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水被老人这么一问,聊天靠这么近干什么

日期:2020-02-26编辑作者:文学文章

第六章    我往下探了探,只有石板小路,很陡,周围全是树,我简直觉得不可思议:“你确定是要往这里下去?”    “我自己家我还不认识吗?走吧,我走前面,刚下了雨,石板路有点滑,可得小心点.”说着就走到前面,走两阶石梯就伸手来拉我。我紧紧握住她的手,给我一种无形的安全感,但没走几步我还是摔倒了,一屁股坐在石阶上,裤子都坐湿了。木子则在一旁狂笑,断断续续的说:”就知道你会摔,我都不知道摔了多少次了,哈哈哈哈。”我看她如此嚣张,便坐在石阶上不动了,赌气似的说:“我不走了!”她见我这样便慌了:“赶紧起来,石梯这么湿,会着凉的,来我牵着你,保证不再摔了!”说着伸出手示意我拉住,我终究是个心软的人,给点甜头就忘乎所以,憨憨的再次牵住她的手。这次我走得特别小心,生怕再摔,走下这石梯我感觉经历了一场生死。木子却一直笑我这么紧张摔倒。她家是一栋不算大的两层的砖房,三面环山,像椅子一样的地形,有种世外桃源的感觉。她把我带回家,给她爷爷奶奶介绍说我是她朋友,我礼貌地向他们问好,他们都很慈祥,热情地招呼我坐下。木子却径直把我拉上二楼,二楼装修得很精致,以蓝色为主,家具大多为朱红色,还有一个小阳台。木子找来拖鞋让我换上,带我去参观她的卧室,很简单的摆设,一张书桌,一个衣柜,一面墙的书架上全是书,一张双人床。最有特点的是窗户是拱形的,透过玻璃看到远方连绵起伏的山脉,山尖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雾,给人万般遐想。我正望得出神,身后传来木子的声音:“诗茜,山沟里很冷的,我找间衣服给你穿哈”    “好”我转过身看她正在翻衣柜。    “穿这件吧!一定酷。”她拿出一件黑色的风衣,显然是一件男士款。    “看起来好大!穿不了吧!”    “我的衣服都放学校了,我平时回家冷就穿的这件,这是我姑父的,你就将就吧,总不能冻着吧!哎呀呀,妹妹乖乖。。。”说着就笑嘻嘻的把衣服往我身上披。    “好吧好吧,我自己来就好。”    “哎呀,你就让姐姐给你穿嘛,妹妹乖乖的。”    “好啊,你又占我便宜,看我怎么收拾你。”我作势要打她。她闪到一边,从后面把我扑倒在床上,然后坐在我腿上,用手开始挠我痒,实在受不了,认输的说:“好了好了,姐姐姐,你就是我姐。”    她得意地揉我的脸,“早认输不就好了!妹妹的脸蛋真舒服!”    “大姐,能起来了不?我腿都麻了。”    “先说以后还敢不敢反抗姐?听不听姐的话?”    “不敢了,不敢了。一定听姐的话。”我装着哭腔的说。    她看我痛苦的表情,才潇洒的从我身上起身“叫你惹姐!走我们出去看电视。”    “大姐。你倒是潇洒,我腿都麻了,起不了了!”我继续躺着不动,伸出手示意要她拉我起来。    她没办法,只好拉我,我故意使力不要她拉起来。三番两次她有点不赖烦了:“你到底要不要起来!”再用力拉我就使力自己起身了,由于很轻松,她差点向后倒,我拉住了她。我们都站稳时碰着鼻尖,近在咫尺,持续好几秒,感觉气氛有点暧昧,我后退一步低声说:“不是看电视吗,走啊!”她显然还没回过神,脸也红红的,呐呐的说:“好”。我心里却很得意,想着你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啊。    由于外面一直下着雨,很冷,整个上午我们都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吃零食。虽然做着这么简单的事,看着身边的木子专注的看电视却很满足。到中午要吃饭的时候我们下楼去煮饭,我只管烧火,我却实是个厨房白痴,那点蛋炒饭的手艺实在不好意思拿出手。木子一切都是那么熟练,很快就弄了个三菜一汤。吃饭的时候才发现,家里还有一位老奶奶,木子说那是她祖母。吃完饭,跟她爷爷奶奶聊了会儿天就上楼了,下午好像更冷了,外面下着雨夹雪,烤着火,木子还说冷。她硬要拖我去床上陪她睡觉,我拗不过她,只得随她一起上床睡觉了。她侧身面对着我,我仰面躺着,她开口说:“你转过来嘛,我们聊会天”我翻过身面对着她,看着她白皙的面庞,精致的五官,想起上午的暧昧,突然想捉弄一下她。我故意靠近她,把脸凑近,她见我靠近也没有后退,我心想着家伙还真淡定。我继续凑近,鼻尖快要碰到她,她睁大眼睛,后退一点:“你要干什么?”我想得逞了,继续靠近:“和你聊天啊!”    她又后退一点,:“聊天靠这么近干什么!”我又凑近一点:“听得更清楚啊”我和她太近了,我感觉心跳少了一拍,看着她粉嘟嘟的嘴唇,很想吻她。我有点受不了了,感觉身子有点发烫,我半恶作剧半真心的作势要吻她,我靠近,她竟然没有再退,我们嘴唇碰触的时候,我快没了心跳,软软的,很甜,像吃蜜糖一样。她显然惊愕于我的行为,却没有离开我的嘴唇,最终还是理性占了上风,我不舍的离开她的唇。看她的脸都快红到脖子跟了,她翻身仰面躺着,望着天花板,久久的都没有说话,我感觉难受以为她生气了,低声说:“木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她还是没有说话,我也翻过身仰面躺着。过了很久,久到我就快睡着了,恍惚中听到,木子在我耳边呢喃:“诗茜,我没怪你,只是为什么我感觉那么心痛,从未有过的感觉。”我翻过身看着她,不知到要说些什么,我想告诉她我的心也很痛,又觉得这样算是什么,话到嘴边有咽下去了,只是看着她。过了一会儿,她叹口气继续说道:“之前从未想过要如此深交一个朋友,只想好好读书,可是跟你在一起久了,你的事总能牵扯我的心情,我真是不知道怎么了,我是真心想和你好好的,让我们以后不论什么事都坦诚相待好不好?”我重重的点点头,想把她抱进怀里,我终是没那胆子,怕吓到她。理了理她额前的刘海,笑笑说:“我会的,只要你不离开,我定不离不弃。”说完才感觉那话有点像许诺。她也笑了,挽着我的手臂,脸在上面蹭了蹭:“好了,妹妹,我们睡会吧!”

第八章    2011.01.29 星期六 阴    要过年了,最近一直和妹妹帮助老妈准备年货,现在过年的气氛越来越淡了,就像过平常日子一样。今年是我们一家第一次在新房子里过年,也是我第三次跟爸妈一起过年,虽然相处在同一屋檐下,总觉得很多年没跟爸妈在一起有些生疏。我常常会莫名其妙的想起木子,她的面孔,她的笑容,甚至我们那个不经意的吻。我不知道我们这样算是什么,比朋友亲密,也不像恋人,有些暧昧。我真该好好想想我们该怎么相处了,这样下去总不好吧!    ————————————————————————————————————————    吃过年夜饭,一家人窝在沙发上,看春节联欢晚会,我边看电视边看时间。我想在零点的时候,给木子送上零点祝福。越靠近零点外面放烟花和鞭炮的声音越来越大,我心里莫名地跟着激动起来。我编辑好祝福短信:木子,新年快乐!愿你在来年学业更上一层楼,越来越靓!眼睛直直的看着时间,时间一到我就按下发送键。成功!默默地等待木子的回信,半分钟后,木子来电话了,我小跑到稍微安静点的厕所去接听。    “喂,木子,新年快乐!”听到她那边也很吵。    “谢谢,诗茜,你也新年快乐!”她好像也走到一个安静点的地方。    “不是说不说谢谢吗?你违反规定哦!”    “哦哦,我错啦。”    我们又聊了很多,聊她那边新年习俗,聊春晚节目。大概半小时后,我们默契的都不说话了,也没有说再见挂电话。停了十几秒,我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我竟然脱口而出:“木子,我好想你。”说完我像干了坏事一样,忐忑的等她的回复。    “我也是”声音很小,但我确信我没听错。    “呃,春节好好玩哦!要注意安全。很晚了早点休息吧!”气氛有点尴尬,我忙岔开话题。    “恩,你也是,春节好好玩!再见!”    “恩,再见!”听到电话听筒里传来嘟嘟嘟的声音,才知道她已经挂了电话,我还留恋刚才的对话。    2011.02.14 星期一 晴    今天是情人节,大清早就收到于棋的短信,他给我说的话怎么想怎么肉麻,想直接拒绝又好像不太合适。哎!随他去吧!我也给木子发去了祝福的短信。她给我的回信竟然是班长向她表白了,她说她不知道该怎么办,问我意见。也因为这条短信我心情一天都不好。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心里很清楚她跟班长很配,我怎么就不想她和别的人亲近呢?我想要木子只对我一个人那么好,我是不是太过于依赖她了?但我确确实实的闲下来的每分每秒都在想念,我们这到底算什么?木子她也有同样的感受吗?天呐!我到底怎么了?    ————————————————————————————————————————    开学了,同学们都带着懒散和还没褪去过年的喜气极不情愿的上学了。很期待见到木子,却又有所顾忌,不知道要怎样面对。    走进寝室的时候木子还没来,其它几个姐们儿正热火朝天的聊着过年的趣事,见我进去小婕忙拉我过去加入她们的战队。我实在不喜欢聊这些有的没的,就起身去收拾起东西。把该收拾的都收拾好后,没趣的躺在床上想着待会儿木子来了说些什么号。手机打断了我的思路,是木子。    “喂?诗茜,你到学校了吗?”那边的声音有些疲倦。    “恩,到了,怎么有事吗?”    “我拿了好多东西走不动道了,你可以来车站接我吗?”她带着试探的语气。    “好吧,你等我我这就来。”边说着我就下了床。    “好,我等你。”    匆忙的穿了鞋就往车站跑,在半道上就看见木子艰难的提着几大包东西往前走。我赶紧过去接过她手里的东西,“不是说在车站等我吗?怎么自己走上了。”    “等也是一样,走几步是几步吧!”    我们俩并排着走,心里慌着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那个,,,”    “那个,,,”    我们几乎同时出声。    我笑笑:“你先说吧!”    “我想说现在快到吃饭的点儿了,我们吃了午饭再回去吧!”    “好啊!我们去吃必来客吧!”我想想说。    “恩,好,你要跟我说什么?”她转过头来好奇的看着我说。    “你不会忘了你答应我的事吧!我的姐姐这样骗妹妹可不好哦!”我故意把声调放大。    “就知道你小气,好啦好啦,这么重要的事怎么会忘记呢!不就是考了20多名的礼物吗?我的准备好了,回去就给你。”她换了一只手提东西。    “是什么?现在告诉我呗!”我来了兴趣。    “偏不告诉你,回去自己看。”她看都不看我,神气的说。    “你,你,你,你龌龊,不说算了!”    她不再接话,径直走进必来客。    我们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她把东西一丢一屁股就坐下,用命令的语气说:“妹妹,去给姐姐拿吃的。”    看她确实挺累的就没跟她计较:“你要吃什么,我给你拿。”    “随便吧,还像你啊,挑食的家伙。”她伸了个懒腰,舒服的坐着。了妆。她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叫虞水来一趟办公室!”    虞水走进办公室的时候一脸疑惑,看到陶小丽的哭红的眼更是不解。    她小心翼翼的走到陶小丽面前“你怎么了?我的陶主管?谁欺负你了?”虞水走过去一把搂住陶小丽,半开玩笑的说。    “就因为我是陶主管吗?”陶小丽一把推开虞水,虞水打了一个踉跄站定,依然是不解的看着陶小丽。    “我现在是主管,但我一直把你当成最好的姐妹,你对我有什么意见尽管说,但也犯不着给我投毒啊,你害得我差一点家破人亡你知道吗?……”人以群分,陶小丽和丈夫一样开门见山。    “投毒?我什么时候给你投毒了?”虞水笑了笑,“开什么玩笑,我们相处了这么久,你难道不知道我这种人从来干不出破格的事吗?我连鸡都不敢杀,还敢杀人?而且还是杀你!”虞水毫不含糊的反问,或者她从来没觉得陶小丽说的是认真的。    “那么,你是不记得昨天下午放在这里的那瓶牛奶了?”陶小丽说着指了指办公桌,似乎在帮助虞水回忆。    “我擦,你的意思是那瓶牛奶有毒?”虞水女汉子的本质表露无疑,女汉子的本质可以证明她是真实的。“我不知道呀,那瓶牛奶从哪来的我都不知道!昨天早上起来在冰箱里找吃的,看到有一瓶牛奶,我自己不喜欢喝牛奶,就带过来给你咯!”虞水的表情很无辜。“不行,我得回去问问我家那位,这事必须搞清楚,要不然我虞水在你眼里成什么人了!”虞水知道这事是认真的,她风急火燎的走了出去。    虞水回到家的时候丈夫正在沙发上半躺着看电视,她一把拉起丈夫“看电视看电视,一天就知道看电视,我问你,冰箱里的那瓶牛奶哪来的?”    “什么牛奶啊?正看球赛呢,别闹!”丈夫宋淏换了个角度,眼睛不离电视。    “看你妹看球赛!”虞水一把抓过遥控器,摁灭了电视“昨天早上冰箱里放着一瓶牛奶,哪来的?”    “哦,我以为什么大不了的事啊,牛奶啊,上次回老家临走的时候妈塞进包里的,说是自家养的牛挤的奶,让我带给你喝,我回来放冰箱里就把这茬给忘了,怎么了?你要喝吗?”宋淏说出了牛奶的来源,轻描淡写。    “你老妈想毒死我啊,那瓶牛奶有毒!”虞水在丈夫后脑勺上猛拍一把,激动的说。没等他反应,就把这大半天发生的事一股脑倒在他面前。    宋淏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的老母亲——一个年逾花甲的农村老妇——会对她的儿媳投毒。虞水坐在丈夫面前分析着婆婆要毒死自己的原因。    “***一定是觉得我们结婚后你就很少回家看她是我把你绑住了”“人老糊涂了什么事都干的出来”“要不然怎么叮咛你一定带给我喝呢?”……    “别说了,我们回去问问她不就清楚了!”宋淏从沙发上起身,拉着虞水朝门口走,他显然没办法完全否定妻子的猜测。    宋淏和虞水回到老家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农村的秋天很空旷,他们老远就看见一个头戴手帕的老妇人蹲在一头奶牛的身下认真的挤着牛奶,老人听到了渐近的脚步声,抬起头来张望,老花眼使得她的可见范围小的可怜,努力的揉了揉眼睛后,他看清楚是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回来了。    “咦,你们怎么有空回来了?”惊喜从老人额头深深地皱纹里流淌过“回来了好回来了好,想吃什么?我回去给你俩做饭。”老人一边说一边在泛着油光的围裙上反复擦拭自己的手。    “挤这么多牛奶,还打算继续给我喝吗?”虞水问自己的婆婆,话中有话。    “嗯,牛奶,你要喝的话走的时候带着点,多带点,上次淏淏走的急,只带了一小瓶,自家产的奶有营养,多喝点。”老人的话很多,她显然没听出儿媳的言外之意。    “你怎么一点都不好奇我还活着?”虞水继续发问,宋淏在一旁戳了妻子一下。    “这孩子,干嘛一回来就死呀活呀的,多晦气。”老人觉得眼前的这俩人今天有点不对劲,但她不知道为什么会不对劲。    “你都想要毒死我了还说什么晦气不晦气!”虞水向老人面前走了两步,涨红了脸。宋淏觉得局势有点尴尬,打圆场把妻子和一边一脸茫然的老母亲推进土坯房。    “谁看见猫喝牛奶了?”老人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转身问儿子和儿媳,不慌不忙,但眼睛已经红了。    “小丽说她公公看到猫的时候猫已经满地打滚了。”虞水被老人这么一问,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说话的姿态低了很多。    “淏淏,你去给我发车!”老人不容置疑的对儿子说。    “发车干嘛?”宋淏感到莫名其妙。    “去找那只猫!”老人已经出了院门……    宋淏的老母亲抱着那只老猫的尸体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午夜了。猫的尸体被解剖了,肚子里有一只还没被消化干净的老鼠和几粒红色的药丸,是灭鼠灵。    “你们这些人啊,猫出问题了不去找猫的问题,七拉八扯去找人的问题,也不知道咋想的?”老人把猫的尸体交到老王手上,转身对儿子宋淏说:“开车送我回家,挤了一半的牛奶还放着呢!”

本文由蒙特卡罗正规网站▎官网进入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虞水被老人这么一问,聊天靠这么近干什么

关键词:

她想要等着那个男孩能够回来,阿聪没有看清女

我听说,夕阳前一刻的大地是最美的,会有炫满了色彩的云朵,会有晚归的白鸽,会有,你转过身时,不会再相见的...

详细>>

梦之中场景很像过去时有发生的事体,正如梦B中

自家曾在此个房间待了十多少个刻钟,从今儿晚上零点初阶,作者就把团结锁在了此中,同期也把世界上大多数高光...

详细>>

  这女人三十多岁,也是到年关生意火爆

正在翻箱倒柜的王强忽然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他心里暗叫:不好,是开锁声,有人回来了。他迅速朝四周扫了...

详细>>

老妈的毛发已花白,借使有六多个头就好了

拴柱前天起床特别早,也格外勤快,本身煮热水,把暖壶鉴都灌得满满的;把不知多长期都没洗过的头也舍得洗了四...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