②红衣男人用煤球砸杨师傅,  话说那屁先生

日期:2020-02-03编辑作者:文学文章

杨师傅早年考过秀才,后来回乡办私塾,深得众望,十里八乡的百姓带着子女慕名前来。王师傅从不推辞,一一收录门墙。
  杨师傅教书水平无可挑剔,却有一样不好的习惯,喜欢放屁,而且不注重人前人后,说来就来,于是得了个“屁先生”的尊号。杨师傅对此非但不恼,反而漠然接受。
  话说这屁先生在乡里开设私塾二十年,门下弟子数百人,按理说桃李满天下,作为先生应该大为欣喜。可这屁先生还没来得及隐退享福,便得了一种怪病,每到中午就会胡言乱语,对许多事忘得干干净净。
②红衣男人用煤球砸杨师傅,  话说那屁先生在本土进行私塾八十年。  某日中午,屁先生放了一个臭屁,只听连续声响,却不见形状,屁先生一急,追出门外。
  “看到屁了吗?”屁先生朝路人问道。
  路人知道他旧病复发,怕出事,便随意指了指,走了。
  屁先生大喜,便那人手指方向奔去,正被一条河流阻断。心道,难不成掉进了河里,这可如何是好?
  正在挠头思忖,忽见一农夫扛着锄头从独木桥经过,本想询问,那人脚下未稳,连人带锄掉进河里。河水湍急,农夫在河中并无危险,只是未能找到锄头而闷闷不乐。回到岸上,垂头丧气,屁先生跟了上去,问道:“你刚才在河中找到什么了没?”
  农夫气呼呼道:“找到个屁!”
  屁先生一听,上去就和农夫扭打起来:“原来被你捡去了,不给我今天就别想走。”
  农夫欲哭无泪,见他精神异样,不想与之纠缠,便道:“你想怎样?”
  屁先生拽住农夫手臂,生怕一个不留神逃掉,想了想说:“我带你去见官。”
  农夫一听就乐了,官老爷日理万机,哪有闲情雅致管这屁大点事,但被这老头控制,除此之外,似乎别无他法。
  两人来到公堂,官老爷问明情由,不假思索,一拍惊堂木:“罚银十两,退堂。”
  “冤枉,大人!”农夫声泪俱下,万万没想到官老爷是个糊涂蛋。
  “你说自己冤枉,难道声名远播的杨师傅会凭口胡说,难道坐镇一方的本官会不知是非曲折?”
  俗话说,民不与官斗,农夫只能擦干眼泪忍气吞声,正要起身回家凑备银两。
  这时屁先生仿佛脱胎换骨,转眼变成另外一个人,茫然半晌,弄清原因,这才走到官老爷面前,指着鼻子词严厉色:“老夫育人无数,皆为栋梁之才,怎出了你这般糊涂官。”
  官老爷冷汗涔涔,辩解道:“事无巨细,尊师重道学生还是懂的。”
  屁先生一急,臭屁连天,众人逃之夭夭。

①红衣男子与杨师傅发生口角

③红衣男子逃跑,杨师傅拔腿去追。

②红衣男子用煤球砸杨师傅

④看到杨师傅落水,有人拿救生圈去营救。

你要过桥我也要过桥

你不退我也不退

吵着吵着

50多岁杨师傅

被三个小伙打落河中溺水身亡

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起诉

永嘉县人民检察院王检察官:

小学里,老师经常用两只羊过桥的故事教育小朋友,人要懂得礼让。

10月20日,我们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批捕了两个年轻人。他们犯下了重罪,原因仅仅是在过桥的问题上没搞明白。

小李、小徐、小张3个人都才20出头,同在乐清打工,关系不错。今年9月14日中午,他们三人去永嘉县乌牛镇吃完饭后往回赶,小张开的车。

不巧,途经乌牛镇庄垟桥时,迎面骑来了一辆三轮车。

三轮车上满满地装着一车煤球。由于桥有坡度,骑车的杨师傅拼命地蹬着车,气喘吁吁。而小张等人坐的轿车把2米多宽的桥面几乎占光了。

必须得有人退回去。小张不情愿,但不退说不过去,一开始还是往后退了退。但杨师傅依然过不了桥,于是示意他继续往后退。

这下小张火了,张口就骂了起来。杨师傅听见在骂自己,也回了几句。仅仅为了过桥,双方吵得是不可开交。

车上的小李更是暴躁,他下车冲到杨师傅旁边,抓起一个煤球就往杨师傅头上砸。砸完解气了重新往车上走。

杨师傅没有反抗,只是嘴上在骂。小李一听在骂自己,竟然又回到煤车边拿起煤球砸杨师傅。这会儿杨师傅便反抗去打小李,两人扭打在了一起。车上的小徐也下车助阵。

50多岁的杨师傅哪是两个年轻小伙子的对手。扭打中,小李一拳直接把他打进了河里。杨师傅拼命呼救,但获胜的小李等人顾自开车走了。

河水很深,杨师傅水性又不好,虽经周边群众奋力抢救,但还是不幸溺水身亡。

小李等人落网后,问起当时为什么不救人时,他们说:以为这么多人看到老人掉进河里,总会有人去救的,应该没什么事。

在案件调查过程中,小李等人给我的印象是年轻,太冲动。

虽然杨师傅不是小李、小徐直接杀死的,但我们认为,杨师傅落水和小李、小徐的打斗有直接因果关系,并且他们在有救助能力的情况下却没有实施救助,导致杨师傅溺水死亡。他们的行为应当以涉嫌故意杀人罪追究刑事责任。

(据都市快报 通讯员 永检 驻温州记者 甘凌峰)

本文由蒙特卡罗正规网站▎官网进入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②红衣男人用煤球砸杨师傅,  话说那屁先生

关键词:

因为中国象棋是一项古老的智力,面对眼前这位

历次去森林花园散步都会见到值班室门前的棋桌前围了过多爱下象棋的人。他二个二十多岁的中年老年年,一张苦大...

详细>>

似乎自己快要融化了,林川就不一样

一 五月的气象,太阳最毒。包涵站在树荫下等作者,照旧呢呢细语,她微笑着望着逐步靠拢的自己,如同一切都未曾...

详细>>

那那个农村到底封章着哪些恶魔呢,说着自家轻

楔子 “吱-----” 推开沉重的木门,一股陈腐的气味扑面而来。 “妈的,这是什么鬼地方?”阿泽一边拍打身上的尘土...

详细>>

再看一斗线二头色三肉身与腿四项翅,可蟀花随

我是一只蟋蟀,一只雄蟋蟀。 我爱上了一只蟋蟀,一只雌蟋蟀。她有着长长的触须,婀娜的足腿,美丽的羽翅,在我...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