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阿大学一年级见到陈小波现身,  梅望

日期:2020-02-02编辑作者:文学资讯

  梅听说城里人的钱好赚,比种地来的快。只要帮人做做饭洗洗衣服一个月的收入赶得上她在家辛辛苦苦种一年的地的了。
  梅和丈夫商量要去城里打工,闷葫芦一般的丈夫只好蹲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吸着烟,屁都没有一个。
  梅看着丈夫的怂样,咬咬牙一狠心走了。
  梅长得干净利索,嘴也甜,她很快被一位大哥领回了家。这位大哥听说在市政府是个不大不小的官,看上去和蔼可亲,他的妻子患了脑梗,摊在了床上。她的主要工作就是伺候这个病人,连带着做饭洗洗涮涮。工资比她想象中的高处许多,所以梅干得很卖力。
  这位大哥姓陈,从不把她当成下人。只要回来早就会主动做饭,梅总是不好意思和他同桌吃饭,这样看来他们更像夫妻,而躺在病床上的女人只是个多余的累赘。
  这一天梅做完了所有的工作,拖着劳累的身体走进了浴室,她痛快地洗了一个热水澡,正准备上床的时候,男主人陈大哥回来了,他带着满身的酒气,扑到了她身上。
  梅被吓坏了,连忙伸手扶住了站立不稳的陈大哥,谁知几经挣扎,她的睡衣扣子开了,露出白花花一大片诱人的春色。
  看见陈大哥眼睛都直了,她害羞地掩上了怀,背过身去。
  一双手臂紧紧地在她身后抱住了她,低声说道:“你看你姐的身体,废了,早晚难逃一死,你要是从了我,以后我帮你办个城市户口,等你姐一走,我就把你扶正。”
  陈大哥嘴里呼出的酒气,熏晕了梅的头脑,她浑身一软靠在了他的怀里。那一刻她的眼前像是过电影一般,看见自己过上了锦衣玉食的生活,入出坐上了小车,还有她尊敬的陈大哥浪漫地为她准备了一束火红的玫瑰,她的脸渐渐荡起了向往的微笑。
  陈大哥喘着粗气的唇吻住了她的脖颈,冰冷的感觉让她浑身一机灵,突然她想起了睡在屋里的大姐,那个善良的女人,总是对她连声谢谢,还给她不少衣物鞋袜,梅知道这些东西贵重,她拒绝,大姐就叹气说:“留着我也用不上了,不如你穿上,好看。”可是丈夫不是鞋袜,大姐也绝不会相让,而且大姐就睡在屋里,她怎么能?挣扎出他的怀抱,逃一样跑进屋子。
  还好陈大哥没有追上来,她意乱心迷地躺在床上,这一夜她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里,陈大哥的妻子变成了鬼,整天跟在她身后,还有她做老师的丈夫,他闷头坐在村头,眼睛看着大路期盼的眼神刺痛了她的心……
  第二天,梅没说一声就走了,这个月的工钱都没有拿。
  她提着行李出现在村门口的时候,丈夫果然等在哪里,看见她,丈夫的脸乐开了花,她撇撇嘴委屈地说:“城里的钱不好赚,我一分钱也没赚到。”
  丈夫听完只是憨笑没有半点不悦,手忙脚乱地抢过她手里的行李,率先走了。
  梅向远处望了一眼,春天里野地里的花儿才会灿烂,因为那是属于她的位置。      

这一年开春,天佑镇出现一桩怪现象,一口百年清亮老井突然冒出浑浊的水来,天佑镇的人们感到十分奇怪。紧接着天佑镇遭受了近百年罕见的旱灾。老人讲,灾祸来临之前,必有怪异之事发生。想必这老井流出浑浊之水,是在向世人预示这场罕见的旱灾。
  要说这口百年老井,它所在的位置靠近王阿大家后院。而陈小波家就住在王阿大家隔壁,两家人左邻右舍、过往甚密,王阿大和陈小波更是打小玩在一起好兄弟。
  这一日周末,陈小波翻过自家的院墙来找王阿大家玩捉迷藏。因为是在王阿大的家中,所以陈小波躲来躲去总是给他找到,后来,陈小波跳出王阿大家的院墙,躲在老井的后面,王阿大在他家的院子里当然找不到陈小波了。
  王阿大失去了耐心,大叫陈小波出来说他认输了。就在陈小波美滋滋想要走出来的时候,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嘎吱嘎吱的脚步声。他回头看见一个白衣女人,这女人好像是从不远处的小树林里走出来的,只见她低垂着头长发遮住了脸,根本看不清面孔。又见她走路的姿势非常诡异。开始走得很慢很慢,突然间身子一晃,已经来到了陈小波的面前。她停顿了一下,径直向井口走去,然后,竟然毫不迟疑地跳了进去。陈小波被吓得面如死灰,连滚带爬,向王阿大家后院跑去。
  王阿大一看见陈小波出现,立刻抓住他说:“哈哈!我找到你了……”话还等说完,只见陈小波两眼一翻昏死了过去。
  昏迷中陈小波,不住地大喊大叫“有人跳井了!快救人……”紧接着就高烧不止,打针吃药全不见效。老人们说:“这孩子八成是中邪了,找个神婆看看兴许就好了。”陈小波父母真的就去请了一位神婆,神婆看了陈小波后,命他父母速去寿材店扎个大小如同陈小波纸人来,在纸扎人的身上贴上他的生辰八字在老井的边上烧了,然后神婆亲手穿了一串铜钱挂在了陈小波的身上。他的烧才渐渐退了,捡回一条命来。
  等陈小波醒来之后,父母问他那天在王阿大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他完全不记得了。他父母又问王阿大,王阿大支支吾吾地说他也不知道,这事渐渐地也就被人遗弃了。
  转眼间陈小波和王阿大都长能了大小伙子,陈小波争气地考上了大学。刚上大学不久,他交了一位漂亮的女朋友素素,俩人很快同居在了一起。
  这一天晚上,在他们俩租的小公寓里。素素躺在陈小波的怀里,见他身上挂着一串铜钱,非常好奇地想要拿到手里看看。陈小波急忙阻止说:“我妈说这个不能随便拿下了。”
  素素一撅嘴,不高兴地转过身子。
  陈小波怕她生气,赶紧把铜钱锁拿下来放在她手里,素素这才高兴地转过身子。陈小波宠爱地摸着她头发说:“我爸妈打电话催我几遍了,问我暑假啥时候回去。”素素反身趴在他胸前说:“你们那里好玩吗?”
  陈小波笑着说:“好玩……”经过他对家乡一阵吹嘘,素素竟要和他一起回去过暑假,陈小波正是求之不得,俩人便商量着第二天一早就走。之后俩人嘻嘻哈哈地闹一阵才闭灯睡觉,临睡前素素把那串铜钱锁扔在了一边。
  当陈小波迷迷糊糊刚睡着时,突然听见一声怪异的响声,猛地睁开眼睛见自己站在王阿大家后院,面对那口老井。那怪声似乎就是从井里传出来了。这时刮起了一阵冷风,树上的叶子被风刮得漫天飞舞,风越来越强劲,被刮起的叶子也就越来越多。
  井口慢慢伸出一双手,枯白的手,然后一个白衣女人缓缓地从井中爬了出来。她的头发挡在脸前,还是看不清她的样子。她一步一步慢慢地向他走来,动作怪异。突然她猛一抬头……整个人已经站在了陈小波的面前,陈小波顿觉一股腐败令人作呕的气味扑面而来……
  陈小波一下子坐了起来,大口大口地喘气,脸上还流着冷汗。他转头见素素睡得正香,怕惊动她,复又躺下,躺下后怎么也睡不着,睁着眼睛一直到了天亮。
  第二天陈小波早早就起来收拾行李,打电话订火车票,一切弄好后才叫素素起床。俩人简单地吃了点早饭后,打车来到火车站。
  一日的火车,俩人到陈小波家时,天色已晚。素素本来就生性胆小,又从来没来过乡下。村里的狗叫声都会吓得她微微颤抖,紧紧抓住陈小波的胳膊,后悔不该和他来这个鬼地方。
  陈小波的父母见儿子带回来这么个娇滴滴的女朋友非常高兴,特意为他们准备了丰盛的饭菜。素素草草地吃了几口就不吃了。
  夜里俩人不便同床,素素被安排到父母屋里和母亲同睡,他则和父亲睡在他的小屋里。半夜窗外刮起风,风声很大。刮得窗户咔咔作响,陈小波被这风声惊醒,他隐隐听见狂风中似有人在笑,一个女人的笑声……他一激灵,伸手去抓脖颈上的铜钱锁,才想起被素素看后,不知道放在了那里。
  这一夜,陈小波辗转反侧很久才迷迷糊糊睡着。睡着后他做了个梦:梦里他看见一个女子的背影,正在忙碌地做着饭。不防从外面溜进一个男人,这个男人走进来以后,一把抱住了女子。
  女子惊呼了一声用力地挣扎着,可是怎么也挣脱不了男人挟制。女人急了操起案板上的刀,挥刀就砍。男人急忙松手躲开,这时屋里传来婴儿的啼哭声,男人一个箭步冲进屋子,女子提刀追了进去。只见男人伸手扯住婴儿的腿,用力举过头顶。
  女人嘶声大叫:“不……”
  男人狞笑道:“脱!把刀扔了,脱光所有衣服……”
  女人犹豫了一下,男人见状把婴儿举得更高,婴儿吓得哇哇大哭。这哭声就像一把剪刀狠狠地扎着女人的心,一滴泪水滑下女人的面颊,滴在冰冷的地面上,同时掉在地上的还有那把握在她手里的刀,随后是她身上的一件件衣衫。
  当赤身裸体的女人站在男人面前,男人咕噜吞了口口水。随手把婴儿抛在了炕上,婴儿被摔得半天没有气息,女人想扑过去看孩子,可身子早已被男人楼在了怀里……
  陈小波使劲地闭上了眼睛,不忍再往下看去。那个十恶不赦的男人竟然和自己的面容有七八分相像,而女人活脱脱就是素素的翻版。
  就算他闭上眼睛,女人那撕心裂肺的哭喊声,男人的狞笑声,仍然像潮水一样,一波一波涌进他的耳朵里。他拼命地摇头……突然这些声音戛然而止,他惊恐地睁开眼睛,看见女人赤裸着身体浑身青一块紫一块,嘴角流着鲜血,拼命地摇晃着不再哭闹的婴儿。最后在她嘴里发出一声绝望的吼声,飞身跑了出去,一头扎进了老井之中……
  陈小波伸手想要拦在她,一激动猛地坐了起来,原来又是一场梦。可是这个梦让陈小波坐不住了,他起身穿好衣服,找到村里的老人,打听老井里是不是淹死过人。
  老人回想了一下,沉声道:“我也是小的时候,听我们那个时代的老人讲起过。那口老井曾经淹死过一个死了丈夫的寡妇,当人们把这个寡妇捞出老井的时候,发现她赤身裸体满身伤痕,没人知道她曾遭遇过什么。好心人把她的尸首抬回她的家时,发现她的孩子死在屋里的炕上,她的衣服凌乱地抛在地上。”说到这里老人停住了。
  陈小波急急地追问:“后来那?”
  老人笑了笑说:“后来我也不知道了,因为小的时候我听到这里,感觉害怕就跑出去和朋友玩去了。”
  从老人家出来,陈小波心里的不安正在逐渐加深。天哪!老井里果然死过一个女人,而且赤身裸体、满身伤痕。那么他的梦是真实的了,难道是他前世造的孽?这未免太荒谬了!
  陈小波边走边想,突然听见有人远远地在呼叫着他的名字,他听出是母亲的声音,急忙迎过去。
  母亲看见他紧张地问:“小波看见素素了吗?我睡醒后发现她并不在床上,摸她的被窝冰冷,像是根本没人睡过。还以为她和你在一起,可我推开你小屋的门,发现你也不再屋里。
  陈小波听完母亲的话皱着眉头说:“我没和她在一起,早上也没见过她……”说完他突然像是想起什么来一样,撒腿就往老井那里跑去。
  母亲在身后叫他,他像着了魔一样,不理不睬,只是一个劲地跑。
  老井越来越近,果然见素素立在老井的前面。陈小波慢慢地走进,小心地叫着素素的名字。素素慢慢地转身,脸上带着诡异的微笑,然后一闪身跳进了老井之中。
  陈小波大叫一声,伸手去拉素素。可惜晚了一步,素素已经坠入井中。陈小波的心一沉,趴在井口大叫着素素:“素素……素素……”
  突然一只苍白的手伸出了井口,一把拽住陈小波的胳膊。猛地一拉,陈小波闷哼了一声被拉进了井中,井里冰冷的水瞬时吞噬了陈小波身躯,他想挣扎,可是那只冰冷的手紧紧地抓住他的胳膊往下拽,一起向井底沉去。

本文由蒙特卡罗正规网站▎官网进入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  王阿大学一年级见到陈小波现身,  梅望

关键词:

卜岳丈原本是墟落里多年的会记,二混子近些年

“二混子被人把腿给打折了,还是粉碎性的,听大夫说,将来就是好了也要变成残疾,轻是拄拐,弄不好就要瘫痪。...

详细>>

蒙特卡罗正规网站也许有一些人会说霍二从地点

一 黄土坡家槐庄上着小学的妞妞和她的曾外祖母未有代沟。一来妞妞周岁的时候阿娘就过世了,老爸常年的在外打工...

详细>>

杨艳就非要他说,"孩他爸与朋友一定要分轩轾

已有七岁儿子的杨艳,近来可能是爱情小说看得多了,心里便不由地联系到自己:“是啊!都说爱是三年之痒。现在,...

详细>>

  一根烟只为他心中的烈火,既然写雅安同胞

风华正茂、心里向佛 灯火温暖着夜的落寞,月色慰藉空旷的原野。 生机勃勃根烟只为他内心的烈火,脑瓜疼似老石英...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