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一斗线二头色三肉身与腿四项翅,可蟀花随

日期:2020-01-26编辑作者:文学文章

我是一只蟋蟀,一只雄蟋蟀。
  我爱上了一只蟋蟀,一只雌蟋蟀。她有着长长的触须,婀娜的足腿,美丽的羽翅,在我们蟋蟀王国里,她是蟀花,有着无数的追求者,慕羡者。相传有一次,她身后的数十位追花者为了争得靠她最近的位置,竟大咬出口,展开一场群雄混战。那一战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战时天昏地暗,战后遗骸满地,断翅漫天,令我们这些同类惨不忍睹,惟有摇头叹息,而蟀花则摇摇前足,晃晃触须,表示还值得一看,然后扭着尾翼,扬长而去。
  我是众多慕羡者之一,我知道前路漫漫,路途险阻,但我还是决定向前,设计了种种计划,发誓要将蟀花娶入门下,纳为我妻。因为在蟋蟀王国里,我是只好好蟋蟀,我有我的优势。
  我开始跟踪蟀花,悄无声息地隐入她的追花者队伍,随她入,随她出;随她行,随她停。蟀语中有言: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我要彻底了解她的性格、爱好,出其不意而攻之,以获全胜。然而,我却无法全身心投入,蟀花经过的地方,必是城镇要道,也必造成交通堵塞。常有老蟀被挤伏于地,众蟀被蟀花所迷,很少顾惜,只是踏足拥向前,一只只脚踩在老蟀背上,叫声凄惨连绵,生命垂垂危矣。我不能不顾,因为心底“善良”一词撞击着我,迫使我靠近老蟀,办排众阻扶起老蟀,以拯救他的生命,自就耽误了行程。也有一些可怜、贫困、断足少翅的乞蟀匍匐于街头,乞求施舍,看着他们嶙峋的瘦骨,憔悴的面目,我怜从心生,一路不停发放我本也稀少的蟀钱,如此之下,蟀花早已无影无踪。还有在这拥挤的地方,一些贼蟀便心怀不轨,欲窃他蟀钱财,没被发现者悄然隐去,令被盗者捶足顿胸,号啕不已;被发现者落荒而逃,但常被善良之蟀追之,我也常做这善良之辈。一次,一只中年蟀被盗五千蟀币,那是他媳妇的救命之钱,我恰巧遇到,也恰巧看到他边上有一蟋蟀贼头鼠脑,动作鬼祟,便知那就是贼,大喝一声,贼连忙捂住腰包,直往旁边的小巷窜去,我奋勇直追,半分钟就已到贼身后。我速度很快,曾是蟋蟀王国的短跑冠军。却没想贼蟀看我到了身后,乘我身形不稳,立即操起一把茅刀直刺而来,猝不及防中刀直没我的胸部,血喷涌而出。满地的血激怒了众蟀,一只只纷纷上前,擒住贼蟀,把钱还给了中年蟀,然后扭送去蟀王处,让蟀王处理。这一次蟀花没走,我之善良,我之英勇,我之受伤全在她眼中,可她神情如冰,还似嗤之以鼻。那一刻,我有些灰心,决定不再跟踪蟀花,一是已暴露行踪;二是我知道,我的善良,我的英勇打动不了她。
  我没有再跟踪蟀花,但自从上次擒贼后,蟀王对我的英勇大加赞赏,《蟀报》也专门对此事进行了报道,说我是蟀国中最英勇的勇士。如此一来,我有了些名气,偶尔看见蟀花时,蟀花也不再像以前一样冰冷着眼,而不时将巧目远投而来,尽管只是一两眼,对我而言却是莫大的荣誉,令我心潮澎湃、狂喜不已,兴奋之中,我又下了一个决心:我要约会蟀花。于是我连日投了门帖,说为了表达我对蟀花的慕羡之意,已在宅下设宴,宴请蟀花在明日光临。本想今日她不同意,明日再投,出乎意料,蟀花竟一口应承,说明日定将赴约。第二日,我早早地候于门外,蟀花准时到达。我带着蟀花,特地绕行了路,那里有我的仓库,整齐地堆放着玉米、烟草、棉花、大豆、黄麻、树叶等贮存的食物,一样样,一种种,在阳光的折射下闪耀着金色的光芒,炫烂着丰收的喜悦。我是只勤劳的蟋蟀,那是我整整一年的辛苦。我想让它代表我的心打动蟀花,可蟀花随着我,一路伴行,只是将这些略略瞟了一眼,再也没有欣赏的兴趣,却一路打听蟀王给了我多少赏金。我如实作答,蟀王并没有赏我。听着,蟀花激情顿减,就连在宴会上也提不起精神,象征性地动动筷子就起身告辞。看着她转身离去的美丽背影,我心中懊恼不已,我的勤劳在蟀花眼中一文不值。
  蟀花走后,我痴心不改,拿出了最后的绝招,连夜冥想,精心构思了一篇深情款款的情书,并带上了一大叠附件,那是我在报上发表的所有文章。我曾彻夜苦读,终学有所得,近年来常有不少感言发诸于各报端,也常有种种荣誉冠于我顶,甚至还有人说我是蟀国中最有潜力的新兴作家。我将这些视为身家性命,极少示之于人。这次为了我的爱情,我豁了出去。信寄出后,我忐忑不安,日想夜盼,物也不食,觉也不睡,就盼蟀花回信而来,里面有激动我心的话语或是什么暗示之类。然而,一天,两天,三天……整整半个月,音讯全无,我又想,或许是蟀花有什么事耽搁,又或许她在回一封爱如天地绵长的信,以至需要如此长的时间。又过了两天,在夜里,我坐在石头上,眼嘱望着天,月中现出了蟀花的脸,对我微微笑着。突然,一只蟀友闯了进来,他是我的读者,也是只捡垃圾为生的蟋蟀,他交给我一叠文章,是我的,是我寄给蟀花的。蟀友好生奇怪,他说我爱文章如命,怎么它们会出现在垃圾堆中。我没作答,心中万念俱灰,我真挚的爱就被蟀花像垃圾一样抛弃,我终究赢取不了蟀花的心。
  我开始堕落,没了爱情我还能做什么。每日每日我不再苦作,将勤劳彻底压在了草丛里,不再将它释放,疯狂地喝于酒吧,玩于舞厅,嫖于妓院;每夜每夜我不再苦读,不再善良,将学问、良心遗弃在了九宵云外,不再将它收回,疯狂地参加黑社会,盗、赌、抢,无恶不作。短短一个月时间,我成了蟋蟀王国中最有名的蟀物,有钱,有胆,有势,有手腕;出门八抬大轿,入门豪华大宅;每只蟋蟀见我都退避三舍,眼一瞪吓死一大片,死在我刀下的无名之魂不计其数,蜂拥而来的门人弟子一眼望不到头,泡过的雌蟀更是以万计,以亿计。如此花天酒地、胜过天堂的生活中,我渐渐淡忘了蟀花,她成了一朵枯萎的花,随着春天的逝去慢慢凋谢、腐化,最终不再出现我的视线里,也不再能撞击我的心。我已彻底遗忘。
  突有一日,我出门,坐在八抬大轿里,外面蟀声鼎沸,众多声音中,一声清脆的叫声传来,有些动听,有些渴我,更有些熟悉,我掀开轿帘,视线中一个熟悉的脸庞出现在眼前,是蟀花。依旧美丽,依旧婀娜,只是不再冰冷,而是满脸堆笑,她大喊着:“我爱你,文。”文是我的名字,听着,我抬了抬眼,有泪水滑过,放下轿帘,吩咐下手们,加快了步伐,扬长而去。

分辨蟋蟀是青虫,黄虫还是紫虫先看整体色调,再看一斗线二头色三肉身与腿四项翅。青虫:青不同于草青的颜色,草青色出于蓝科,叫做"青出于蓝胜于蓝".而蟋蟀的青,出于黑的分支.行家们称真正青色是褐中泛青,有似青砖.青瓦之色.何谓青色之虫?虽有红牙.白牙之分,毕竟以腿肉白.金翅.青项.白脑线者方是,断无斑腿.黄肉.黄线之青.在斗蟀分类中,青虫品种最多,好虫尽出.寿命较长,深受爱好者偏爱再看一斗线二头色三肉身与腿四项翅,可蟀花随着我。!真正青虫动态文相为正相.捕捉时,少跳多爬,入盆后,揭盖见光不窜,稳重大方:特别在饲养成熟期,在相虫时旁若无人,腾空不动,趾高气昂,无见怯之相;出**斗稳扎稳打,吃夹还夹,轻口重出..青虫鸣声一般频率较低,声音洪亮厚实者为大叫声,尖锐清脆者为小叫声.不论大叫小叫都带金属响声,叫声不糊.斗蟀定色后脑线.斗线和耳线极为重要,斗线要细游长直,耳线与斗线较相均称,耳环成连环状,由此形成貌似六条顶线,清晰可见。黄虫: 黄虫以黄为基色湿润为佳但色差极大的异变佳品,均以黄斗线为特征金黄脑线更妙.黄虫天性武相,捕捉时出洞及跳,弹跳力极强能一口气飞跃连跳,没遇藏身之地不肯停休.因此黄虫白天难以捕捉,夜间用强光照射下趁其少有迟疑先捕为快.落盆后小心行事,开盖见光及蹿.人称[跑马黄,是典型的黄虫.黄虫斗品凶辣勇猛,速战速决若遇武行文斗之黄虫则品级更高.黄虫定色后,斗线斗线细长着不少,但以短粗麻路密布者为上.高品级黄虫麻路多似瓜丝,斗线节节开花酷似竹节,称之竹节麻路。紫虫:紫虫色差较大色彩丰富,行家称"惟紫夺五行之粹""耐老而运久"说明紫虫是虫中一豪,且长久.凡真紫头必尖,以头大圆为上者,项有青毛项,紫绒项,赤斑项,俱要毛丁,身阔背后,血红牙,阴阳翅方妙,若项有油光者,俱为花色也.腿上有斑且肉蜜,斗线色红,这就非紫莫属了.不过紫虫要配上细腻白肉身就非同一般了.紫色虫相一般以红斗线为凭,配白牙为下色.但非绝对,紫壳白牙以白牙为正色.它们之间区分为一般紫虫均系红斗线,而紫壳白牙是淡黄近白斗线,且越白越纯正.白紫则白斗线,麻路密布.这就是常规与非常规之别了.紫虫在色泽上还有一个特点,叫紫不忌花,腿足斑斑,身占多色,牙色见花都不忌.紫虫一般配三尖头为正相,若配大圆头更佳.紫虫动态比较机警.斗品善功能守,紫虫多出骁将.紫虫叫声有大有小,仔细一听带有哑音声音低沉.常有半声叫突然停顿,但不闭翅.紫虫定色后,显于斗线,比青虫斗线稍短,形如反括号行,也有较长者,单顶端分向左右弯曲.如隐沉贯顶者为最佳.紫虫耳环往往外边线显粗长,而内沿线教细,肉眼看起来有明显脱节或半儿环状

(2)蛐蛐的重量:山东蛐蛐重量换算1克=10.8厘 至于“斟”是南方浙江广东上海对蛐蛐重量的统称。

(3)如何观察蛐蛐的品相

一. 蟋蟀蛐蛐头部论。蟋蟀的斗性显示于头,头的形状很重要,品级高低、优劣也显现于头部。

1.寿星头。为最上品,是一种长圆头,星门及头向前凸起,酷似老寿星而得名。

2.大圆头。也称珍珠头,菩提头。要四面高大结绽直而圆大,也是头形中的上品。

3.小圆头。与大圆头仅大小区别,也要圆绽,配长衣和拖肚易成将,属一般头形。

4.四方头。两边有棱角的便是,俗称:四字头,也属一般头形,青黄虫居多。

5.尖头。星门突出成尖形,紫虫为正配,其余出将少。

6.算盘珠头。也称柿子头,主要是面部扁平,横端显突的,属下品头形。

7.浅头。头根短,面部平,近年来有配长项凶顽,但属下品头形。

从构造来研判,头的内部因为咬肌发达而要有生长空间,因此虫王、元帅大都长有星门突出,头圆大等特点(当然也有例外),和古谱中寿星头为最好的结论是一致的。

二.蟋蟀蛐蛐 头色。主要是指顶部和额部这两个部分。头色不分,必为下品。无论青、黄、紫、白一定要分清,主要是这样来分的,额部色要深于顶部,但并不是完全不同的二种颜色,额部头色黑亮于一般的,底板也好于一般,头色的特征在脑盖上,额线以上斗丝中间及斗丝左右所在之处为脑盖,脑盖上的色分清了,再与斗线相配,加顶门上的色,三者综合,可以来定虫属于何种色络了。

本文由蒙特卡罗正规网站▎官网进入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再看一斗线二头色三肉身与腿四项翅,可蟀花随

关键词:

那那个农村到底封章着哪些恶魔呢,说着自家轻

楔子 “吱-----” 推开沉重的木门,一股陈腐的气味扑面而来。 “妈的,这是什么鬼地方?”阿泽一边拍打身上的尘土...

详细>>

苏凯果然在和赵烨、陈寻、乔燃一同打球,大学

本人跟学姐水幽冥说作者想找叁个了不起的男孩谈恋爱,淡淡的纯纯的就象一条直线,能够一向走下来。 她特别不足...

详细>>

就算能放的下,本官在没到任之前

楔子 穿梭在人如潮鲫的下方,他冷不防以为有一丝疲倦悄悄地拂上前额。他的头最早变得模糊而酸痛,一些倏然的奇...

详细>>

就能够发将来那单生龙活虎的男子世界里,明儿

四十N年前,作者新兵入伍后,分配到了密西西比河天山山脉的三个高原哨所守边。这里大致是小编军驻疆边防哨所地...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