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者俩同有的时候候欣赏上了隔壁班的张小理,

日期:2019-10-08编辑作者:文学资讯

五月末的天气,微风带着些暖意吹来,还夹杂着淡淡的花的香,星儿稀疏,月光朦胧。
  两个少年,十七八岁的模样,在葱茏的麦田边野餐,喝着牛奶饮料,吃着自带的面包鸡腿,还有本地特色煎饼卷大葱。
  倏忽间,天际一颗流星划过,刘诗雨倏忽间站了起来,凝神而望,眼中有泪水滑过,他瞬即地擦掉泪水,若无其事地拿起脚下一块石头,向着碧绿的麦田扔去,很远很远,听到一点沉闷的落地声。
  刘诗雨的细微举动,并没有逃过孙畅的眼睛,孙畅皱了皱眉头,看着刘诗雨,若有所思地提议,“人生苦短,就那么短短的三万多天。我们在世上走一遭,何不来个桃园结义,让我们这两个独生子,在世上有个伴!”
  刘诗雨说:“我们两个结拜?我们不是同一阶级,你不怕结交我这样的穷兄弟,丢你的颜面!”
  孙畅大声地说:“我们两个从小在一起上学,情同手足,你时不时的帮助我,才使我学习上和你并驾齐驱,要说感激,我最应该感激你!”
  他们模仿古代结拜仪式,在碧绿的麦田边,朦胧的月光下,举行了简单的结拜仪式。
  跪倒在地,举起右手,对天盟誓,声音不高但是铿锵有力:“我,孙畅;我,刘诗雨,我们在这里宣誓,从今往后,我们哥俩有难同当有福同享,不愿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愿同年同月同日死!”
  盟完誓,举起饮料,一饮而尽。
  孙畅回到家里,看见爸妈正在客厅看电视,看来在等他回来。看到一向准时的儿子今天回来这么晚,母亲笑着问:“今天跟同学聚会怎么样?有没有相互约定去那所大学就读?”
  孙畅笑着说:“我们约好一起考西安交大,到那里去寻觅我们的梦想。”
  孙畅走到爸妈跟前坐下,盯着爸妈的眼睛说:“爸妈,我已经十八岁了,是一个大男孩了,我有权决定我自己的事情了吧?”
  “是啊,十八岁是个男子汉了,有什么事情,你可以做主了!”
  “爸妈,我想动用我的压岁钱和零用钱,那是我的小金库,我积攒了十八年,现在我需要这笔钱,来完成我的一个愿望。你们说话算话,只要我花得有意义有价值,你们就不要过问!”
  父母含笑点了点头。
  孙超伸出手,和父母拉钩:“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第二天,体育课,孙超和刘诗雨休息的时候,他们坐在树荫下凉快,孙超拿起一瓶水“咕咚咕咚”喝完,然后一屁股坐在台阶上,盯着刘诗雨说:“我们一起考西安交大如何?你不是说要到那里寻找大唐,梦回大唐吗?”
  “我……”刘诗雨内心仿佛在极力挣扎着矛盾着,嗫嚅着说:“我不打算去西安了,想就近读个职业中专。我们平民百姓,读不读大学有什么区别,不是人们都说,大学毕业等于失业吗?”
  孙超扳过刘诗雨的臂膀,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我们是拜过把子的弟兄,有难同当有福同享,我们要一起去六朝古都西安寻觅大唐,梦回大唐,在那里我们要一起努力!”
  刘诗雨小声地说:“我不去西安了,想留在家乡。我祝你高考成功,也祝你圆梦西安!”
  孙超斩钉截铁地说:“我是哥你是弟,在这里你必须听我的安排,我们一起考西安交大。费用的问题我已经有了眉目,不许一个人掉队!”
  刘诗雨坚定地说:“大丈夫不食嗟来之食!我不要你的资助,我的路我自己走,我的人生与你无关!”
  孙超急了,一拳头砸在柳树上,那手有血流出:“好!你不读大学是吧?那我舍命陪君子,我也不读大学了!”
  刘诗雨着急了:“别别别?你可是时代的宠儿,名副其实的富二代,你怎么能和我们普通百姓孩子相提并论!”
  这句话戳到了孙超的痛处,这也是孙超的软肋。孙超最烦人家说他富二代,含着金钥匙出生的,所以,平日里,孙超从不穿名牌,不用手机,和同学一样吃食堂,学习努力用功,在班级名列前茅,在年级都是数一数二,一直和刘诗雨既是兄弟,又是竞争对手。
  本想说服刘诗雨一起考上大学,然后资助刘诗雨读完大学,两个人携手打拼一番事业,又担心伤害了刘诗雨的自尊,才出此上策,结拜为兄弟,好名正言顺地帮助刘诗雨,没有想到被刘诗雨揭了短。
  孙超重重地坐在地上,受到了打击,他看着刘诗雨,满眼都是期盼和无奈,不过他还想做最后的努力,他知道刘诗雨不是故意的,他家里正在经受着生死考验,他的祖母病重,危在旦夕;他的父亲,家中的顶梁柱,因为车床事故,右手被切掉了四个手指头。可现在距离高考不远了,短短的十几天时间,如果这时候刘诗雨放弃,十年寒窗苦的努力,就会付诸东流水。想到这些,孙超感觉刘诗雨正在经受着一场磨难,这场磨难,很可能把这个十八岁的男孩击垮,十八岁的天空不都是晴空万里,也有雾霾,也有风雨雷电。
  孙超还想做最后的努力,他握着刘诗雨的手斩钉截铁地说:“我主意已定,舍命陪君子,你不考大学,我也不考大学了,就这么定了!”
  看到孙超语气坚定,没有半点含糊,刘诗雨怕了,他担心从来“言必行行必果”的孙超真的放弃高考,他也深深地明白了孙超的良苦用心,他握紧孙超的双手:“大哥,我听你的安排,全力冲刺高考,成败在此一举!”
  两个月后,西去的列车上,坐着两个十八岁的青年,他们满怀希冀,向着梦中的六朝古都西安奔去。

“刘二啊!”

这晚我们又喝到了凌晨,还是在路边的大排档,这晚的菜挺好吃,酒也挺好喝。

果然,他叫我帮他看看学校有没有兼职的地方他先安个生。

“苍天在上,我,刘二。”

我叫王棒,拜把子是刘二提出来的,老实说我们也算不打不相识了。男人了,没有打架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是拜把子了。

不在一个地方,见面就会很少,我跟刘二基本上也没有聊过。大学生活很惬意,我也有了自己的朋友有。

两个少年,站在天空下,哈哈哈笑成了二货。

“你为什么喜欢张小理?”

宋胖子,我发誓我不吹牛逼了。

媳妇也一饮而尽。

那晚我,刘二,我女朋友,在路边的大排档喝到凌晨。刘二中间哭了,从来没有见过他那样的无助,可能还有对我的气愤吧。

“喂!”

他说:“王棒,这么多年的兄弟,你觉得我配不?”

“大家好,我叫王棒,请多多关照。”

曾经我说我毕业要去一个很厉害的公司,后来我毕业了只能坐在马路上听宋胖子。

我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你也不去打听打听,年级里面我怕过谁。

所以在这场三角恋中,我选择了退出。

“没有其他了?”

“哪个刘二?”

听到说他走了我还是有点落寞的。可能我真的伤害了他。

“王棒,你当我是兄弟不,我现在不是困难才来投奔你了,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拜把子那天是在学校教学楼的顶楼,只有我跟刘二俩人。

我笑了笑,这都什么年代了,还要拜把子。但刘二没有,他是认真的。

是呀,一块做的事情,有的人是用心对待,有的人是为了敷衍,可能我自始至终没有把刘二当做是真的兄弟。就这样吧,自始,就自终吧。

看着母亲一夜之间的变化,刘二有点恨,他恨他爸为什么不能走一条好路,也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大出息。那一年刘二长大了,不再是个愣头青了。

“哼,我怕你受不了。”

我这一拳算是跟刘二接下梁子了。

话一出我知道,刘二伤心了,他哭了,没有出声,眼泪落下来了。

“你怎么换号了?”

“妈,这样咱也不用四下借钱看别人的脸色了,你放心,我会出去挣钱的。”

刘二给我说完这些我还是很吃惊的,我觉得他来找我肯定是有事的。

“哎,王棒,人家真拿你当兄弟了。”

我回到学校给女朋友说我找到了工作,和刘二一块去做销售。

我并不知道刘二在老家的日子过得怎样,我隐约觉得不是很好。

“你呢,现在也有女朋友了吧!”

“嗯,前段时间刚拿下,人不错,绝对的正。”

“有照片没,我看看?”

其实很简单的一个事,我俩同时喜欢上了隔壁班的张小理。人美是一方面,更主要的是她学习还好。

“我,王棒。”

“走,去操场。”

什么剧情,我一下子成了小三了。

“我知道吹过的牛逼也会随青春一笑了之,把我困在城市里纪念你”

买了两瓶啤酒,一包烟。

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社会并不如我想的那样,工作真的是难找,四处碰壁还蹭了一鼻子灰。我没有想到我会因为没有工作四处流浪街头。

“嗯,你在哪,我去找你吧。”

我的成绩只能去一个专科了,刘二也是,但他没有去上学而是留在了老家开了一个烧烤摊。我北上,继续上学。

单挑的结果是我跟刘二都住进了医院,还是同一个病房。

“谁?”

图片 1

我立马反驳到,不可以,学校不让外人进宿舍。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刘二是一个感情这么重的人,我以为我们以后会各自走各自的路今后谁也不找谁。

女朋友安慰我说没关系,她不在乎。

做着做着就有了感觉,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跟张小理在学校的小路上牵手了。第一次啊,我紧张的不像个男人。还被嘲讽了一下。

他说没关系,可以和我挤在宿舍。

那是在大二快结束的时候,刘二打电话过来了,说他把店铺买了,打算过来找我。

“卧槽,这烟真苦。”

“干嘛!”

校领导也意外,本来我跟刘二回学校后,校方就加强了管理,生怕我跟他再来一次更大的群殴。没想到我俩还拜了把子。对于他们来说只要不威胁学校名誉,什么事都可以。对我们来说,还挺好玩的。

刘二,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终于知道了。

来者不善啊。

“刘二,高中拜把子是你找我的,又不是我自愿的,你现在这样跟我有什么关系。”

“平时看你在年级挺能的啊,咋了,现在牵手就害羞了,有这么怂没有啊。”

扯淡,我在乎啊。

那晚过后,刘二自己找到了一个买房子的工作。他有吃苦的劲,肯学习,还有一个认真热情的态度,对顾客总是很负责人。他的业绩一直是团队最好的,干了一年升职了。

那天夜晚没事就想找刘二喷会。问问他现在的情况。

那天的饭菜不好吃,酒也不好喝,我回学校闷头睡了一天,醒来的时候,女朋友说刘二已经走了。

得知,张小理考上大学后就跟一个富二代了,过上了富家人的日子,看不起刘二,也把他拉黑了。

其实一开始我并不知道他也喜欢张小理,也没有给我说。我们还跟以前一样啊。要不是有人给我说张小理在操场和一个男的牵手散步的。

刘二带着他的兄弟,跟我带的兄弟在操场打群架。双方跟古惑仔一样,兄弟群殴,我跟刘二单挑。

打完拉着张小理走了,也许是看我带的人比较多,刘二并没有动我。

听完刘二说的,我还是很感动的,他并不知道张小理高中和我谈恋爱了,他是真的喜欢张小理,跟我不一样,不仅仅是因为好看。

刘二家在我大二刚开学不久因为他老爸犯事发生了天大的变化。她妈妈整天四处跑关系,花钱,刘二的烧烤店也是勉强保本。

就这样,和平,和睦的毕业了。

第一感觉是我被带绿帽子了,火就上来了,猛地站起来拍了桌子。

我一听来了情绪。

那个时候感觉张小理肯定没有错,也不是不三不四的女孩。因为学习好的学生给人的第一映像就是个好孩子更何况是个女生,那就应该是乖乖女了。回来我还给她说“以后他在骚扰你,跟我说。”

后来我也结婚了,刘二在我婚礼上哭了。

“今正是结拜,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唯女人不能共用。”

“没有。”

身后跟着十几个人,浩浩荡荡的开过去。果然,张小理牵着别人的手在散步。我上去就是一拳头。

“今正是结拜,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唯女人不能共用。”

也就是住院的这段时间,剧情反转了。

一家一家的找,一家一家的不要。耷拉着脑袋漫游在车水马龙的公路上。

“长的好看。”

喝口啤酒,抽一口烟。

刘二,同年级外校转学生,刚进学校没多久,转校原因,打架。

“你说。”

我穿上了公司的制服,扎好了领带走进了新的环境。

后来我的隐约得到了验证。

可能是这句话伤到了刘二,他楞在那里喝闷酒。

“王棒,我,刘二。”

我的成绩属于班级靠后的,刘二更不用说,年级靠后。是我先看上张小理的,然后我就找各种理由接触她,其中叫她做作业是最多的,一次作业五块钱。那段时间我的生活费基本都打赏给了她。

大概三个星期后,学校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

大学也快,这不毕业来了。

刘二很淡定,安慰着母亲。

我把女朋友的照片给刘二看了,老刘说一句祝福我就下线了。

我没有答应,我觉得这不现实,学校不提供吃住怎么可能安生?

本以为这场义气用事的拜把子高中毕业后就会烟消云散不复存在了。可我万万没有想到刘二是当真的。

“我跟张小理初中就是同学,她也是我的初恋,我跟她没有考到同一个高中,所以我打架叫我妈给我调到你们学校了。”

相机咔嚓一声,祝自己毕业快乐。

“我,王棒。”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吗?”刘二说。

后来刘二结婚了,有了孩子,我是孩子的干爹。

“老刘,不是我说,我算是看明白了,她张小理算个什么东西,不就是长得好看点,高中你给我说了我就觉得她不是个过日子的主,想开点,何必在一颗树上吊死呢!”

“我不管你是谁,离她远点。”

可是在我没有工作的时候,刘二第一时间想到了我,想想当初,我真的觉得,我太狭隘了,愧对那年拜的把子。

“就看看,你别多想,兄弟妻不可欺我知道。”

“就是上次来看我俩的那个刘二。”

“苍天在上,我,刘二。”

是啊,年少的时候我们以为不经意的事情,有人却认真的执行着,刘二就是,他是我的好兄弟,我欠他一个道歉。

哎呦,也只是说说,我也不能怎么样,毕竟是在校园,到处都是摄像头,我可不想叫我爸妈出现在某些校领导的办公室。

我以为我幸福的小日子可以持续下去,谁知道半路杀出个刘二。

一年的奔波,并没有改变什么,判决书还是下来了。

那段时间很消极,整天在朋友圈发着看透人生的屁话。

住院的几个星期,每天双方家长都会见到,时间久了就都熟悉了,没有了刚开始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母亲给我炖的排骨也会给刘二吃,刘二他妈买的水果我也吃。我跟刘二的关系也越来越好,他还跟我说过要拜把子。

本文由蒙特卡罗正规网站▎官网进入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笔者俩同有的时候候欣赏上了隔壁班的张小理,

关键词:

似凋零的花瓣,静的几乎彼此能听到对方的心跳

情爱火焰 柳枝倒垂,青灰蓝,一点中年古稀之年年水面如花烂漫。 他约她海边续缘,白发苍苍拄着拐杖,微波泛着圈...

详细>>

蒙特卡罗正规网站你能明白了笨驴,都在邀请阿

昆虫界举行盛大的《昆虫好声音》大赛。经过七个月恐慌的交锋,蜜蜂阿让以一曲民谣《飞过外太空》一举争夺头名...

详细>>

一些小景点买票本地人三十元一张,公子是觉着

五月二十四日,作者吃罢中饭起身出门,记得起身前笔者还习于旧贯性地看了眼日历,日历展现是公元二0一七年四月...

详细>>

一号炉被树为青少年先锋炉后,  先给大厂长

【一】下岗 在减员增效大会上,女工张秀因敢于直陈要害,说最该减的应该是领导。工人都是好工人,领导占着茅坑...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