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萌已经在游来游去了,他看到了一对眼睛

日期:2020-02-26编辑作者:文学文章

眼前尽是漆黑一片,任你睁大眼睛也是无计于事,一如电影或动画开头的黑幕。    小心翼翼地迈过去脚步,迎鼻而来的是一股类鱼腥的发霉的潮气。在这个环境里,你的鼻腔、咽喉必受刺激,会不由地咳上几声,而这个声音又回荡在宽阔的走廊里,打破这静寂之后的静寂,心中很是不安,心跳加速,毛孔扩张,冷汗淋下。    不过,还是鼓起勇气来到楼梯口,其天花板处有一盏光线暗淡的灯,借着这些许的光亮,发现楼梯的扶栏全是呈暗红色的斑斑的铁锈。    叮咚!一点水滴进你的后颈部,立刻感受到一丝冰凉,还不由的打着寒颤,心脏的承受力似乎到了极限,随着视线也模糊了,只能依着墙,缓缓地上楼。    来到第四个天花板的灯下,那股类鱼腥的发霉的潮气越来越浓了,似乎肉眼也能看到它肆意流动的状态。而楼梯的扶栏长满了暗血色的似毛状菌般的铁锈。似渐渐清醒的你,才发现墙壁上全是暗绿色的苔藓,其墙角处点缀着两三只灰黑色的壁虎。不由的往后退了几步,面朝着楼梯间的透气窗,想吸口清新的空气。    啪!两扇窗扉洞开,没被藤条掩映的三分之一处的窗口,有一个黑色的毛线球。不知道哪来的胆子,想要用冰冷的手去触碰这个毛茸茸的东西。    就在这时一个黑影从正前方,呈抛物线状掠过。时间似凝固,你张大的发音器官,喊不出一个“a”,等你回过神的时候,那个黑影已在身后,你哪来的机灵,迅速转了个身。    那个黑影比你淡定,在走廊上晃悠悠地前行。你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战胜恐惧,紧紧地跟随。不曾发觉已来到走廊的尽头,一个房间的门口。    仔细辨认发现门楣上写着血字“409”。用手推了下,原来门是虚掩的,被轻轻的打开。其中弥漫着灰尘的气味,比起走道少了些潮气。    昏黄的月光从破玻璃窗透过,使你可以看见房间的摆置:窗下有一张写字桌,桌上散着一些凌乱的书籍,书籍的右侧有一盆枯黄的向日葵(其花语:信念、光辉、高傲、忠诚、爱慕、勇敢地去追求自己想要的幸福、沉默的爱)。    房间的两侧各摆着一张上下铺铁床,左右四个铺位的被铺都还在。左边的床铺乱的不行,散着袜子、衣服、围巾、短袖。而右边的床铺整齐的有点怪,被子是被子,衣服是衣服,枕头侧还有一两本书。这个迷失者对这些摆设、物件,似曾熟悉,脑海中或许掠过一幕幕的情景和情节。    正要用手去触摸那个整齐的床铺时。洗剪得当的黑褐色发型,白皙帅气、轮廓分明的脸庞上,莫名地流下一行泪水。    就在这时,从被窝中钻出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喵!”在黑暗中的眼眸放着绿宝石色的光。一人一猫,四目相对。    啪!宿舍的门突然关上,走廊的灯闪了几下全灭,而诡异昏黄、血色轮廓的月光下,破玻璃窗前的写字桌上,那盆向日葵奇迹般的复苏了,不再是僵硬的枝干、枯黄的老叶、低耷的花盘,复苏成“柠檬黄的花瓣和黑褐色的蕊”——这是迷失者昏厥前最后看到的景象。    诡异月光,星移斗转,丈菊复苏,命运轮回……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昏厥了多久,他拉着刷了绿色油漆的床架站了起来,只感觉头沉沉的,一个踉跄便会倒在地上。拖着无力的腿,坐在床沿,之前的场面浮现在脑海里,沉重,闷热,压得有点喘不上气来。    狭小的房间里,挤满了床,黯淡无光,只有桌上的那盆向日葵散发着一缕清香。他扶着桌沿想要凑过去嗅一嗅。可是他看到几滴深红色的液体从花蕊缓缓流出,顺着花瓣一滴一滴地落在桌面上,瞬间泛黄的桌面被染成了红色。那红色还在继续,从桌面再到地上,铺散开来孕育成一片红海。    他恐惧,紧张,心跳加速,慌乱地跑到出口,试图打开那扇早已紧闭的门。事事总是不如人愿,越想去做某件事,越会失败的如同坠入了深渊。当关了灯的房间,有一对绿宝石色的眼睛盯着他,当用尽所有力气去打开门而手足无策的时候,被绝望撕扯得已体无完肤。    那滩血水离他越发的近了,不知所措地紧贴着墙壁,手掌在上面胡乱的磨擦。一团软软的东西钻到手心里,一阵阵刺痛感让他用力向玻璃摔去,在与玻璃接触的那一刻,血液喷涌而出。那是一只壁虎。    本来就破旧的玻璃被拍得粉碎,只留下漆黑的洞,外面的世界是没有星辰的,一切都寂静可怕。他浑身颤栗,走路都不自在,就这样趟着血水向窗户走去,蠕动着疲惫的身躯爬上桌子。在上面站着,颤颤抖抖,对面反过来的光让他吓了一跳,扑通一声从桌子上掉了下来,他看到了一对眼睛。    窗户外面是一片荒园,里面除了遍地枯萎的狗尾巴草,就再也没有什么,是那么凄凉,又是那么畏惧。那双眼睛还在看着他,这时他眼睛瞪得很大,可以看到迸出的毛细血管,满脸上是有生以来最大的恐惧。他从窗户上跳下来,因为他在那对眼睛里看到了那对眼睛所看到的东西,背后是没有面容的鬼,正伸出血淋淋的手…    在坠落地面的前一秒,他眼球里荡漾着那只猫。

生而为鱼是自然地馈赠,活在鱼缸是人的爱好,最萌没有选择,它只是一条鱼啊。壁虎没有带走它,假期的黑暗没有带走它,只要还让它孤独的活着就还刚刚好。在这个小小的工作室,我做着枯燥的学术,最萌的精神成了我坚持下去理由。文章看久了,我常常转头看向最萌,我是觉得我们该向一条鱼看齐。给它起名字叫“最萌”只是我的一厢情愿,有着“追梦”和“dream”的谐音,这只是来激励我自己。不知道它会不会喜欢,我知道它已经无法去追逐自己的梦想。也许它会激励更多的人,但不希望它会激励更多的鱼,追梦鱼一条就够了。

导师的办公室和我的工作室门对门,我隔壁屋是由一位考研的女同学在占据着。最初导师把最萌带到工作室是说这条金鱼在家里的鱼缸总会吃其它小鱼,索性把它带来自己生长吧。考研的女生喜欢小动物,说顺便可以陪伴她学习,就放在她那屋里养着了。其实女孩经常带男朋友来陪她学习,根本不需要让鱼带来更多学习上的陪伴。

蒙特卡罗正规网站,后来在晚上我轻易不到最萌在的房间,即使非要去我也不会轻易开灯。然而有一天,我去取放在鱼缸旁边的东西,但是不想打扰最萌,再者我本身视力也还不错,也就没有开灯。但我知道依然是会打扰到它的,因为最萌的听力很好,所以我就不去看它,用掩耳盗铃的方式来告诉自己没有打扰到它。但是在我拿东西的瞬间听到有水花溅落的声音,在黑暗中我的听力也变得异常灵敏。水花的声音之大可以断定不是最萌一己之力可以办到的,处于本能我将目光转向鱼缸,借着月光只见从鱼缸窜出一道黑影。眼前这一幕让我很是受惊吓,凭着这点月光让我毫无安全感可言,我即刻退回到房间门口按下了顶灯开关,整个房间瞬间被照亮了,也照亮了我的勇敢。顺着溅出在鱼缸外的水的方向寻去,只见是条壁虎爬在窗台上。心想完了,壁虎把最萌给吃了。我赶紧爬在鱼缸上找鱼。鱼缸小了,还是很好找的,最萌已经在游来游去了,水里也没有血的痕迹。壁虎也迅速从窗户爬了出去,消失在黑暗中。那天晚上它们是在弱肉强食的斗争,我是最萌的施救者;还是在寂静的黑暗中它们只是在互相做伴,而我是和平安宁的破坏者,也不得而知了。但是我觉得,毕竟种族不同,还是道不同不相为谋的好。

就是这样一条饱含失望,还要献尽殷勤的鱼让我开始挂念。我决定给它清理下生活环境。看到鱼缸洁净了,导师也主动带来了家里喂其它小鱼的鱼食,还提议让它晒晒阳光,于是把鱼缸搬到了我的办公桌上,因为我的桌子紧靠着窗户。这下好了,我成为养护最萌的第一责任人。但我从未感到惊喜,因为我从未想过要养一个宠物,毕竟它们是带着生命来的,我不想看着一个尸体从我这里离开。不过我和最萌都是这屋里的过客,我毕业就会离开,最萌要活到死了才能离开,它肯定会比我在这屋里呆更久吧,而且最萌的到来还是增添了不少生机。暂且让它住下。于是,我为它换了水,投了食。

但我始终想着它,想着那漫长的假期它是怎么度过的。黑夜会心安,白天又怎样,反正只留我一个。一开始也许会惬意,不用再有人来逗它,那种对人们来说只是无聊的时候博得一个乐趣的行为,对于最萌来说就是一次次惊吓。不过,至少有段时间,我想最萌是想了我们的,这段留给自己的时间未免有点太长,就像是无尽的黑暗,安静的背后总会有让人害怕的事情要发生。以一个宠物的身份寄居在这里,却没有受到宠物应有的待遇。饥饿的时候,它该害怕自己真的会变成一条工艺品鱼吧,那就真是一件物品了。活着意味着一切,坚持过了一整个假期,终于等到人来了,却只等来一句“哦,还活着啊!”。时长不见,睹物还会思人呢,如今见到了本尊,竟然连句寒暄的话也没有。人们常说,攒够了失望就会离开,可对于我,有失望就意味着活着,活着意味着一切。

考研女生考试结束后便不再来了,鱼缸被放在导师屋内靠近门的桌子上。我从未想过去理会最萌,导师也无暇照顾。假期来临后,我们都走了,只留下最萌一个。最萌不是一件物品,是活泼乱游的生命,可这一闲置就是一个寒假,被当做一件物品,没有给它喂食、换水,也从来见不到阳光。只是在开学的时候,导师和我来到屋里看到它说:“哦,它还活着啊!”也还是游来游去,只是比以前慢了许多。最萌会在有人进出门的时候,对着行人牟着劲多游几下。我不知道,这是为了引起注意一种讨好的表现,还是什么其它。但这总让我心里过意不去,甚至有时候我都不愿意进出那扇门,为了避免那必然的要打个照面。

吃饱了,水干净了,还享受到了阳光,最萌变开心了,见过它的人都说它也比以前活跃多了,于是又开始逗它了。生活在每一种境遇都会烦恼,烦恼或许相同、或许不同,但有烦恼就意味着有活头。如果最萌会说话,我想它该说:“你们逗我吧,让我恐惧吧,活着真好!”有一天晚上,我下课回工作室收拾东西准备出去。看到桌子上有水渍,我没有理会,等收拾完东西,瞟了一眼鱼缸,发现不对劲。最萌虽小,但圆桶形状的玻璃鱼缸会把它放大很多倍,平时随便一看都会看到大片金黄色的光,而现在就是一个透明盛水的鱼缸。心想完了,这次该是壁虎把它吃了吧,我顺着水渍找去,只看到最萌躺在两张桌子中间的地板上。我马上伸手去取它,不想刚拿起来就从手里滑落了,掉是又掉了,庆幸的是它动了,是在我手里打挺翻到了地上,我再次把它抓紧投到了鱼缸里。最萌游动了起来,它没有死。还好,还好!不是壁虎,它也不会自杀,应该是使大劲跳了出来。我回到工作室后至少过了五分钟才发现它的,我思来想去,觉得以最萌在黑暗中的习性,应该不是在我回来之前跳出鱼缸的。最近逍遥自在的休养,让它浑身充满了劲道。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在我开灯的瞬间,在灯光的刺激下,使它变得太过兴奋,一不小心就跳出了鱼缸。长久以来虚弱无力的游荡,让它低估了自己的力量,如今跳起来让自己都害怕。但凡有点跳跃本事的鱼儿,就会有跃过龙门的壮志雄心。追逐浪花,挑战激流,那才是它们本来生活的世界,可是今日不同往昔,但凡施展点自己的才华,就会有丢掉性命的危险。最好的生存方式就是做一条乖乖鱼,讨人类的欢心,只要不对自己不闻不问就好。

黑夜的降临,给所有物种带来一种心安,我们都有权利享受这个时刻。对于我的闯入,为彼此带来的惊吓,就是公平的一种体现。倘若是在白天,会害怕的永远只是小动物们。所以人类会不断地延长白天的时间,让它们永远活在恐惧中,也让黑暗成为心头永远的阴影。

蒙特卡罗正规网站 1

我总是很难对小动物投入太多的注意力,过了很久之后才知道这条鱼的存在。它被放在一个水桶大小的实验室用的玻璃器皿里,器皿里本来盛放着一些没什么用处的干燥剂。器皿里加入水,给最萌安置好新家后,那些块状的干燥剂看起来颇像是景观石,索性就一直在鱼缸里放着了。这样一来,器皿加上景观石看起来也是一只很漂亮的鱼缸。最萌它本是金鱼,拥有一身好看的金色鱼鳞,特别是下午的时候,太阳光从窗户照进来,很有3D动画的视觉效果,而且还是每帧动画都可以做屏保的那种。

每一个不说话的人,我们总觉得他在想着什么,什么都不做,只是沉默就足以给人震慑。鱼是一种不同于其它的小动物,它永远不会发出声音。沉默也是最萌与生俱来的特质,你看着它,它只是会游来游去;你不看它,它也只是会游来游去,在一个小小的器皿里。唯独在黑夜降临的时候鱼缸才对它来说仿佛的无边无际的大,因为没有眼睑,让它也不会眨眼,也不会闭着眼,在黑暗中的静止,整个世界又何尝不是它的海洋。黑暗让它停了下来,每次我打开灯的时候,它会在静止中惊醒过来,重新再去游来游去。我常常会感到抱歉,是我打扰了它大大的世界,重新回到小小的鱼缸。

本文由蒙特卡罗正规网站▎官网进入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最萌已经在游来游去了,他看到了一对眼睛

关键词:

    水手长边走边和公爵谈着什么,Denny每一

四、心怀鬼胎 连绵不绝的山岭,越来越陡,仿佛没个尽头。 伯爵一行人气喘吁吁的爬着山路,不,根本就不是路,是...

详细>>

虞水被老人这么一问,聊天靠这么近干什么

第六章 我往下探了探,只有石板小路,很陡,周围全是树,我简直觉得不可思议:“你确定是要往这里下去?” “我...

详细>>

她想要等着那个男孩能够回来,阿聪没有看清女

我听说,夕阳前一刻的大地是最美的,会有炫满了色彩的云朵,会有晚归的白鸽,会有,你转过身时,不会再相见的...

详细>>

梦之中场景很像过去时有发生的事体,正如梦B中

自家曾在此个房间待了十多少个刻钟,从今儿晚上零点初阶,作者就把团结锁在了此中,同期也把世界上大多数高光...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