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想要等着那个男孩能够回来,阿聪没有看清女

日期:2020-02-26编辑作者:文学文章

我听说,夕阳前一刻的大地是最美的,会有炫满了色彩的云朵,会有晚归的白鸽,会有,你转过身时,不会再相见的身影。    我从未再见过你,哪怕在只有我一个人的梦里面!    三年前分别以后,他就没有再回来过,就像是忘记了他曾经从这个小小的村子里面出去一样。可她还记得,那个时候,他转身之后的背影,像是被嵌入了夕阳里面一样。    每一个傍晚,只要夕阳快要落下的时候,她都会站在自家的院子里面,有事没事地自言自语着,然后,傻傻地笑着。    村子里与她同年的人大多都去城市里面打工了,剩下的,就只有一些年迈的不愿走动的老人,还有一些如以往时候的孩子一般生活着的孩子了。    她在平时的时候教村子里到年纪的孩子念书,在一个小小的乡村小屋里面,她总能够想起自己念书那会,那会,她总是舍不得穿妈妈从外面带回来的一条白白的花裙子,有一次,妈妈回来的时候,她特地叫奶奶拿出来给自己穿上了。    在那群孩子里面,她永远就像是一个公主一样,而他,最初只是一个会被别人欺负的坐在地上哭的小屁孩。    只是,时间太快了,她总是会抚摸着孩子们离开时候的座位,想象着,在多年以前,她在这里,安慰着那个被欺负地直坐在地上哭的男孩。    她还记得,最初的时候,几个要好的姐妹都劝说着一起去外面闯闯,至少,不必要呆在这样酸穷的小地方了,没有美丽的衣服,也没有能够欣赏美丽衣服的人。    只是,每一次她都笑笑着看向远方。    她想要陪着自己年老的已经很少走动的奶奶,她想要继续教村子里面的孩子念书,她想要等着那个男孩能够回来。    三年以前,那个曾经哭鼻子的男孩已经长成了大男孩,虽然说不上是英俊,但是,他的那份气质,那份自信,总是能够给这个小小的村子不一样的感觉。    那天,夕阳下面,男孩跟她说,“我要离开这个村子了!”女孩点点头,什么都没有说。    “跟我一起走,行吗?”男孩紧紧地抓着女孩的手,女孩还是没有说一句话,只是,一个劲地回避着男孩的眼睛。很久,男孩,终于放下了他的手,只转过身,一字一句地告诉她,“等我回来,好吗?”    她点点头,眼泪已经顺着脸颊落到了地上。她抬起头的时候,男孩已经慢慢地离他越来越远了,她停了很久,终归没有往前一步。夕阳下,男孩的身影就像是被框到了相册里面,而再也没有转过身来过。    “我听说,夕阳下你的影子,会有你,”    “抱歉!真的很不好意思啊!”夕阳下,她正站在自家院子里面,有些莫名其妙的唱着自己编的歌词,很久以前,她就喜欢上了这种很随性的音乐。    “没事的,没事的!”她抬头看了看打断了自己的陌生人,应该是同自己一个年龄的男孩,他戴着一定帽子,一身城里面很时尚的衣束,她倒是很奇怪自己还记得多年以前那些姐妹同自己说过的这个词。不过,她没有注意到男孩面容,大概也是很英俊的样子,就像是那些姐妹议论某个某个人时候的那样。    “请问一下,”男孩说着停了下来,他看了一眼女孩,目光很快就移开了,他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你要问我什么吗?”她仔仔细细地看着男孩,但是,男孩却一直躲着她,不再愿意看她一眼。    “没事了,没事了!”男孩边说着,边转过了身,“你一直都唱着这首,歌吗?”    “你听的懂吗?我可是用我们这里的方言唱的!”女孩很兴奋,双颊有些微微地绯红,她不由的想要靠近一些这一个陌生的人。    “没有,没有,我怎么可能能够听懂呢!”男孩加快了脚步,使劲的把她抛在了后面,“不过,我好像知道有一点能够听得懂了!但不是全部,那些太沉重!”男孩边走着,边像是自言自语地说着。    她愣了很一会,微微地笑了笑,她很高兴这个陌生的人,能够同自己说着这些陌生的话!    “遥远的陌生人呐,你会在那遥远的地方呐……”夕阳下,她看着远去的陌生人儿,微微地唱着!

雨夜江南
Ⅰ.雨江南

对着去往江南的相册时,阿聪常常想起,那一夜江南的那一个女子,淡色的长裙,在雨丝的微风中微微被摆起,一柄粉色的雨伞轻轻地被架在了那看上去就很瘦瘦的肩上,阿聪没有看清女子的面容,但是,看着女子随意着散开的墨发,阿聪想,这一定是见到过的最美丽的女子。
“阿聪,回去吗?外面可是下着雨的!要是再迟一些,他们几个就要担心了!”在饭馆里吃完以后,小蕊还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她慢慢地饮着这个陌生地方不一样的茶,虽然背着大家和阿聪偷偷跑出来吃饭心里已经不由得慌了起来,但她还是装作毫不在意的,毕竟是自己硬拉着阿聪跑出来的。她把头别向了阿聪,有些散散地问着,但是抬起头却没有见到阿聪的影子。
当然,阿聪早已经付好帐后往外面跑去了。
“你先回去吧!我得好好地去转转,毕竟,很不容易来了趟被称为是江南的地方!,总得出去好好地转转!”说着,这个有着白皙脸庞的少年已经微微笑着跨出了饭馆的大门,小蕊匆匆地起了身,她可不想阿聪就连伞都不打的就晃到大街上,阿聪的体质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好!
南国巷子里面的雨,却并没有出来时候的那样大,打在身上,也就好像是柳絮划落时候的柔软,当然,阿聪的家乡没有柳絮,这样的感觉也是前些天特地去看 柳絮时才有了的。小蕊就像是一个孩子一样,非要去摇晃柳树,她说很喜欢这样的,如梦魇一般的世界。阿聪听着,倒也没有多少的在意,只是在那时才意识到 江南有这样的一树美丽的花。
“好美的雨,在灯光下面就像是被绽放开的星辰,就好像我自己就穿行在了银河之中!”阿聪自言自语了好一阵,一边抖动着双唇,一边还不时地傻笑。
从他的双眸之中好像就可以看到这个世界一样,如果在匆匆的人群中,你有幸能够遇上他的话!
阿聪继续走着,像是一个迷了路的孩子,不过,此刻的他倒不那么急着寻找出口,他害怕一旦出去了就再也进不来了!
这个时候的江南,微微的雨丝串成了一条一条的长线,慢慢地打乱着过人行进的步子,就像是一个绝美的女子一样,而所有的路人都是她容颜的垂涎者,她的 一颦一笑,都能够醉倒众生,她的眼眸在空气中漾起的波纹,让所有的过客都觉得自己分明就是此乡人。
阿聪也是其中的一个。
几幢还没有拆掉的楼宇,倒不知道是现代人故意修摆起来的,还是在许久以前就同这个天堂一起保存了下来。只是现代的高楼,林立之间却将一种朦脓感觉更加的深刻了,好像透过楼房的就是一个贯穿了蕴灵气息。
一条清的可以望见底的小河,在这个小镇里面不住的流淌着,从这一头,一直跨到了永远也望不见的那一头。
“那一头该是大海了吧!”阿聪禁不住就说了出来。
“不是哦,她通到的只是长江!”一个声音悠悠地从身后飘了出来,阿聪不自主地停了下来,他很想回过头去,但是,就好像是有什么力量将自己的身体完全地给控制住了,等想到了要回头时,声音的主人已经走到了他的前面!
淡色的长裙,被微风轻轻摆动了的裙脚不时的撞击着空中细细的雨线,瘦瘦的肩上被架着一柄粉色的雨伞,没有看见伞下的面容,但是,散开了的墨发好像是已经触摸到了阿聪的双眸,迷离间好像面前根本就没有一个人,有的只是一个跌落凡尘的精灵。
阿聪定了定神,又仔细地看向了女子,有些远了,但是女子走路时很稳,就像是一个娴熟的舞女,当然,最重要的是她的身上好像有散发着一种迫使自己跟上去的香味。
阿聪停了下来,“你是怎么知道的?”
女子没有停下来,“你真的好好笑诶,我知道,当然是因为我住在这里啊!”女子的话好像填着淡淡地笑音一样,却慢慢地渐行渐远。
阿聪久久地立在那里,任着静静流淌在小河里的水,不断地和上了空中的雨丝。
“终于是找到你了,不过现在,阿聪,你得马上跟我回去了!你看你,估计明天又要着凉了!我可不会再陪你去看病的!”伴随着这个略带了嗔怪声音的,是一把被撑开了的伞,渐渐地也盖在了阿聪的额上。“喂,你在看什么啊?”小蕊顺着阿聪看去的方向,她瞥了瞥眼望着阿聪。
“没什么,我能够看什么呀?”
“明明就有嘛!我想一定是那个女孩,对了,肯定是女孩,刚刚我还听到女孩的声音!”
“那是雨声啦!”阿聪愣了一下,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到是雨声!
“反正我不信,你要是不说的话,明天你病了,别指望着我陪你去医院,让你一个人呆在这个陌生地方的医院里面,不会有人去看你的!”
阿聪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慢慢地回向了小蕊,他笑着,“那你也病了,到时候只有一起住医院了,不就好了吗?”说着,阿聪趁着小蕊不注意,很快地抢过了小蕊手上的雨伞!
Ⅱ.夜江南
这一夜的彷徨,好像只是一个人独自在这个世界里面游荡,并没有仔细地去想过会有多少的相识或者是相忘,但真的,记忆里面散落地碎片,即使再看不见,也是会在梦里面出现一个完整的模样!
小妤一个人撑着伞行走在这个夜晚的江南上,她的嘴角从刚刚开始就多了一份温馨的浅笑,倒不是有意的,但是,听到刚刚那个陌生的男孩对这里这样美丽的评价时,小妤还是有些舒心地笑了,毕竟,这样的一个地方好像并没有完全的给这个世界忘记。
已经过去了一年,可是一年以前,当他还在这里的时候,这里不也是现在这个样子吗?她总是会这样的随意地让着记忆散开。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小妤就开始厌恶起了这一个地方,江南,用着一个来自天堂的名字,曾经让多少的人坠入这个其实只是凡尘的地方。直到了后来,人们会渐渐地明白,江南,就像是流淌进这个世界末端的溪流一样,终归是渐行渐远的。
想着自己无法去梳理的已经消逝了的过往,小妤只有无奈地叹了叹气,刚刚的那个男孩蓦然地就浮现在了她眼前的天空中,虽然还是有飘着若即若离的雨丝,但那个男孩好像就有一种天然能够吸引人的魅力,不过,是一种在这里无法找到,却曾经出现过的魅力,当然了,小妤隐隐地也能够感觉到他并不是南方的人。
“喂,小婼呐,你已经在了?”小妤对着手机应着,此刻才记起和小婼她们约好的事情,原本都忘的差不多了,“你们都好快喏,对了,我感觉雨好像快要停了, 你能不能,哎呀!”小妤喊了一声,身体就有些倾斜地快要往地面跌去了。
“抱歉!”很短的一瞬,小妤的左手就被一双陌生的手抓住了。
无意间瞥了一眼拉住自己手心的人,是他?她怔住了,很久都没有一句话。
“喂喂,你怎么了?”电话那头的小婼喊着。
“没事,刚刚差点就跌倒了!”说完以后,小妤就匆匆地挂了电话。“谢谢你嘞!”
“不用。”
“这位陌生的朋友,其实你不用跟他说谢谢的,都是他撞到你的,所以抱歉诶,他这个人向来都是这样的,做什么事情都很粗心的!”男孩才挤出这样的两个字,花酒被一个很美丽的声音接了过去,好像一开始就躲在伞的下面。
小妤仔细地看着这个明显是来自北方的女孩,微微上扬起的嘴唇,半卷着的墨发,最重要的是,这个女孩有着一双自己只有在记忆里面见过的眼睛。
她的双眸是那样的美丽。
“喂,谁说我是向来都不小心了,我只是在想事情!”男孩有些为难的看看小妤,又侧过身去短暂的把目光停留在了那个美丽女孩的身上。
“没有事的了。”小妤只是想要缓解一下这样的气氛,她盯着那个女孩微微笑着说,“对了,看样子,你们不是本地人喽?”
“我们只是来旅游的!”女孩讪笑着回应着小妤,“都怪他了,下雨天了还有出来乱跑!”女孩带着有些嗔怪味道的声音,不时地盯着眼前的这个南国的女孩看,小妤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几声。
“我哪有,明明是自己想要来江南的,明明又是自己背着大家要请我出来吃饭的,还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我的身上。”
“那都是你自己要乱跑啦!”
“那,那不是好不容易来一趟江南吗?我只是想要仔仔细细的看看这边!”
他们一句一句地说着,好像旁边根本就没有一个人一样,倒惹得小妤笑了出声来。
听着小妤的笑,两人有些尴尬地停了下来,静静地看着这个完全就没有在意他们的南国的姑娘。雨就像是一串被连在了一起的银色的线,在最美丽的夜空的点缀下面,还有在雨下被朦胧了的路灯,一幢幢附上了浮华的高楼,一宇宇穿越了千年的古楼。
一个明显是从天国坠落的精灵的笑音。
“好美!”男孩不自禁地说了一句,女孩只是看着,好像完全就没有注意到男孩说了些什么,而小妤还是一个人笑着。
“喂,我们认识吗?”看着慢慢地撑起伞的小妤,男孩像是想起了什么,粉色的伞,架在了好像根本就支撑不住的小小的肩上,那一抹淡色的长裙,在细细的雨丝下摇摆。
“这雨,也会到长江哦!”说完,小妤没有停下脚步。

本文由蒙特卡罗正规网站▎官网进入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她想要等着那个男孩能够回来,阿聪没有看清女

关键词:

虞水被老人这么一问,聊天靠这么近干什么

第六章 我往下探了探,只有石板小路,很陡,周围全是树,我简直觉得不可思议:“你确定是要往这里下去?” “我...

详细>>

  这女人三十多岁,也是到年关生意火爆

正在翻箱倒柜的王强忽然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他心里暗叫:不好,是开锁声,有人回来了。他迅速朝四周扫了...

详细>>

老妈的毛发已花白,借使有六多个头就好了

拴柱前天起床特别早,也格外勤快,本身煮热水,把暖壶鉴都灌得满满的;把不知多长期都没洗过的头也舍得洗了四...

详细>>

此时新郎下车,  小赵深爱着小娜

滨海市的小赵上高级中学时,和同班的女子小娜交了情侣。小娜冰雪聪明,长得袅娜,极度美好。 对于小赵和小娜的...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