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就让作者也为平家做点什么,重衡立即就冲到

日期:2019-10-10编辑作者:文学资讯

料理完时子夫人的后事后,平家上下消寂沉默了好一阵子,但哥哥们还没从哀痛中恢复过来,从熊野就传来了以仁亲王和源赖政密谋举兵,准备向京都进发的消息。 作为一家之长的内大臣平宗盛立刻就召集起了平家已经成年的公子们,共同商议退敌之策。除了自家弟弟,还包括已故长子重盛的几位公子,少将平有盛,左中将平清经,右近卫中将平资盛,三位中将平维盛,备中守平师盛,以及三位叔父的几位公子。 在商议之后,宗盛打算先派自己弟弟知盛和重衡带兵前往熊野讨伐叛党。 待众人散去,房内只剩下了平家的三兄弟。 “三哥,不必担心,对付这些叛党对我们来说根本不足挂齿。”知盛似乎根本不把这件事当一回事。 重衡瞪了瞪他,插话道:“你还说,要不是你强要了源赖政儿子的爱马,还在马身上烙上他儿子的名字羞辱他,他怎么会年近七十还起兵谋反!” “可是,”知盛的脸上一阵发青,:“我怎么知道他会这么沉不住气。你这是怪我吗” “好了,别吵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把叛乱镇压下来,我只怕这么一来,残余的源氏纷纷会揭杆而起。”宗盛冷冷的打断了他们,“现在平家全要靠我们了,懂吗?”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忧虑。 “三哥放心,我们一定会全歼叛党。”重衡坚定的说道。 小雪本想进去看看几位哥哥们,刚到门口把这些话全都听入了耳中。她心里一紧,宗盛哥哥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有人带了头,只怕源氏纷纷都会起兵,脑中忽然闪过源赖朝的面容,和他所说的话,心中更是焦虑,这对他来说恐怕也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吧。自己答应过时子夫人要尽力守护这个家,可如今该做些什么才好。 要是你身为男儿,必然会是个好家臣,她忽然想起武藏坊说的这句话,对啊,自己武艺不错,为什么就不能好好利用呢,虽然自己是女儿身,但又有什么关系,她的思绪好像豁然开朗起来。 “我可不可以一起去?”门口突然传来了一声轻轻的声音,小雪带着微笑的脸从门边露了出来。 三人面面相觑,惊得说不出话来。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知盛眼中闪过一丝不屑。 “我知道,我要一起去。”小雪加重了声音,语气也更加坚定。 “小雪,我们可不是去玩,你虽然箭艺不错,但是战场是个那么危险的地方,更何况你是个女的,不要再闹了。”重衡颇有耐心的说着。 小雪看了他一眼,又走上前几步,盯着宗盛道:“宗盛哥哥,现在不是讨论女子能不能上战场的问题,现在最重要的是守护平家,我们平家本来就是武士之家,如今有些小节不拘也罢,我身为平家的一员,不想什么也不做,你就让我也为平家做点什么,为母亲大人做点什么吧。” 宗盛淡淡的扫了她一眼,眼中闪过一丝难以捉摸的神色,道:“小雪,你的心意我明白,我也知道你自小跟随重衡习箭,但是战场不是逞强的地方,光靠射箭是不行的,知道吗?” 小雪盯着他,道:“我不止会射箭,那我们就比比吧,如果我能胜过你们,就请答应让我一起去。”她没有在意他们更为震惊的表情,继续说道:“那么哪位哥哥先与我比试一下。” 房内顿时一片寂静,三人都露出难以相信的表情。 “三哥,不如就依了她,不然她不会死心,小雪的性格我们都清楚。”重衡忽然开口道。“就让我陪她玩玩吧。” 宗盛沉思了片刻,便点了点头。 小雪微微一笑,走到知盛面前,道:“知盛哥哥,请借你的刀一用。” 知盛看了看她,眼中闪过一丝无奈,抽出自己腰间的佩刀,正欲交给她,忽然又一缩手,直接走到庭院里的树下,扬起刀,飞快的砍下两根树枝,示意小雪和重衡过去,交给了他们,又没好气的对小雪道:“刀剑无眼,就用这个代替真刀吧。” 小雪心中暗暗一喜,知盛哥哥一定以为自己在说气话,担心自己被重衡不小心伤到吧,看来哥哥还是关心自己的,并没有真的生她的气。“ “嗯,谢谢知盛哥哥。”她绽开笑容,冲着知盛道。知盛一愣,扭过头,口气生硬的说道:“我可不是担心你,我是担心五弟,你这疯丫头总是毛毛糙糙的。” 她不由的又笑了起来,知盛哥哥的嘴总是那么硬,她手执树枝,往后几步,道:“重衡哥哥,失礼了。”说着,就迅速的往重衡攻去。刚开始还抱着陪她玩玩态度的重衡只是笑吟吟的接她的招,几招过后,他也收敛了笑容,心中暗暗吃惊,什么时候小雪学了这个,还使得这么凌厉的招式,一挑一刺,招招难防。在旁观战的两人吃惊的对视一眼,心中所想和重衡无异,小雪一跳一跃身轻如燕,那树枝象刀又似剑,攻击更是如同蝶舞一般的华丽且流畅。 重衡对小雪的这一通招数极为陌生和震惊,几十招下来,竟倒退了几步,似有落败之势,却见小雪神定气闲,心中更是困惑,到底她这几年都在哪里,她怎么会学会这个,又是谁教她的?略略一分神,小雪的树枝已经不客气的架在他的脖子上。 “重衡哥哥,我赢了。”小雪巧然的一笑,随手扔了树枝,她又看向吃惊的宗盛和知盛,得意的眨了眨眼。 “小雪,你这是哪里学的?”宗盛一扫往常的冷静。 她愣了愣,心想总不能告诉他们自己从小跟着藤原成范学吧,自然也不能说是跟义经学的。 “嗯,嗯,我遇见了一个高人,”她支吾着转开了话题:“那么,现在是不是能让我一起去?” “毕竟你是个女孩子,战场还是不适合你,我们不能让你涉险。”宗盛想了想道。 她失望的看着宗盛,满脸的不悦。 “女孩子又怎么样,我想守护这个家的心情你们到底能不能理解!”她的语气夹着一丝怒气。这几个哥哥怎么顽固不化。 “三哥,既然她又那么想去,这次就让她去吧。别浪费了她一身好功夫。而且歼灭叛党也是轻而易举的事。”重衡忽然插嘴道。 小雪颇为惊讶的望了他一眼,他朝她笑了笑。 “就让她跟在我身边,我和知盛也会保护她的。”他继续说道。 “就是,就是,答应我吧,我一定也会小心的保护自己。”她也赶紧说道。 宗盛考虑了一会,终于点了点头。 “谢谢你啊,重衡哥哥。”待宗盛和知盛离开后,小雪满怀感激的对重衡说。 重衡没有回答,望着已经凋零的樱花树,轻声道:“小雪,我太了解你了,想做的事你一定会去做,不想做的事,逼你也没有用。所以这次,我不会阻止你做自己想做的事。”他顿了顿,又道:“希望这次我没有做错。” 他俊朗的脸上浮起一丝复杂的神色。 重衡哥哥一直都对她这么好,从小开始就一直护着她,宠着她,他真的是个非常非常称职的好哥哥,只是他一直迟迟不娶,难道他……小雪心里涌起一丝心酸,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她爱他,可是那完全是对哥哥的爱…… “重衡哥哥,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她扯开另一个话题。 重衡转过头,凝视着她,道:“可是小雪的容貌这样出色,又是女儿身,我怕上了战场会对你不利。” “这个,不用担心,我自有妙计。”小雪笑了笑。

在大军赶往熊野之时,以仁亲王和源赖政一听大军来袭,居然匆忙逃往附近的三井寺,之后又躲入位于宇治川附近的寺庙平等院。平等院前有一条长桥宇治桥,桥下河水湍急。他们想以此为障碍来抵抗平家的进攻。 待知盛和重衡赶到宇治桥时,以仁亲王和源赖政的武士们以及一众僧兵已经在桥的另一头虎视眈眈的等着他们。互发象征开战的响箭后,分据桥头两端的两军立刻张弓搭箭,开始战斗,顿时万箭齐发,惨叫声迭起。 重衡立刻就冲到小雪前面,一面替她挥落射来的箭,一面吼道:“快往后退!这里危险!”小雪第一次见到这样血淋淋的战斗场景,震惊之余居然一下子就愣住了。重衡一吼,她才缓过来,立刻抽出了长剑,一边挥落箭,一边往后退。 这时对面闪出一位穿黑色直缀的年轻人手挥长刀,一面口中大喊:“在下是五智院但马!”一面把平家射过去的箭都纷纷挥落,神勇无比的从桥上冲了过来。手起刀落,转眼之间就砍翻了七八个平家武士。平家军一时为他的气势所摄,一个疏忽,他就冲到重衡面前,举刀就砍,重衡挥刀一架,两人似乎打得不分伯仲,一看重衡有危险,小雪也顾不得那么多,纵身一跃,挺剑往但马刺去,但马一见她的脸,不由一诧,微微分神之际,小雪凌厉的剑招就把他逼的倒退了几步。 “这里交给我。”她低声在重衡耳边道。一抖长剑,又迅速的向但马刺去,没打几个回合,小雪就发现但马的刀法虽然刚烈,却没什么招式,只是凭着一股狠劲。她放慢节奏,耐心的寻找他的弱点,但马越打越急,很快,小雪就找到他的漏洞,长剑一挑,直往他的胸口刺去,剑尖刚抵上他的胸口,她忽然心中一凛,这又是在杀人了,心神微微一分,动作就缓了半拍,就这么一迟疑,但马已经架开她的剑,手中的刀已经向她砍来…… “快让开!”重衡一声大喊,一把推开她,手中的长刀也在同时插进了但马的胸中。 她一下子被推倒在地上,重衡瞪了她一眼,道:“你到底在做什么!”她满怀内疚的望了他一眼,自己真是太没用了,一眼扫去,发现重衡的左臂正在流血,那,难道是刚才推开她时被伤到的? 她心里一阵抽痛,不可以再这样了,不可以这样摇摆不定了。这里是血淋淋的战场,冷酷无情的战场,不是敌死,就是我亡,再这么犹豫的话,不仅自己有危险,还会害死哥哥们的。既然已经做了决定,就要狠下心,舍弃该舍弃的东西了。 她站起身来,握紧了手中的剑,没有说话。 “重衡,我们现在一定要强渡宇治川河。”知盛一脸凝重的说道。 重衡点了点头,道:“是,不过我们有三万大军,在渡河时一定千万小心,不要被河水冲散了。” 要强渡河了吗?小雪的脑子里飞快的转着,忽然想起以前看的一部外国战争电影,里面好像就有强行渡河的情节,因为那部电影十分精彩,所以隐约还有些记得。 她伸手拦住重衡,低声道:“如果要渡河的话,在马的脚能踩到河床的地方,要放开缰绳,踩不到的地方,要拉紧缰绳,如果有掉队的就拉着弓梢,拉着手,并肩游过去,最好是排成横队,顺水斜渡,这样被冲散的可能就小点。请哥哥这样指挥吧。”她所能想起来的只有这些了,还好看过这部电影。 重衡脸上闪过一丝惊诧的神色,点了点头。小雪的心里泛起一丝复杂的滋味,这些年来,在平家时子夫人和哥哥们的呵护下,自己都快忘了寄存在这体内的现代的灵魂了,要不是这次突然的变故,她可能还在任性的享受自己的生活吧。 知盛一声令下,除了一部分停留在桥头继续抵挡对方的进攻,剩下的两万多大军开始在重衡的指挥下分批渡河。身着各色直缀和铠甲的武士们在河里行进,远远望去,似乎无数片秋叶漂浮在河中。 一切都很顺利,小雪跟着知盛在第一批队伍里很快就上了岸,一上岸,是更加直接的贴身交战,小雪也已经慢慢调整了心态,手持长剑,心无旁念,干脆利落,刺入对方的每剑都是穿喉而过,这是她唯一能够做的,希望对方能没有痛苦的,干脆的死去。 她的鬼脸面具效果也不错,对方的一些兵士看见她的面具,已经心生恐惧,在分神的时候,全被她一一刺于马下。平家的武士们已经纷纷上岸,而且越战越勇,对方节节败退,源赖政和其儿子们最后只能全部躲入了平等院的精舍内。 “射箭!”知盛一声令下,无数带着火的箭向精舍齐发,一瞬间,整个精舍就着起火来,忽然有十几支剩余的人马从里面冲了出来,直扑知盛他们而去。这不是在送死吗?小雪有些疑惑,忽然转念一想,难道他们在保护什么人?她往一侧望去,果然有一骑忽然斜地里冲了出来,朝另一个方向飞奔而去。也没有多想,她立刻取下了背后的弓箭。 “快射,是以仁亲王,不要让他跑了!”重衡也看到了,一声大喊,苦于应付这十几个纠缠的人马,一时无法脱身射箭,在前面的几位武士也赶紧张弓搭箭,正欲射去,却见一支黑翎箭飞驰电掣般向以仁亲王背后直飞而去,准确的穿透了他的后心,以仁亲王的身子在马上晃了晃,便一头栽了下来。 “射的好!”已经解决掉对手的重衡大喝一声,知盛和武士们都把眼光转向了这位一箭射死以仁亲王的武士。 只见一位着深紫色直缀,手持黑色藤弓的年轻人英姿飒爽的坐在白马之上,染满暗色血迹的衣袂在风中不停翻飞,一头束起的黑发随风飘扬,额前的发丝轻轻拂过他的脸,不,是一张狰狞的鬼脸面具,在背后冲天的火光映照下,他浑身都晕染上了一层红色的光芒,他的鬼面具脸在火光中更多了几分诡异,几分神秘,几分恐怖,一时之间,大家都呆在了那里。 “小——”重衡正要出声,知盛制止了他。他忽然一转头,大声道:“我平家有的是这样的勇士,谁敢背叛我们平家,全都是自掘坟墓!绝不会有好下场!”底下顿时欢声雷动,士气高昂。

重衡也笑了笑,道:“那么,两天后,我们出发。”

明天就要出发了,小雪在庭院里望着高悬在天上的月亮,心里隐隐的有丝紧张。当时是自己一时热血沸腾,说了要上战场的话,现在真要出发,却又有些不安和害怕。对,是害怕。以前也只在电视上看过战争的场面,现在自己居然也要置身其中,虽然自己武艺不错,但真要入阵杀敌,是不是不一样呢?说杀人,在去陆奥的时候也杀了人,但那是失手错杀。她低下头,颈上的波光蝶链又滑了出来,她轻轻的摸着细腻的玉蝶,心中又有一丝温柔蔓延,母亲大人,请给我勇气和力量,我一定要更坚强,更坚强才可以。 义经,想起那个温柔吻她的少年,她的心里又轻微的抽痛起来,义经,如果你哥哥起兵的话,你一定会义不容辞的加入吧,那么到时,那么有一天,我们是不是会相逢在战场之上呢?我,不想有那么一天…… “小鸟,在做什么?”,这样悄无声息的潜入的人只有一个,她不回头也知道——藤原成范。他又是顺便来看自己的吧。 “没什么……”她淡淡的答了一句。 “这是真的吗?你要跟重衡他们去熊野?”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转到了她的身前。 她抬起头,成范一直挂着优雅微笑的脸上竟也有一丝诧异,目光深邃的仿佛想要看穿她的心思。 她点了点头。 “为什么,你是个女子啊。”得到她肯定的回答,他的语气不觉急了起来,心里没来由的有些烦躁。 “反正我的一切都和你无关,何必知道为什么。”她忽然冷冷的回了一句。 “你,”他一时语塞,这话好像是他讲过的。 “成范,”看着成范难得被呛得无语的样子,她忽然笑了起来,凝视着他的眼睛,道:“不要问我为什么,等有一天你有了想要守护的东西,你就会明白了。” 想要守护的东西?成范看着小雪透明清亮的双眼,一时有些迷茫起来,有吗?他想要守护的东西?这一刻,他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困惑。也许有了守护的东西,也是一种幸福吧。算了,反正平家怎么样,朝廷怎么样,京城怎么样,都不关他的事。那么小鸟怎么样,也是她自己的事吧。可是为什么自己的心里会这样烦躁。 “对了,谢谢你今天顺便也来看我一下。”她特地加重了顺便两个字。 成范不禁失笑,这女孩还记着上次的事。 “也许成范想要守护的美女太多了,都守护不过来了,呵呵,好辛苦噢。”她继续在那里调侃。 他笑了笑,不由又有些惊讶,:“小鸟,你不紧张吗?明天就要……” 小雪微笑着看了看他道:“我紧张,我也很害怕,我很怕死,真的,但是,为了我守护的东西,哪怕死也是值得的。” 她虽然在微笑,身子却在轻轻发颤,成范的心忽然抽了起来,这样的小鸟,让他有些心疼。他附下身子,轻轻的拥住了那小小的身子。 “成范?”她吃惊的抬起脸。 “今天我的肩膀就让你靠一靠吧。”他微笑着:“这可是很多女子都向往的噢。” 好臭美,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不用怕,你不会死的,你是我教出来,怎么会轻易死呢。”他温柔的撩开她的鬓发,轻轻在她耳边低语。 他身上那熟悉的黑方熏香淡淡袭来,耳根被他温热的气息吹得麻麻酥酥,成范的怀抱比想象中结实呢,好像很安全的感觉,这样靠在他的怀里,听着他有些稍快的心跳,心里似乎慢慢的平静下来了…… “哦呀,小鸟,你好像很习惯我的怀抱啊,是不是后悔当初没有嫁给我了?”他戏谑的声音很不识相的打破了这份温馨的气氛。 小雪连忙一把推开他,瞪着他,道:“谁后悔了,我呸!” 成范优雅的整了整自己的衣服,抚平衣服上的皱折,轻轻一笑。 “好了,你早点休息吧,我走了。”他看着小雪,忽然快速的低头在她的脸上轻吻了一下,笑道:“要算账就等你回来和我算。”说完,风一般的就消失不见,只留下一脸愕然还没反应过来的小雪。 “藤原成范,你这混蛋!我要杀了你!”小雪愤怒的声音回荡在六波罗的府邸内—— 第二天,知盛和重衡在门外等着小雪一起去领兵出发。 “重衡,小雪呢?”知盛打量了四周,却没有发现小雪的影子。重衡也摇了摇头。忽然一阵马蹄声响起,一匹带黄色斑纹的白马从内庭慢慢的走了而来,待白马在他们面前站定,知盛他们不由倒抽一口冷气,令他们吃惊的是马上的少年。这少年身着一身深紫色直缀,长发用同色丝绳高高扎起,衣着并无特别之处,只是他的脸上却覆着一张薄薄的鬼脸面具,带着几分狰狞,浑身上下因这张面具而散发出凌厉的气势。 “什么人。”重衡按刀沉声问道。 “呵呵呵……”那人发出一串清脆的笑声,掀起面具一角,露出一个截然不同的可爱微笑道:“重衡哥哥,是我。” “小雪?”他和知盛不由一惊。 “嗯,古有兰陵王因面容姣好若女子而用面具震慑敌人,那么今天我也可以照搬照用,不是吗?”她微微笑着。 重衡释然的笑了笑,道:“不错,好办法。”知盛望着小雪,眼里又隐隐的闪过一丝失落。

小雪看着他们,接触到两位哥哥喜悦,惊讶,又夹杂着忧虑的复杂眼神,她自己又何尝不是百感交集。从现在开始,自己的命运,已经完全改变了,自己再也不是那个任性,撒娇的小女孩了,再也回不到过去了,既然选了这条路,现在,也只能沿着这条路一直,一直的走下去。因为——她有必须要守护的东西。

这一仗赢的十分漂亮,以仁亲王和源赖政父子们全部伏诛。在知盛他们带大军回来时,早就得到这个好消息的宗盛也露出了不怎么常见的笑容。小雪早早就回了府邸,换回了女装,这个秘密她可不想太多人知道,如果女子的身份被拆穿,恐怕会影响士气。 “小姐,内大臣大人请您过去。”宗盛的侍从忽然在门口通报。 “嗯,知道了。”她淡淡回答了一声,宗盛哥哥让她过去做什么?不过她这次表现好像不是那么差,应该不是责备她吧? 走到宗盛的房里时,只见三位哥哥都在那里。 “小雪,这次做得好。”宗盛微微一笑,听到这句话,她的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宗盛看着她,从腰间取下一柄不长不短的宝刀,道:“这柄小乌宝刀是源氏一族的家传之物,是父亲大人在平治之乱时所得,锋利无比,今天我就把它送给你了。” 小雪一愕,伸手接过了刀,从外表上看似乎不怎么起眼,柄上镶着乌状金属,她轻轻从刀鞘中拔出刀,刀刃所发出的凌厉的光芒令她眼前一闪,再仔细一看,这把刀居然两面有刃,双刃刀? “三哥,这双刃刀对小雪来说会不会危险了点,我怕小雪伤到自己。”重衡忍不住开口道。 宗盛深邃的凝视着小雪,道:“小雪是绝对不会伤到自己的,这把刀只会沾上敌人的血。对吗?” “当然。”小雪应了一声,站起身来,顺手使了两下,刀轻而薄,说它是刀,更象是剑,比自己常用的这把剑使起来更加得心应手。 “你要是勉强就算了。”知盛也在旁边说了一句。 小雪摇摇头,笑道:“好的很,多谢宗盛哥哥。” “小雪,难为你了。”宗盛忽然低低的说了一句,眼神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哥哥们在担心她吧,她的心里顿时温柔起来,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忙道:“什么难为不难为,我也是平家一员嘛,再说上阵杀敌比我想象中的刺激多了。大家不要担心了。” “我们这个妹妹真是错生了女儿身,从小就是精灵古怪的。”知盛忽然笑了起来。“就是,就是,我们还不都吃过她的亏,呵呵,闯祸的是她,结果挨骂的都是我们。”重衡爽朗的笑道。 “知盛,你刚开始可是一直看小雪都不顺眼。”宗盛轻轻道,他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 知盛一愣,又笑起来,望着小雪,沉声道:“我到现在也没看顺眼过这个大胆妄为的妹妹,不过——”他顿了顿道:“这段日子她不在,还有点不习惯呢,好像有点寂寞。”他说完,四周似乎一下子安静下来。宗盛和重衡似乎都若有所思。 “所以啦,现在我回来了,你们可都要小心了,我保证,绝对不会让你们感到寂寞的。”小雪一边说着,一边在脸上露出一个坏坏的笑容。 “这话听着好像有点危险。”宗盛眯了眯眼。 “那,四哥,我还是宁可选择寂寞吧。”重衡笑着拍了拍知盛的肩,知盛也看着小雪笑了起来,轻轻说了一声:“疯丫头。” 很幸福,不是吗?至少现在还有这些爱着自己,关心自己的亲爱的哥哥们,那么为了他们,为了这个家,为了守护这难得的亲情,又有什么不能做呢,如果能保护眼前的这一切,杀人又怎么样呢,自己的刀上染满敌人的鲜血,又怎么样呢,她绝不会退缩,为了他们,不想退缩。就让自己继续做一个连自己都讨厌的残忍的杀人犯吧,因为——值得。

只是——心里没来由的难受起来。

今晚不知道藤原成范会不会顺便来一下呢?不过他可能也不敢来吧,居然敢调戏她,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要是再让她见到他,非要好好教训他一顿不可。 “小鸟,你还是好好的站在这里,我好高兴啊。”这个成范,居然还有胆子来。小雪听见他的声音,转过头去,今天的藤原成范只着件简单的纯白的狩衣,唇边永远都是那丝处惊不乱优雅的笑容。 她哼了一声,道:“你还有胆子来,不怕我和你算账吗?” 他笑得更加迷人,道:“我这不是自动上门,让你算账了吗?”看他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小雪心里忽然产生了想做点恶作剧的念头。 她冲他甜甜一笑,道:“我怎么会真的和你算账呢,呵呵,我也知道你是开玩笑嘛……”一边说着,一边慢慢靠近他。趁他摇扇分神的时候,忽然抽出那柄小乌金刀,纵身一跃,朝他头上的乌帽刺去,这个分寸她当然把握好了,只是想吓吓他。而且他一定会闪开得。谁知一刀过去,他却一动也没动,刀去势太快,她一愣,刚想收回来,无奈刀刃太过锋利,已经一刀刺穿乌帽,刀刃的寒气割断了他的发绳。 一瞬之间,只见他满头乌黑的长发流水一般倾泄下来。 “你是笨蛋吗,怎么不躲开。”她扔下了手上的刀,赶紧查看他有没有受伤。 他低着头一言不发,长发遮住了他的脸,看不出他的表情,也看不出哪里受了伤,这样沉默的成范让她的心里有点发慌。 “成范,你没事吧?”她的语气软了下去。 “你到底有没有受伤啊?你倒是说话啊。”她的语气焦急起来。 忽然只听一声轻笑,成范一抬头,撩起遮住脸的长发道:“我为什么要躲,你怎么可能舍得杀我呢,呵呵,是不是。” “你,你耍我!“她一时气极,正要一拳打去,忽然手被他一下子抓住了,他凝视着她,轻声道:“小鸟,我知道,他们说的带着鬼面具的人就是你。” 成范的长发在风中微扬,没有结上扣的白色狩衣内若隐若现的露出内衬的蓝色暗花净衣,月光下更是显得姿容风流,高贵中带着几分慵懒,潇洒中带着几分不羁,令小雪诧异的不是他的绝世风华,而是他脸上难得一见的认真表情。他那永远温暖如春水的眸子里好似被扯开一个小口子,流露出一些难以捉摸的神色。 “对,就是我,是我亲手射死以仁亲王,是我杀了很多敌人,怎么样,你没有白教我吧。”她心里一颤,尽量用兴奋的语气笑着说着。 他没有说话,只是凝视着她,忽然伸出另一只手,轻轻的抚上她的嘴角,低声道:”小鸟的心里,也在这样笑着吗。“ 他温柔的轻言细语却象是开启阀门的开关,小雪的身子开始发颤,伪装的冷静就快要被击破。 “我的肩膀可以借你噢。”他笑着。 小雪凝视着他,忽然把头轻轻的抵在了他胸口上。成范微微一愣,立刻伸手揽住了她。 “我杀了很多很多的人,和上次失手杀的不一样,这次是我主动去杀那些人,他们的血全都溅了出来,溅到我的手上,身上,衣服上,他们临死前的表情好可怕,身边到处是血淋淋的尸体,空气里全是让人窒息的血腥的味道,我的手上,剑上也全是鲜血,我真的好怕,我真的讨厌这样的自己,我是个杀人犯,刽子手,我讨厌战争,讨厌……”她紧紧抓着他的衣襟,似乎在自言自语的说着,尽情的发泄着。 他的心隐隐的痛了起来,把怀里的身体搂紧,低下头,轻轻的用下巴摩挲着她的头顶。笨蛋,你要是早嫁给我不就什么事也没有了,何必象现在这样辛苦,他的心中忽然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既然选了这条路,就不要怀疑的走下去吧。只要你自己觉得值得,为了守护重要的东西,这是值得的,不是你说的吗?”他柔声道。 “嗯,我知道,我,只是讨厌杀人的感觉,也许是因为还不习惯吧。”她低低的回道。“我又不能和哥哥们说,怕他们担心。” “那……这么说出来是不是好多了。”他笑道。 “嗯。” 良久,他稍稍动了动。 “你不要这么小气,肩膀再多借一会又不会少块肉!”她忽然察觉到了,不客气的说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啊。”他有些无辜的说道。 “只要,,只要,,再一会……”她喃喃说着:“很快,我就会完全适应的…… “笨蛋——谁也不会讨厌你的。”他无奈的说出这句话,更紧的抱住了她,内心深处好像有什么正在慢慢融化。 成范衣服上散发的黑方熏香,真的很舒服,心里那种难受气闷的感觉好像快消失了……一会儿,只要再一会儿……就好

本文由蒙特卡罗正规网站▎官网进入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您就让作者也为平家做点什么,重衡立即就冲到

关键词:

实在是有人在叫重衡表哥,你就让笔者也为平家

站在六Polo府邸前的一刹那,瞅着熟习的成套,小暑心跳的飞速,就快无法呼吸了。她定了定神,深深的透气了一口气...

详细>>

你就让我也为平家做点什么,待知盛和重衡赶到

在部队奔赴熊野之时,以仁王爷和源赖政一听大军来袭,居然匆忙逃往周边的三井寺,之后又躲入位于宇治川周边的寺...

详细>>

不曾超出白露吗,源赖朝猛然说道

时间总是过得飞快,这一段时间倒也相安无事,只是赖朝对义经的态度总是不冷不热的。转眼到了秋天,秋高气爽,...

详细>>

义经也吃惊的看着赖朝,你刚才说兄长最近只是

秋去春来,转眼之间小雪已经在伊豆住了快两年了,虽然在这里和义经一起很快乐,但是总会不自觉的想起时子夫人...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