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说她然后想考科学技术学院,望着本身说

日期:2020-02-26编辑作者:文学文章

第七章    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灰蒙蒙的一片,要天黑了,侧头看木子还睡得正香,犹豫着要不要叫醒她,就听到木子奶奶在叫我们下去吃饭了。我轻声叫醒木子,催促她快穿衣服,她迷糊着穿好衣服牵着我下了楼。吃过晚饭,我们又百般无聊的窝在沙发上,电视台调了一圈又一圈都没有想看的。木子拿出她奶奶拿上来给我们吃的核桃,用小锥子细心的砸,把上面的壳弄干净了才拿给我吃:“哎呀,你砸开就是了,我自己来弄干净,我又不是小孩子”    “你就是小孩子,你说你才几岁!”我想我们又要较劲了。    “17”我故意把年龄说大,这样看谁是谁的姐姐。    “骗人的小孩可不是乖孩子哦!”她喂我一块黑桃,我正要吃,她又拿开,我有点恼。    “好嘛好嘛,14啦!”我终究是心软的。    “你几岁就开始读书了,妹妹你是怎么做到的?”意料之中她还是有点惊讶,把黑桃喂到我嘴里。    “妹妹厉害吧!”我故作神气的说。    “那又怎样,还不是不怎样。”说完这句话,她就看着我,估计后悔不应该那样说我,她有点不知所措。其实我并不在乎,我本来就不喜欢学习甚至讨厌,我只把学习当做必经的过程。她见我不说话了,以为我生气了,起身坐到我旁边,搬过我的脸:“怎么?妹妹生气了?哎呀,姐姐不是故意的啦。笑一笑,笑一笑嘛!”她开始在我脸上乱弄。我被她弄得哭笑不得:“大姐,别弄了,脸都被你捏烂了,我没生气,有什么好生气的,我本来就不是学习的料,也不喜欢学习。”    “不行,你得好好学习,不然以后我们怎么考同一大学,然后在一起呢?我一定会把你打造成全方位学霸!”她信心满满的说。原来她考虑的这么远,我有些感动,她竟然这么为我着想,为我们着想。我想拥抱她,接下来我就这么做了。这是我第一次如此真诚的拥抱一个人,闻到她身上一如既往的只属于她的淡淡的清香,很安心,她用手拍拍我的背:“妹妹,你这是干什么,不就说了一句话吗?你怎么了?”    “谢谢你,木子。从没有像你这样一个人,对我这么好,谢谢!”我是真心的,眼角好像湿了。    “以后我们都不要说谢谢,对不起什么的了好不好,天天这样多愁善感会容易变老的。我对你做的都是我自己想做的,这样做我也高兴,说好了我们要好好的,我总得一直牵着你吧!真是小孩子还哭鼻子!”她把我搬开,用袖子擦掉我眼角的泪。    “好了,电视也没什么好看的,我们洗洗睡吧”她牵我起身去了洗手间,找出新的洗漱用品拿给我。    睡觉前我们聊了很多,木子说她以后想考师范大学,相当一名老师,确实很适合她的气质。我却对未来一片迷茫,但因为木子说她要考师范,我在心底便有了与她一样的目标,我是真的想跟她尽可能的在一起。    第二天我们起得很早,我们可不想迟到被老班批。紧赶慢赶去学校,因为搭不到车,还是慢了,老班在教室等我们,好像我们是最后两个。不出意外,木子还是第一名,老班笑呵呵的把通知书拿给她,还仔细的分析了一通,告诉她哪些科目还可以提升。我果真考了二十多名,心里暗爽,老班也夸我进步很快,叫我不懂的一定要问,又啰嗦了很多,终于肯放我们走了。我送木子上车后自己再去另一个车站搭车回家,看到车启动离开,才分开,我又开始想念了。    2011.01.23 星期天 阴    木子家果真像她说的一样住在深山老林,有探险的意味。和她呆在一起真舒服,没想到木子想得那么远,至少我在她心里有一定的地位了吧!这两天在她家发生的一些事,我开始仔细思考我们的关系了,我越来越离不开她了。。。我们竟然接吻了,我从来没有吻过别人,不知那算不算初吻呢?如果算的话,那是不是也是木子的初吻呢。哦!我在想些什么!不要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期末考试考得还不错,有少许成就感吧!木子说想要我和她考同一所大学,我也该好好考虑一下了,我不能辜负木子对我的好。木子对我的好,有时候真的好像一个姐姐一样,她教给我好多东西。。。要有一个多月见不到木子了,哎!时间啊,你快点吧!

“嗯?怎么了,月天。”我也站住,看着他。

“身体也要在一起吗?”

自从上次在医大食堂遭遇的那出尴尬经历,我很少往医大跑。倒是付月天,没事儿中午会过来找我一起吃饭。

“说什么呢,小懂。我是你男朋友。”付月天看着我。

“小懂”,付月天突然站住看着我。

“嗯?有情况。”木子一下子精神起来:“小懂,付月天是不是想......”然后木子哈哈笑个没完。

“嗯嗯,行,那我也跟着你考。”我心想,终于有点正经事儿做了。又抬头看了看木子大姐,我说:“木大姐,您老人家就不学点什么有用的,将来也好就业。”

“......”我只能依旧保持沉默。

“喂喂喂,几点啊?你还没说呢。”我问道。

“嗯......”他支支吾吾,半天没说出来。

“社长,对不起。”我看着被踩得滋哇乱叫的卓伟,抱歉的说。

木子沉浸在一个人的遐思中,压根不理我。我看着木子一脸淫邪的笑容,真替张默学姐捏了把冷汗。

每周一、二、四、五持续更新......

“月天约我晚上看电影,学校附近那个影院。电影11点结束,要是宿舍关门了,我就回不来了。”我叹了口气:“我说改个时间吧,他还不肯。”

“哦”

“小懂,咱们能不提这些吗?”付月天有点生气。

我摇了摇头,是啊,我到底喜欢他什么。我看着卓伟说:“其实,我就是喜欢他是‘付月天’。”

“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陈紫苏看了一眼木子。

“嗯,在一起最好。”

我给吕思纬留言:思纬,我想问你个问题。

别说,学习方面,木子能拿得出手的还真就是英语。我那可怜的103分,在她面前简直不值一提。木子英语好,也是因为家庭的缘故。木子的几个姨家的哥哥们都在澳洲,她从小耳濡目染,英文几乎成了她的第二母语。就这一点来说,确实让人羡慕啊!

“还装,还给我装是不是?关小懂,你说你跟谁一头的。”

“就是说男生和女生一起出去,......,思纬不说了,我也说不好。”敲完这一行字,我觉得我真是个笨蛋。我根本就说不清楚。

“不过,小懂”,曲绥一边看书一边说:“我觉得木子说得有道理。”

“你就害人吧,妖孽。我要是观音菩萨,也给你扣个紧箍咒。”我看着木子。

“没关系,你说吧。”

“木子,瞎说什么呢?”我瞪她一眼。

回到宿舍,看到木子直直的端坐在我床上,我才想起来上午发生的事情,深感大事不好。

“跟你”,我指了指木子。

“曲绥,看什么书呢?”

“支支吾吾的,可不像你啊。到底怎么了?”我问他。

“小懂”,陈紫苏推门进屋,一身酒气。

“不行,只有这个点的票,别的没有。”付月天说完就走了。

我心想,难道晚上睡马路,或者压马路一整夜。想想也挺浪漫,但不太现实,也不太轻松。

“都说过多少次了,别叫我社长,我是副的。不过小懂,你是不是应该谢谢我啊。”卓伟边吃边说,好像完全忘记脚上的疼。

“你问紫苏吧,我哪儿知道?你看我什么时候准时过。”

“想什么啊?木子同学,你看看你,笑得那么淫荡。”

“算了,小懂,或许木子说得对,你别去了。”陈紫苏说。

“那好,我买票,晚上校门口见。”他高兴得像个小孩子。

“何必呢!”木子叹了口气。

她又点点头。

“十点半,怎么了?”陈紫苏说。

“滚!”我看着这一屋子开放的小姑娘,真是觉得当前的大学校园,世风日下!

“姚斌,姚斌,你知道吗,张默有男朋友了。”木子给姚斌打电话。“嗯,嗯,嗯。”木子三个‘嗯’然后放下电话,一脸愉快的说:“小懂,今天算你功过相抵,没想到这小妮子倒是识趣,已经为自己找好了下家,不再缠着姚斌了。”

-2-

“好啊,姐姐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一鸣惊人。”木子拍着胸脯说。

“就是从事会计行业必须的一个入门资格证,而且考一次就行,永远有效,只不过几年审核一次。”她看了看我说:“小懂,这个含金量还是挺高的。”

“看来,你是真爱吃医大的饭,要不我再给您打一份?”我看着吃得津津有味的卓伟,巴结道。

-1-

“嗯,思纬。我想问,爱一个人就要跟他在一起吗?”

“那你去吧,喜欢一个人,也不见得要付出全部。你是个好姑娘,付月天人也不错,你不愿意,他也不会强迫你。”

“啊?那宿舍早关门了。”我说:“要不早一点。”

我点点头。

卓伟摇了摇头说:“你的初恋?”

“出国留学,也得考雅思吧,你不趁着现在空闲时间比较多,好好学习一下?”我问。

“哎,我说紫苏,不就一个陈夏嘛,哪天姐姐帮你介绍一个更好的。”木子说得轻描淡写。

“所以,你来问我意见。”

看着陈紫苏执着的样子,我还真想帮她劝劝陈夏。可是一想到跟陈夏单独相处,我确实有点别捏,不愿意去。虽然说,嘴上已经答应了陈紫苏,可是我迟迟没有行动。

“小懂,这你都不懂?”陈紫苏看着我就像看着一个怪物。

“我想,咱们晚上去看电影吧。”

“这还差不多”。

“紫苏,别搭理她。”木子说完又转向我:“小懂,你们家付月天是正常人,至于你”,木子伸出一根手指头左右摆了摆说:“不正常。”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滚”,木子白了我一眼。

“那不就得了,姚斌喜欢的是我,她却总是追着不放。”木子委屈的娇嗔到。

“是吗?白桦接受了?”我继续问。

“学哥,不管怎么说,今天谢谢你哈,改天请你吃饭。”

“我就是喜欢陈夏。”

“《新概念英语》”曲绥把书拿给我看:“我打算今年好好学英语,大二把四级过了,大三把六级过了。”

“可我已经答应他了,而且,前一段因为和白桦的关系,我们之间很不愉快。”我回复他。

“嗯,我回来了。”我低头作揖。

“九点的,大概11点结束。”

“木子,那四六级,你打算报吗?大二就可以了。”曲绥说。

“这就叫做,公道自在人心啊!”木子洋洋得意。

“我在,只不过隐身了。”

“不用,你别忘了,姐姐高考别的分不高,英语可是145分进来的。就姐姐我这英文水平,提前半年准备就行。你以为,玩儿呢!”木子胸有成竹。

“好好好,不提。”我自顾自走着。其实,我也有点生气,我气付月天为什么就不能妥善处理这件事情呢!很难吗?

对方竟然回复了:你问。

“小懂,是付月天约你晚上出去吧。”

“哎,关小懂,你说是坦白从宽呢,还是抗拒从严呢?”木子掰了掰手指,“嘎嘣嘎嘣”的关节响声,听得我直害怕。

“姐姐,木姐姐,我坦白,我肯定坦白。可是,你想让我坦白什么啊?”

她点点头。

“光看着你,就已经挺惊的了。”我对着木子哈哈大笑。

“谢就不用了,你真该谢的,不是我。”卓伟神秘兮兮的看着我说:“你以为是巧合?我真爱吃这儿的饭?我也是受人之托罢了。”说完,卓伟就走了。

“嗯,不太好说。”

“有志向!”我瞬间对她竖起了大拇指。

“关小懂,你-回-来-了!”木子一字一顿。

“那就别去。”他回复得斩钉截铁。

“她是没抢你家付月天,要是抢了,你还觉得她不错?”

“思纬,你在啊!”

“惊艳的惊”,我嬉皮笑脸。

“嗯,他说出去看电影。但是定的时间,根本来不及回宿舍。木子说他另有所图,我懂一点点,又不是很懂。我有点害怕,又没有别人可以说。所以......”

“一个人?”

“是吗?”木子眼神突然放光的看着我,然后拿起手机飞奔回她床上。

“关小懂,难怪你总被付月天牵着鼻子走。我问你,白桦是不是也先你一步,喜欢付月天的?难道,白桦在你心里也是单纯、善良、可爱?”

“就业?谁说我要就业。大四毕业,姐姐是要出国留学的,还得读个好几年。我离就业远着呢!”

-3-

“嗯嗯”。我承认,不知从何时起,我对吕思纬异常的信任和依赖。

“木子”,我拉起她的手安慰她说:“你不知道吧,张默已经有男朋友了。”

“思纬,其实我很传统,我是接受不了婚前性行为的。”打完这一行字,我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其实,我多少从木子那里懂了一些,但是懂归懂,别人那么做我可以接受,我自己那么做,我接受不了。像付月天,我爱他从没想过是要耍流氓不结婚的,但是他和白桦之间扯不断的关系,又让我觉得他或许不是那个能陪我一直走下去的人。

“你不去陪白桦了?”我问他。

“小懂,你要问我什么?”

“小懂,你跟陈夏聊了吗?”陈紫苏看着我。

我摇了摇头,木子这句话确实够分量,我一下子就重新厌恶起张默了。不过我转念一想,也不对啊,我对着木子说:“不是她先喜欢姚斌的吗?”

“不,我讨厌她,我讨厌她,我特别讨厌她。”现在提起这个女人,我就很厌恶。

七点多,我找了一家网吧,打开OICQ。不知为何,我很希望吕思纬在线。看着他灰色黯淡的头像,我又庆幸他不在线。我想跟他说书我的顾虑,木子他们说的话,我似懂非懂。虽然,我很爱付月天,可是如果真如木子所说,我突然就有点害怕了。

“还是不放心,要不我找个机会,让他们生米煮成熟饭?”木子坏坏的看着我。

“木子,咱们宿舍什么时候关门?”我问木子。

“那你怎么还夸那个‘贱人’。”木子气急败坏。

受人之托?屁嘞,贪吃就直说嘛。

“又是初恋情结。”卓伟叹了口气:“初恋害死人啊!”

“木子,别说那么难听嘛,她人还不错。至少,现在看着不错啊!”我可怜巴巴的看着木子。

“什么意思?”

“小懂”,卓伟放下碗筷,看着我说:“你喜欢付月天什么?”

图片 1

“《会计证》是什么啊?”我问道。

“呦,你还敢让小懂帮你去说,你不知道陈夏一直惦记小懂?别没把陈夏说服,倒是陈夏把我们小懂拿下了!”木子说着。

“好啊,这有什么不好说的。又不是没去过。”我笑着看着他。

“那到也是”,我转头问陈紫苏:“紫苏,宿舍什么时候关门?”

“紫苏,你喝酒了?”

“对了,小懂,《会计学》这学期就结课了,期末有一个考试,听说还挺重要的。如果考试通过了,我打算去考一个会计证。”曲绥说。

“嗯,这回你放心了吧。”我说。

本文由蒙特卡罗正规网站▎官网进入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木子说她然后想考科学技术学院,望着本身说

关键词:

    水手长边走边和公爵谈着什么,Denny每一

四、心怀鬼胎 连绵不绝的山岭,越来越陡,仿佛没个尽头。 伯爵一行人气喘吁吁的爬着山路,不,根本就不是路,是...

详细>>

最萌已经在游来游去了,他看到了一对眼睛

眼前尽是漆黑一片,任你睁大眼睛也是无计于事,一如电影或动画开头的黑幕。 小心翼翼地迈过去脚步,迎鼻而来的...

详细>>

虞水被老人这么一问,聊天靠这么近干什么

第六章 我往下探了探,只有石板小路,很陡,周围全是树,我简直觉得不可思议:“你确定是要往这里下去?” “我...

详细>>

她想要等着那个男孩能够回来,阿聪没有看清女

我听说,夕阳前一刻的大地是最美的,会有炫满了色彩的云朵,会有晚归的白鸽,会有,你转过身时,不会再相见的...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