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便向老师打访兰是不是只送一个红薯给老师

日期:2020-02-09编辑作者:文学资讯

  女儿网购一个具有烧烤功能的电炉寄来,我们就在家中烤红薯,边吃边聊,梅就讲了一个红薯的故事——
  她的朋友兰结婚成家之后,婆母就让他们分居另住,自立门户,分给他家两亩瘦地,适逢大旱之年,主粮很难下种,小路边的两梯瘦地是不能种植玉米了!怎么办?她挖起几个大而深的坑,坑里填上马桑薹等就地取材的绿肥,种上大窝苕,忙于生计,也就没有管理它,顺其自然了!
  秋天,当地老户们都说当年红薯大减产,兰看到自己的红薯苗还没有别家的长得好,就没有抱多大指望。但是,既然种下了,不管结果怎么样,总得面对现实,管它是骡是马,牵它出来看看,挖吧,真像有一首歌唱的那样:“一锄头那个下去,反转来瞧一瞧,哟,这么大的果儿,同志你说妙不妙”!瘦地里竟然挖出不少一个就有五六斤重的红薯来。这意想不到的收获,她自己也傻眼了!
  她首先送了一个红薯给老师。她的一些同学和一些当地农民听说她只给老师送一个红薯,是不是老师以前对她不好,她就以此忽悠老师、恩将仇报呢?他们要为老师打抱不平,于是有些同学便去老师家调查,看到老师喜上眉梢,没有半点不高兴,感到莫名其妙。他们便向老师打访兰是不是只送一个红薯给老师?老师一听可高兴啦,便表扬兰一大通,还要招呼他们吃红薯。他们不好意思,就跑到兰家去分享她的成功!
  一伙同学气冲冲的冲进兰家,老班长大声武气地呵斥:小兰,你好大的胆子,敢送一个红薯去忽悠我们的老师!小兰知道他们是在开玩笑,便故意马着脸反击:怎么,你们也各人送一个给老师看看吧!而后便是一阵哈哈大笑,大家都要小兰介绍怎样种植大红薯的经验。小兰没有讲自己如何种植红薯,而是引导大家一起回忆他们在学校里学种红薯的过去:
  那还是人民公社的时候,公社划拨一块土地给学校搞勤工俭学,老师带着他们种红薯。学校里没有农家肥,老师就带他们上山去割马桑薹等嫩叶子放在又宽又深窝儿里作为肥料,这些嫩叶子慢慢腐烂之后,既保证了种子的肥料,又给予新红薯生长的宽阔空间,红薯长得很大很大,学校提成公用之后,还将剩下的按多劳多得的原则分给学生,表现好的还有奖励。小兰就经常得到老师奖励。兰说:那时不过是想多得个吧两个作业本奖励,想不到那时候学到的知识,自己当家后还派上用场。于是,大家动手做午餐,一个红薯就把七八个同学打发了!大家吃得高高兴兴,边吃边忆少年时勤工俭学的劳动场景......   

散文/随笔

我的同学叫三包

杨 福 建

那年同学会时,我又见到了三包,三包己经有了自己孙子,他那满脸的皱文,花白的头发,一双混浊的眼睛似乎没有了光泽,给一幅沧桑的感觉。我们见面就是热情的暄寒着,寻问着各自的生活情况。三包说:下学时就参加了生产队的劳动,一天能挣七,八分,是半个大劳力……在生产队干了没有几年,又去修公路,公路修好后便回到村里当了生产队长,那时生活说苦不苦,但也好不到那里去,整 天是红薯馍,红薯汤的,离了红薯也不能活,那时胃都快吃坏了。后来生产队解散,包产到户,责任到人,我们就伸开劲干吧,打下的麦子,白哗哗的,好面馍随便吃。三包说:我一下吃了五个还没嫌饱,妻子说:没有出息,自己打下的粮食磨下的面,想什么时间吃都行,何必撑得走不动,三包才放下拿在手中的白面馍。然后就扶摸着肚皮去一边抽烟去了。

我和三包是小学同学,那时正值文革时期,同学们上课,主要课本是老三篇和毛选著作,天天背诵《为人服务》等毛主席著作,另外还参加课外劳动。那时课外劳动——随着季世的变化,拾麦子,拾豆子,等生产队割砍洒落在地里的杂粮作物,有时上交到生产队,有时交到学校,作为我勤工俭学的成果,学校卖了这些粮食后,买一些作业本,课本,或体育器材。那时我们学校有一块地,大药有二、三亩大,种有青菜,果树,有桃树,犁树,苹果树,老师上课时给我们讲果树修剪技术,什么果枝,什么侧枝,什么是花牙,怎样修剪,怎样下刀,我那点果树修剪的底子,就是那时打下的基础。肥料是个宝,庄稼离不了,当时没有速效肥料,这些果树和青菜没有肥料的营养长的很慢,几年也不挂果。后来学校就发动我们这些学生拾粪,我们每天上学时背着粪筐,拿着布袋子,不论猪粪、羊粪,牛粪,见粪就拾,而且学校把果树和青菜按班级和人头分到我们学生身上,让我们把这些果树和青菜肥料全包下来。我和三包分到了一棵桃树,我们两个就猫足劲拾粪,拾粪的同学多了,没有那么多粪可拾……三包说:咱们去偷吧!我说去那里偷呀,生产队的牛屋里吗?我说害怕,三包说:胆小鬼,你跟着我你不用下手,我说可以,就这样我和三包去生产队偷粪去了,第一次成功偷到了,我和三包急忙把牛粪挖个坑埋在树下。然后又浇了水,我们的果树得了水和肥,几天后就长得青枝绿叶,老师表扬我和三包。其他的学生没有完成任务,看到我们的树长得枝叶茂盛的,问在那儿弄的肥。三包卖关子说:光靠拾那里有那么多粪,得想办法。学生问想什么办法,三包说:你给我买点饼干吃,我就告诉你,有个学生给大人要了几毛钱,然后几个学生凑了一块多钱,那时物价便宜,一块多钱就可以买一盒饼干,三包得到了饼干后,还分给我几块吃。三包得意洋洋地说:我让他们买就得买,然后三包一五一十地告诉给其他学生,学生们仿照着他的做法,从生产队牛屋里都偷来粪。后来生产队发现了这个苗头,队长找到学校,那几个偷粪的学生,都死咬定是三包给出的点子,而且是他初次先偷的,还给他买了饼干,学样一听这事不小,要抓住这个典型,把三包整得没脸没皮的,老师经常批评他,说他是偷粪的带头人,又让学生给他买饼干吃,事情很是严重,学校整天拿批评他,三包后来脸皮厚了,管他呢批评就批评吧,反正长不到身上。三包说:学校的老师真不是东西,果子不给我吃,青菜让那些老师拿回家吃了,咱们里外什么也落,还挨批评,三包心里不平衡,于是他又偷偷地把学校的菜地的青菜毁坏了一片。这是后事只有我知道,三包怕我往外说,不断地从家给我拿好吃的东西,那时家里没有什么好东西,无非是煮一些豆子,偷点粮食换点焦花生一类东西给我吃,。三包嘴馋,家里有一个老爷爷,七八十岁了,她娘经常给他单独做一些好吃的,如做个油饼,摊个油馍打个鸡蛋,给他爷爷改善一下生活。他爷爷一顿吃不完,他妈怕三包他偷吃,有时放在缸里,有是盖在锅里,有时锁起来,但是不论怎样,总是让三包顺利得手偷吃了,他妈做饭时一看馍少了,气得把三包打骂一阵,三包就吓得跑出去了。狗改不了吃屎,他多次偷吃,也挨了不少打。其实还是那时生活条件太差了,没有多余的食物供孩子吃,那象现在食物丰富,想吃有啥有啥,小孩子吃得一个个胖墩似的。后来他娘发现没有地方藏,把做的好吃东西挂在房子的二道檀条上,想着这回三包可没招了,但是三包还是偷吃了他爷爷的好吃东西。那次三包回家饿了,看到红薯面饼子嘴里流酸水,他看到屋里二道梁上挂着好吃的东西,他踩着板登够不着,累得一身汗……于是他想怎能上去偷吃一点,他忽然看到房门的门撑子,于是便踩着门撑上去了,他用手一捞挂馍的蓝子,刚能够着,三包歪着身子向篮子够去。这时他娘子从地回来看到门半开着,她没有往上看于是把门推开了,这下三包听到他娘的声音,吓得一身汗,他屏住呼吸,想躲过这一关。谁知他娘把半开的门推了一下,三包正骑在门上,上边没有抓手,门晃动了三包一下从门上栽下来了,把脸磕得直流血,哇哇叫哭,她娘急忙把他拉起来,上村里卫生室里去,村医给三包挣完毕,问是怎么回事。她娘气得说:问他嘴馋好吃嘴,象三猫一样……三包哭笑不得。三包几天没有去上学,老师到家里问明情……她娘说:你培养一个三猫嘴,偷吃他爷爷的东西,摔的鼻青脸肿的。后来三包上学后老师狠狠评他,那时老师批评学生,根本不考虑学生的自尊心,总在大家庭广众之下,只怕人们不知道,把三包搞得灰头土脸的。以后三猫嘴这个绰号就喊起来了,一直小学到毕业,三包学习不好,初中没有考上后来就回提前回乡务农了,我们那时得到三包这个绰号时,也觉得好玩,见面就喊。三包开始有点抵住情绪,后来喊的次数多了,他也不以为然。慢慢的这个绰号一直到我们走上各自的工作岗位。这次同学会,三包自嘲地说;我是三猫嘴,好吃不懒做,我的日子过得不比你们差,城里有啥我们啥,看我的小汽车,都开上了,我们这些自以为比他强的人感到无底自荣。

平煤建工集团土处

本文由蒙特卡罗正规网站▎官网进入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他们便向老师打访兰是不是只送一个红薯给老师

关键词:

其余63名患者已全部到县人民医院接受检查,  

谈 话(小小说) 医院出了医疗事故,受害者纠集亲朋闹事。 院长约陈艳谈话。陈艳带哥哥一起壮胆。 哥哥陈拙四五...

详细>>

媳妇也乖,我没仔细看他脸

从工厂出来,已是下午四点。刚才公公打电话来,说婆婆在家摔倒了,急得我帐没结就跑出来了。 这是一座偏僻的工...

详细>>

让宝宝有充足的奶水吃,我们的活动理应扩大

《开放之后》 几只鸡一时兴起,边吃边拉边舞,把房间弄得乌烟丧气,主人发怒将其赶出门外。 咯咯咯,鸡大叫好险...

详细>>

不管你会不会喝酒,同事娜娜给他递眼色

酒桌子上,他说话喝葡萄酒,转瞬间喝米酒。“二盅全会”“半斤八两。”脸眨眼之间白,一弹指间红,眼睛一顿时...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