怨极弦能说,小女孩子练霓裳今天特来探访道长

日期:2020-01-26编辑作者:文学资讯

图片 1 【1】莫把幺弦拨,怨极弦能说
  
  秋夜。无风。有月。
  月已残,如钩,更如一把出鞘的弯刀。
  云龙客栈。
  冷冰然负手在灯下踱步,一对如帚的浓眉,拧成了一个死结。踱到窗前的时候,冷冰然忽然停止脚步,右手猛地握住了腰间剑的剑柄。
  凝神,静听。
  窗外,依旧无风,却隐隐约约传来一阵琴声。一阵幽怨如泣的琴声。
  “来了,终于来了。”冷冰然目注着窗外残月,喃喃自语道。
  幽怨的琴声愈来愈近,亦愈来愈清晰。
  冷冰然蓦地身形急转,飞也似的掠出门外,离开了客栈。
  杨柳岸。
  随风飘动的绿柳柔丝,正如江南少女的千丈烦恼之丝,柳梢浸泡在月下清澈的河水中,不管怎么洗,总带着些许淡淡的春愁。
  柳下,盘坐着一个正在抚琴的白衣少女。
  琴声凄苦,怨极如诉。
  白衣少女低着头,全神贯注地拨弄着琴弦,看也不看已负手立在她面前的冷冰然。
  “唉!……”冷冰然忽然沉重地长叹了一声。
  琴声嘎然而止。
  “冷哥,你准备好了么?”白衣少女抬起头,美目幽幽地注视着冷冰然道。
  冷冰然抬头望月,黯然道:“月妹,你我非得一战么?”
  白衣少女又低下头,抬手拂了一下琴弦,蹙眉道:“谁叫冷哥你是武当的掌门继承人,而我练寒月,偏是魔女之后!”
  冷冰然的双目中,俱是痛苦之色:“我的卓爷爷与你祖母练霓裳,亦因正魔之故,罗带同心结未成,落得归隐天山,各居一峰不相见!如今,难道你我,还要步他俩的后尘吗?”
  练寒月恨声道:“你武当自称名门正派,却迂腐不堪。我祖母,就是为了你那优柔寡断的卓爷爷,一夜白头,伤心欲绝!直到现在,你武当仍是满口仁义道德,欲杀我而后快,你又何必多言?拔你的剑吧!”
  “月妹!”冷冰然面色沉痛道,“我……我怎么可能与你动手,更不可能杀你!”
  “是么?”练寒月冷笑道,“我呆在天山,你们武当的人追至天山。如今,我呆在江南,你不是来赶我走,又来此处作甚?”
  冷冰然凄然道:“月妹,你误会我了!我武当的人追你至天山,是因为我的卓爷爷隐居在天山。他们怕你打扰他,所以……我今夜来找你,只是来通知你,我师父玄真道长已至江南,可能会来找你的麻烦。所以我……”
  练寒月厉声道:“笑话!我的祖母何尝不也是归隐在天山!我祖母独居在南高峰,又几时打扰你的卓爷爷了?隐居天山的,还有晦明禅师(岳鸣珂),你们武当又怎么不去找他?现在倒好,你武当又想让我离开江南,到底是何道理?”
  冷冰然呐呐道:“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练寒月忽然柔声道,“冷哥,难道今夜你来,是想和我一起远走高飞么?”
  “月妹,我……”冷冰然没料到练寒月转变如此之快,有些措手不及,欲言又止,神情矛盾至极。
  练寒月见状,心一沉,低头道:“你别说了!我……我走就是,走到你永远找不到的地方!”说罢,纤纤十指猛然拨动琴弦,琴声带恨,其韵怨极。
  “莫把幺弦拨,怨极弦能说!”忽然,有人在冷冰然身后轻声吟诵。
  冷冰然面色骤变,蓦然回首,失声道:“师父?”
  练寒月闻言一怔,暗忖道:“难道是武当掌门玄真道长来了?”猛抬头,果见一个须发皆白的青衣道长,正阴沉着脸,负手立在冷冰然的身后。
  练寒月停止了抚琴,带怨的目光凝视着冷冰然,冷笑数声道:“冷冰然就是冷冰然,终究还是继承了武当臭道士的伪君子遗风!”
  冷冰然急道:“月妹,其实我……”
  “冰然!跟这魔女解释做甚?难道,你把为师交与你的任务,已忘得一干二净了?”玄真道长怒容满面道。
  冷冰然低头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怎敢违背师命?”
  玄真道长冷哼一声道:“那你还等什么?难道,你想让这魔女毁了我们武当不成?”
  “知道了,师父。”冷冰然终于缓缓拔出了悬在腰间的剑,目光极其复杂地望着仍端坐在地上的练寒月,面无表情地道:“月妹,得罪了!”
  练寒月注视着冷冰然手中流闪着寒光的剑,忽然大笑,笑声里,却透着说不出的哀怨。
  冷冰然持剑斜指着地面,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却未说话。
  练寒月大笑过后,右手忽然探到琴下,亦慢慢抽出了一把剑。月光映着剑光,折射在练寒月的脸上,照得其脸色愈显惨白。
  “正魔殊途。冷哥,不必犹豫了,请赐招吧!”练寒月抬头凝视着冷冰然道。
  冷冰然持剑的手微微颤动,双目中,流露出了痛苦之色。
  “冰然,今夜不除此女,你就别给我回武当!”玄真道长在旁厉声喝道。
  冷冰然一咬牙,斜指地面的剑猝然挑起,劈落……
  未见血光。
  练寒月也依然盘坐未动。
  横在练寒月面前的瑶琴,七根琴弦却俱被一劈为二!
  冷冰然收剑而立,低头望着脚下,缓缓道:“莫把幺弦拨,怨极弦能说。此弦既然如此幽怨,留着做甚?”
  练寒月低头凝视着散落的断弦,幽幽道:“莫把幺弦拨,怨极弦能说。断得好,断得好……可是冷哥,你知道下一句是什么吗?”
  
  【2】天不老,情难绝
  
  冷冰然心头一震,嘴唇微颤,却说不出话来。
  练寒月惨笑道:“冷哥说不出口吗?不就是天不老,情难绝么?如今,天尚未老,你我之情,却已似此琴之七弦,意皆断,情俱绝!”说罢,练寒月的一对美目,已是珠泪盈眶,泫然欲泣。
  “冰然,这魔女话已说到这份上,你还犹豫什么?”玄真道长又在旁怒声叱喝道。
  冷冰然咬唇不语,下唇,已被咬得溢出了殷红的血丝。
  练寒月低着头,出神地看着自己手中寒光流动的剑,仿佛已看得痴了,看得已忘记了冷冰然此人的存在……
  “啊!……”冷冰然蓦地仰天长啸,啸声悲苦,渗透了冷冰然此刻说不清更理不清的复杂心事。啸声未绝,一朵耀着寒光的剑花在冷冰然手中骤然绽开,流转,朝着仍持剑端坐在地上的练寒月当头罩落!
  剑花如昙,一开即逝。
  练寒月依然持着剑,闭着目,面色平静地盘坐不动。在练寒月紧闭的双目眼角,却缓缓溢出了两颗晶莹闪亮的泪珠……
  过了半晌,练寒月身后的一棵柳树忽地“轰”然从中折断,“扑通”倒在河里,溅起了冲天的水花。
  冷冰然嘴唇微动,用传音入密朝练寒月道:“月妹,走!”随即弯腰一把挽住练寒月的臂腕,身如箭射,拖着练寒月朝泛着月光的河面疾掠而去!
  “不争气的孽徒!”玄真道长没料到冷冰然会做出这个举动,立时勃然大怒,拔剑便欲追去……
  “站住!”玄真道长身后,忽然响起一声惊雷般的大喝。
  玄真道长骤闻此声,立时怔住。
  小河彼岸。
  桃树林立,桃花盛开,炫丽的桃红如一片起伏的艳海。
  练寒月倚在冷冰然的臂弯里,仰面望着冷冰然道:“冷哥,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冷冰然低下头,只见练寒月美眸流转,溢满了柔情蜜意,不由看得痴了。
  “冷哥!”练寒月粉颊飞红,含羞嗔道。
  “哦!”冷冰然如梦初醒,仰头望着天上如钩的弯月,微微一笑道:“天不老,情难绝。我不这样做,就对不起这句千古情词了!”
  “天不老,情难绝。可是,我若老了,冷哥你说,我俩的情,会不会绝?”练寒月美目幽幽地凝视着冷冰然道。
  冷冰然低下头,迎合着练寒月的一双美眸,柔声道:“月妹,纵然你此刻白发如雪,我俩的爱,也永如天地,千古不离;我俩的情,亦如绵绵流水,万年不绝。”
  “是么?”此刻的练寒月美眸含羞,妩媚无限。
  冷冰然毅然道:“别说天不老,就是天老了,地俱荒,我永不负你!”
  “好一句我永不负你!真是最难消受男人嘴!”蓦地,俩人的头顶上方,传来了一声充满愤恨的冷笑。
  练寒月闻声大惊,忙推开了冷冰然,猛地站起。
  风乍起,桃花落,散了一地。
  一个白衣如雪的老妇人,从二人头顶盘旋而下。
  老妇人白衣如雪,发亦如雪,根根白得晶莹剔透。可是,老妇人的容颜,却是绝美如花,与少女无异。
  “你?你就是练前辈么?”冷冰然看着立在面前的老妇人,失声惊呼道。
  练前辈?难道,这白发飘飞的老妇人,就是昔日名震江湖黑白两道的“玉罗刹”练霓裳?那个为了前任武当掌门卓一航一夜白头的练霓裳?
  练寒月在旁低声道:“冷哥,她就是我祖母!”
  “多嘴!”练霓裳厉声喝道。
  练寒月不禁打了个冷战,忙低头不语。
  练霓裳目光如刀地看着冷冰然,冷冷道:“你走吧!寒月此生,不可能嫁给武当的人!除非,你就此退出武当,随我一起归隐天山。”
  练寒月闻言一震,颤声道:“祖母,我……我和冷哥是真心的。”
  “住嘴!”练霓裳怒道,“我看你自从认识了此人,已把我平时教你的话,俱忘得一干二净了!你如此倾心与他,可是他,肯为你放弃武当掌门之光明前程吗?”练霓裳转头瞪着冷冰然,冷冷道:“小子,你现在就给我在寒月面前表态,放弃武当掌门之位!”
  冷冰然低下头,不敢正视练霓裳的双眼。
  练寒月见状,心忽然如堕冰窟,刚才奔涌澎湃的柔情蜜意,霎时,俱被冷冰然这无声的一低头,彻底冰封了!
  练霓裳仰面大笑道:“寒月,这回可看清了?走,跟我回去!”说罢,朝冷冰然骤然挥袖。
  桃花顿时纷落如雨,落了冷冰然全身皆是。
  玄真道长缓缓转过身。
  只见立在自己身后的一个身着青色长衫的老人,正满面愠色地看着自己。
  “卓师叔?你……你怎么也在江南?”玄真道长呐呐道。
  卓师叔?难道,这老道人,就是武当前任掌门,那个令练霓裳伤心欲绝,一夜白头的卓一航么?
  卓一航指着玄真道长,沉声道:“玄真,你先给我回武当山去!冰然是我收养的孩子,他的事,我来处理!”
  玄真道长心有不甘地道:“可是,冰然他……”
  “我说,我会处理!你现在做的事,就是给我回武当山去!”卓一航怒喝道。
  “是,卓师叔。”玄真道长低头退后,终于转过身,极不甘心地忿然离去。
  
  【3】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卓一航立在河边,面露忧色地望着彼岸,捋须自语道:“冰然啊冰然,你切莫再步我后尘呀!”卓一航望着月涌波动的粼粼河面,伫立着沉思了片刻,蓦地身如蜻蜓,点着一河的月光,朝彼岸疾射而去。
  桃树下,落红满地,触目伤心。
  冷冰然就独坐在满地的落红中间,低着头,乱发遮面,如同痴人一般。
  卓一航见状,心头大震,蹲下身,双手按着冷冰然的双肩,嘶声道:“冰然,这是怎么回事?寒月呢?”
  “络纬秋啼金井栏,微霜凄凄簟色寒。孤灯不明思欲绝,卷帷望月空长叹,美人如花隔云端。”冷冰然黯然吟罢,缓缓抬头,望着卓一航道:“卓爷爷,你怎么也离开天山了?那优昙仙花怎么办?”
  卓一航道:“优昙仙花现在有你的辛叔叔(辛龙子)守着,无碍。我下江南,还不是放心不下你!我现在问你,寒月呢?”
  冷冰然颓然道:“走了。跟着练前辈回天山了。”
  “什么?她也来了?”卓一航面色骤变,急道,“冰然,你都跟她说了些什么?是不是她要求你放弃未来的武当掌门之位?而你又不同意?”
  冷冰然面色沉痛地点了点头。
  卓一航霍然站起,顿足道:“真是个傻孩子!”沉默了半晌,卓一航神情肃然地望着冷冰然,正色道:“冰然,实话告诉我,武当掌门之位,在你心中,究竟占何地位?”
  冷冰然苦笑道:“这武当掌门,不当也罢。我只是觉得就此放弃,有负师恩,更有负卓爷爷的厚望。”
  卓一航释然道:“傻孩子,原来你心头放不下的是这个。武当看重你,只是因为你是我从小收养的孩子。你放心,除你之外,武当掌门的后继之人,还有岭风呢。”
  “你是说秦师兄吧?我正巴不得把掌门之位让给他呢!”冷冰然闻言精神一振,立时长身而起。
  卓一航捋须微笑道:“那你现在,心中可还有何顾虑?”
  冷冰然低头道:“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卓一航仰首望月,缓缓道:“只要找到了她们俩,你心中那千千之结,自然就迎刃而解了!”心中却道:“真要找到了她们俩,我见了霓裳,心中何尝也不是绕满千千结!也不知该说什么才能得到她的原谅?”
  “水风轻,萍花渐老。月露冷,梧叶飘黄。遣情伤。故人何在?烟水茫茫。”冷冰然剑眉紧皱道,“可是现在,卓爷爷,你看这茫茫烟水,我们倒是从何找起?”
  卓一航忽然沉默不语。
  冷冰然见状一怔,刚欲再说什么,卓一航忙低声道:“冰然你听,这桃林深处,好象有人在打斗。”
  冷冰然遂屏息静听,果然隐隐听到一阵阵兵刃相击声。
  卓一航道:“走,冰然。我们去看看。”
  月光下,桃林中,落红翻飞,这本该是文人笔下,一幕充满诗意的画面。此刻,任谁置身其中,却都能感受到纵横在这桃林间的剑气!
  剑气漫天。
  在桃林间恶斗的人,因为斗得太过激烈,只能辨出是一黑一白的两条人影。在离二人不远处,立着一个亦在观战的白衣少女,正是练寒月。
  “寒月?真的是寒月!卓爷爷,寒月她们,还没走!”冷冰然狂喜道,随即注视着林中的这二人,又皱眉道,“卓爷爷,这白影,一定就是练前辈了,不知那黑影,却是哪位前辈高手?”却见卓一航竟双目蕴泪,神情甚是激动。冷冰然不敢再问,只得继续转头观战。这一转头,冷冰然顿时吓了一跳。   

“那好吧,看你穿越一趟也不容易,就送你几盒吧,顺便代向卓前辈问好。丸子效果好的话,就在那边多为贫道宣传一下。”

没想到这白发魔女经历一番情劫,世事早已看淡,竟然也修炼得性情温柔,谦谦有礼起来。

图片 2

一边吃着九蒸九晒黑芝麻丸自己养生,一边把它当做生意来做,利益众生,养生和生意,利己与利人完美结合,两全其美,鱼翅与熊掌兼得。

九蒸九晒黑芝麻丸及其他数十上百种系列产品诚招微信代理商,欢迎有兴趣者加盟!

图片 3

玄真道长正忙着,突然听见一女声自报练霓裳,不由嚇了一大跳,转身定睛一看,原来是一美貌白发中年女子,玄真道长当然知道前朝武当掌门卓一航和江湖女侠练霓裳的爱恨情仇传奇故事。

白发魔女远远瞥见玄真道长正在晒黑芝麻,一头乌发长及过腰,垂在胸前,不由暗忖道:“这六十多岁的老道兀自一头青丝飘飘,着实令人羡慕,看来此行不虚。”想到这,她不由加快脚步趋近抱拳打拱作揖问候:“道长正忙呢!小女子练霓裳今日特来拜见道长有一事相求。”

图片 4

善哉、美哉、悠哉、游哉,顺其自然,何乐而不为?!

图片 5

卓一航终于回天无术,费尽九牛二虎之力远赴天山,千辛万苦采来的雪莲依然未能使练霓裳的满头白发转为青丝,这让他一直耿耿于怀,内心愧疚不已,但又一筹莫展,不知如何是好。

图片 6

玄真道长目送白发魔女渐渐远去的背影,用手捋了捋长须,不由一阵暗暗得意:“看来贫道秘炼的九蒸九晒黑芝麻丸和九蒸九晒黄精丸确实名不虚传啊,连白发魔女都知道了!耶,么么哒!”

预订联系电话:13307406904,微信同号。

话说这一日,秋高气爽,艳阳高照,玄真道长正在草棚前聚精会神地用两手翻晒黑芝麻,没察觉到竟然有人来到跟前。

图片 7

“唉!道长别提了,那个冤家采来的雪莲不管用,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也为此事终日纠结于心,忽一日,偶听得道长您秘炼的九蒸九晒黑芝麻丸和九蒸九晒黄精丸治白发、脱发有奇效,故趁此良日穿越而来,乞讨两盒服用试试。”

“好的,没问题!谢谢道长恩赐芝麻丸子,这厢别过,我赶紧回去服用吧!”白发魔女话音刚落,旋即飘然而去……

图片 8

图片 9

“练女侠,你不是早就死了吗?你的头发怎么还是白的呢?卓前辈不是为你去天山采来了雪莲吗?”

练霓裳也是哀莫大如心死,依然是缘愁似个长,白发三千丈。忽一日,她不知从何处闻得武当玄真道长秘炼的九蒸九晒黑芝麻丸和九蒸九晒黄精丸可使白发转黑,齿落更生,久服还可长生不老,返老还童。

于是,练女侠久已荒凉的心仿佛如沐春风般盎然出一股希望的生机,玩起了穿越之术,慕名找到玄真道长的茅舍,登门求见。

本文由蒙特卡罗正规网站▎官网进入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怨极弦能说,小女孩子练霓裳今天特来探访道长

关键词:

我们一直以来决定将上五个月三万元工商税职分

玉米满仁季节,胡桥村八百多户山民们躁动不安起来,原因是以此几辈都没出过叁个卖绿豆的芽的荒僻小村,采纳了...

详细>>

您猜他的性情怎么着,他收受一家广告集团通报

十分从新加坡回到的时候,笔者正小心严谨用专项使用长柄舀汤的小勺把双门双门电冰箱奶桶里奶精冲泡的纯奶往杯...

详细>>

  魏啸才从汪家回来就走进粉坊,他让魏啸才

十数天后,赵四成来找魏啸才。他让魏啸才跟他去孚远,他告诉魏啸才,在孚远已经找好了要烟土的人。 魏啸才一蹦...

详细>>

三个机敏似的附着在他生命里的才女,  魏宗

天茂是在七日后被哈萨克斯坦共和国牧民送回木垒河的。 那天,天茂从狂奔的骆驼上摔下来,右胳膊断了,还断了三...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