贺的是,一对年幼的姐弟在这次大火中被救出。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消防员说,他们怀疑有人纵火,但是迄今为止,没有任何相应证据。耐人寻味的是,在此之前数个小时,三位身着便衣的警员曾到此地调查案情。他们找到了一个皮条客,这个皮条客正是后来发现失踪的那个人。关于这三名警员的详细情况,我们扔在追寻,希望警方能对此作出合理的解释…… 这似乎是一条并没经过加工的新闻,不过,沃勒还是删除了其中有指向的那些话,在头脑中进行重新组合。 三位警官……医生感觉到萨姆兰和卡洛斯,另外的一个人他不知道。为什么要三个人……看来是另一位警官带着这对搭档去的。那么他们要去干什么……沃勒开始注意自己去那里的原因,他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不应该只是巧合,自己没有告诉警方有人调查自己的事情,那么他们为什么还要去呢。两个合理的解释是他们在那里有了调查的线索,至少是种推测,另外的一个理由是,那个神秘的调查者,不光是调查了自己,他还找到了其他人……对于这一重怀疑,可信度似乎更高。沃勒推翻了自己原来的假设——可能有以前组织的同伴和敌人来追查他。他们犯不上使用那样的手段,就可以很快断定自己的身份,应该是另有其人。沃勒决定自己去找玛莎女士,他说不出这样做的理由,只是直觉要他这么做。 医生开车带上安妮,他不想把她一个人留下。他以前得到过萨姆兰画的地图,不很详尽,但足够他找到。 安东尼先生是那片社区闻名的老好人,找到他的家并不难。医生敲门的时候,玛莎女士刚刚起。 “您是……”安东尼先生问。 “啊,我是沃勒私人诊所的医生,赛斯.沃勒,这位是我的助理安妮小姐,我想您一定就是安东尼先生吧。” “啊,是的,是的。不过您来有什么事吗?”受到了警官的忠告,安东尼先生小心谨慎地问着。 “啊,这是我的开业执照和身份证明,我的朋友告诉我昨天玛莎女士来找过我,我希望能见到她。” “这个……”房东还是有些犹豫,这也不无道理,那个“警察”也曾经出示过证件。 “请他们进来吧。谢谢你,安东尼先生。”玛莎听到声音,走了过来。 “啊,真是对不起啊,医生,我以为又是……”房东把他们让进来,有些不好意思。 “您说又是……这么说,之前有人……” “啊,这件事说起来还是怪我,前几天有一个穿着警服的男人来过,自称是警官派他来的。我也没觉察什么,就放他进来了,结果给玛莎女士造成了不便。所以这次我就……呵呵,您别往心里去。”安东尼先生为两位客人倒了咖啡。 沃勒没想到问题这么快就有了答案,看来自己来对了。 “那么,我可不可以问问那个人都说了些什么呢?玛莎女士。” “哦,并不是什么特别的问题,但是那个人问得很直接,令我有些不舒服。沃勒医生,我正要找你呢,你怎么倒先来了?”玛莎坐在安妮身边。 “嗯,该怎么说呢,你们看了今天的报纸吗?喏,在这里。”沃勒掏出报纸,玛莎和安东尼先生都看过了。 “可是,这和您到这里来有什么关系吗?”玛莎不明白医生的意思。 “呵呵,那个红灯区,我前几天也去过的。”医生这么说着,但是,他脸上挨打的痕迹都消失了。安妮为他惊人的修复功能感到欣喜。 “啊?”两个人不约而同地露出惊讶的目光,“您到那种地方……” “是的,我也被人跟踪了,第二天安妮认出了他,我们就驾车去追查他,很遗憾,没能发现什么。” “那您可真是好运气啦,”安东尼先生感慨着,“听说那附近有黑手党呢。” “嗯,不过我没有遇见就是了。”沃勒无意增加他们的不安,也就没提那件事。 “可是,”玛莎还是不很理解,“这和医生您到此还是没有联系啊。” “是这样的,为什么会有人跟踪我,我想是因为我和玛莎女士您的案子有关联,所以有人想了解案情才会调查我的。报纸上说三位警官去了我去过的地方,那是为什么呢?我猜测很可能也是在找那个跟踪者,但是我没有把我被跟踪的消息告诉警官,那只有一种可能是其他人也被调查了。我一下子想起了你们,所以就来看看,而且,玛莎女士,我也很想见到你。”医生自然有省略了另一种可能。 “可是,这位先生,您是按照玛莎女士留下的地址找到这里的吗?” “我没有留下地址啊。” “呵呵,这个嘛,”医生笑了,“我不知道萨姆兰警官为什么信任我,不过他几天前就把这个案件的详细情况告诉我了,我是按照他的说法找来的。” “可是,为什么会有人调查我们呢?” “玛莎女士,这个问题我也不明白,但是,有一点我可以肯定,这个调查者,以及他背后的指使者,可能都不清楚你的那起案件,但是,他们出于什么理由怀疑着什么。我能想到的就是这些,可以这样说,我不觉得你们会再有什么麻烦,但我还是有些担心。玛莎女士,恕我无礼,我觉得你说杀死那个企图侵犯你的人是很可信的。请放心,我发誓绝对不会提供任何对你不利的证词,如果有人问道,我也会矢口否认的。但是,我不客气地说,玛莎女士,我认为你很可能真的杀死了那个‘迪亚特’。”…… 罗伯特局长又一次大发雷霆,他真捉摸不透为什么运气最近总是那么背! “米尔!看看,你上报了!不错吧,媒体的混蛋们正要我们作出一个解释呢!”局长把报纸摔在一边,“来吧,你站出来给大家一个解释。” “我们只是调查那个‘观察者’而已,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米尔辩解道。 “‘观察者’、‘观察者’!媒体才是真正的观察者呢!你看看,你的线人也没了,八成被人家灭了口,你要是真觉得他知情就把他保护好啊!真是废物!” 保护好?萨姆兰想着,他不觉得雷恩还藏有秘密,可是他的被杀是因为什么呢……也许是观察者不允许他身边存在一个多嘴的人。 萨姆兰的手机响起来,“是的,我是,一个黄种人?他去了安东尼家,嗯,他什么样子……哦,我知道了,他一个人吗?嗯,明白了,继续注意,他们走了以后给我来个电话。” 萨姆兰挂上手机,八成是赛斯.沃勒,他去那里干什么…… “局长先生,我认为警官们所做的是合理的。”鲁夫这是时候走了进来,“谁都有料想不到的事情,您又何必发这么大的火儿呢。” 局长看到这个探员,气就更不打一出来,遗憾的是,他又找不到发作的理由。 “玛莎女士,你是说,他只是问了这些和案件有关的问题吗,没有再说别的什么?” 玛莎点点头。 这家伙很小心,他没让房东和玛莎看出破绽。根据他只对案件本身抱有兴趣这一点来看,一定是有什么人在怀疑这个案子,这个人会是谁?他又发现了什么疑点呢? “那么,玛莎女士,我这里还有一个不情之请。我希望你能配合我,我想对你进行催眠。”沃勒医生亮出了底牌。 见玛莎不做声,医生接着说,“玛莎女士,我也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出自案件的考虑占了主要成份,而催眠对你心理平复不会起太大的作用。我之前说过,我基本上相信你确实开枪射中了迪亚特,但是,没有任何证据支持。我们都被人调查了,这背后隐藏的很多东西,我希望我们能把它找出来。但是,这里有一个先决条件,那就是,我们要确定你是否真的杀了人。我也说了,我对法律没有兴趣,更不会做出对玛莎你不利的事情。在我看来,就算你杀了他,那也不是犯罪行为。一个可能是,随着我们进行了催眠,我可能看出压抑在你内心深处的那些障碍,确实可以由此考虑出改变你现在生活状态的可行办法。如果你担心我会对你做出侵害性的行为,那么,安东尼先生和安妮会留在这里。监视我对你所做的一切,我这样解释,你看可以吗?” “只要你能相信我就够了,我不希望被杀人的事实控制一辈子。不过,沃勒医生,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我也不知道……” 几乎世界各地流行的“请仙游戏”都是利用了暗示的原理。人的体质各异,在里面就包含一项叫做受暗示性。易受暗示性的人容易被催眠,因此也有些人是极难被催眠的。曾经有一个著名的案例,一名黑人无法被催眠,因为他从来不会相信任何人。催眠大师成功地教会了他催眠的原理,叫他自我催眠,结果是成功的。但这里有一个危险:被催眠的人意识层面消失,完全受无意识的支配。一个容易被人利用的特点是,被催眠者只能被催眠他的人叫醒。(如果我们能用“叫醒”这个词的话)其他的人做任何努力都是白费。被催眠者可以按照催眠者的吩咐做任何的事,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如果他被要求做了太多与他本来性格相反的事,则很可能引发被催眠者人格系统的崩溃。一个可怕的地方在于,高阶的催眠被怀疑可能是在被催眠者不注意的情况下开启的。(下注:美国恐怖小说大师斯蒂芬.金的著名小说《神秘的火焰》和日本恐怖电影《催眠》就是在这一可能的基础上创作出来的。)也就是说,催眠者可能表现出与平时生活完全相同的形态进入人群中。当然,这种催眠本身是否存在还值得探讨。 每一项工作都有它的专业人员,这些菁英们做出了他的同事所不可能完成的成绩,这不是通过努力能赶得上的。催眠一样如此,学习催眠的人本身必须具有良好的被催眠性,而高阶的催眠师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他先天的独特体质。 催眠在外行人看起来像一种神秘的仪式(这和那些“请仙游戏”相类似),但是内行人就不以为然了。沃勒请玛莎女士躺在二楼起居室的床上,房东和安妮静静地站在门口。 安妮是第一次亲眼看到沃勒的催眠过程。出于她独有的天真,她才感觉到医生正在发生着奇妙的变化。她看不见他的眼睛,她只能听到他的声音,那声音变得具有强烈的磁性,吸引着别人的意识注意。 “你现在正躺着,觉得自己浑身的肌肉都在放松,是的,一种宁静的放松。你感觉到你的手越来越重,几乎抬不起来了……你的眼皮也变得沉重了……那感觉就像海洋,不是外界的大海,是你自己身体之内的海洋,它充斥你的全身,你被这种潜意识的海洋所替代,它还是那么宁静,就像你自己一样……” 这是什么,安妮觉得很奇怪,她自己也开始放松了,她费力的回头看着安东尼先生,发现他的表情有些异样。这些话在书本上是看不到的,这是沃勒独有的催眠技术,他没有利用钟摆或是其他的吸引物,他只是使用的他自己的能力,这是什么……(下注:高阶的催眠师只有在他们遇到很难催眠的个体时才会采取物体放松的方式。) “好的,玛莎女士,对了,你进入了一个以前从没有见过的黑洞,那是个黑色的深渊,但是它并不可怕,它就像是回到了母体。它很温暖……” “好的,玛莎女士,你现在只能听到我的声音,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了。”(下注:只有水平极高的少数催眠师,才可以在没有外界仪器的监控下进行催眠。请注意,他们必须非常谨慎,因为一不小心就会造成被催眠者人格上的失衡。其后果是极为严重的,没有人敢做这样不人道的试验。曾经有过记载,一次催眠失败后,被催眠者精神分裂,并且由于他不可能在被其他任何人催眠,最终无法得到治疗。这里所说的一类仪器包括心电图,脑波显示,血压测量等一系列辅助设施,一旦发现被催眠者的各项数据严重偏离常态,只能以最快速度重新唤起他的意识,否则……) “玛莎,听我说,我开始计数。1,你已经全身放松了……2,你感觉到体内平静的波涛……3,你感觉到我的声音,很好,玛莎,你已经做到了……4,这世界上只有我和你存在……5,……”(下注:作者不再描述这一过程,请注意,这是极为危险的,严禁模仿) “玛莎,很好,现在,这是一个快要下雨的晚上。天阴得很沉,告诉我,玛莎,你在做什么?” “我……我在喝咖啡,那是一家不大的咖啡馆……” “很好!玛莎,那里都有些什么。” “……老板,有吧台,其他什么都没有了……” “嗯,那么,玛莎,你为什么要等在那里?” “我……在等人……” “很好,你坐在那里,你等到他了吗?”医生不敢问关于艾利先生的事情,那可能使玛莎紊乱。 “没有……他没有来……我走了……” “走向哪里呢?” “我回家……回家,但是,下雨了……” “是的,下雨了……你在哪儿?” “我……在一家心理诊所避雨……我……雨很大……我回不了家……” 心理诊所?沃勒一惊! “这家心理诊所叫什么名字?” “赛斯.沃勒……心理诊所……” “……好的,玛莎,你呆在那里,然后发生了什么?” “我……一个男人走来……他打着伞……他样子像个学生……他说他要送我回家……” “你同意了吗……玛莎?” “是的,我和他一起走……一起走……”玛莎开始晃动着头。 “那么,玛莎,你和他一起走……” “我们走着走着……有电话……是我的。”她的头摇晃得更厉害了,额上渗出细细的汗。 沃勒伸手抓住她的手腕,他感觉她的脉搏很快。 “啊……他抓住了我的手……”玛莎摇摆身体。 沃勒不能松开手,他必须保证玛莎的安全。他知道这和玛莎说的没有关系,因为玛莎此刻感觉不到医生的动作。 “他抓着我……他抓着我!”玛莎扭动着,她看起来正经受着一场恶梦,一场自己无法醒来的恶梦。 “好了,玛莎,告诉我,接着发生了什么。” 玛莎继续扭动,她的嘴一张一合,脉搏跳动急剧加快。医生也冒了汗。 “玛莎,告诉我,这是最后了。” “我掏出了手枪,一只巨大的手枪,它不是我的,它不是我的。”玛莎严重的晃动着,她的脸痛苦不安地严重扭曲,她在极力挣扎。 “好了,玛莎,好了,你做的很好。玛莎,安静下来,相信我,没有人能够伤害你,玛莎,听我说,我开始技计数,从五到一,你知道的,玛莎,这很简单,我们刚才做过的。你能够做到,不是吗?” 沃勒掏出手帕轻轻擦着玛莎的汗,她看来好了一些。 “好的,玛莎,我们可以开始了,听我说。5,你回到了混沌的黑暗中,它还是那么温暖,玛莎,它是保护你的……4,你慢慢感到恢复了轻松,是的,你很安全……3,你开始感觉到了外界,玛莎,你听见了鸟儿在叫着,它们在叫着你……2,玛莎,你觉得你的眼睛不那么沉重了,你的手也有了感觉……1,一切都过去了,玛莎,你重新呆在海洋里,海水慢慢地褪去了,你觉得一切都好起来了,对,玛莎,你快要醒来了。好的,玛莎,你可以睁开眼了。哦,谢谢你,玛莎。” 医生直到玛莎睁开眼,才真正送了一口气。他的后背都湿透了,刚才真是危险。 玛莎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着医生,她摸摸他头上的汗。 “你出汗了,医生,你还好吗?我好像做了梦。” “啊,”沃勒把她扶了起来,“没什么,玛莎,一切都过去了。” “完事了吗?我什么都没注意到啊。”安东尼先生这才恍然大悟,他发现自己靠着墙边坐下了。 安妮也意识到催眠全过程结束了。 “好了,我们休息一会儿,下楼谈谈吧。” 安妮走到医生身边,抱着他。还好,还是自己熟悉的那个沃勒,她有那么一会儿,觉得他都变了……

本文由蒙特卡罗正规网站▎官网进入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先生正是在等Martha女士,这种催眠自身并未几人

关键词:

赛斯.沃勒和安妮小姐坐在一家咖啡馆里,沃勒医

在几位警官忙碌的时候,沃勒医生和安妮小姐坐在一家咖啡馆里,享受傍晚的宁静。沃勒不喜欢咖啡,倒是对红茶情...

详细>>

尸体没有脸皮,尸体没有脸皮

这顿午餐的终结,是萨姆兰警官接到一个电话,有人举报在城西的淡水湖中发现了一具尸体,尸体没有脸皮,没有男...

详细>>

安东尼先生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医生和乔纳森

2003年3月24日上午9时,玛莎小姐正式提出辞去工作,她的老板不无遗憾,他保证,如果玛莎愿意,她任何时候都可以再...

详细>>

蒙特卡罗正规网站沃勒先生,沃勒看着安妮

听他们讲Anne小姐、Anthony先生和麦瓦经理的叙述,Kanter神速得以描绘。可是,那只好轻松的草图,由于天性过于简短,...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