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槿依气的差点跳起来找个角落胖揍暮景夜一顿

日期:2020-03-11编辑作者:文学文章

  “景夜,早上好!”一个女生一手甩着书包嘴里嚼着口香糖大大咧咧地勾住暮景夜的肩,凑近暮景夜使劲嗅着,语调痞劲十足,如果不是看那还算有几分姿色的脸蛋估计没人会认为这是女孩子。“来的可真早啊。”

  “哥,你在发什么呆?别告诉我你在想那个女孩子!”暮槿依气哼哼地咬着筷子在桌子下面踹了暮景夜一脚。暮景夜从沉默中回过神,抬起脸茫然道:“哪个?”

  “啊,是啊。”暮景夜不留痕迹推开女生径自走到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虽然心里十分厌恶但并不表露于色。这女孩子是出名的混混,没必要招惹她。高三最后一年,只想平静的过。

  “喂!”暮槿依气的差点跳起来找个角落胖揍暮景夜一顿。暮景夜则是无辜地眨着眼一脸的呆萌小表情。

  透过窗就是容山公园内最安静的角落。明明风景好得出奇,没有很多建筑的自然风景居然没有那些人造的假景吸人眼球。似乎被远处熙熙攘攘的公园主体遗忘了。

  “好了好了你们俩吃过完快点去做功课吧。”暮妈妈摇摇头笑着说:“景夜,你真是太让着小依了。看她现在,恨不得把找根绳子把你绑在她身边呢。”

  大概人们更在意脸上的面具是否光鲜吧。暮景夜收回目光拿出新领到的课本,一手支着脑袋一手漫不经心地翻书,突然间眼角余光相识捕捉到什么,连忙起身推开窗户去看。澄澈干净的蓝天中掠过一声俏皮的鸟鸣,一支洁白的羽毛从天空中飘舞而下。暮景夜想到什么望向楼下。果然不出所料,一大群学生正围着一个从天而降的花盆议论唏嘘,而一个女生有些恐惧地用手不断抚着胸口努力平复心情,显然那花盆直坠下去后目标正是她的脑袋,只是不知何故竟偏了轨道凭空跌在她前方一米处离奇地救了她!

  “哪有啦!”暮槿依撒着娇揽住暮妈妈的胳膊道:“哥哥就要让着妹妹嘛。”

  暮景夜表情毫无变化,内心却陷入一片莫名的烦躁情绪中。

  “是啊,小依是我妹妹啊。”暮景夜温和地笑着,给不断向他眨眼的暮槿依夹了一块红烧鱼,埋头浅笑着吃饭。

  花盆从空中落下轨迹是不会改变的,除非有外力强行带离了它,目的当然是救那个女生。这很正常,但不正常的是但是晴空万里没有一点儿风,花盆是在空中急速坠落,周围人都没有注意下的那股外力来自哪里?

  “景夜啊,有你在小依身边,我和你爸爸就真的放心了。”暮妈妈握住暮景夜的手十分欣慰。儿子简直就是自己的骄傲啊,为人温和谦逊,聪明懂事,每件事都做的滴水不漏严丝合缝,不过唯一让她惆怅的就是暮景夜的成绩了。

  一定是那东西又出现了。暮景夜仍旧面无表情,插在衣兜中的手却紧紧握起来:等了你这么久,早了你这么久,总算是出现了。

  两兄妹小学时成绩都很好,颇受赞扬,暮景夜甚至比暮槿依更好。初中后,暮槿依仍然独占鳌头,可暮景夜偏偏不知怎的成绩大幅下降,排名从考上初中时的第一名一路跌到三十多名,从此再未有过前进。真不知道这孩子明明各方面都不错,按理来说成绩应该也不错的,可他就像是故意的一样回回都考个中等,你问他吧,他又什么都知道。

  不知是等待没有白费的欣喜太盛还是那东西带来的疑惑愈加强烈,暮景夜终于忍不住蹙起眉来。头又开始隐隐作痈。暮景夜叹了口气,伸手揉揉太阳穴,却突然没了主意。那东西出现了,接下来呢?怎么找到它?它究竟是什么东西?是何人所为?就算这些都有了,自己又该怎么做?当年那么大的破绽都没有人看出,看出的人只道一句“与我无关”便冷眼旁观,自己又该如何将它绳之于法?

  “景夜啊,你的功课还行吗?”

  “暮同学,我们今年的功课似乎变难了呢。”一个长发及腰的女孩穿着干净的白色水手裙笑眯眯坐在暮景夜旁的空位上。暮景夜听到有人叫自己猛地从深思中逃出来,这才发现教室里已经来了好多同学,唧唧喳喳吵成一片,那女孩子说什么自己都没听到。

  “啊,还好。”暮景夜愣了一下,低头扒了一口饭,心里已然明白母亲想要问什么了。脸上笑容顿减,声音却仍旧一如既往平静得没有波澜,根本听不出情绪上的起伏。

  “嗯。”暮景夜看向那个长发女孩温和地笑着点点头表示赞同。虽然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不过趋炎附势总是很管用的。

  “不懂的话,就向妹妹问问。”暮妈妈叹了口气,关切的望着儿子平静的眸子,真不知道这孩子究竟是怎么想的。“妈妈不想逼你,努力就好了。”说着起身拍拍暮景夜的肩一边收拾碗筷一边和暮槿依笑着谈论暮槿依在学校的趣事。

  “暮同学,我坐在这里好吗?我也很喜欢窗边的位置呢。”女孩子笑的很开心,说到这句话时眼睛亮亮的泛着光,长长的睫毛因为激动微微颤抖,配上白净的脸看上去十分动人。

  “妈妈,我上楼复习功课了。”暮景夜帮忙把碗筷拿进厨房,习惯性地泡了一杯茶转身不慌不忙地走上二楼轻手关上门。

  “这里有人了。实在抱歉。”暮景夜浅笑着,语气温和平静,听上去很舒服。“而且,坐在这里是看不到窗外的。你可以试试前面那个靠窗位置。”

  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暮景夜抿了一口茶一手端着滚烫的玻璃茶杯一手插在裤兜里望着窗外灯火辉煌车水马龙的繁华都市。霓虹、炫光、歌舞……还有那黑漆漆得沉寂一片的容山。

  女孩有些微微地失落,“哦”了一声抱起书本坐在暮景夜前面的位置上。暮景夜以为她不会再言语了,谁知没过几分钟她有以一副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般兴奋闪光的笑容转过来俏皮地说:“暮同学,我想来一个笑话唉,讲给你听听?”

  叹了口气,拿起钥匙串出门散步。这是暮景夜雷打不变的习惯,吃过饭后喝杯茶稍稍一休息就出门去散步二十分钟左右。在这二十分钟,他除了漫无目的地在小树林里乱窜就是发着呆缓慢行走,走到哪里算哪里。每次无论想什么,他总能在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里迅速调整状态,重新回到那个温和平静的暮景夜。

  “洗耳恭听。”暮景夜还是那副一成不变的温和笑容,看上去真挚而热烈,让人从心底里觉得舒服。于是,她就将一个笑话讲成了很多个,一直笑个不停。暮景夜始终保持温和谦逊的笑容安静地听着,时不时来一句幽默的搭腔,加上他那清淡儒雅的面孔,让人对他好感倍增。

  初秋的天气有些微凉,暮景夜只穿了一件白T恤,面无表情地行走在小树林里,不断思考究竟如何才能引出这家伙。

  而事实上,暮景夜旁边根本没有什么人。从高一到高三,暮景夜向来是一个人坐在这个靠窗的角落里,低调安静,不引人注目。而班上一直是45个学生,他用人畜无害的笑容蒙走了无数个想对他“图谋不轨”的女生,顺理成章地独自享受自己的角落。这个女生这学期刚进到这个班,不知道这个位置空了三年,才有了搭讪时不明智的开场白。而对于暮景夜口中“真是个幽默的笑话,我要多向你学学”的那些个老梗,暮景夜更是不屑于顾。只不过习惯了带着温柔安静地白玉面具,暮景夜就习惯性地让她说,甚至摆出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

  它能够在那么多人不知觉情况下在空中接住急速坠落的花盆,那么它的速度一定很快,快的眨眼之间就已经完成一系列的动作。还有那羽毛。那支羽毛很漂亮,而且比一般鸟类羽毛都要大出许多。它究竟是什么呢?既然它想救人,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可这个世界每天都有人遭受不公,它会在哪里?它为什么要救?如果仅仅是处于善良心肠的话……

  不过要是这女生再多一点点情商,她就会惊喜地发现暮景夜是如何技艺高超地将“这个笑话好像还不错”翻来覆去敷衍了事的了。

  “呃……可恶,又开始了……”暮景夜皱起眉捂住脑袋,无奈的摇摇头,眼前突然一黑,还好及时抓住身边一棵树才没有跌倒。伸手揉揉太阳穴,感觉上似乎好了一些。抬手看表,今天似乎是太迟了,也走的太远了,不知不觉竟然已经走到了容山公园里容山脚下,时间也超出平时十几分钟。还是回去吧。

  没有奉承和巴结,只是简单的不想让别人因为这样一件小事惦记自己,千方百计寻机会扣一个冷漠装逼不合群的屎盆子而已。

  暮景夜踉跄地扶着树走出小树林向家的方向走去。眼前总有黑点时隐时现,看待物体几近绿色视觉。脑袋里好像有千万蚂蚁在蚕食血肉神经,撕裂般的疼痛下,暮景夜仍努力保持着自己温和谦逊的白玉面具。

  这么多年带着这副温和地白玉面具生活,欺负的暮景夜还会恨自己圆滑讪媚,到后来发现也就习惯了。习惯,应该很难改掉的吧。

  茂密的容山山脚下铺着青石板,无数树木也已经长到了石板中。暮景夜庆幸自己还能扶着树,不然早就摔下山了。这容山的一角是整个公园地势最高的地方,虽然只是容山山脚,但对于公寓主体所在的地面来说还是像爬了一座小山。

  一天下来,暮景夜有些疲惫。因为是刚开学,他因为平时对每个人都表现得温和大度,人缘好到爆棚,连老师都喜欢叫他帮忙。后果就是忙到不行。不过他为人谨慎,经他手的事情都是圆满的,倒也省去不少力气。不然就他这小身板早废了。

  就在暮景夜顺着曲折青石板阶梯往下行走时,小路附近的树林突然传出窸窸窣窣的响动。

  “那道题我不怎么会解唉!”

  “哟,姑娘,这么晚了,这容山不好走,我扶你好吗?”一个痞痞的男音说道。从声音里,甚至能听出不怀好意的笑。

  “嗯,是有些难度啦,不过我做出来了。是这样的……”

  “啊,真是太谢谢你了。”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俏皮又可爱的味道未见其人也能想到该是个天真的小丫头。

  放学回家,暮槿依开心地和同行的女生探讨着上课时讲到的题目,很久之后发现对方竟然没有在自己听,这才脑中灵光一现,愤愤地拉住沉默只顾行走的暮景夜。

  “嘿嘿,没关系。我们还能交个朋友嘛。嘿嘿,我最喜欢帮助美女了。”

  “怎么了?”好友见暮槿依突然拉住暮景夜赌气地嘟着嘴抱住暮景夜不让他走,顿生疑惑。

  此时那两人和暮景夜正好迎面相遇,不过却没见到暮景夜踪影。暮景夜躲在黑暗中忍着头痛努力辨清了说话的男人。这个男人穿着印花衬衫,领口敞开,能看到一条闪着不正常金属光泽的金链子,但是它太过耀眼,不用说一定是假的。不巧的是,这个家伙暮景夜认识。

  “哼哼!还好意思问我怎么了?!”暮槿依翘起嘴故意别过头去不搭理她。

  当初杨静找了和她交好的混混强行带走了暮槿依以此要挟暮景夜做她一天男朋友。暮景夜本不想管暮槿依,但杨静已经将事情张扬出去,自己如果拒绝杨静恐怕落下不顾亲情的混蛋形象,这对自己不利,所以只好顺水推舟接受了杨静。在接暮槿依回家的时候,暮景夜记住了那三个男的,这个家伙就是其中之一。

  “我就说嘛!这道题不是很难,老师也讲过,你都是年级前几名的‘学霸’怎么会不知道!”说着斜眼瞥了一眼眉眼温和清淡的暮景夜,俏皮赌气的样子十分可爱,嘴上却是不饶人:“原来你是别有居心!”

  此刻,他犯有“前科”不说,还双眼放光笑的极不正常,显然就是图谋不轨。这个女子是傻还是涉世未深就先不说了,待会会被抢劫是一定的。

  “啊?……这,哪有啊哪有啊……和暮同学没关系啦!”好友红着脸看了一眼暮景夜,刚对上他无意清浅的眸子就触电般逃开慌乱地摆着手结结巴巴地辩解。

  “鞍娅,怎么还不回家呢?”暮景夜强行站直身子缓缓从黑暗深处走出,脸上挂着温和平静的笑容。他瞥了一眼男子,笑眯眯地望着那个穿着粉色纱衣的女孩子笑着说道。

  “此地无银三百两!”暮槿依气愤地跺着脚,气呼呼的丢下面面相觑的两人奔向前方。暮景夜大概也猜到了什么意思,心里觉得可笑无奈又对这女生有点鄙夷,不过并不表露。而是拿出那天下无敌的白玉面具扣在脸上,温和有略带歉意的笑着淡淡道:“真是不好意思,槿依很顽皮任性的。不过她只是说说,你不用放在心上。我先走了,待会儿可能要下雨,早点回家吧。”

  “暮景夜?你怎么在这里……你们认识?”男子目露疑惑,细细打量着暮景夜,唇角勾起笑意。笑得极度轻蔑。暮景夜瘦瘦高高,看上去弱不禁风。又因为此刻头痛折磨,脸色略显疲惫苍白。要是他多管闲事和自己打,哼!一拳就能让他小子找不到北!

  说完浅笑着微微颔首,转身慢条斯理地向暮槿依离开的方向走去。

  暮景夜当然知道这差距,但是已经出来就不能退回去了。这家伙是不会放过自己的。唯一的办法句是硬撑,然后在与他的周旋中找出破绽一击致命!所以必须要将疼痛忍下来不可!

  女孩在暮景夜走远后懵了一阵子,突然惊喜的两眼放光。原因是什么,是个人都看得出。

  暮景夜脸上笑容和煦温柔,两手插在裤兜里,指甲深深嵌进手心的肉里,以毒攻毒,保持头脑清醒是为上选。

  白玉面具,在暮景夜当年的苦心经营和无限隐忍下,终于无敌了。

  “呵呵,暮景夜,你别告诉我你就想这样带她走?”男子点燃一支烟吸了一口,挑起眉斜眼看了一眼暮景夜病态的样子,一腿支住身体重量,一腿在那里得意地晃动着:“你别管闲事,自己滚下山!”

  只是暮景夜,只能在悄无声色的暗夜里面对窗外风雨发呆时,才能揭下面具给自己一个喘息的机会。

  “呵呵,既然我的朋友还和你在一起,我怎么能丢下朋友呢?”暮景夜看着女孩子暗暗地使了个眼色,不过女孩子回报他的就是迷茫无知的笑脸:“what?”

  “累,也不累,已经全然习惯、彻底麻痹,怎么会累。”暮景夜在心底悄悄的说着。甚至不敢让自己的思维捕捉到这句话。

  “我不认识你。”女孩子似乎是生怕暮景夜不被揍一顿,在本来涨势凶猛的火焰山又加了一瓢油,使劲吹阴风,就怕鬼火不着!

  他是个虚伪的人。对所有人都步步为营彻底虚伪,包括他自己。

  暮景夜心里暗道这女人好没脑子却瞬间带上白玉面具,仰起脸柔声问那男的道:“你想怎样?”

高一:oumian

  “呵呵,我也想尝尝gay的滋味。说实话,你虽然是个男的可是比杨静那婊子好看多了,我不介意试试。哈哈。”男子奸笑着看着笑容清浅温柔的暮景夜笑的很浓。可是说到杨静时神色却有些黯淡。虽然转瞬又恢复过来但是这在戴惯白玉面具精通情绪掌控的暮景夜来说就太拙劣了。而就是这个技术不到家的转变,让暮景夜突然意识到一个关键,这个关键直接决定了暮景夜的胜利。那就是:他爱杨静。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所有理由,都比不上这一个爱字的借口。

  杨静仗着有点姿色胡作非为是十足的太妹,但是实际上她是孤立无援的,没有足够强大的人带走她。而这个家伙,虽然猥琐但身手不赖,杨静一没钱二没势怎么能笼络到这家伙来卖命呢?那么就只有一种情况可以解释:爱情。

  抓住一点,暮景夜不自觉地勾起一抹笑意,淡淡道:“你还是放了我和我朋友吧。静儿不会想看到我受伤的。”暮景夜故意将“静儿”两个字着重语气强调,生怕这家伙不吃醋。

  “哈哈你叫真是亲热!”男人显然被暮景夜故意的亲密气到了,本就脾气暴躁的他激动地掏出刀子比划着恶狠狠地说:“你他妈闭嘴!只有我有资格这么叫!”

  “呵呵,”暮景夜浅笑着随手掏出手机一个电话打出去,报了个位置外带“我非常想你”就干脆地挂断电话抚抚鼻翼自信的笑道:“静儿家离这里不远,坐车3分钟就能到。我刚刚给她打了电话,你说她过来看到你为了个女孩子和我大打出手,那么你追她还有戏么?”

  男子狠狠瞪了目暮景夜一眼,健硕的胸脯因愤怒而剧烈的上下起伏着。偏巧不巧,不远处突然就有了轻微的响动和声音。男子大惊,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暮景夜抓住时机,二话不说拽起女孩子就狂奔起来。

  终于,体力不支头晕眼花的暮景夜在下山时一个不稳,翻身摔下去。被他牵着的女孩子跟着他摔了跟头。“砰”一声闷响之后,暮景夜终于无力支持晕过去。女孩子则被他很好地护在怀里。暮景夜虽然身体单薄清瘦,但当人肉垫子是可以的。女孩子被摔得蒙住了,方才回忆起刚才的一幕幕,突然意识到自己上当受骗,要不是暮景夜及时救了自己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忙低头去看暮景夜,发现地上一片血迹。慌乱地查看,原来是地上有一个断裂的木刺,不知何故被栽在这里。暮景夜和自己从坡上双双摔下来,他又把自己护在怀里,木刺却直接刺进他左肩!

  怎么会这样?

  人类世界不是温暖和平,充满爱心的吗?

  为什么会是匕首、冲动、恶人可以随意践踏侮辱别人、善良的心肠越要去隐忍和受伤?

  为什么?那一刻,她大脑一片空白,忘记了该做什么。

  虽然她从始至终都是傻逼一个,但最后终于是看透了,不过有句话她还是说错了。暮景夜并不是善良的心肠,而是阴险狡诈世故圆滑、善良的,硬心肠。至少,他善良的不纯粹。因为救她完全不是什么想要为社会做贡献,让爱充满人间,而是发现了一个连他自己也被吓到的秘密。

高一:oumian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本文由蒙特卡罗正规网站▎官网进入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暮槿依气的差点跳起来找个角落胖揍暮景夜一顿

关键词:

女生幸福的靠在男生的肩膀,走到了自己的座位

第七章:陪你一起 学校变了,就是一处森林中的陷阱,外表是如此充满活力的绿草,内部实则有锋利的倒刺,毫不留...

详细>>

再者知秋见雪的反手一刀刺向魏忠贤腋下,多少

这时候喊杀声一片,混作御林军的武林硬汉和锦衣卫士兵交上了手,蜀山七神对战七大党头,群雄对战其余锦衣卫客...

详细>>

帮自个儿给大家班班老董打个电话,眼神中闪过

茶馆里不敢问津的,打饭的窗口唯有多少人在卖饭。五个人打了早餐,随意找了个坐席,面临面。 茫茫夜色,操场却...

详细>>

班CEO杨先生对戴小代说,  羽瑶第三遍转校是

明天,是第一回转校了,不明了能或不能够和新校友合得来。 戴小代的新校友是田晓芸,田晓芸是从墟落来的,插班...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