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子明就伊始向刘冰陈说湖岛投资的功绩,王明

日期:2019-10-07编辑作者:文学资讯

王明开始与江红同居。 十天后,王明在湖岛给江红租了一套房子,江红也离开了大世界歌舞厅。王明给江红租了一个门面,并到滨海市进了一些衣服,江红信誓旦旦地向王明保证,经营服装是自己的强项。 “王明,你怎么能这样呢?”杜子明冲进王明的办公室,王明默不出声,不断地在抽屉里面翻找文件。望着一脸憔悴的王明,杜子明气得眼镜滑到鼻子尖上:“你这样对得起微微吗?对得起你的儿子吗?” 王明望着一脸愤怒的杜子明:“老师,你说我现在还有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当初我来湖岛就是为了能多挣点钱,给我的那傻儿子看病,让微微过得好点儿,可是刘冰呢?刘冰怎么做的?” “刘冰怎么啦?刘冰没有说不给你兑现承诺,现在公司在发展,你自己都能看到的。”杜子明狠狠地推了一下眼镜框:“现在没有兑现承诺,你就应该这样堕落,这样是做给刘冰看还是作给微微看?你这样对得起微微,对得起你的儿子吗?” 王明缓缓地抬起眼皮子,昨天夜里与江红接连做了三次,王明眼睛里充满了血丝,腰酸背疼的,一听杜子明的吼叫,心中一股火蹿到嗓子眼儿,一看杜子明老气横秋的那张脸,王明又压了压火气:“杜老师,以后你就不要提微微呀,儿子呀,什么是痛苦我最清楚。” 杜子明一手将王明的办公室门给甩上,咣当一声,王明朝杜子明的背影轻蔑一笑。杜子明回到办公室就给刘冰电话,将情况告诉了刘冰。刘冰悬着的心终于落地,商场就是这样无情无义的。 “王明,还在生气?”刘冰给王明打手机。 王明大白天的正在跟江红缠绵:“没有没有,过去的事情就不要提了。” 江红的手在王明两腿间游走,王明迅速挂断了刘冰的电话,开始撕扯江红的性感内衣。 刘冰没想到现在王明越来越不像话,居然这么粗暴地挂断了自己的电话,刘冰想不到这个上铺的兄弟,难道真的跟自己铆上了?到底玩什么把戏? “大哥,可能是被那个妓女给缠住了。”刘洋已经打探到了,两个月下来,江红已经将王明借来的十多万做起来的服装店亏掉了一大半,王明明明知道江红把衣服给便宜处理,将钱装进了自己腰包。 可是江红硬是说亏了,已经对江红痴迷的王明不能自拔,江红说什么就是什么,江红现在对王明大使招魂术,让王明鬼迷心窍,能给自己更多的钱。在江红的煽动下,王明暗中将刘冰配的车抵押给一个公司,取得了十万元,再次为江红的服装店购进一批服装。 刘洋不想看到湖岛投资彻底地毁在一个妓女手上,在电话中一个劲儿地鼓动刘冰一定要制止王明:“不能这样,王明是湖岛投资的董事长,代表一个上市公司的形象,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将影响到湖岛投资的声誉。” “你说怎么办?”刘冰不是没有想过卸磨杀驴,过河拆桥。但真的将王明在这个时候踢出湖岛投资,可能引起其他股东的猜疑,宋如月也许会怀疑鹏潮集团进入湖岛的动机,到时候宋如月只要一调查,鹏潮集团在湖岛县的财路可就断了。 刘洋想了想,王明知道湖岛投资很多机密性的运作,不能将他踢出湖岛投资,现在关键要稳住他。刘洋停了停:“对了,大哥,王明是上市公司董事长,我们可以想一个折中的办法,既不改变长兴微生物大股东的局面,还继续让王明成为名义上的控制人。” “什么办法?”刘冰知道自己这个弟弟虽然曾经是武警,但是做生意一点儿不比大学本科生差。 “王明既然与你出现隔阂,他就不能继续担任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否则他有权过问鹏城证券的运作。”刘洋从进入鹏城证券后就一直小心应付王明:“但是我们可以继续稳住王明,让王明继续担任长新微生物的董事长,兼任深圳前潮医药董事长,分管湖岛投资医药板块。” “董事长现在谁当合适?”从上次王明跟自己叫板后,刘冰一直在琢磨这个人选。 “大哥,这件事就是你自己决定,换王明不能再犹豫了。”刘洋知道,刘冰一直瞻前顾后:“大哥,如果不及时决定,王明以后会给湖岛投资带来麻烦的。” “可是?”刘冰还是有点犹豫。 “没有什么可是的,商场如战场,难道你现在没有当年的勇气了?”刘洋可是见识了刘冰当年的一夜暴富,那阵子的刘冰出手凶悍,可是随着鹏潮集团的不断壮大,刘冰的胆子反而越来越小了。 刘冰突然想起了竹治国,仰天长叹:“兄弟,我现在才明白当年竹治国在粤海集团扩大后是怎样走钢丝的,企业大了,盯你的人多了,多一个朋友比多一个敌人好。”刘冰看着鹏潮集团还有很大的资金缺口,真的是企业越大越缺钱,刘洋没有当家,哪里知道一会一个人到办公室要批条子要资金,不当家不知柴米贵。 刘冰也考虑过,湖岛投资一直是媒体盯的重点,王明到湖岛就受到很多人的关注,如果在增发后很快就出局,到时候又是一大批记者来调查,万一王明一时赌气给说出来,鹏潮集团还怎么从湖岛投资弄资金呀。 听刘冰一分析,刘洋一下子意识到,问题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那怎么办?”刘洋也觉得刘冰的担心不无道理:“这个你就交给我办,但是我觉得杜总完全可以胜任湖岛投资董事长一职,加上他在湖岛与滨海市都有关系,湖岛投资让杜总来管理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刘冰从滨海回深圳后,一直在把王明与杜子明进行比较。杜子明在湖岛有深厚的人脉,但是杜子明背后一直有一种让自己说不清楚的秘密,一旦哪一天作为自己老师的杜子明像王明一样站在自己的对面,鹏潮集团在湖岛投资的下注将功亏一篑。 刘冰想起了昨天杜子明的一个电话,杜子明在电话中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说王明已经用公司的车抵押,把抵押借来的资金给了妓女江红,刘冰当时一听很生气,王明怎么这么堕落。挂断杜子明的电话,刘冰隐隐觉得有点奇怪,杜子明最近怎么老跟踪王明与妓女江红的事情呢?以前杜子明可从来不说王明什么闲话的。 就在挂断杜子明的电话后半个小时,冷月来到刘冰的办公室。冷月刚刚坐下,刘冰的传真机突然传来一份资料,是张量的滨海供销贸易的股权变动以及与杜子明的两次协议。刘冰拿着协议,一脸愤怒,冷月在一旁若无其事地喝着茶。 刘冰将传真件放进抽屉,冷月微笑着望着刘冰:“刘总,有什么事情惹得你不高兴,那我改天再谈吧。”刘冰一听,上前一把抓住冷月的手:“冷总,没事的。”冷月慢慢地将手抽回来,坐到了沙发上。 冷月两周没有与刘冰联系,刘冰天天都望着街对面,一个是看那个肥胖的暴发户,一是看冷月是否出现。这个冷艳的女人,体内有一种特殊磁场,两周没见,这个女人到底去了什么地方?前两天抱着竹夫人,亲热了十多分钟,竹夫人上下翻滚,激情四射,吻着竹夫人有点下垂的Rx房,想着冷月紧紧地撑着胸罩、呼之欲出的玉乳,刘冰突然激情消退,再怎么幻想眼前这个女人就是冷月,也提不起兴趣。 冷月微笑着望着刘冰,一阵阵法国巴黎香水,夹杂着一股特殊的女人香。刘冰也坐到了沙发上,冷月挪了挪身子:“刘总,一个企业关键要靠大家的齐心协力,杜子明与王明可是你的老师与同学,你对他们应该绝对信任。”冷月的话还没有完,刘冰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现在王明跟自己要承诺,杜子明背着自己在外勾结,王刚在的时候不管与张量有什么交易,可是王明提出要重组湖岛投资的时候,就遭遇查税,这期间杜子明在变卖自己的股权,后来又主动提供了谢冰的光盘,刘冰突然一惊,难道杜子明一手策划了查税事件,为自己变现滨海供销贸易赢得兑现股权时间? 冷月给刘冰了一整套金融企业运作策划,按照冷月的思路,鹏城证券可是鹏潮集团的印钞机,也只有这样才能将更多的资金聚集到鹏潮集团,不用担心融资方反悔。 能让杜子明掌管湖岛投资吗?想起昨天的传真,刘冰心里又是一阵不安,现在到底该相信谁呢?王明实在是不给兄弟面子,现在刚刚有点好转的苗头,就迫不及待的要承诺,可是王明知道湖岛投资的很多秘密,一旦湖岛投资出现一点差池,鹏潮集团同样危机四伏。电话那端刘洋不断催刘冰早作定论,刘冰决定跟杜子明好好谈谈。 提起刘冰的电话,杜子明一脸诡秘的微笑,拿着湖岛投资在银行的贷款担保明细,刘冰在电话那端不断询问王明与湖岛投资的情况,杜子明知道,现在是自己的机会,刘冰看来是想换掉王明,只要自己掌管湖岛投资,一切的计划就能提前实现。 杜子明望着天花板,五年了,湖岛投资董事长的宝座在五年后终于要再次回到自己手上,五年来一直给王刚,给王明当幕僚,当智囊,当打工仔,五年了终于可以再次走上前台,重掌湖岛投资后,要让宋如月看看,自己不仅仅是个智囊;让颓废的微微看看,杜子明不仅仅是个耍嘴皮子的教书匠;让王刚看看,五年后湖岛投资终于再次回到手中,汇报工作再也不用秘书请示,现在是别人请示我杜子明…… 杜子明不断地起来小解,今晚上的尿液怎么这么多?难道是自己生理上有问题?杜子明想起了冷霜月,这个身世神秘的女人,一心追求真正的商道,可是她看错了人,喜欢上了一个她不该喜欢上的人,跳海殉情,壮哉,悲哉。 冷霜月的尸体神秘失踪后,杜子明听到了一些可怕的谣言,难道冷霜月真的借尸还魂?难道冷霜月真的掌控了湖岛投资?杜子明越想越害怕,冷霜月现在到底在什么地方? 杜子明很迷茫,湖岛投资的大股东是王明的法人,王明到底放到什么位置呢?湖岛投资再融资的钱也早已到账了,依然是一个看不到底的洞,如何在风雨中继续驾驶这一艘破船呢? “老师,没有想到王明,我们可是上下铺的兄弟,我们走到现在这一步,我很不愿意看到我们最终闹翻的结局,老师,你一直帮助我收购湖岛投资,企业由你来管理,你是我最信任的老师,我还有什么顾虑的,你的一切担心,刘洋都会全力配合你的,鹏潮集团现在需要大家齐心协力,他就像我的孩子一样,现在正在成长期的关键时期,我不能没有湖岛投资呀。”刘冰望着对面的冷月,眼前这个女人想问题是多么的缜密,刘洋全力配合杜子明,杜子明一有个什么风吹草动,还不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杜子明挂断电话,看来刘冰果然是个厉害的角色,当初的承诺不提,又让自己来当台前挡箭牌,名义上让刘洋配合我杜子明,傻子都能看出来,刘冰就是派自己的亲弟弟来监视我杜子明的嘛。刘冰对湖岛投资的掌控一步步在收紧拳头,湖岛投资收购的鹏潮集团的房地产项目,这些项目全部在深圳,鹏城证券的董事长是刘洋,刘冰现在让自己出面当董事长,跟王刚一样,想利用自己的管理专长,经营湖岛投资,一旦湖岛投资出什么事,我杜子明可就是替罪羊。刘冰还有一个算盘,我杜子明在湖岛一天,宋如月就不会为难刘冰,鹏潮集团可以不断抽取湖岛投资的资金,利用湖岛投资进行贷款。 3月4日,杜子明顺理成章当选湖岛投资董事长。 杜子明坐上董事长宝座的第一件事就是摸底湖岛投资的金融产业。 2002年,刘冰的亲弟弟刘洋担任鹏城证券董事长。 2002年12月7日,鹏城证券杭州营业部与西湖集团签订了两亿元的投资国债合同。 合同约定,西湖集团将两亿元的资金委托鹏城证券杭州营业部代为交易,鹏城证券保证国债投资的年收益百分之五,委托时间为一年。这两亿元的国债现在并不在账户之中,国债到底到哪里去了? 杜子明心里很不塌实,刘冰与王明闹僵了,仅仅因为五百万,现在自己重掌湖岛投资,自己可就要为湖岛投资的每一笔资金承担责任。一个营业部就有两亿元的国债不知去向,鹏城证券到底有多少这样的国债不知去向了呢?杜子明心中一阵阵凉飕飕。 杜子明到达杭州营业部的第三天,突然有人将一个信封从宾馆门缝塞了进来,信封里面装了一沓资料,不但有鹏城证券与西湖集团的委托投资国债的协议,还有一份补充协议,这是鹏城证券与西湖集团还签订了一个三方协议,西湖集团保证在委托期间不对国债交易进行任何操作,鹏城证券可以自由操作,并由深圳前潮医药提供了担保。 西湖集团答应鹏城证券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鹏城证券必须在签订合同同时先支付给西湖集团百分之七的现金回报。协议背后还有一张补充协议规定的补充收益金额回出的银行账户明细。 2002年12月12日,鹏城证券杭州营业部就将西湖集团的两亿元国债进行了回购,资金打入到深圳一个公司的账户之中,这家深圳公司杜子明从来没有听说过。奇怪的是,补充收益的银行走账,怎么在鹏城证券的公司账户中没有反映呢? 杜子明第五天离开了杭州,到宁波与苏州。奇怪,刚一住进当地宾馆的晚上,就有人将类似的信封塞进来,这些人好像一直在跟踪自己,并且知道自己最想得到的材料。杜子明终于摸清楚了,为了弥补两亿元的国债,鹏城证券宁波营业部与苏州营业部同一天买入一点二亿元与八千万的国债。 杜子明带着几封神秘来信,鹏城证券已经通过像西湖集团那样的方式,把五点三亿元的国债资金转移到深圳的一些奇怪账户。激情还没有消退,杜子明的心悬了起来,这些资金到底流向什么地方?什么时候这些资金能够流回鹏城证券?一旦鹏城证券出现什么问题,将直接影响到湖岛投资。拿着这些材料,杜子明望着天花板,我杜子明拿到湖岛投资怎么盘活?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先稳住刘冰,让刘洋把鹏城证券的国债资金给填补回来,到时候再用手中的材料跟刘冰摊牌,就不担心刘冰不从湖岛投资出局。 “大哥,我们的成本太高了,鹏潮集团现在投资是不是该考虑收缩战线?”刘洋掐指一算,鹏城证券的经济业务所赚来的钱还不够还委托理财的投资收益。 更让刘洋担惊受怕的是,媒体不断爆出券商出现问题,尤其是华夏证券上海的一个营业部还发生了杀人案,就连海通证券、闽发证券这些比较大的券商都不断传出官司的新闻。 刘洋干的全是这些大佬们所干的。 “大哥,我们干脆用这些钱炒点股票,说不定还能弥补鹏潮集团的一些失误的投资。”刘洋也亲眼目睹了这两年股市一直熊性不改,世纪中天那么牛的庄股,庄家刘志远同样是自己又当大股东又坐庄自己公司的股票,最终的结果还不是股票崩盘,资金短短几天灰飞烟灭?自己进了大牢。 刘洋越想越怕,自己进入鹏城证券就如此大胆挪用客户的资金,在圈内只有德隆的唐氏兄弟才这么胆子大。 “兄弟,等下一个月,湖岛投资收购了鹏潮集团深圳的另一个房地产项目,鹏潮集团就解放了。”刘冰早就想过是不是买点自己公司的股票来炒一把,可是湖岛投资的股票已经成了钓鱼竿,被庄家高度控盘,自己要来炒得话,在这个熊市,庄家正等待出货的机会。 “杜子明怎么能这样呢?”刘洋听说杜子明到杭州、苏州、宁波三个营业部调查资金状况,已经发现鹏城证券通过安装在深圳的一套财务系统进行,从营业部直接调动委托理财以及国债资金,这些资金通过反复地走账,已经全部流入鹏潮集团深圳的房地产项目。杜子明还在暗中收集证据,有一天这些将成为杜子明讲条件的筹码,刘洋心里有点吃不透,杜子明可是大哥的老师:“大哥,我们要尽快想办法,2002年的年报要出来了,湖岛投资的一些募集资金改变,银行的贷款也增加了,加上一些没有披露的担保以及银行贷款,湖岛投资的情况有些不妙。” “刘洋,你一定要稳住老师,老师的脾气我也摸不透,好像老师总有点说不出来的感觉,我们一定要把老师拉在一条战线上。”刘冰现在担心,鹏潮集团用了湖岛投资不少资金,可是这些资金现在都在项目中,一时半会儿是抽不出身来的。如果杜子明不能很好地配合保护这些资金的流出信息与通道,湖岛投资将遭遇大麻烦。刘冰更担心房地产项目一旦出半点儿差错,湖岛投资的与鹏城证券的资金链将彻底断裂。 赵婷不断地翻看刚刚整理完毕的2002年年度财务:“杜总,今年公司整体的资产规模比2001年增加了将近一倍,但是整体的业绩有点不行,在半年报的基础上反而有所下降。” 杜子明就开始向刘冰汇报湖岛投资的业绩,一提到湖岛投资2002年业绩还没有2001年业绩好的时候,杜子明的额头就开始冒汗,眼前不断出现庄股董事长爆尸家中的惨状,湖岛投资可是出了名的妖股、庄股。 刘冰一听业绩不行,心中也有点发毛,现在是关键时刻,湖岛投资的业绩无论如何都不能下滑。湖岛投资在2002年增发的,如果业绩当年下滑,监管部门肯定不会放过湖岛投资,那样一查,什么问题都查出来了。 王明已经很久不到湖岛投资公司了,董事会也不参加了,陈诚离开滨海后也杳无音讯,人间蒸发一般,现在就自己一个人掌控湖岛投资,杜子明突然觉得一阵阵孤独。“那这个年报怎么做?” 杜子明很失望地挂断了电话,空旷的办公室,一本本华丽的财务账本,杜子明突然觉得眼前有点花,看来刘冰是要继续粉饰报表,自己可是湖岛投资的董事长,将来要在财务报表上签字承担直接责任的。 “欧阳,去年湖岛投资的业绩有点不好,你要考虑考虑哟。”赵婷勾着欧阳雪楚的脖子。 欧阳雪楚一回家很少谈及自己做的股票,但是赵婷知道,欧阳雪楚为京都证券操盘的就是湖岛投资,如果欧阳雪楚没有玩好,黑社会老大“八哥”肯定不会放过欧阳雪楚的。 赵婷等欧阳雪楚整整守候了五年,这个冷酷的浪子的心最终还是交给了赵婷。欧阳雪楚准备与赵婷结婚,虽然自己工作压力比较大,如果没有赵婷,欧阳雪楚也不可能在湖岛投资能心安理得地等候牛市的到来。 “什么?业绩不行?”欧阳雪楚一听湖岛投资的业绩不行,难道中国的上市公司真的圈钱后就业绩下滑? 欧阳雪楚心一沉,一把抓住赵婷的肩膀:“消息是不是真的?” “欧阳,我等你这么多年,你觉得我像是说假话的吗?”赵婷没想到,自己身为湖岛投资的财务总监,欧阳雪楚居然不相信自己的话。 欧阳雪楚用手指刮了一下赵婷的鼻子:“你是我老婆,当然相信啦。” “嘿嘿,老婆,还没有领本的。”赵婷真的不知道,被窝里这个男人什么时候才结束漂泊。 欧阳雪楚搂着赵婷的腰,在赵婷的脸上啵了一下:“等我赚了这一把,我就洗手不干了,到时候我们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生儿育女。”欧阳雪楚一本正经的样子,让赵婷有点惊讶,欧阳雪楚从来没有跟赵婷谈过结婚的事情,今天晚上有点一反常态。 “你当我是猪呀。”赵婷朝欧阳雪楚的肩膀狠狠地抓了一把。 “呵呵。”欧阳雪楚一阵傻笑,“你刚才说的今年业绩可能不太好,你估计杜子明会怎么处理?” “你看你看,刚刚谈到结婚,马上就转到你的股票上来了。”赵婷满脸委屈,欧阳雪楚呵呵一笑说,老婆,我现在不多赚钱,以后怎么养你呀,赵婷听得心花怒放,连声说,我才不要你养我呢。 一阵撒娇,赵婷一本正经地告诉欧阳雪楚:“现在还真的不知道他们怎么处理,不过肯定有人不愿意湖岛投资的业绩在增发后就下滑。”赵婷现在只是将2002年的全年财务报表进行了初步整理,到时候年报到底怎么调整,赵婷还没有接到指令。 “杜子明刚刚当上湖岛投资的董事长,他不会让别人指责他,说什么一上台,公布的业绩就如此糟糕,再说,杜子明曾经是北方著名的股改名师,刚刚一上台就出现业绩滑坡,到时候他自己不但觉得没有面子,在外面更是没有办法混日子。”欧阳雪楚相信刚刚上台的杜子明会对湖岛投资的业绩进行合理的调整。 “你好像对杜子明很了解的?”赵婷觉得奇怪,欧阳雪楚以前可从来没有提起过杜子明,就是在刚刚介入湖岛投资的时候,欧阳雪楚也不打听杜子明的情况,但是欧阳雪楚的话,好像对杜子明心中想的什么都一清二楚,难道他们之间有什么瓜葛?赵婷两眼疑惑地盯着欧阳雪楚。 “呵呵,这个只是一般的心理推理,当初我们学习过一门投资心理学,就讲过一些董事长、CEO他们的投资管理心理,所以现在上市公司中有那么多造假的新闻。”欧阳雪楚停了停:“其实,很多时候,上市公司完全可以不造假,但是心理决定造假,这个准确定义应该是领导心理管理造假。” “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赵婷有点糊涂了。 “很简单,心理造假实际上是管理的心理虚弱导致的,而导致领导心理造假的动因很多,但是公司的长远发展以及融资需求,逼迫他们心理上造假,当然,很多职业经理人是因为自身的名誉、地位、利益等等原因。”欧阳雪楚一直在研究造假心理学:“如果如实将业绩进行披露,银行认为你的业绩不行,说不一定就需要一笔贷款就可以盘活一个企业,但是老实话往往就断了你最后一笔贷款的机会。” 欧阳雪楚朝赵婷微微一笑,饶有兴致:“如果领导真实地将业绩披露,合作伙伴也有可能认为你实力不济,他们也许就会动摇,本来你认为只要市场继续坚持一段时间,你的周转资金就回来了,可是你没有机会了,领导他们不得不先欺骗自己,只有将自己欺骗,才能更好地欺骗别人,尤其是银行、合作伙伴等等你需要维持的资金链。” “那么复杂?”赵婷第一次听欧阳雪楚在自己面前如此系统地讲解一些经济心理管理问题。 欧阳雪楚一直很郁闷,自己可是领命来操刀湖岛投资的,现在账面已经出现浮亏,欧阳雪楚给北京一个哥们儿协商过,希望哥们能让旗下的基金公司帮助自己分仓。刚刚约定的第二天,北京的哥们儿因为酒后驾车赶赴黄泉路去了,分仓计划彻底落空,“八哥”的助手在北京一天三个电话,欧阳雪楚夜夜难眠。 欧阳雪楚听赵婷这么一说,对杜子明判定湖岛投资业绩更有信心:“其实这些都是小儿科,一般有心理造假的公司领导,他的心理一定有某种缺陷,就是这种缺陷在面对危机的时候,往往促使他们造假,一旦他们有心理造假,他们下一步就是真正地将造假的数据写进公开的财务报表。” “你的意思,杜子明可能编造虚假的财务数据?”杜子明从杭州回来,赵婷就发现他脸色难堪,时常一个人关在办公室半天不出门,经常酒气熏天。有一次杜子明无意中叹息刘洋与鹏城证券的行为过分。 “杜子明是什么人?北方大学的教授,股改名师,湖岛投资第一任董事长,湖岛投资几年的总经理、董事会秘书,王明进入湖岛投资后,杜子明还是总经理,自己的学生从董事长的位置下来,自己亲自上马,你想想,他签字的年报业绩下将,外面的人会说王明?”欧阳雪楚朝赵婷笑了笑:“你猜杜子明会公布一个什么样的年报?”

餐厅里用餐的所有人将目光齐刷刷地投向欧阳雪楚。 王明目瞪口呆地盯着欧阳雪楚,欧阳雪楚冲着王明微微一笑,悠然自得地摸出一根雪茄,微闭着眼睛吸了一口气,好像突然想到什么:“王明,你不是长新微生物的大股东吗?你控股湖岛投资,干吗还要让杜子明当董事长呀?一旦那个二百万的公司被收购,你的长新微生物怎么发展?” 王明瞅了瞅欧阳雪楚,微微一笑说:“欧阳,商场中只有利益没有朋友,利益的背后到底有什么秘密,局中人未必清楚,外界的就更不清楚,控制长新微生物是不假,我为什么来湖岛?” 王明的话让欧阳雪楚很头疼,陈诚就是个说半句话的神人,王明看来肯定知道湖岛投资很多的事情,这个小子不是一盏省油的灯。欧阳雪楚嘿嘿一笑:“你为什么来我怎么知道,但是我知道商场中利益才是真正具有诱惑力的,你进入湖岛并不是现在外界看到的那么简单,你从湖岛投资董事长位置下来,也并不是身体原因那么简单。” 王明抿了一口酒,酒精的热度传递到胃里,王明觉得胃热的难受,整个身体都有一种火燎的感觉。“想不到你还是一个专家哟?”王明对这个冷酷的帅哥有点刮目相看,王明不想将自己与刘冰、杜子明背后的瓜葛告诉欧阳雪楚。 “专家不敢当,现在的股市是一个脆弱的屠宰场,我们看到的是无数富豪站在前沿侃侃而谈,但是我们永远无法看到他们背后神秘的资金搬运游戏,如果大家都知道你游戏的底牌,明天富豪就是冤死鬼。”欧阳雪楚在股市里泡了五年,亲眼目睹了郑东的凶悍出手,目睹了王刚在利益联盟断裂的时候,那不堪一击的泪水。 望着王明无动于衷的表情,欧阳雪楚的心中一阵阵凉飕飕的,王明一个劲儿地喝酒,欧阳雪楚翻了翻眼皮子:“王明,你的那种资金运作游戏到底怎么进行,你的底牌到底是什么,我并不感兴趣,但是你忧郁而无奈的眼神无法掩饰你心里的脆弱,外面关于你的传闻也并非空穴来风。当你觉得游戏已经失去游戏本身的乐趣,最好放弃,也许放弃是一种解脱,放弃自有放弃的乐趣。” 王明压住了无名火,欧阳雪楚鄙夷的眼神中有读不尽的扑朔迷离。王明很久没有思考过湖岛投资的问题,对于这个上市公司,王明并不留念,王明留念的是刘冰的五百万的承诺,现在湖岛的任何游戏对于王明都没有五百万的吸引力。王明突然想到自己的傻儿子,好久没有回家看看微微了,傻儿子现在还流口水吗? 一股酸酸的东西涌上心头,直冲着嗓子眼儿而来。王明忍住了眼眶中不断打滚的泪水,努力地将泪水咽到肚子里面:“欧阳,我知道你是一个很有思想的寂寞高手,但是现在商场上的残酷无情,也许能让你体会到利益的赤裸裸,任何一个游戏的当事者,也许跟你一样,他在浮华中感到寂寞与孤独,游戏者不一定知道背后是谁,也不需要了解背后那个人的背景,他们更关心的是在游戏的过程中能得到多少利益。”王明两手一摊,欧阳雪楚瞪着大大的眼睛一片茫然,杜子明的弟子果然非同一般。 欧阳雪楚熄灭了手上的雪茄,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王明,我知道我们曾经似有还无过那么一段恩怨,但是这一切都不是你我能够掌握的,江湖一笑泯恩仇,像你说的,资本市场中从来就是赤裸裸的游戏,我对你掌握的湖岛投资很感兴趣。” 王明一直听说有人在操纵湖岛投资,光头们大闹股东大会,现在欧阳雪楚不断套自己的话,难道欧阳雪楚就是湖岛投资的庄家?王明一直在不断收集杜子明与庄家的联系,至今王明都没有相信张量的话。王明似笑非笑地望着欧阳雪楚:“欧阳,我早就知道你在湖岛投资里面,遗憾的是你没有郑东当初那么好的内应,你不想重蹈郑东的覆辙,不希望第二个王刚那样的老鼠仓,但是你没有选择,你依然选择内应,你比郑东聪明,郑东用巨资买内应,你用内应的钱套牢内应。”王明朝欧阳雪楚微微一笑:“如果你选错对象,到时候不要遗憾。” 欧阳雪楚心中一惊,王明这小子还跟自己搞反侦查:“王明,你就说一个痛快话,让我以后不遗憾。”欧阳雪楚觉得这样交流有些费劲儿,不就是让王明把长新微生物持有的湖岛投资股权掌握到自己的手上吗? 王明彻底地明白眼前这个有点张狂的男人,欧阳雪楚就是一个股票玩家,对于真正公司运作一窍不通,他极力用那二百万的公司说事,无非就是告诉我,尽快放弃对湖岛投资的控制权,如果湖岛投资交到欧阳雪楚手中,真的不知道湖岛投资要被蹂躏成什么样,到时候肯定将湖岛投资玩完。王明眯着眼睛:“欧阳,你能把湖岛投资搞好吗?” “王明,你将湖岛投资搞好了吗?”赵婷将湖岛投资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丈夫欧阳雪楚,欧阳雪楚早就了解到,湖岛投资在岛泉酒业时候,王明并没有让岛泉酒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王刚将岛泉酒业的资金悄悄挪用了,王明为了岛泉酒业的控股权,居然将王刚的债务承接下来。 王明一时语塞,看来欧阳雪楚今天是有备而来。欧阳雪楚喝了一口酒:“王明,你为什么那么想进入岛泉酒业呢?是因为你想进吗?你为什么想进,既然你削尖了脑袋往里面钻,为什么又要撤离?”欧阳雪楚一连串的问题让王明有些喘不过气来。 “欧阳,很多事情要懂得舍得,急功近利了就无法注意取舍,失去的不仅仅是我们希望得到的金钱,更多的是当初维系金钱的那么一点点带有温情面纱的情意以及做人的尊严。”王明不断地摇头,自己与刘冰是多好的哥们儿,可是现在呢?自己一直尊敬杜子明,可是杜子明呢?什么都没有了,金钱情义已经成为过眼烟云,什么都没有。 王明的眼里伤感、无奈、还有莫名言状的痛苦。餐厅里面除了服务员,其余的人全走光了,欧阳雪楚静静地听王明宣泄,王明突然挥了挥手:“不说了,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王明,你给个痛快话,长新微生物你能当家做主吗?”欧阳雪楚有些憋不住了。 “欧阳,你说说你到底想在我这里打什么算盘?”欧阳雪楚急不可耐的眼神让王明反而冷静下来,如果湖岛投资真的实现十送十后,长新微生物无形中就进行了财富增值,那样自己将来真能跟刘冰讨价还价。 刘冰与王明在协议中将长新微生物的具体持有股数进行了约定,如果十送十后,自己倒手将送股给转让,那样刘冰也拿自己没有办法,要让刘冰知道什么叫背信弃义,让刘冰尝尝背信弃义的滋味与代价。 “王明,你何尝不希望杜子明进行十送十呢?那样的话你的长新微生物就可以翻倍增值,如果你套现的话,你得到的现金也就更多。”欧阳雪楚再次摸出雪茄:“杜子明现在已经基本将十送十的方案否定,还有多少机会可以期待呢?其实很多机会是自己把握的。” 王明打了一个哈欠,实在太困了:“欧阳,现在大势这么不好,那么多庄股因为资金链的成本太高,后继资金不能及时跟上,一个个神秘富豪一夜之间消失,你觉得你的游戏能继续下去吗?”王明算明白了,欧阳雪楚现在就是希望得到自己手中掌握的湖岛投资的股权,那样,欧阳雪楚就可以完完整整地操纵湖岛投资,这种手段实在太烂了,当初庄家吕梁就是通过控制上市公司,并通过流通股不断到金融机构置押融资,欧阳雪楚的这种玩法简直就没有一点儿新意。 “现在不是我一个人在进行这场游戏,湖岛投资的真正价值在什么地方,大家心里都清楚,如果杜子明继续玩下去,湖岛投资的状况肯定更糟糕。”欧阳雪楚给王明扳了扳指头:“湖岛投资一上市,两次融资,融到的钱做了什么?就算是系统造假,钱也在系统内循环,可是钱呢?王明,这个你比我清楚。湖岛投资现在需要的是系统的整合,上市公司需要的是资金,资金从什么地方来?湖岛投资还能从银行中贷到多少款?现在银行对上市公司的贷款审查那么严格,湖岛投资只有自己创造价值。” 王明开始沉默,看来自己低估了这个狂人。“欧阳,现在湖岛投资能不能自己创造价值,我不太关心,那是杜子明应该思考的,你说的自己创造价值能实现吗?”昨天王明才看到一则通缉吕梁的新闻:“对了,当初吕梁化名K先生,大势鼓吹做多,很多人认为,吕梁是为了自己炒作股票造势,细细地想,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现在的金融环境就决定,吕梁的资金链等不到他做多的时候,他最后终究要落得个亡命天涯。欧阳,我们无法控制的太多了,你能保证没有老鼠仓在背后算计你吗?” “王明,能不能爽快一点儿,我欧阳不会亏待我的合作伙伴。”欧阳站起来,拍了拍王明的肩膀:“我的承诺是现金,这个你放心。” 第二天一大早,王明夹着一个皮包出门了,带着当初与刘冰的协议。 王明在八千万中出资六千万,成为绝对大股东,但是王明有点难办的是,长新微生物的股东刘红梅是刘冰的妹妹,刘洋洋是刘冰兄弟刘洋的假名字,王强也是刘冰的人。王强是现在是长新微生物的董事兼副总经理,王强憨厚老实,容易搞定。而郑世也是刘冰的人,是个好色之徒。 现在长新微生物五个自然人股东,五个董事,根据长新微生物的公司章程约定,公司的重大决定必须董事会百分之六十以上的董事同意才能生效,其实这也是当初刘冰为了防止王明有二心,特意重点写的一条约定。 非典期间,王强一直忙业务,就给王明签订了一份授权书,全权授权王明代为处理公司的一切重大投资事宜,王明的意见就是自己的意见。 王明在湖岛大世界花了三百元钱,给郑世找了一个性感火辣燎人的鸡。郑世不知道是王明故意安排的,在酒足饭饱后,王明借故离开,等待两个人像剥皮蛋一样缠绵在一起的时候,突然一名公安装束的人推门而入,满脸怒气。 不等郑世穿上衣服,那人拿出手铐就要铐郑世,这时假装边走边接电话的王明进门了,一见此场景:“郑世你怎么能这样呢?” 王明转身一把拉住警察:“警官,我的朋友今天酒喝多了,就放过这一次吧。” 警察死活就是要带郑世走。王明突然腾地一下跪到地上:“警察,我们公司离不开他,他走了我们没有办法管理。” 警察见状,没好气地抛出一句话:“那缴纳一万元罚款。” 王明在皮包里左掏右掏,就八千块。 回到公司,郑世觉得无颜见江东父老:“王总,今天不是你的话,我郑世就在湖岛栽了。” 郑世不能将丑事告诉刘冰,与王明签订了一份全权授权委托书后,郑世离开了湖岛。 终于搞定两个董事。 欧阳雪楚终于明白了,王明为什么把这个市场说成是一场资本搬运游戏,王明的公司控制湖岛投资,王明用上市公司的钱购买鹏潮集团的资产,那样让刘冰实现套现,刘冰的套现可能是高比例溢价。如果是那样,王明与刘冰背后肯定有什么协议。王明一直强调,商场上没有兄弟,只有利益,王明为什么又那么无奈呢?王明曾经是湖岛投资的董事长,却突然生病卸任,事情就这样简单吗? 欧阳雪楚吸了一口烟,管他的,既然大家都玩弄湖岛投资,自己玩弄这一次后就抽身。欧阳雪楚突然想到“八哥”,看来“八哥”在刘冰的集团中真安插了眼线,一切的进展都在预料之中。 刚刚送走建设银行的催贷人员,刘冰拍了一下前额,简直头都说晕了。坐在高靠背上,刘冰将腿放到办公桌上,顺手拿起桌子上的报纸,报纸上说已经研制出真正能抵抗SARS的疫苗。 报纸上第二段居然提到深圳的前潮医药。桌子上的电话响个不停,刘冰懒洋洋地抓起电话:“喂,找哪位?” “哥,找你呀。”电话那端刘洋的声音很焦急。 刘冰一听声音不对劲儿,一屁股坐起来:“到底什么事情,好好说。” “杭州西湖集团董事长突然被双规。”刘洋也是刚刚打听到的消息,西湖集团已经有人跟鹏城证券打了电话,希望尽快将西湖集团的资金打回西湖集团的账户,估计检察院很快就要找鹏城证券调查。 “西湖集团到底出了什么事?”刘冰在电话中扯着嗓子向刘洋嚷嚷:“你赶快给弄个清楚。”刘冰一阵背心发凉,杜子明几次在电话中问冷月,难道冷月真的是冷霜月?刘冰派人找了三天,一直没有冷月的任何消息,为什么冷月突然离开深圳呢? 一连串的怪事发生,光头大闹股东大会,银行逼债,西湖集团被人举报,二百万的一笔收购也被人指责。刘洋至今没有收购这个公司,这些项目很多都是冷月当初为鹏潮集团筹集资金的策略,没有人知道其中的秘密,为什么欧阳雪楚近期有恃无恐?难道冷月就是冷霜月?冷月就是“八哥”?刘冰头皮发麻,难道冷月到深圳专门就是为了给王刚报仇的?杜子明曾经在课堂上跟学生们开玩笑,商场上的女人一旦产生了报复的心态,一切与之交道的男人都要小心,否则将成为这个女人手中的玩偶。 刘冰额头上开始不断地流冷汗。 上午,工商银行已经协同深圳市福田区法院查封了鹏潮大饭店的财务部,不允许资金进出,理由是银行发现贷款有很大的潜在风险,银行要规避风险。 下午,中行带着深圳市公安局,将整个鹏潮大饭店的固定资产进行了查封。 刘冰在鹏潮大饭店门口足足徘徊了一个小时。鹏潮大饭店可是当初竹治国进监狱后,自己将海王大饭店一锅端过来的,没有想到这个饭店不旺财,老亏钱。 其实鹏潮大饭店火暴的时候,一天的营业额达到二十多万元,可是在房地产方面一失足成千古恨,刘冰开发的鹏潮家园不断出现事故,还闹出两条人命,被劳动监察部门两次停业整顿达到一年时间,鹏潮家园一举拖垮了鹏潮集团的现金流。 鹏潮大饭店成为鹏潮家园的提款机,实在无法满足鹏潮家园的现金流,刘冰冒险用鹏潮大饭店进行银行贷款,想不到一年时间就将鹏潮集团现金回款最好的企业给玩完了。 刘冰在鹏潮大饭店门口徘徊的时候,刘洋来电告诉,杭州检察院冻结了鹏城证券杭州营业部的委托理财账户。 刘洋闹明白了,有人举报了西湖集团的董事长,说西湖集团董事长侵吞国家财产。通过检察院的朋友,刘洋还了解到,是一个深圳人通过邮寄的方式,在福田区一个邮电所写的举报信。 “怎么可能呢?”刘洋有些想不通,当初西湖集团的两亿元委托理财合同是自己亲自签的,三方协议完全保密,更不用说给西湖集团董事长百分之五的现金回扣。冷月并不知道自己与西湖集团签订合同的事情。 当初约定,西湖集团与鹏城证券协议上签订委托理财投资收益为百分之五,另外百分之五的补充收益不用写在纸面上,在西湖集团将资金打到鹏城证券账户中两个工作日内,鹏城证券将一千万的补充收益打到西湖集团董事长指定的账户中。当时,西湖集团董事长给鹏城证券提供了三十一个账户,刘洋根据西湖集团董事长的吩咐,三十一个账户中,最多不能超过五十万。 举报人向检察机关举报西湖集团董事长侵吞国有资产,侵吞的资金就是鹏城证券打给西湖证券董事长的那一千万。半年时间相安无事,为什么在关键时刻出现问题呢?刘洋怎么想也想不出来。 刘洋将西湖集团董事长被捕的事情摸清楚告诉了刘冰:“哥哥,这次可能我们的资金有点问题哟。” “这个时候一定要冷静。”刘冰抓了抓脑袋:“如果检察机关要将西湖集团的两亿元资金强行抽回,这个还好办,从宁波营业部回购两亿元的国债就可以,反正登记结算公司看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地方回购的。” “问题的关键不在这个地方,关键是检察机关认定我们是西湖集团董事长的帮凶的话,那样鹏诚证券被盯上后,到时候证管办来查,我们的国债回购就比较麻烦。”刘洋以前听说过,吕梁坐庄中科创后,很多相关资金都被查封,根本就不能随意调动。刘冰更加担心湖岛投资:“更关键的是,湖岛投资控股鹏城证券,一旦鹏城证券出现什么问题,湖岛投资是上市公司,那样影响很快就扩散开来,最后的局面我们无法控制。” “是呀,现在是关键时刻,你一定要将西湖集团的事情给我搞定。”刘冰给刘洋下了死命令:“对了,王明最近有点不对劲,千万叮嘱他,还有杜子明,一旦他们把上市公司给我们卖掉了,我们的整个资金链到时候想藏都藏不住。” “对了,一个叫欧阳雪楚的家伙在坐庄我们的股票,他背后有黑色势力,这个人我们不得不防。”刘洋一直以为与董倩能将欧阳雪楚给搞定,没有想到欧阳雪楚背后有黑社会,刘洋好像想起一件事情:“大哥,你是不是曾经派了一个人到湖岛投资。” “就是现在的赵婷。”刘冰想都没有想,赵婷是自己放到湖岛的财务眼线。 “你的眼线现在已经成为欧阳雪楚的老婆,还是杜子明证的婚。”刘洋一听是赵婷,知道麻烦不小:“股东大会闹事的时候,欧阳雪楚带了十几个光头,他们一直想十送十,如果没有内线,他们怎么知道湖岛投资内部在讨论十送十呢?”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难道是赵婷向欧阳雪楚透露了消息?”刘冰惊得一身冷汗。天呀,一旦赵婷将湖岛投资的财务机密告诉欧阳雪楚,欧阳雪楚将是自己最大的隐患。 “杜子明据理力争十送十,他也不排除与欧阳雪楚有什么勾结,你可千万要小心,你忘记了当初他怎么对付王刚的。”刘洋突然关断了刘冰的电话。刘冰呆呆地握着电话,到底是谁举报的西湖集团?

本文由蒙特卡罗正规网站▎官网进入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杜子明就伊始向刘冰陈说湖岛投资的功绩,王明

关键词:

她统统想不到这是老母给他做的尾声一顿晚饭,

最伤最痛的时候, 我只希望, 心脏停止跳动, 让伤害到此为止。 一声巨响,我感觉自己飞到了半空,然后重重落下...

详细>>

班CEO此次拍拍小编的头对本身说,连空气中都弥

青春是一列快速行驶的单程车,再美的景致都要淡出视线。青春里的爱情,像在洁白的麻布上胡乱的泼墨,总会浸染...

详细>>

离婚后的方致远仿佛变了个人似的,周强精晓了

方致远隔婚整一年了,离婚后的方致远如同变了私家似的,再也没进过歌舞厅,再也没进过洗头房,就连歌舞厅都少...

详细>>

苏爸是苏妈的天,杨翰也盯着她

(一) 阳光普照大地,照着世间万物,使之呈现一种金黄之色。 清晨,杨翰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接连打了好几个哈...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