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东尼先生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医生和乔纳森

日期:2019-10-06编辑作者:文学文章

2003年3月24日上午9时,玛莎小姐正式提出辞去工作,她的老板不无遗憾,他保证,如果玛莎愿意,她任何时候都可以再回到公司工作。对此,玛莎的反应冷淡,她不置可否,带着冰霜般的面容离开了。 玛莎连续作者恶梦,这些恶梦出了隐晦的内容表达之外,都还有一个不灭的主题:迪亚特和没有脸孔的人总是出现在梦境中,这另她深深恐慌。 她不承认艾利的死,每天早上她醒来都会习惯地摸向身边,但是那里出了莉莉西雅就是空荡荡的床铺。她会趴在那里哭,直到泪水浸湿艾利的枕头。她仍然经常向安东尼先生和莉莉西雅提起艾利,他的好,他的笑,他的温暖,她无法忘记他。安东尼先生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他只是认为,如果这个女孩儿继续这样下去,她可能会发疯的。 莉莉西雅的电话一小时一个,她甚至都不敢再劝说玛莎去看心理医生,她只是竭尽所能,试图安慰她。 她没有再提起沃勒,反倒叫玛莎更想去找他。这正是人类思维的奇妙之处。玛莎没有疯,也不是否认事实的那种女孩儿,她只是,只是不习惯生命中没有艾利。她知道正面临崩溃的危险,她知道自己应该找个医生。 玛莎不用为生计发愁,她和艾利为购买房子和结婚攒下的钱足够她生活一段时间。她为此辞去了工作,她希望专心看病,能够最快地得以治疗。这样的日子,她受够了! 艾利先生的汽车虽然已被警方送回,但是玛莎不愿意动它,她坐着记程车来到沃勒医生的诊所。那是上午10点。 在诊所的接待室,她没有看到可爱的安妮,有一个黑头发的黄种女人呆在那里,她自称社角久子。 玛莎没有注意到这个女人神色黯淡,眼圈红红的,仿佛刚刚哭过。她问她医生在哪儿。她的回答是医生整个上午都不会接待病人,带着安妮小姐去了宠物公墓,因为,忠诚的马克死了——乔纳森先生的爱犬——马克死了,它被人用枪打死了。 是的,马克死了。沃勒医生站在那座小小而精致的坟墓前,双手捧着一束鲜花,他把它放在那里。然后退在一边,轻轻搂住止不住泪水的安妮,她在他的怀里,她仍很伤心。 乔纳森先生跪在马克的坟墓前,不觉老泪纵横。它是他多年来唯一的同伴,朝夕与共的同伴,它就像他的亲人。但是它却被人残忍地开枪打死了。 乔纳森昨天在久子小姐的陪伴下,习惯地带着马克散步。大概是由于两个人边走边聊吧。马克不习惯这样缓慢的步速,它在前面跑着,不时又跑回来在两个人的腿间穿梭着。因为乔纳森先生头一天没有休息好,这次的散步提前的结束了。但是马克决定自己出去多玩儿一会儿,这也没什么的,乔纳森先生同意了。 马克一直没有回来,两个人起先都没有注意。晚上十点的时候,久子小姐出去找了一圈却往然而归,乔纳森先生着急了。他给沃勒医生打了手机,他们那时候还在床上,但是听说马克失踪了,两个人赶紧开车出来寻找。他们找到了马克,但,那是它的尸体。它躺在那里,毫无声息,身上有一个大洞,边上满是血。 马克很想留下讯息,很想告诉医生它和他即将面临危险,可是,可怜的马克没能做到。马克去了小埃迪的家,但是,没有人在家,它就跑向医生的诊所,那里也没有人。马克很失望,它想,那就回家吧。但是,它突然闻到了一股不寻常的气味,是那家伙!马克想,他就在附近。马克循着气味找过去,它看到一辆汽车停在那里,车上的男人看到它,下了车。就是这个混蛋,就是他,他想要干什么?马克不理解人类的残忍,不理解手枪这种杀伤力巨大的残忍武器。它只想保护它的幸福,保护它的家,保护它的朋友们。它冲了上去,但是,枪响了。马克无力地倒在一边,它的头无力的耷拉着,重重的喘着气。过去的一幕一幕在它的眼前浮现,它不想就这么死去,它喜欢他们,但是,这个它也做不到了。它盯着那个男人丑陋的笑容,身体慢慢变冷了,它的眼睛混浊了…… 枪响了,没有人出来看看,即便他们可能救得了马克,甚至看到那个人的面貌。遗憾的是,没有人那么做。如果叫他们知道死了的不过是一只狗,他们更会有理由不屑一顾,这年月,人都管不了,何况一只狗! 可怜的马克很想留下讯息,很想告诉医生它和他即将面临危险,可是,可怜的马克什么都做不了了,它,死了…… 沃勒有理由自责,来人决不仅仅是为了杀死马克。他是冲着自己来的,马克是一个阻碍。那些因为安妮而暂时忘记的线索重又浮现出来。他要找出那个人,他要杀了他! 乔纳森先生同样很清楚这点,在医生被人抓起来那夜,他就预感事情即将发生。他站起来,用手帕擦了擦眼泪,他把他拉到一边,告诉他他现在唯一的责任是要照顾好安妮,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他不能用愤怒和杀意掩盖一切。 沃勒深为感动,他说得对,他现在都还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也许他们不是一个人,也许是他在做杀手时候的那些同伴或敌人,他们来找他了。此刻,他必须镇静,他必须承担责任。 他们正要发动汽车回家的时候,公墓管理员向他们跑过来,“沃勒先生,沃勒先生,方便的话请来一下,我们公墓的老板找您。” “找我?”沃勒嘱咐两个人好好呆在车里,自己去去就回。 医生跟着管理员走到目的的最里面,这里有一栋二层的白色小楼。管理员推开门,示意医生进去。医生走进去,房门被带上了。 他看见大屋的角落,一个女人正背对他看着电脑。她穿着露背的黑色紧身衣和一条黑色紧身裤。淡黄色的长发在背后随随便便的一扎。 她听到他走进来,便转过身。她前面开胸很低,露出白嫩非满的半个胸,她的容貌很好,脸上带有高贵的气质,看上去只有二十五六岁。她盯着他看了一阵,从椅子上站起来。她走到他跟前,继续看着他,她拉着,叫他坐在沙发上。 “赛斯。沃勒?这个名字很不错,要来点儿什么,鸡尾酒还是……?”她终于开口了。 “不了,谢谢,你找我有事儿?”医生看着她的眼睛。 “你和以前一样,总是来去匆匆。”女主人款款一笑,也倒不在意。 “这么说你认识我,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有事吗?我的时间有限。” “和以前一样,还是那么冷漠,啊,沃勒,沃勒医生,我是想如果你需要什么特殊服务的话……” “很抱歉,”医生站了起来,“我对那个没兴趣,我要走了。”医生转身向门外走去。 “呵呵,”女主人笑了,“你误会我了,我确实对你的身体很感兴趣,不过我在这里不卖身。我是说,你找我该不会只是埋葬你的宠物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沃勒转回身,再次审视这个女人,不认识,确实是不认识,抑或是,想不起来…… “得承认,我永远搞不明白你。你到底有多少身份,有多少名字呢?不过这不重要,也许你真的不记得我了。我是互联网上唯一的女王,你可以称呼我‘那加’。” “‘那加’?” “是的,想起来了吗?我们多次做过交易的。当然,我不是每天都呆在同一个地方,你不也是吗?”女主人咯咯笑着,“不过,多年不见,你还是那么迷人。” “你最近见到我是什么时候?” “你总是喜欢这么强硬的质问,不过没关系,我喜欢你这样的硬派男人。这个问题,我想我很清楚的记得,是在两年前。”女人把一条腿翘起来。 “我来找你做什么?” “很可惜,这个是工作机密,如果你自己都不记得了,我又为什么要告诉你呢?” “那么,我告辞了。”沃勒推开门。 “好吧,反正我也没能力限制你,不过,记住我是谁,有相应的需要一定要来找我,还有,不要再忘记我的名字,至于报酬嘛,我还是只要你。再会,‘情人’。” 医生走出去,并随手关了门。 这一举动令女主人大惑不解,他从来不会关门的。她想了想,脸上呈现出一种不易察觉的微笑,就又坐回到电脑前边了…… 安东尼先生的姐姐依莉萨女士的葬礼也是在上午十点开始的。房东先生之所以没有参加艾利先生的葬礼正是去接姐姐的儿女了。 这个葬礼没什么特别之处,只是丧葬费也是安东尼先生一人出资叫萨姆兰警官有些不平。 “也没什么的,他们都有很多孩子,想来手头也不宽裕。”在警官开车送安东尼先生回家的时候,他还在为他们辩解着。安东尼先生为人宽厚,萨姆兰自然也不便多说。 “啊,玛莎小姐还好吗?”警官关心地问讯。 “不,不很好,她早上说去公司辞职,我劝她她也不肯听的,看来她打定主意了。唉,这孩子……” “啊,她可能需要换换环境吧。她的情绪还算稳定吗?” “不太好,老是作恶梦。说起这个,警官,不介意我多说两句吧。你们那个年轻警察也太不懂事了。”安东尼带着责怪的口气。 “嗯?你说卡洛斯吗?” “不,不是。卡洛斯是和你一起来的那个警官,他很礼貌的。我说的是那个年轻警察。” “您说什么?什么年轻警察?” “咦?你不知道吗?他说是你派来的。” 萨姆兰谨慎了一辈子,从没出过这样的纰漏,他此刻觉得自己笨得好像一头猪。他回忆起那天去肯德尔慈善医院来回的路上,身后似乎有一辆出租车,当时居然没有在意这件事。 “他问了些什么?”萨姆兰把车子停在路边。 “我记不清了,但是他好像对案件不是很了解,问了不少问题,我当时很纳闷你们警方不彼此通气吗?” “他又问了玛莎小姐?” “是的,他走后玛莎看起来很不高兴,我才想到那家伙可能问了一些过分的问题。他真的不是你们的人吗?可是他穿着警服呢。” “妈的,被人耍了。” 萨姆兰把安东尼送回家之后,路上详细询问了那个家伙的外貌特征。随后叮嘱房东不要随便叫陌生人进来,尽可能保证和玛莎两个人呆在家里。他会派警察秘密保护他们的。 警官马上驱车赶往沃勒诊所,得知了一个同样惊人的消息,马克死了,医生和乔纳森先生还都没有回来。玛莎小姐曾经来过,又走了。 警官连忙给莉莉西雅打了电话,听说玛莎正在她家里时稍稍放了心。又开车去了麦瓦咖啡馆。 “哦?警官先生,要来点儿什么啊?”麦瓦老板这次没有先前的那种窘迫,热情地招呼着,“怎么样,警官,案子有下落了。” “啊,算是吧。对了,我想问问你有没有一位警察,穿制服的警察最近来问过一些问题?” “啊?”老板看起来很紧张,“有,有啊,怎么了?” “他都问了什么问题?”警官追问着。 “他说话有些奇怪,好像不太了解案情似的,基本上就是问了案子的事情,我记不得了。好像是前天吧,怎么了?” “他长得什么样子?” “呃,挺普通的吧,我也没注意,那时候要有客人要应付呢,个子不高,挺瘦的,大概三十多岁,差不多就是这样了。” 萨姆兰道了谢匆匆忙忙地走了,麦瓦头上冒了汗,他赶紧抓起电话。 “你这家伙是怎么搞的,警官刚才来找过我了……他好像没怀疑我,不过那谁说的准,那么老谋深算的人……你要小心一点,我想他也问过别的人了,我也不敢说谎,反正就是把你的身材略微一说,我也没有办法的……什么,你还要加钱?……废话,要是好盯的话,我干嘛还用拜托你……好吧好吧,不过我可不能给你送去,万一要是被警察盯上就全完了……好吧,我知道了。” 麦瓦老板擦擦汗,但愿别处岔子……

2003年3月24日上午9时,玛莎正式提出辞去工作,她的老板不无遗憾,他保证如果玛莎愿意,她任何时候都可以再回到公司工作。对此,玛莎的反应冷淡,她不置可否,带着冰霜般的面容离开了。 玛莎连续作恶梦,这些恶梦除了隐晦的内容表达之外,都还有一个不灭的主题:迪亚特和没有脸孔的人总是鱿衷诿尉持校馊盟钌羁只拧? 她不承认艾利的死,每天早上醒来后都会习惯地摸向身边,但是那里除了莉莉西雅就是空荡荡的床铺。她会趴在那里哭,直到泪水浸湿艾利的枕头。她仍然经常向安东尼先生和莉莉西雅提起艾利,他的好,他的笑,他的温暖,她无法忘记。安东尼先生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他本能地认为,如果这个女孩儿继续这样下去,她可能会发疯的。 莉莉西雅的电话一小时一个,她甚至都不敢再劝说玛莎去看心理医生,她只是竭尽所能,试图安慰她。 她没有再提起沃勒,这反倒叫玛莎更想去找他。这正是人类思维的奇妙之处。玛莎没有疯,也不是否认事实的那种女孩儿,她只是,只是不习惯生命中没有艾利。她知道正面临崩溃的危险,她知道自己该找个心理医生。 玛莎不用为生计发愁,她和艾利为购买房子和结婚攒下的钱足够她生活一段时间。她为此辞去了工作,希望专心看病,能够最快地得以治疗。这样的日子,她受够了! 艾利先生的汽车虽然已被警方送回,但是玛莎不愿意动它,她坐着记程车来到沃勒医生的诊所。那是上午10点。 在诊所的接待室,她没有看到可爱的安妮,有一个黑头发的黄种女人呆在那里,自称社角洋子。 玛莎没有注意到这个女人神色黯淡,眼圈红红的,仿佛刚刚哭过。她问医生在哪儿。对方的回答是医生整个上午都不会接待病人,带着安妮去了宠物公墓,因为,忠诚的马克死了?——乔纳森先生的爱犬——马克死了,被人用枪打死了。 是的,马克死了。沃勒医生站在那座小小而精致的坟墓前,手里捧着一束鲜花,随后把它放在墓碑前,又退在一边,轻轻搂住止不住泪水的安妮。她在他的怀里,很伤心。 乔纳森先生跪在马克的坟墓前,不觉老泪纵横。它是他多年来唯一的同伴,朝夕与共的同伴,它就像他的亲人。但是却被人残忍地开枪打死了。 乔纳森昨天在洋子小姐的陪伴下,习惯地带着马克散步。大概是由于两个人边走边聊吧。马克不习惯这样缓慢的步速,它在前面跑着,不时又跑回来在两人的腿间穿梭。因为乔纳森先生头一天没有休息好,这次的散步提前结束了。马克决定自己出去多玩儿一会儿,这也没什么的,乔纳森先生同意了。 马克一直没有回来,两人起先都没有注意。晚上十点的时候,洋子小姐出去找了一圈却枉然而归,乔纳森先生着急了。他给沃勒医生打了手机——他们那时候还在床上——但是听说马克失踪了,两个人赶紧穿好衣服开车出来寻找。他们找到了马克,但,那是它的尸体。它躺在那里,毫无声息,身上有一个大洞,边上满是血。 马克很想留下讯息,很想告诉医生它和他即将面临危险,然而,可怜的马克没能做到。马克去了小埃迪的家,但是没有人在家,它就跑向医生的诊所,那里也没有人。马克很失望,它想,那就回家吧。但是,它突然闻到了一股不寻常的气味,是那家伙!马克想,他就在附近。马克循着气味找过去,它看到一辆汽车停在那里,车上的男人看到它,下了车。就是这个混蛋,就是他,他想要干什么?马克不理解人类的残忍,不理解手枪这种杀伤力巨大的残忍武器。它只想保护它的幸福,保护它的家,保护它的朋友们。它冲了上去,这个时候,枪响了。马克颓然倒在一边,脑袋无力地耷拉着,重重地喘着粗气。过去的一幕一幕在它的眼前浮现,它不想就这么死去,它喜欢他们,但它什么也做不到了。盯着男人丑陋的笑容,身体慢慢僵硬,它的眼睛也开始混浊了…… 枪响了,没有人出来看看,即便他们可能救得了马克,或者看到那个人的面貌。遗憾的是,没有人那么做。如果叫他们知道死了的不过是一只狗,更会有理由不屑一顾,这年月,人都顾不了,何况一只狗! 可怜的马克很想留下讯息,很想告诉医生它和他即将面临危险,然而,可怜的马克什么都做不了了,它,死了…… 沃勒有理由自责,来人决不仅是为了杀死马克。他是冲着自己来的,马克是一个阻碍。那些因为安妮而暂时忘记的线索重又浮现出来。他要找出那个人,他得干掉那混蛋! 乔纳森先生同样很清楚这点,在医生被人抓起来那夜,他就预感事情即将发生。他站起来,用手帕擦了擦眼泪,把赛斯拉到一边,告诉他现在唯一的责任是要照顾好安妮,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他不能用愤怒和杀意掩盖一切。 沃勒深为感动,老人说得对,他现在都还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也许还不是一个人,也许是自己在做杀手时候的那些同伴和敌人,他们来找他了。此刻,他必须镇静,他必须承担责任。 他们正要发动汽车回家的时候,公墓管理员向他们跑过来,“沃勒先生,沃勒先生,方便的话请来一下,我们公墓的老板找您。” “找我?”沃勒嘱咐两个人好好呆在车里,自己去去就回。 医生跟着管理员走到墓园的最里面,一栋二层的白色小楼前。管理员推开门,示意医生进去。医生刚一走进,房门就被带上了。 他看见大屋的角落,一个女人正背对他盯着电脑。她穿着露背的黑色紧身衣和一条黑色紧身裤。淡黄色的长发在背后随随便便地一扎。 她听到他走进来,便转过身。她前衣开胸很低,露出白嫩丰满的半个胸部,容貌很好,脸上带有高贵的气质,看上去却只有二十七八岁。她盯着他看了一阵,从椅子上站起来。她走到他跟前,继续看着他,她拉着他坐在沙发上。 “赛斯.沃勒?这个名字很不错,要来点儿什么,鸡尾酒还是……?”她终于开口了。 “不了,谢谢,你找我有事儿?”医生看着她的眼睛。 “你和以前一样,总是来去匆匆。”女主人款款一笑,倒也不在意。 “这么说你认识我,可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有事吗?我的时间有限。” “和以前一样,还是那么冷漠,啊,沃勒,沃勒医生,我是想如果你需要什么特殊服务的话……” “很抱歉,”医生站了起来,“我对那个没兴趣,我要走了。”医生转身向门外走去。 “呵呵,”女主人笑了,“你误会我了,我确实对你的身体很感兴趣,不过我并不卖身。我是说,你找我该不会只是埋葬你的宠物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沃勒转回身,再次审视这个女人,不认识,确实是不认识,抑或是,想不起来…… “得承认,我永远搞不明白你。你到底有多少身份,有多少名字呢?不过这不重要,也许你真的不记得我了。我是互联网上唯一的女王,你可以称呼我‘那加’。” “‘那加’?” “是的,想起来了吗?我们多次做过交易的。当然,我不是每天都呆在同一个地方,你不也是吗?”女主人咯咯笑起来,“不过,多年不见,你还是那么迷人。” “你最近见到我是什么时候?” “你总是喜欢这么强硬的质问,不过没关系,我喜欢你这样的硬派男人。这个问题,我想我很清楚的记得,是在两年前。”女人把一条腿翘起来。 “我来找你做什么?” “很可惜,这个是工作机密,如果你自己都不记得了,我又为什么要告诉你呢?” “那好吧,我告辞了。”沃勒推开门。 “反正我也没能力限制你,不过,记住我是谁,有相应的需要一定要来找我,还有,不要再忘记我的名字,至于报酬嘛,我还是只要你。再会,‘情人’。” 医生走出去,并随手关了门。 这一举动令女主人大惑不解,他从来不会随手关门的。她想了想,脸上呈现出一种不易察觉的微笑,就又坐回到电脑前边了…… 安东尼先生的姐姐依莉萨女士的葬礼也是在上午十点开始的。房东先生之所以没有参加艾利先生的葬礼正是去接姐姐的儿女了。 这个葬礼没什么特别之处,只是丧葬费也是安东尼先生一人出资叫萨姆兰警官有些不平。 “也没什么的,依利萨的儿女们都有很多孩子,想来手头也不宽裕。”在警官开车送安东尼先生回家的时候,他还在为他们辩解着。安东尼先生为人宽厚,萨姆兰自然也不便多说。 “啊,玛莎女士还好吗?”警官关心地问讯。 “不,不很好,她早上说去公司辞职,我劝她也不肯听,看来她打定主意了。唉,这孩子……” “她可能需要换换环境吧。她情绪还算稳定吗?” “不太好,老是作恶梦。说起这个,警官,不介意我多说两句吧。你们那个年轻警察也太不懂事了。”安东尼带着责怪的口气。 “嗯?你说卡洛斯吗?” “不,不是。卡洛斯是和你的搭档,很有礼貌。我说的是那个年轻警察。” “您说什么?什么年轻警察?” “咦?你不知道吗?他说是你派来的。” 萨姆兰谨慎了一辈子,从没出过这样的纰漏,他此刻觉得自己笨得好像一头猪。他回忆起那天去肯德尔慈善医院来回的路上,身后似乎有一辆出租车,当时居然没有在意这件事。 “他问了些什么?”萨姆兰把车子停在路边。 “我记不清了,但是他好像对案件不是很了解,问了不少问题,我当时纳闷你们警方彼此不通气吗?” “他又问了玛莎女士?” “是的,他走后玛莎看起来很不高兴,我才想到那家伙可能问了一些过分的问题。他真的不是你们的人吗?可是他穿着警服呢。” “妈的,被人耍了。” 萨姆兰把安东尼送回家之后,路上详细询问了那个家伙的外貌特征。随后叮嘱房东不要随便叫陌生人进来,尽可能保证和玛莎两个人呆在家里,他会派警察秘密保护他们。 警官马上驱车赶往沃勒诊所,得知了一个同样惊人的消息,马克死了,医生和乔纳森先生还都没有回来。玛莎女士曾经来过,又走了。 萨姆兰连忙给莉莉西雅打了电话,听说玛莎正在她家里时稍稍放了心。又开车去了麦瓦咖啡馆。 “哦?警官先生,要来点儿什么啊?”麦瓦老板这次没有先前的那种窘迫,热情地招呼着,“怎么样,警官,案子有下落了?” “啊,算是吧。对了,我想问问你有没有一位警察,穿制服的年轻警察最近来问过一些问题?” “啊?”老板看起来很紧张,“有,有啊,怎么了?” “他都问了什么问题?”警官追问着。 “他说话有些奇怪,好像不太了解案情似的,基本上就是问了案子的事情,我记不得了。好像是前天吧,怎么了?” “长得什么样子?” “呃,挺普通的吧,我也没注意,那时候要有客人要应付呢。那人个子不高,挺瘦的,大概三十多岁,差不多就是这样了。” 萨姆兰道了谢匆匆忙忙地走了,麦瓦头上冒了汗,他赶紧抓起电话。 “你这家伙是怎么搞的,警官刚才来找过我了……他好像没怀疑我,不过那谁能说的准,他是个老谋深算的家伙……你要小心一点,我想他也问过别的人了,我也不敢说谎,反正就是把你的身材略微一说,我也没有办法的……什么,你还要加钱?……废话,要是好盯的话,我干嘛还用拜托你……好吧好吧,不过我可不能给你送去,万一要是被警察盯上就全完了……好吧,我知道了。” 麦瓦老板擦擦汗,但愿别处岔子……

本文由蒙特卡罗正规网站▎官网进入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安东尼先生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医生和乔纳森

关键词:

赛斯.沃勒和安妮小姐坐在一家咖啡馆里,沃勒医

在几位警官忙碌的时候,沃勒医生和安妮小姐坐在一家咖啡馆里,享受傍晚的宁静。沃勒不喜欢咖啡,倒是对红茶情...

详细>>

尸体没有脸皮,尸体没有脸皮

这顿午餐的终结,是萨姆兰警官接到一个电话,有人举报在城西的淡水湖中发现了一具尸体,尸体没有脸皮,没有男...

详细>>

先生正是在等Martha女士,这种催眠自身并未几人

3月25日上午7时,沃勒医生坐在办公室里阅读晨报。这是他最近一段时间才养成的习惯,准确地说,是在面具杀手的出...

详细>>

蒙特卡罗正规网站沃勒先生,沃勒看着安妮

听他们讲Anne小姐、Anthony先生和麦瓦经理的叙述,Kanter神速得以描绘。可是,那只好轻松的草图,由于天性过于简短,...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