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幸福的靠在男生的肩膀,走到了自己的座位

日期:2020-03-11编辑作者:文学文章

  第七章:陪你一起

  学校变了,就是一处森林中的陷阱,外表是如此充满活力的绿草,内部实则有锋利的倒刺,毫不留情的刺入猎物体内,让猎物失血过多而亡或直截了当的阻止心脏的搏动。

  学校的围栏还是那样,黑色的油漆掩饰不住陈旧的锈迹,一层层铁丝包裹的严严实实,那简直像监狱。不过,有个人轻而易举的翻墙进入了“监狱”,那个人是莫明。

  外表依旧如此,白色的建筑还站在那里,站在热浪中。里面却变了,变质了。由初中年级倒流到小学年级。班牌就是最好的证明,无情的傲慢的立在门前。

  还是那样的熟悉,围栏里是一片片稀稀疏疏的柳树林,夏天,这里是体育课的好去处。临近,橡胶跑道上一波又一波的热浪袭来,吹的人心闷。远处的教学楼被热浪映衬得虚幻缥缈。周围开始躁动,体育老师在追赶着男生们做引体向上,女生们在阴凉处做仰卧起坐,操场上足球飞来飞去,叫嚷声此起彼伏,几个女生在一起散步,几个男生在讨论着最新的游戏。骄阳的温度丝毫挡不住同学们的热情。莫名站在原地,望向操场发呆,良久,才发现自己来的目的。

  莫明踏进了这个陷阱,一切的改变都映在眼中,刺在心中。这确实是事实,无法改变的。一路微笑,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到了三层,那个不知冷热,不知饱饿,拼命刷题的教室。即使班牌变了,但那种气息仍在,久久都挥之不去,那种气息含着每一届初三毕业生的味道,那种不知天昏地暗,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的味道在这一层弥漫着。

  一楼,初一的班牌早已撤去,挂上了一年级二班,少了一个字,却丢失了那份最美好的回忆。由东向西,一年级二年级。那个自己初到新校时的班级,在毕业那天就消失殆尽,唯有残存记忆的班牌也不知所踪了。这个班,这一年,男生认识了她。

  班门没有锁,莫明眼中却失了光。高喊一声:“报告”。打开门走了进去,屋里空无一人。

  二楼,初二的班牌也全部消失了,只有三年级和四年级的一小部分,其他的教室还是空牌屋。偏偏自己初二一班的班牌被无情的抹杀掉了。这个班级,这份回忆,最美好,这一年,男生牵住女生的手走在学生中间,羡慕的目光纷纷投来,女生幸福的靠在男生的肩膀,他们在这一年过了第一个情人节,没有玫瑰,没有巧克力,只有少年的日记,那是初一的日记,记满了自己遇见她的幸福和甜蜜。

蒙特卡罗正规网站,  “老师好,嗨,兄弟们早啊”。莫明冲着讲台问好,朝着空无一人的座位打招呼。走到了自己的座位,拉开凳子坐在那里,专注地看着黑板,这个角度看黑板依旧熟悉。莫明嘴角挤出一丝微笑。回过头,看向了自己斜后方的座位,桌子上还有涂鸦,两只兔子在繁星下看着明月,头靠在一起,风不出那只兔子小一点,那只兔子大一点,甚至是不是兔子都很难说,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一定很幸福,很幸福。

  三楼,没有变,一切都没有变,三年一班,那醒目的班牌嵌在了教室门口。轻轻推开门,里面什么也没有,空荡荡的,只有一排排桌椅和讲台。男生松了一口气,走向了自己的座位,看了看黑板,这个视角还是原来的风景,只是少了自己的同学和老师。不经意,回过头,望到了那个空座位。熟悉,熟悉。她就坐在这里望向她,朝他淡淡一笑。男生缓缓走了过去,失焦的目光散视着,散视着这套桌椅,拉开凳子,缓缓坐下,仿佛女生的气息飘散过来,萦绕鼻尖,久久不散。男生低下头,将脸贴在桌面上,感受着桌面的温度。冰凉的,僵硬的。一行泪顺着鼻梁流向桌面,桌面早已湿透,即使是再多的泪,也无法回暖,也无法融化。男生的手伸进桌兜里,自己已没有力气撑住自己。什么,是什么。男生摸到一个纸团,上面有一段话:

  聚焦,这张桌子自己最熟悉,她曾经坐在这里,她陪着她一起迟到,一起上课接老师的话,一起课间吃一袋薯片。现在呢,谁陪我一起,我只需要你你不知道吗。泪珠在眼框里旋转,聚集。顺着眼角流了下来,滴在了自己的桌面上,洗净了所有的陈杂。

  笨蛋,知道吗,和你在一起的三年我很快乐,自从初一的那一天,10月25日,我们说的第一句话开始,我就很喜欢你。很高兴这三年你一直陪伴着我,知道吗,笨蛋,你送我的情人节礼物是我最喜欢的礼物,好想能和你再过一个情人节。忘了我吧,我就要回家了,也许再也不回来了,你自己要好好的,别不知道冷热,总是冒傻气,这三年,我拥有了一段最美好最温暖的感情,谢谢你和我一起谱写这段美妙动人的乐章,搞得像遗书似的,啊,困了,我碎觉了,都快词穷了,晚安,笨蛋~

  很久,缓缓抬起头,发现自己仍是一人,孤零零地坐在教室。

  只有这些字,纸张有些褶皱,不是揉搓的,像是被打湿的。男生的心却被揉搓的近乎破碎,趴在桌面上,不停的抽泣。

  不哭,绝对不会再哭了,不会再因为你哭了。莫明的心中涌出了这样一个誓言。“啊——”。喊出了心中的所有悲伤,却仍无法释怀。

  此时,一个女生从门外走来,来到了男生的身边,男生听到声音,箍住了那个声音:“别走,求你了,我舍不得你”。泪水瞬间涌出,打湿了女生的衣服。

  那一抹笑,总是在心中浮现。就像阴暗的天空中突然架起的一座彩虹,能够通向未来,带来希望,走向幸福,携着她的手,走到彩虹桥的尽头。

  “喂,醒醒,别哭了,莫明,别哭了,哭什么呢”?女生的声音传来。

  莫明伸出手,伸向斜后方。

  “你怎么在这,你怎么进来的”?良久,听清声音后莫明才觉得不对,松开箍住女生腰际的手,望向女生。

  紧紧地握住了那只手。“一会下课后我们去哪里玩,放心,有我在,天黑我送你回家。”莫明笑着问道,“你的手怎么出了这么多的汗,热吧,我帮你吹吹”。一股凉风吹向手心,却降低不了血液的继续升温。把手紧紧握在自己的手中,“决不让你走,你答应过我,一辈子都不离开我的,我不就是坠落凡尘的天使吗,我不就是特地来找你的吗,我不就是来守护你一生的吗,这些你都忘了吗?”心中的誓言被自己打碎,为了她,什么都做得到。

  “唉,闲的没事,出来玩会,顺便,陪你一起”。女生嬉笑道。心情却是如此的悲凉,她看到了刚才的一切。

  眼神渐渐有了光泽,循着手看向了她,希望她会对我说:“不会离开你的,笨蛋”。

  “你陪我干什么,你怎么进来的”?男生才是着眼泪,问道。

  当看到脸时,震惊了。

  “我看你翻墙进来,我也跟进来了,跟着你一直来到这里”。女生解释道。

高一:唐少

  “这么说,你刚才......”。男生语塞。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刚才我找卫生间,听到哭声就来了,你哭什么呢”?女生佯装问道。

  “哦,眼里进土了”。男生随便一个理由道。

  “能和我说说你的事吗”?女生扶着男生的肩膀,问道。

  男生眼睛瞪大,许久才恢复平静,摇了摇头。女生心里知道,哭得如此伤心欲绝,一定伤的很重。她不想再追问下去,那样男生只会更痛心。

  男生又擦了擦眼泪,和女生走出了教室,临走时望向那套桌椅,将最后一滴楼留在了教室。关上门,男生伸出手撤掉了三年级一班的班牌,带着牌子一起走了。女生默不作声,在男生身边跟随着男生。

  高一:唐少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本文由蒙特卡罗正规网站▎官网进入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女生幸福的靠在男生的肩膀,走到了自己的座位

关键词:

再者知秋见雪的反手一刀刺向魏忠贤腋下,多少

这时候喊杀声一片,混作御林军的武林硬汉和锦衣卫士兵交上了手,蜀山七神对战七大党头,群雄对战其余锦衣卫客...

详细>>

帮自个儿给大家班班老董打个电话,眼神中闪过

茶馆里不敢问津的,打饭的窗口唯有多少人在卖饭。五个人打了早餐,随意找了个坐席,面临面。 茫茫夜色,操场却...

详细>>

班CEO杨先生对戴小代说,  羽瑶第三遍转校是

明天,是第一回转校了,不明了能或不能够和新校友合得来。 戴小代的新校友是田晓芸,田晓芸是从墟落来的,插班...

详细>>

十余名锦衣卫士兵将轩辕神通团团围住,逸轻风

蒙特卡罗正规网站 ,十余名锦衣卫士兵将轩辕神通团团围住,逸轻风和云朵朵分别刺向魏忠贤气海穴和膻中穴。工布...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