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那个农村到底封章着哪些恶魔呢,说着自家轻

日期:2020-01-26编辑作者:文学文章

楔子
  “吱-----”
  推开沉重的木门,一股陈腐的气味扑面而来。
  “妈的,这是什么鬼地方?”阿泽一边拍打身上的尘土一边抱怨。我回头瞪了他一眼,继续用探明灯照射周围,什么都没有,我再次环顾四周,还是什么都没有,不可能的啊,王老太临死时是说的这里呀,难道是她记错了,可......算了,先回去吧。
  “阿泽,走,回去了。”说着我轻轻走出了大门,似乎怕惊扰到什么,阿泽则发出一阵轻微的欢呼,他应该是早就想走了吧。
  “哥,你觉不觉得刚刚那地方邪门得很,我始终觉得有一双眼睛在死死的盯着我,盯得我毛骨悚然。”阿泽说着还不时向周围看看,打了一个寒颤。
  “哪有,是你自己太紧张了,别瞎想了,你又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怎么还这么胆小。”说完我就自顾自向前走,也不管阿泽在说些什么,我知道,阿泽说的没错,我也感觉到了,那里面到底是谁在监视我们还是一直在保护这里?难道他早就知道有人会来这里还是......
  算了,先回去好好睡一觉,今晚也折腾得够久了。
  第一章奇怪的要求
  每天早晨起床,我总会对自己说着一些鼓励的话,穿好昨晚已搭配好的衣服,吹着口哨,开着那辆破旧却跟随我多年的吉普车来到侦探社,勤快的阿泽早已为我冲好了咖啡放在办公桌上,旁边是今天刚到的新闻报和杂志。
  和平常一样,我百无聊赖的看着国际新闻等待着顾客的到来,雷曼兄弟的破产让整个金融界震惊,这时门突然被推开了,我正欲发火就看到门口站着一个穿黑色风衣的男子,他大概1.80米左右,头发略有些凌乱,旁边的阿泽一脸委屈,于是我示意阿泽离开。
  那男子径直走到我的面前,当他取下墨镜时,我吓了一跳,居然是他,那个全国知名的企业家王宏,现在他的精神似乎不太好,眼睛有些红肿。他仔细打量着我,眼里透着一丝疑惑,他动了动嘴唇,有些欲言又止,我没有出声,我知道也许他将说的话对他来说有些为难。
  “我.....”他犹豫着,似乎在想应该怎样表达才能让我完全明白。
  我微微一笑,示意他坐下来,放松一些,不用紧张。
  “对不起,也许待会儿我说的话会很唐突,希望你千万不要介意。这个该怎么说呢,这真的是很奇怪,本来我是不想来的,可我妈她,她又非要我来。”王宏摆弄着双手,脸涨得有些微红,完全没了平时的风范。
  “你妈?她要你来?什么意思?”我疑惑的问着,原来不是他本人有事。
  “哎----事情是这样的,昨天我妈突然心脏病发,在医院经过抢救,今早终于苏醒过来,可医生却告诉我们她可能活不过明天,要我们做好心理准备。医生的话让我们有些承受不了,妈平时的身体很好的,怎么会突然、、、、、、算了,我还是说重点吧,就在刚才,她突然要求我们去轮回侦探事务所把雷傲侦探请过来,说她有事情要和他商量,大家都很奇怪,可妈她却非常坚持,也不肯向我们说明原因,没办法,我就来到了这里。”说完苦笑了一下,这本就是一个奇怪的要求,就算被拒绝也不奇怪。
  沉默。
  “好,我答应跟你走一趟,不过先等我交代一下。”说完我拿起桌上的电话让阿泽,阿泽开门进来后不时向王宏瞟去,我用眼神制止了他,给他交代了几句便和王宏一起出去了,路上我的大脑飞速运转,王老太可以说和我完全不认识,她知道我并不奇怪,可她为什么会在临死前要求见我一面呢,她到底有什么事非要告诉我?这事虽然奇怪可当时我根本不会想到这将带我进入一个我无法想象的境地。
  来到病房,里面已经站满了人,本来还稍有吵闹的病房在我和王宏出现的刹那变得安静起来,众人纷纷让开来,用疑惑的眼神打量着我。当我和王宏走到王老太的病床前时,本来半眯着眼的王老太突然睁开了双眼,她的眼里似乎闪烁着恐惧。
  “你们都出去吧,我想和他单独谈谈。”王老太说着挥了挥手,虽然她躺在病床上,可她的声音依然那么有震慑力,在她的脸上也找不到任何属于她这个年龄的老态,我无法把她和濒临死亡联系在一起。
  众人有些不情愿的往外走,眼光却始终不离开我,我有些无可奈何的笑了一笑,因为我也不知道原因。不多久病房里就只剩下我和王老太了。我望着她,希望能从她的脸上看出一点端倪,可她却突然笑了,但我知道她是在努力掩饰自己内心的恐惧,可又有什么事可以让一个临死的老人这么恐惧呢?
  “可能有些仓促和不礼貌,但我实在已经找不到其他人了,现在只有你能信任了。我希望你能帮我到一个地方把一样东西还回去。”王老太说完有些微喘,她的眼神有着无助、乞求......可我真有些哭笑不得,这么简单的事情任何人都能办到,又何必非要我。
  “你是不是以为我疯了,可我真的没办法了,我已经先后派去三个人,可都失败了。你相信因果报应吗?不管你信不信,但我相信,因为我知道它已经来了。所以我希望你能救救我们王家的人,就算是我求你。”王老太说着眼泪流了出来,强硬的外表一下子倒塌了,我有些不忍的递过一张纸巾。但她的一席话却让我更加茫然,到底是什么跟什么。我正欲询问,王老太已经开口了。
  “我先生的死就是一个预兆,现在轮到我了,我现在一时也说不明白,如果你想知道更多,你可以阅读我的日记,我已向宏儿交代好了一切。但我希望你今天就能启程到中国云南大理市A村的王家老宅,里面有一个小檀木箱子,可能需要仔细找找,你只要把这个东西放进去并深埋地底就完成了。越快越好,晚了就来不及了,一切费用我们全包,完成后会给你一笔不小的酬劳。我想你已经全明白了吧。”王老太说着交给我一块玉,那可真是一块奇怪的玉,它是一个人形,仔细端详它似乎泛着奇异的光芒,我正想说些什么时,王老太已经闭上眼休息了,她也许真的是累了。我再一次看了看手中的玉,无可奈何的笑了笑,没办法,只有接受她的请求了,把玉放进衣袋便走出了病房,拉上门,王宏和众人急切的迎了上来,可我什么也不想说,我需要时间冷静一下,简单告别后就离开了医院。
  第二章她到底是谁?
  回家简单收拾几下便和阿泽一同坐上了通往云南大理的飞机,思绪又回到和王老太的对话中。身边的阿泽正兴奋的和邻座一女孩聊着天,隐约中似乎听见那女孩叫小婵,我转过头望了她一眼,长得很清秀,笑起来有两个浅浅的梨涡,大大的眼睛透露出她不谙世事的单纯。
  “真的吗?我们也是耶。”阿泽突然大叫了一声,惹得周围的乘客都投以责备的目光,阿泽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小声说着不好意思。等一切平静下来,他便使劲摇着我的胳膊,我转过头有些微怒的看着他。
  “哥,哥,小婵居然就住在我们要去的A村耶。”阿泽表情夸张的说着。
  “哦,是吗?”我望向小婵,她微微点了一下头,浅浅一笑。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这次是小婵第一次出远门,是为远方的哥哥送东西去的,本来她是打算坐火车回家的,可哥哥不放心非要她乘坐飞机,说什么安全一点,她虽然是A村村长的女儿,可家境却并不太好,只不过现在哥哥有了工作,所以家庭情况才开始改善。当小婵问我们去A村干嘛时,阿泽正欲说话被我制止了,我笑了笑,说是我一个朋友曾经来过云南大理,在这里最让他恋恋不忘的就是这儿的乡土人情,他还着重推荐我们到大理时一定要到附近的村子看看,他还让我们有时间就到A村去转转,说什么保证值,所以听他那么一说,我和阿泽就有些心动了,眼看最近没什么事儿干所以就决定出来走走,就当放松放松。
  下飞机后,我们便跟着小婵乘车转车,就在我以为到了的时候,却听到小婵说还要翻过前面的两个山头才能到A村,顿时我和阿泽就要晕过去,但没办法,还是得去,谁叫我答应人家了啊,也怪自己当时忘记了问王老太A村的具体位置了,早知交通这么不方便就不去了。不过事后想想接受王老太的案子却让我增长了很多见识。
  终于来到了A村,可能是天已经有些黑了的缘故,我还真被吓了一跳,A村就坐落在山脚下,四周都是高耸的山峰,山脚下稀稀拉拉坐落着一些房子,基本上都是瓦房,可想这里的经济状况确实不太好,人丁也是那么稀少。
  小婵带着我们在田边左转右走,一路上大家也都没怎么交流,终于来到一幢两层楼的瓦房面前,我知道,这就是村长的家了。我和阿泽有些犹豫,一个女孩子突然带两个男子回家影响总是不好的,更何况是在这样一个闭塞的村落里。
  “我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没事的,我爸妈他们不会介意的,他们很热情的,以前也经常有一些城里人到我们村子来旅游。”小婵说着便推开了门。虽然小婵是这么说,但我始终觉得太唐突,可眼下也没别的地方可去,也只好这样了。
  走进大门,迎面而来的就是一张大大的八仙桌,桌上已经摆放了一些饭菜,在大厅的墙壁两边堆放着一些农具、雨具之类的,并放着一张小点的圆桌,上面有几顶草帽和一些豆子之类的,而在进门右边的偏房里应该是杂物房,左边偏房第一间堆放着一些稻谷之类的收成,再过去的房间应该就是厨房和猪圈,因为就在我们进门的时候小婵的父母刚好从那端出一些饭菜来,而我又无意间听见有猪叫的声音,这样看来楼上应该就是睡房了。
  饭桌上小婵帮我们互相介绍了一下,小婵的父母搓了搓手,有些腼腆的说着饭菜不好,让我们不要介意,将就吃之类的话,他们这样一说我和阿泽反倒是不好意思了,本就是我们不请自到的。伯父伯母也真的很热情,一直往我和阿泽的碗里夹菜,一个劲的让我们吃,叫我们不要客气,就当是自己家。我和阿泽都有些受宠若惊,见惯了城里人的冷漠,突然接触这么淳朴热情的乡里人,我的心里很是过意不去,自己居然还向他们撒谎,可为了保密原则也只好先欺骗一下了。
  “傲大哥,这是你的卧室。阿泽,你的就在隔壁。今天你们也够累了,我就先不打扰你们休息,如果有什么事喊一声就好,我的房间就在那。”说完小婵指了指一间转角的屋子。
  天微亮时我就被公鸡的啼叫声给吵醒了,穿好衣服来到阿泽的房门外,那个懒猪还在睡,我也懒得叫他,昨天他也累得够呛了。走到楼下,小婵正在喂鸡,当我走过去的时候还把她吓了一跳。
  “这么早就起来了?昨晚睡得还习惯吗?”小婵起身在盆里洗完手后便忙着张罗早饭。她的手一点也不像乡下人那种干惯农活的手。
  “睡的很香,好久没在这么安静的环境睡觉了。你也知道,城里随时都是吵闹的。”我笑着说,“咦,伯父伯母都已经出门了?”
  “嗯,坡上还有好多事等着他们做,因为你们来了,所以他们就没让我去,要我好好陪你们在乡里到处看看,这样也好,我也可以乘机偷偷懒。”小婵说完吐了吐舌头,我不自觉的用手轻轻拍了一下她的头,口里说着真是个小调皮,小婵怔了怔立马又调皮的笑起来。
  洗过脸,喝了两碗稀饭我便要求小婵带我到处转转,一路上,我们遇见村民们都带着农具去田地里干农活了,大家都有些疑惑的望着我,小婵自然的打着招呼给他们介绍说我是她的表哥。村民们便朴实的笑着与我打招呼。
  和小婵边走边聊不知不觉就要到村子尽头了,可也没听小婵提到王家,难道这里没有姓王的住户吗?就在这时我看见旁边山头似乎有一幢房子,可看小婵的样子好像她并不打算告诉我那个地方。没办法,我只好自己出面了。
  “小婵,那边是谁家呀?”我装作无意中看见一样用手指了指远处。
  “嘘------那边是禁地,不能去的,那儿被下过诅咒,不吉利。”小婵说着就拉着我往远处走去。
  “诅咒?禁地?”
  等走得远了一点后,小婵才放慢脚步,道:“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从我懂事起我爸妈和村里人就警告我千万不要到那边去。好像隐约听他们说那原本是一户姓王的人家住的,他们是我们村的独户,不知怎么的,有一天他们突然就很少在村中走动了,村子里的人也难得见他们一面,只知道好像从外面又来了一些人,没过多久就搬走了,再也没有回来。在他们走后没多久,很多村民在晚上从山上回家时似乎能隐约听见一些很恐怖的哭喊声,走过去看又什么都没有,所以大家都说那里是受了诅咒,是禁地,从此就再也没人到那边去了。”
  “我看是有人在装神弄鬼才对,世上哪有诅咒。”我一笑置之,觉得是村里人愚昧,可当时我并不知道,为此我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差点连命都丢了。
  “算了,我就知道你不会相信的,可傲大哥,世界上有很多东西是说不清楚的,所以你千万不要因为好奇而去碰触,不然后果会很严重,真的。”小婵严肃的看着我,没办法只好用手拍了拍她的头,笑着说,“知道了,真是个傻丫头。”
  三更时分,我知道这是我潜入王家老宅的最好时机,于是便和阿泽收拾一番,带上那块古玉便出发了。夜晚的村子异常安静和寒冷,我不禁打了一个寒战,扯了扯衣领继续向前走去。很快就来到白天和小婵停下的路口,这时我的心已经开始兴奋起来,通往王家老宅的小路基本上都被杂草所掩埋,我们艰难的向前行走,终于来到了它的面前。它已经很古旧了,墙壁已大多剥落,但我却在门边发现了一些若隐若现的脚印,难道已经有人进去过了,哦,是了,王老太曾经三次派人来过,可能这就是他们留下的痕迹吧。   

上一篇:《寂静村第三章

听到老人说出村子曾经封印住一个恶魔,我和黄震都是震惊的对视了一眼。 老人继续说着:“那年我才十岁,却从记事起就听大人嘱咐不要去村子的小树林深处,只是懵懂的知道村子里封印着一个及其恐怖的魔鬼。可是就在一天早晨我起来时,村子的地面忽然开始晃动了,我以为是地震了,正要准备逃跑时,我父亲跑了进来,我明显看到他脸上绝望的表情,父亲把我藏在了一个水缸里,并且严肃的叮嘱我一定不要发出声音。我照着父亲的话做了,同时躲在水缸里的我也听到了外面凄惨的叫声。不知过了多久,声音消失了,我也从水缸里出来了,我推开门探出半边脸准备看一看外面,可就在我推门的一刹那,一道紫色的光照在了我探出的右边脸上,顿时我感到一阵蚀骨钻心的痛,昏了过去,等我醒来时我的右脸就变成这样了,我也终于看清了外面的情况,村子外到处都是我认识的人的尸体也包括我的父母,我就趴在他们的尸体旁哭,不知哭了多久,我听到一阵‘咯吱咯吱’的声音,发现地面开始出现一个个塌陷的洞,而村子内人的尸体也被这些洞吞噬了,当我的父母身体也陷入地洞时,我拼命的去拽,可是却阻止不了。我想跑出村子,可是无论怎么努力最后都是回到村内,或许是恶魔虽然解除了封印,但是依旧逃不出村子的第二道封印,这个村子就是第二道封印。我知道自己走不出村子后,便回到了我的家里,夜幕降临时,我又听到了外面咯吱咯吱的声音,我出去看,竟然发现死去的村民从地上塌陷的洞里爬出来,一开始我很高兴以为是他们复活了,但是我紧接着看到了他们无神的双眼和僵硬的动作,我知道他们再也不是我曾熟悉的村民了。我开始害怕他们伤害我,但是后来我发现只要我呆在家里就没有任何事情。再后来,村子内就会出现你们这些外来人了。” 老人说完,低下了头,似乎又想起了自己的父母。 我和黄震听完也是惊讶不已。 “王爷爷,那这个村子到底封印着什么恶魔呢,而且你说恶魔已经解开了第一道封印,却被封印在村子这第二道封印内,不就是说它就在这个村子内的某个角落吗?”我忽然想到了这种可怕的可能。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恶魔,只是听父母说村子一直封印着一个恶魔。而且你说的这种可能性也是存在的,恶魔或许一直在暗地窥视着我们。”老人缓缓开口道。 “王爷爷,那你知道什么离开村子的办法吗?”黄震听到这儿害怕起来,赶紧问道。 “办法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封印恶魔的一些消息,我们村封印恶魔时,是用了一块儿圆形的带有各种古怪花纹的石盘,把这个石盘嵌入村子石碑处的背面就可以再次封印恶魔,或许这样就可以离开村子,现在石盘碎片就分布在村子的三处禁地的……咳咳……咳咳……” 说着老人忽然剧烈的咳嗽起来,但是紧接着老人却忽然停止了咳嗽“咚”的一声栽倒在地。 “王爷爷。”我和黄震都是担心的大喊。 我急忙从板凳上跳起来,冲到了老人的身旁,轻轻的扶起了他。可是探出在老人鼻子处的手指却告诉我,老人已经停止了呼吸,他,死了。 老人去世的消息惊动了村内所有的人,毕竟大家都知道这位是“寂静村”最后一位原居民,最后大家把老人埋在了老人自家的院子里。 我和黄震的心情也是久久不能平静,因为我们现在知道了这个可以离开村子的办法,但是这个办法确实危险至极,就是去村内人谈之色变的三处禁地里寻找再次封印恶魔的石盘碎片。 在黄震的家里,我和黄震相互对坐,黄伯已经出去和其他人聊天去了,家里只有我们两个。 沉默了好一会儿,黄震开口了,声音有些颤抖:“一……一磊,我们真的……要……要去禁地吗?” “如果不去找石盘碎片的话,我们就会一直呆在这个村子里,直到一辈子,你如果不想去的话,我就一个人去。”我此时已经下定了决心,与其在这个诡异的村子呆一辈子不如豁出去拼一下,或许还有一线出路。

“好,好吧,我去!”黄震似乎突然下定了决心,“那这件事情要不要告诉村里人呢?” “当然了,只凭我们两个人怎么完成这么艰难的任务呢。我们只要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们就行,如果他们愿意去禁地冒险试一试的话就随他们,不愿意的也不能勉强,总之我们把这件事情说出去后,就看他们的行动了。”我说。 “恩,我知道了。”黄震点了点头。 黄昏时,黄伯也回到了家里,虽然看不到天空的太阳,但是人们却早已在心中熟悉了各个时辰。 黄伯一踏进房里,就看到我和黄震表情严肃,他很是奇怪,问道:“小震,一磊,怎么了?” “爸,你知道王爷爷临死前跟我们说了什么吗?”黄震开口道。 “恩?什么?”黄伯有些好奇。 接下来黄震把关于村子的一切还有如何再次封印住那个躲在暗地的恶魔的方法统统的告诉了黄伯。 黄伯听完后,明显感到震惊,低头不语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过了好一会儿,黄伯才开口道:“看你们的表情,似乎打算去禁地找那个石盘碎片吧?” 我和黄震同时点了点头。 “虽然我不想让你们去这么危险的地方,但是我知道我的一句话也拦不住你们,我会把这个消息告诉村内所有的人的。”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黄伯就集合了村内所有的人,并把昨日我们说的话全部告诉了村民,听完了黄伯的话,村里有人兴奋有人害怕,更多的是沉默不语。 “大家,我的话已经说到这了,到底怎么办就看你们自己的选择了,如果真的有想离开这里的人,敢去禁地的人,就走出来大家一起商讨一个办法。”黄伯看着村民说道。 人群中一个人走了出来,渐渐的第二个人,最后一共出来了十三个人,最让我惊讶的是,这其中竟然还有四位女性。 最后十三个人加上我和黄震两个,共十五个人,我们分成了三个队,我和黄震还有两名女性和一位男的组成一队,我们要去的禁地就是村子中间位置那口诡异的枯井。

本文由蒙特卡罗正规网站▎官网进入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那那个农村到底封章着哪些恶魔呢,说着自家轻

关键词:

再看一斗线二头色三肉身与腿四项翅,可蟀花随

我是一只蟋蟀,一只雄蟋蟀。 我爱上了一只蟋蟀,一只雌蟋蟀。她有着长长的触须,婀娜的足腿,美丽的羽翅,在我...

详细>>

苏凯果然在和赵烨、陈寻、乔燃一同打球,大学

本人跟学姐水幽冥说作者想找叁个了不起的男孩谈恋爱,淡淡的纯纯的就象一条直线,能够一向走下来。 她特别不足...

详细>>

就算能放的下,本官在没到任之前

楔子 穿梭在人如潮鲫的下方,他冷不防以为有一丝疲倦悄悄地拂上前额。他的头最早变得模糊而酸痛,一些倏然的奇...

详细>>

就能够发将来那单生龙活虎的男子世界里,明儿

四十N年前,作者新兵入伍后,分配到了密西西比河天山山脉的三个高原哨所守边。这里大致是小编军驻疆边防哨所地...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