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斯.沃勒和安妮小姐坐在一家咖啡馆里,沃勒医

日期:2019-10-06编辑作者:文学文章

在几位警官忙碌的时候,沃勒医生和安妮小姐坐在一家咖啡馆里,享受傍晚的宁静。沃勒不喜欢咖啡,倒是对红茶情有独钟。他叫了一杯冰过的红茶,不忘加上六块冰。安妮则心怀忐忑,低着头喝着咖啡。 “啊,医生,这是我第一次约你出来,没想到,你,你那么爽快就答应了,嗯,我……”安妮不知该怎么接出下面的话。 “嗯,这是我的不对,安妮,应该是我约你的,对不起,因为我忙,老是忘了约你,”沃勒轻柔地笑了,“安妮,叫我赛斯好了。” 这话叫安妮暗暗高兴,医生并没有忽视自己啊。可是,可是,我该怎么…… “玛莎小姐的问题真是麻烦啊,今天晚上看来又要熬夜了。”医生三句话不离本行。这下子,安妮约他晚上一起回家晚餐的想法又要泡汤了。唉,傻安妮,老是这样可不行啊,要想一个办法…… 安妮把头瞥向窗外,看着来来往往的车和人,唉,谁能帮帮我啊。突然,她看到了令她镇静的东西。 “医生,医生!” “啊?”沃勒又走神了,“怎么了?” “医生,看那个人,”安妮指着外面,看那个穿警服的人,坐在一辆记程车里!“ “嗯?有什么不对吗?警察偶尔也会坐记程车吧。”医生心不在焉地看着,咦?他也发现不对劲,这个车上没有司机,一个警察开记程车?不过也是有可能的,比如说,司机犯了事儿。他的心思还放在玛莎那儿。 “不是啦,他就是昨天晚上到诊所找你的人。” “你看清了吗?”这句话无异于重磅炸弹,沃勒的注意力一下子转过去了。 “是啊,我看清了,肯定是他,他那天和我说了很多话呢。刚才好像还有什么人给了他一个纸包,他揣进怀里了。” 医生迅速过了一下昨天发生的事,警察?不可能,萨姆兰警官和我通了电话的,就算他偷偷派人跟踪我,我不至于使用那么下流的手段啊。他又何必请教我问题呢?不对! “安妮,你自己回家好不好,我有一点儿事情要办。”沃勒放下一饮而尽,放下手中的杯子。 “不!”安妮斩钉截铁地拒绝,这可是头一回,“医生,你要去跟踪那个人,对不对?” “安妮,我……”是呀,安妮小姐可不傻,只不过很多事情她不在意就是了,沃勒不知怎么回答。 “你一定是要去跟踪的,他昨天来找我问东问西又不来咨询,还专挑你不在的时候,那个电话可能就是他打的,为了把你诓出去。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要是你想去找他,我一定要和你一起去!赛斯,我喜欢你,别叫我担心好吗?”安妮紧紧抓住医生的右手,一股浓浓的暖流传到沃勒身体里。 医生不希望安妮跟着自己涉险,可是,安妮说的是对的。她了解自己的想法,她是个好女孩儿,而且,她在担心着自己。跟踪这个家伙该不会太危险吧。 “好吧,安妮,你跟我一起去,那么我们赶紧吧,这家伙要开车了。” 留下了钱,沃勒拉着安妮飞快跑向停在门外的汽车,医生一脚油门踩到底,车子马上奔驰起来。 和那个穿警服男人交易的正是麦瓦先生,医生和安妮小姐那时还都没见过咖啡馆老板,当然也就不认识他了。 沃勒医生就是开着这辆“宝马”家用型,这车虽然有些老旧,速度也不是太快,但是,追上一辆记程车也不难。为了不惊动前面的人,医生没有咬得很紧,他们中间隔了三四辆车。 前面的人似乎也真的没有发现,两辆车往西北驶去。前面有一个红灯,记程车想也没想就冲了过去。沃勒医生也只好拐把闯了过去。前面的人冲着微微撇了撇嘴,加大了油门。 “医,医生,不能在往前开了,那边是红灯区啊!” 沃勒不理会安妮的劝阻,他一定要知道是什么人在打探他,目的又是什么。两辆车穿过灯红酒绿的酒吧和夜总会,沃勒没有注意到在其中一个夜总会门口听着萨姆兰警官的车。这时候,警官正在调查291号的皮尔斯,他无意看舞台上几近全裸的舞娘。 沃勒也一样,他没心思关注别的,他知道,在往前开,有一个名叫“龙手”的豪华餐厅,那里面盘踞着这个城市的黑手党。这是一个危险之地。 医生不知道前面的人要到哪儿,他只希望那人不要和黑社会扯上关系,那会很麻烦的。两车相距不过二十米,突然,街边有人冲着医生的车冲过来,沃勒急忙踩下刹车,车子猛地向左拐,停在了路中央。 来人似乎并不罢休,一直铁棍重重地砸在“宝马”车玻璃上,玻璃呈现波纹状的裂痕。那个人又是一棍,安妮吓得紧紧抱住了医生。 沃勒看清了那个家伙,他赤裸的上身满是花花绿绿的文身,头发剪成了铁十字架的形状。新。纳粹?这个城市里也有了吗?另外有两个打扮得差不多的家伙也围了上来。 “安妮,听我说,我现在下车,你马上把车开走,开得越远越好。”沃勒轻轻地推开安妮。 “不,你和我一起走!我不要你下去。” “快点儿,安妮,不可能一起走掉的。我会想办法脱身,我要下去了,不然来不及了。”沃勒一把推开车门,把安妮拉到驾驶的位子上,用力把门撞上。 “哼,哪儿来的黄种猪啊,到我们这儿来,脏死了!”“铁十字”把铁棒在手上掂着。 “不过,边上的那个小妞真不错啊,下来跟我们玩玩儿,睡在一只猪的身边,不觉得太糟践了吗?”一个留旁克头的男人啐了一口痰,淫荡地盯着安妮,伸出舌头舔了舔。 “妈的,这烟真有劲儿,”他把半截扔在地上,用力地捻着,沃勒看了一眼,那烟里加了药。 “嘿,夥计,你看那只蠢猪的左手还戴着手套呢,是不是手淫次数太多弄伤了!” 三个男人肆意狂笑着,安妮流着眼泪,发动了汽车。 “喂,小妞,你他妈要去哪儿,妈的。” “铁十字”想再次拦住车,沃勒挡住了他。他回头镇静地看着安妮,他在笑。 “妈的,臭猪,”铁棍一下子打在医生的背上,“你丫还他妈英雄救美啊。” 三个男人围住了医生。 车子开远了,沃勒觉得放松了许多。 一个穿白色西装的男人在二楼透过窗户,看着下面的一切,他感到提不起兴致,转身走开了…… “龙手”二楼的餐厅里,装饰与下面截然不同,到处都金壁辉煌的。一个六十多岁,白头发的男人,坐在桌子钱,品尝着晚餐。 他似乎不满意这次的饭菜,眉头越皱越紧。他终于暴怒了,用叉子狠命插向桌子。“妈的,这是给人吃的吗!”他站了起来,一边伺候着的小姐吓得哆哆嗦嗦。他虽然老了,却有着魁梧的身材,一套合体的西装紧贴着他的身躯。 “玛丽,把这些收拾好,告诉威尔那混蛋,要是他再做出这样的狗食,我就拿他喂狗!” 玛丽战战兢兢地收拾着,男人又转向另一个人,那看起来像是管家,“比利在哪儿?” “我来了,路加先生。”不等管家答话,白西装的男人推门走进来,“您找我有什么吩咐吗。”他说完,恭恭敬敬地站在一边。 “来了一个警察是吗?”路加又坐回去。 “是的先生,是那个叫萨姆兰的警官。” “哦?是他的话就算了,他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不要得罪他。” “是的,先生。” “哦,比利,他来是查案子吗?” “是的,先生,他来找我们最近录用的一个服务员。叫皮尔斯的。” “哦?那个强xx犯?”路加先生皱起了眉,“真他妈狗改不了吃屎!有这么多的男人,他还去外面找吗?” “不是的,先生,他只是被怀疑,他有证明。” “那就好,要是他给这里惹事,就把他交给警官好了,也算我还一个人情。对了,刚才下面那么吵闹是怎么回事?” “抱歉,先生,打扰您用餐了,来了一个黄种人。” “黄种人?来做什么?” “不知道,先生,已经被疯狗他们收拾了。” “嗯,问问是谁叫他来的。你可以下去了。” …… “龙手”的地下室有很多房间,这里阴暗、潮湿、肮脏,成为了私设的行刑室,其中的一间传出了狂放的笑声。 沃勒医生满脸血污,他被困在椅子上。“铁十字”拿起他的证明。 “妈的,一个医生,你来这儿干什么?说话呀,你这只死猪。” 他一拳打在医生脸上,医生茫然无神地看着他,接着又是一拳、一脚。 “妈的,什么都不说。嘴还挺硬。” “我来玩玩儿”旁克头走了过来,“喂,医生,你还听得见吗?识相一点就都说出来,我呢很仁慈,给你一个痛快的,不像他们那么玩儿你,你看怎么样?” “我说了我是来找人的。”沃勒依旧那么平静,好像被打的并不是他。他的脸上挨了好几棍子,但是,眼睛仍没被打封,两眼看着前面。 旁克头恼羞成怒踹了医生几脚,医生的头身体晃了晃,还是面无表情。 “妈的,真他妈倔,喂混蛋,别他妈搞女人了,过来!” 被叫的男人不情愿的从地上爬起来,他身子下面有一个女人。她双手被反捆着,嘴里堵着一块布。她的沾了血的裙子仍在一边,两条雪白的腿上也满是血迹。因为惊惧和屈辱,脸上挂着两行泪。 “我他妈还没干呢,好不容易弄来一个日本妞,刚嗑了药,正想爽呢!你们连一个男人都搞不定吗?” “我们不是也没搞她嘛!过来,这家伙什么都不说!” “哼!”这个男人踩住医生的下体,用力捻了起来,“哈哈,叫吧,惨叫吧。老子就喜欢听你们这些低等人惨叫,这里是白人的天堂,哈哈哈。” 医生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路加先生,那是个中国人,医生。不知道他来干什么?” “医生?来这里干什么?算了,交给疯狗他们就得了,我讨厌……” 路加先生的话没有说完,门边的电话响起来。 “您好,是的,啊,啊,是的,是的,我知道,路加先生在的,您稍等。”管家接电话一脸惊讶。 “您的电话,路加先生。” “我在忙,谁的电话?叫他等一会儿再说吧。”路加一脸不耐烦。 “这个,路加先生,您……您最好还是接一下,是大佬的电话,他问您这里是不是来了一个中国人。” 路加和比利全呆住了…… “他妈的,这家伙真叫老子窝火,就是什么都不说。”旁克头泄了气,“我他妈还没见过这么难张嘴的人。” “哼,我有一个好主意。”铁十字拿来一个长长的锥子,在医生眼前晃动着,“别害怕,亲爱的医生,这不是为你准备的。看见那边那个可怜的女孩子了吗?嗯,医生,你说说要是把这个玩意儿从她下面插进去会怎么样啊?啊,你是医生嘛,比我更清楚会怎么样。你骨头够硬,我服了,不过她呢,她会不会和你一样呢?我们要不要来试试?” 不好,任由他们这么玩下去……沃勒没有办法,只好……

在几位警官忙碌的时候,赛斯.沃勒和安妮小姐坐在一家咖啡馆里,享受傍晚的宁静。沃勒不喜欢咖啡,倒是对红茶情有独钟。他叫了一杯冰过的红茶,不忘加上六块冰。安妮则心怀忐忑,低着头喝着咖啡。 “啊,医生,这是我第一次约你出来,没想到,你,你那么爽快就答应了,嗯,我……”安妮不知该怎么接出下面的话。 “嗯,这是我的不对,安妮,应该是我约你的,对不起,因为我老是为了工作神魂颠倒的,忘了约你,”沃勒轻柔地笑了,“安妮,叫我赛斯好了。” 这话叫安妮暗暗高兴,医生并没有忽视自己啊。可是,可是,我该怎么…… “玛莎女士的问题真是麻烦啊,今天晚上看来又要熬夜了。”医生三句话不离本行。这话一出口,安妮约他晚上一起回家晚餐的想法又要泡汤了。唉,傻安妮,老是这样可不行啊,要想一个办法…… 安妮把头瞥向窗外,看着来来往往的车和人,唉,谁能帮帮我啊。突然,她看到了令她震惊的东西。 “医生,医生!” “啊?”沃勒又走神了,“怎么了?” “医生,看那个人,”安妮指着外面,看那个穿警服的人,坐在一辆记程车里!” “嗯?有什么不对吗?警察偶尔也会坐记程车吧。”医生心不在焉地看着,咦?他也发现不对劲,这个车上没有司机,一个警察开记程车?不过也是有可能的,比如说,司机犯了事儿或是临时征用什么的。他的心思还放在玛莎那儿。 “不是啦,他就是昨天晚上到诊所找你的人。” “你看清了吗?”这话无异于重磅炸弹,沃勒的注意力一下子转过去了。 “是啊,我看清了,肯定是他,他那天和我说了很多话呢。刚才好像还有什么人给了他一个纸包,他揣进怀里了。” 医生迅速过了一下昨天发生的事,警察?不可能,萨姆兰警官和我通了电话的,凡事尽可以他自己来找我商量,为什么要找别人?难道他在怀疑我吗?似乎也不会! “安妮,你自己回家好不好,我有一点儿事情要办。”沃勒一饮而尽,放下手中的杯子。 “不!”安妮斩钉截铁地拒绝,这可是头一回,“医生,你要去跟踪那个人,对不对?” “安妮,我……”是呀,安妮小姐可不傻,只不过很多事情她不在意就是了,沃勒不知怎么回答。 “你一定是要去跟踪的,他昨天来找我问东问西又不来咨询,还专挑你不在的时候,那个电话可能就是他打的,为了把你诓出去。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要是你想去找他,我一定要和你一起去!赛斯,我喜欢你,别叫我担心好吗?”安妮紧紧抓住医生的右手,一股浓浓的暖流传到沃勒身体里。 医生不希望安妮跟着自己涉险,可是,安妮说的是对的。她了解自己的想法,她是个好女孩儿,而且,她在担心着自己。 “好吧,安妮,你跟我一起去,那么我们这就起程吧,这家伙要开车了。” 留下了钱,沃勒拉着安妮飞快跑向停在门外的汽车,医生一脚油门踩到底,车子奔驰起来。 和那个穿警服男人交易的正是麦瓦先生,医生和安妮小姐那时还都没见过咖啡馆老板,当然也就不认识他了。 沃勒医生就是开着这辆“宝马”家用型,车子虽然有些老旧,速度也不是太快,可追上一辆记程车也算不上难事。为了不惊动前面的人,医生没有咬得很紧,他们中间隔了三四辆车。 前面的人似乎也真的没有发现,两辆车往西北驶去。前面有一个红灯,记程车想也没想就冲了过去。沃勒医生也只好拐把闯了过去。前面的人冲着反光镜微微撇了撇嘴,加大了油门。 “医,医生,不能再往前开了,那边是红灯区啊!” 沃勒不理会安妮的劝阻,前面的人一定要知道是什么人在打探自己,目的又是什么。两辆车穿过灯红酒绿的酒吧和夜总会,沃勒没有注意到在其中一个夜总会门口停着萨姆兰警官的车。 这时候,警官正在调查291号的皮尔斯,他无意看舞台上几近全裸的舞娘。 沃勒也一样,他没心思关注别的,他知道,再往前开,有一家名叫“龙手”的豪华餐厅,那里面盘踞着这个城市的黑手党。一个危险之地! 医生不知道前面的人要去哪儿,他只希望那人不要和黑社会扯上关系,那会很麻烦的。两车相距不过二十米,突然,街边有人冲着医生的车冲过来,沃勒急忙踩下刹车,车子猛地向左拐,停在了路中央。 来人似乎并不罢休,一只铁棍重重地砸在“宝马”车前挡风玻璃上,玻璃呈现波纹状的裂痕。那人又是一棍,安妮吓得紧紧抱住了医生。 沃勒看清了那个家伙,他赤裸的上身满是花花绿绿的文身,头发剪成了铁十字架的形状。新.纳粹?这个城市里也出现了吗?另外有两个打扮得差不多的家伙也围了上来。 “安妮,听我说,我现在下车,你马上把车开走,开得越远越好。”沃勒轻轻地推开安妮。 “不,你和我一起走!我不要你下去。” “快点儿,安妮,不可能一起走掉的。我会想办法脱身,我要下去了,不然来不及了。”沃勒一把推开车门,把安妮拉到驾驶的位子上,用力把门撞上。 “哼,哪儿来的黄种猪啊,到我们这儿来,脏死了!”“铁十字”把铁棒在手上掂着。 “不过,边上的那个小妞真不错啊,下来跟我们玩玩儿,睡在一只猪的身边,不觉得太糟践了吗?”一个留旁克头的男人啐了一口痰,淫荡地盯着安妮,伸出舌头舔了舔。 “妈的,这烟真有劲儿,”他把半截扔在地上,用力地捻着。沃勒看了一眼,那烟里加了药。 “嘿,夥计,你看那只蠢猪的左手还戴着手套呢,是不是手淫次数太多弄伤了!” 三个男人肆意狂笑着,安妮流着眼泪,发动了汽车。 “喂,小妞,你他妈要去哪儿,妈的。” “铁十字”想再次拦住车,沃勒挡住了他。他回头镇静地看着安妮,他在笑。 “妈的,臭猪,”铁棍一下子打在医生的背上,“你还他妈英雄救美啊。” 三个男人围住了医生。 车子开远了,沃勒觉得放松了许多。 一个穿白色西装的男人在二楼透过窗户,看着下面的一切,他感到提不起兴致,转身走开了…… “龙手”二楼的餐厅里,装饰与下面截然不同,到处都金壁辉煌的。一个六十多岁,白头发的男人,坐在桌子前,品尝着晚餐。 他似乎不满意这次的饭菜,眉头越皱越紧,终于暴怒了,用叉子狠命插向桌子。“混蛋,这是给人吃的吗!”他站了起来,一边伺候着的小姐吓得哆哆嗦嗦。这男人虽年迈,却有着魁梧的身材,一套合体的西装紧贴着他的身躯。 “玛丽,把这些收拾好,告诉威尔那混蛋,要是他再做出这样的狗食,我就拿他喂狗!” 玛丽战战兢兢地收拾着,男人又转向另一个人,看起来像是管家,“比利在哪儿?” “我来了,路加先生。”不等管家答话,白西装的男人推门走进来,“您找我有什么吩咐吗。”他说完,恭恭敬敬地站在一边。 “有警察来了是吗?”路加又坐回去。 “是的先生,那个叫萨姆兰的警官。” “哦?是他的话就算了,他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不要得罪他。” “是的,先生。” “哦,比利,他是来查案子吗?” “是的,先生,他来找我们最近录用的一个服务员,叫皮尔斯的。” “哦?皮尔斯……那个强xx犯?”路加先生皱起了眉,“真他妈狗改不了吃屎!这么多的女人,他还去外面找吗?” “不是的,先生,他只是被怀疑。” “那就好,要是他给这里惹事,就把他交给警官好了,也算我还一个人情。对了,刚才下面那么吵闹是怎么回事?” “抱歉,先生,打扰您用餐了,来了一个黄种人。” “黄种人?来做什么?” “不知道,先生,已经被疯狗他们收拾了。” “好吧,问问是谁叫他来的。你可以下去了。” …… “龙手”的地下室有很多房间,这里阴暗、潮湿、肮脏,成为了私设的行刑室,其中的一间传出了狂放的笑声。 沃勒医生满脸血污,他被困在椅子上。“铁十字”拿起他的证明。 “妈的,一个医生,你来这儿干什么?说话呀,你这只死猪。” 他一拳打在医生脸上,医生茫然无神地看着他,接着又是一拳、一脚。 “妈的,什么都不说。嘴还挺硬。” “我来玩玩儿”旁克头走了过来,“喂,医生,你还听得见吗?识相一点就都说出来,我呢很仁慈,给你一个痛快的,不像他们那么玩儿你,你看怎么样?” “我说了我是来找人的。”沃勒依旧那么平静,好像被打的并不是他。他的脸上挨了好几棍子,但是,眼睛仍没被打封,静静地看着前面。 旁克头恼羞成怒踹了医生几脚,医生的头身体晃了晃,还是面无表情。 “妈的!喂,混蛋,别他妈搞女人了,过来!” 被叫的男人不情愿地从地上爬起来,他身子下面躺着一个女人,双手被反捆着,嘴里堵着一块布。她那沾了血的裙子扔在一边,两条雪白的腿上也满是血迹。因为惊惧和屈辱,脸上挂着两行泪。 “我他妈还没干呢,好不容易弄来个日本妞,刚嗑了药,正想爽呢!你们连一个男人都搞不定吗?” “我们不是也没搞她嘛!过来,这家伙什么都不说!” “哼!”这个男人踩住医生的下体,用力捻了起来,“哈哈,叫吧,惨叫吧。老子就喜欢听你们这些低等人惨叫,这里是白人的天堂,哈哈哈。” 医生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路加先生,那是个中国人,职业是心理医生。不知道他来干什么?” “医生?算了,交给疯狗他们就得了,我讨厌……” 路加先生的话没有说完,门边的电话响起来。 “您好,是的,啊,啊,是的,是的,我知道,路加先生在,您稍等。”管家接电话时一脸惊讶。 “您的电话,先生。” “没看到我在忙吗?是谁的电话?叫他等一会儿再说吧。”路加一脸不耐烦。 “这个,路加先生,您……您最好还是接一下,是大佬的电话,他问您这里是不是来了一个中国人。” 路加和比利全呆住了…… “他妈的,这家伙真叫老子窝火,就是什么都不说。”旁克头泄了气,“我还没见过这么难张嘴的人。” “哼,我有一个好主意。”铁十字拿来一个长长的锥子,在医生眼前晃动着,“别害怕,亲爱的医生,这不是为你准备的。看见那边那个可怜的女孩子了吗?嗯,医生,你说说要是把这个玩意儿从她下面插进去会怎么样啊?啊,你是医生嘛,比我更清楚会怎么样。你骨头够硬,我很佩服,不过她呢,她会不会和你一样呢?我们要不要来试试?” 糟糕,任由他们这么玩下去……沃勒没有办法,只好……

本文由蒙特卡罗正规网站▎官网进入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赛斯.沃勒和安妮小姐坐在一家咖啡馆里,沃勒医

关键词:

尸体没有脸皮,尸体没有脸皮

这顿午餐的终结,是萨姆兰警官接到一个电话,有人举报在城西的淡水湖中发现了一具尸体,尸体没有脸皮,没有男...

详细>>

安东尼先生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医生和乔纳森

2003年3月24日上午9时,玛莎小姐正式提出辞去工作,她的老板不无遗憾,他保证,如果玛莎愿意,她任何时候都可以再...

详细>>

先生正是在等Martha女士,这种催眠自身并未几人

3月25日上午7时,沃勒医生坐在办公室里阅读晨报。这是他最近一段时间才养成的习惯,准确地说,是在面具杀手的出...

详细>>

蒙特卡罗正规网站沃勒先生,沃勒看着安妮

听他们讲Anne小姐、Anthony先生和麦瓦经理的叙述,Kanter神速得以描绘。可是,那只好轻松的草图,由于天性过于简短,...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