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有两个儿子,  老人的儿子一次在海上执

日期:2019-10-09编辑作者:文学资讯

  老人正端着碗,喝着玉米粥,王乡长和乡武装部的黄部长,还有一个国家干部走进屋里,并说了此行的原因。老人一听,碗掉地上,摔碎了。
  儿子为共和国光荣捐躯。老人向组织提出申请,要求去儿子所在的连队看看,领导批准了。
  老人的儿子一次在海上执行特殊押运任务,不料,遭遇海盗突然袭击,不幸中弹,壮烈牺牲。
  老人来到海边,望着茫茫大海,波涛汹涌,他大声地喊着儿子的名字。
  过了一段儿时间,一艘战舰上,出现一个新的海军战士,手握钢枪,威风凛凛,英姿飒爽。
  海风,轻轻地吹,海浪,轻轻地摇,战舰,一声长鸣,起锚了。
  战舰上,站一个新战士,只见他含着热泪,使劲地朝老人挥着手,嘴里大声地喊道:爹,放心,儿子不会让您失望的,我要向哥哥学习,当一名勇敢的水手,为祖国抛头颅,洒热血!
  夕阳下,老人脸上荡漾着幸福的微笑。

(四)

我手足无措的这是他倒好水,然后快步走回卧室里把锅里的小碗拿出来,碗依旧很烫,我的手指被烫红了但我没觉得疼,老人颤颤巍巍的走过来,扶着墙和衣架慢慢坐下,转过头大声问我:“你吃没吃饭?”我赶忙擦擦眼泪说自己吃过了,老人坐下来安静吃饭,我安静的坐在他身后的椅子上,看着这个安静孤单的背影。

我有些不解。

后来老人渐渐年老,腿脚不是很利索,还轻微的有点帕金森,我有的时候在爷爷奶奶家玩,会看到老人吃力的打开门,哆哆嗦嗦的扔出来一袋垃圾,再转身把门关上。那年好像是老人饱经风霜的第八十个年头。

现在的我,坐在老人卧室里的椅子上,电视不是很清楚,但老人好像很满足,坐在一个沙发椅上,头微微后仰,好像是睡着了,有的时候会慢慢睁开眼睛看我一眼。我默默地注视着老人,突然很想给老人的儿子或者孙儿打一通电话。

直到今天上午,我接到一通电话,接起来,是老人的儿子。

碗随着他的手抖得很厉害,我赶紧接过去,拿起筷子,说“我吃,我吃”,声音里夹杂着要哭了的声音,我赶快吃完,走出卧室,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因为是老邻居的缘故了,两家人变得很熟悉,以前还在读书的时候,我还有的时候会去老人家里呆上一会,这时候,老人都会递给我一个橘子或者苹果,笑着看着我,我感觉他眼角的皱纹里都溢满了笑容。

我也很久没见过老人了,便答应下来,大概四点半的时候,在家吃过饭去了老人家。

紧接着我听见了老人好像在厨房烧水,我赶过去的时候,老人正熟练又颤抖着把电水壶的插座插上,安静的站在那里盯着电水壶上的亮着的电源键。我突然意识到,老人的听力可能又衰退了。

(三)

时间总是无情的在奔跑,把我们远远地落在身后,我开始工作,回爷爷奶奶的次数也开始渐渐少了起来,我几乎也看不到隔壁老人家的门再怎么开过,几乎也忘了他那四个和我同龄的孙儿的样貌,只是偶尔会在楼梯里遇见老人的儿子女儿,他们的脸上都开始爬上了皱纹。

水烧好了,老人伸手去倒水,吓得我急忙把手伸过去,大声在他耳边说着“我来我来”

在我的印象里,老人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家境一般,小儿子家境不错,女儿的家境也是普通,三个人有的因为家里住不开,有的因为工作太忙,有的因为和婆婆生活在一起,总之,都没有和老人一起生活。三个子女也算是孝顺吧,大儿子几乎每天都会来给老人准备午饭和晚饭,小儿子一周也会来好几次,女儿来的相对少一些,但我们还是经常能见到他们。

我当时在想。老人每天自己生活在这,会不会很孤独,他一定很盼望春节吧。

打开门之后,好像还是熟悉的小时候的味道,屋子里没开灯,只有老人卧室里的一盏灯亮着。我走进去,热情的和老人打招呼,老人似乎已将不太认识我了,我跟他说了好长时间,老人终于露出了我小时候那种眼角里的皱纹都是微笑的那种微笑。

再后来,为了方便照顾,爷爷奶奶也搬走了,房子空了下来,于是我们便拜托老人的儿子帮忙照看一下空房子,如果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老人哆哆嗦嗦的用筷子夹起一块鱼,怎么的都放不到另一个空碗里,我走过去帮忙,他又夹起来一只虾放进碗里,递给我,让我吃。

我很少见到老人孙儿一辈的孩子,对,也就是和我同龄。我记得大约七八年以前吧,每年的五一,十一,春节,他们全家人都会聚在老人家,十个人把小屋子挤得好热闹,老人是五一左右的生日,他们还会一起吃蛋糕,做一大桌子饭菜,后来渐渐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习惯慢慢的没有了,大概是孩子们都读了高中,后来去外地上了大学,每年聚的最齐的时候只有春节了。

老人认出了我。

我顺势挡住老人,示意他,我来做。可老人突然很着急,大声的嚷着:“不行,烫,我能拿。”我看着老人哆嗦着双手,要去拿这个锅。我急忙大声嚷着:“爷爷,我拿我拿,不烫了”,拿着锅帮忙端回了卧室的桌子上。

我转头看了看卧室里的老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大概的意思就是我想在这多呆一会,陪老人看看电视再回家。我看到他卧室里的电视一直是开着的,但却没有声音,是了,老人听不清,家里又没有第二个人需要有声音的电视。

(二)

我按着他儿子的嘱托走到厨房,有一个蒸锅,里面放着三个碗,一碗米饭,一碗大虾,一碗鱼,显然,老人已经用蒸锅自己热了晚饭。我想帮忙拿出来,触到碗边便被烫刘回来。

他跟我说了很多,有些语无伦次,大概意思就是,今晚五点左右,让我去老人的家里,帮忙热一下晚饭。

老人的爱好不多,大概就是下棋读报纸。在我小的时候经常爬树那会,天气好的时候,老人经常下楼看着大家下棋,自己偶尔也杀上一句局。老人的听力不是很好,即使带了助听器,和他说话还是要大声喊出来,老人才能操着一口不太正宗的山东话慢悠悠的回答你。

爷爷奶奶搬走之后,我就再没见过老人,那个小区我也没回去过,偶然一次路过,抬头的时候,我甚至记不清楚老人家的窗户是哪一扇了,因为在我的印象里,老人的记得窗户外面放满了绿色植物,好多盆,小的时候还送给我一盆,现在还在我家里,但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些植物也不见了,我找不到老人家的窗户,天真的以为他也搬走了。

老人却挡住我嘴里说的什么我有点没太听懂,大概就是怕我烫到,说我没倒过水。

自打我有记忆开始,我家的隔壁就住着一位老人,一直是一个人住,直到单元里的人陆陆续续的搬走又陆陆续续的有租客住进来,他依旧是一个人住,再后来,我们全家搬走,我的爷爷奶奶住进来,他也还是一个人住着。

老人挪着颤颤巍巍的步伐跟着我来到厨房,操着我熟悉又模糊的口音跟我说:“烫,你别动”,然后我看他颤抖着手,用水淋湿了两块洗碗布,放在锅的把手上,要端出去。

今天是除夕夜,此时此刻外面开始有烟花的声音了,现在的你们应该是一家人团聚在一起高高兴兴的吃着年夜饭年纪长一点的应该在聊着家长里短,年纪小一点的应该在自拍着,数着压岁钱,低头玩手机。我曾经单纯的以为,每年的这个时候,每一个家庭都应该是团团圆圆热热闹闹的,但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并不是真的那么幸福。总有那么多的无奈淹没在幸福的鞭炮声中。

我看着这个头发全部都白了的老人,他穿着干净的旧旧的毛衣,灰色有点肥的秋裤,微微驼背,脸上的皱纹好像比我离开那年深了一些。

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一瞬间,我的眼眶红了。我和老人的孙儿差不多大,二十多岁的人了怎么可能不会倒水,老人大概是把我当成了自己的孙儿一样舍不得和担心。

后来慢慢的了解到,老人的大儿子一家人,为了照顾孙子新娶进门的孙媳,一家四口人在孙媳家过除夕,小儿子因为工作原因明天才能回来,女儿一直都是除夕在婆家过年初一来老人家,这样下来,老人今年的除夕夜,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一)

老人今年88岁了,除了腿脚有些不利索听力不好以外,身体状态还算不错,思路清晰,虽然动作缓慢,但很多事还能自己来做,如果现在他的身边是他的儿子女儿孙子孙女,老人应该会更长寿吧。

在我的印象里,老人越来越开始怕冷,穿的衣服越来越多,一般都是秋天还没过,老人就套上了厚厚的秋裤和毛衣,我有的时候在想,老人在在家里都会做些什么呢?

本文由蒙特卡罗正规网站▎官网进入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老人有两个儿子,  老人的儿子一次在海上执

关键词:

爸爸妈妈十平米的宿舍里也能听见,朵娘决定要

一.母亲的故事 大家的好玩的事,都是由母亲们的故事起先的。在自己自身也怀上孩子,被老妈抚着背部大口呕吐时...

详细>>

  刘三狗死了,李某和生母韩某同舟共济

一 公元二0一五年二月二十六日(农历乙未年正月初八),刘三狗溺水而死,享年三十三岁,未婚单身。 刘三狗死了...

详细>>

四月的午后站于此地,笑的赏心悦目萌萌的小姨

(一) 用过中饭,照例出来散步,深夜人太多,小编怕吵闹,日常会选取午后。小区外有一片可作散步安歇的田园,...

详细>>

晚间躲在宿舍让室友支持染发,唯独这块土山丘

“快看快看,那套裙装挺不错,明儿上午八点秒杀,”琴二头手夹菜往嘴里送,一手拿着智能手提式无线电电话机和...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