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胜不是到机场就是到高铁站,班克唯一的出路

日期:2019-10-06编辑作者:文学资讯

又是麦黄杏熟时,每年的这个时候,宏胜都习惯地做高考的梦:一个小红楼的一户人家像是准备搬家的样子,屋里乱七八糟的,他环顾一周,一拳打碎屋顶垂下来的白炽灯泡,任鲜血顺手指滴在地上。这时,一个女生开门从里屋走出来,掏出一块手帕帮他包好受伤的手:“别闹了,明天就要高考了。考试完有什么再说不行吗?”
  他想看清她的容貌,虽近在咫尺,却朦胧模糊,像雾一样虚。他听话地退了出来,进了考场,题目不难,可他却什么也答不上来,急了一身汗……睁开眼,不见床前霜一样的月光,却是窗外都市的霓灯再眨眼,又是这个奇怪的梦。
  宏胜拿起床头的表看了下时间,才两点多,明天中午还要去高铁接站,晚上又少不了要斗酒,不知道要喝到什么时候,还是多睡一会儿吧。
  一般的朋友到深圳找他,他总是告诉他们乘地铁到附近的站点,然后到接上他们,可明天是双杰要来,到高铁站接他,那是必须的!中学时代,宏胜绰号“大鬼(王)”,双杰绰号“小鬼”,是班上打扑克最好的两位,在一定程度上,绰号也表明了他们的亲密程度,他们是班上玩的最好的朋友,更重要的是,他们还有很私密的关系,双杰是宏胜在青春特殊时期的“信使”。这关系是非同一般的啦,所以,每次双杰到深圳,宏胜不是到机场就是到高铁站,远接远迎。
  双杰姓李,人聪慧善言,关于他,毕业二十多年后,一个叫李二杰的同学写了篇怀旧的短文写到了他:“这厮仗着脑瓜子好用、记性也是了得,常翻来覆去地卖弄自己年少轻狂时所谓的丰功伟绩或轶事趣闻,不以为羞、反以为荣,脸皮真是厚的可以,真拿他没有办法。三年的时光,既有熬灯夜战的辛苦,还有戏嘘打闹的快乐,1095天的短暂日子稍纵即逝,记忆最深的有关双杰这厮的几件史实,权当“号外”道来与各位童鞋一起分享。
  一则捞子同学上学时贪玩,喜打乒乓球。某日晚饭后不进教室学习,而是带着吃饭的家伙事占据乒乓球台,正在酣畅淋漓地打球,被杨校长发现并批评制止,没收球拍及吃饭的家伙事,赶到教室自习。为泄校长没收财产之辱,时隔几日捞子探得校长办公室电话,受双杰蛊惑经常拨打予以骚扰,既有接通后一言不发的静寂,又有“校长,我的碗嘞!”的短语勒索,如是三番,弄得校长不堪其扰,只好拆机另换他号,而捞子则以胜利者自居,窃以为喜。
  二则某日双杰等人因犯错被文科(五班)邢老师叫到办公室挨批。邢老师乃一女性班主任,批评人时没完没了。可能是嫌时间过长,抑或是嫌老师啰里啰嗦,正值邢老师批评得兴奋处,岂料双杰忽然举手:“报告,邢老师,你这儿有纸没有?给我张纸。”“要纸弄啥?”“我要解大手儿”。老师只好作罢,遂停止批评,放行双杰诸人。事后得知真相,邢老师亦不再追究,一笑了之。现在想来,邢老师是为自己学生的急中生智感到高兴,还是老师本人的宅心仁厚,不与学生一般见识?抑或是二者兼而有之?不管怎样,双杰这厮孬点子多却是不争的事实。如果不是他这一出儿,那挨老师的批评还还不知道要到深夜几点?
  三则住校学生就餐场所比较简单,一般是食堂打饭后大家端着饭菜围在一起就食。某日打饭后又有一群人围成一圈吃饭,三班一信姓同学吃的快且不语,别人一半时他已完毕。只见他快速起身,走到圈子中央,俯身一个360度全方位作揖,言道“兄弟们,得罪了”,霎时一记响亮的怪声从他撅起的后部喷涌而出,惊得饭圈儿周围诸路英雄好汉不顾饭具吃食,纷纷多路而逃、作鸟兽散。事后此事引起强烈反响,为了打败信姓同学的嚣张气焰,一帮住校学生开展起了不怎么文雅的造屁比赛,最后经过激烈角逐,老杨、捞子、小白等诸多高手根本不入流,上不了台面,败下阵来,而小峰、双杰、老宋三人光荣胜出。小峰力拔头筹,赢得“屁仙”称号、双杰屈居次席,得“屁圣”荣誉、老宋技不如人,只好垫底称之“屁王”,还有六班一张姓同学好事,每当听到响声总要接话调侃“你说啥,翻译翻译”,久而久之人送外号“屁翻译”。而“四大屁”的名头由此响彻整个学校,成为街谈巷议的趣闻。”
  有了这篇短文,我们就无须再多描写双杰这个人了吧?其实,写这篇短文的原名也叫李双杰,他们俩同名同姓同性别同班级,这比班上亲叔侄俩同学还稀罕,实在没办法了。老师做工作,写短文的李双杰改了户口,改叫作李二杰才保证了正常的教学工作。
  酒楼,海鲜,啤酒,关于屁圣屁仙的屁聊,再然后深夜到东莞体察一下民风,这样的日子对平日紧张惯了的宏胜也是一种别样的放松吧。宏胜现在是一家券商公司股票自营的操盘手,掌管着几十亿的资金,控制着上百个账户。俗话说的好:“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而现在又不似以前,监管层管的很严,要合法合规,还要骗着小散,一步步走进自己设好的局,甘心把钱留下,那是很不容易的,闹不好,无人接筹,落得庄家自拉自唱,那可是要贻笑大方的呀!
  每天早上,宏胜都会在七点半前就会走进办公室,在那里边看报纸,便看财经新闻,边吃点简单的早餐,然后把当天资本金融市场可能要发生的情况筹划出来,他称这是“预料的框架”,以框架为基础,决定当天的操作,然后八点五十开会,他把今天的任务布置给助理,然后通知分布在各地的分部(他们直接控制数量不等的账户),哪个分部吃进几千万,哪个分部砸出几千万。有时为了控盘,往往会花上几个月的时间,每天都是如此根据一定比例悄悄吸筹,有时甚至下面的工作人员都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在吃货还是在吐货,要把上亿有时是十多亿的资本金神不知鬼不觉地挪进一只股票,就像把上百万志愿军战士悄悄埋伏在美国鬼子眼皮下,又不让鬼子有所感觉一样困难。
  依计划操盘是枯燥辛苦的,可作为股票自营的负责人,他必须要在“惊涛骇浪”的股海中保证资金的安全,然后才是盈利的事情,特别在中国的股市,动辄是千股涨停,千股跌停,千股停盘的海啸,少有闪失,对他们讲就是不可估量的损失,所以他每周都要工作80个小时左右,关键的步骤他都是事必亲躬。他的精明不像双杰表现在面上,他心里有自己的小九九,领导知道的只是大面,下面的人多是了解局部,他从不给自己培养“掘墓人”。凭着他的聪明,对数字的敏感和骄人的业绩,即使他不用对领导溜须拍马,领导也不敢轻易动他,甚至每任经理都对他客客气气的,因为他把自己的“势力范围”经营的密不透风,没人能替代他。虽然辛苦,他过的也挺自在。
  周末,宏胜和双杰去海南潜水。潜水是宏胜最喜欢的运动项目,在清澈的海底世界,软软的海葵,色彩斑斓的小丑鱼,坚着长剑的海胆,胖乎乎的海参,龙虾及五颜六色的热带鱼,把你尘世中疲惫的心熨烫的像幽深的大海一样静。当然,这是带双杰玩才到海南潜水,宏胜现在已经不屑马尔代夫的潜水胜地,已经开始挑战大洋深处的大堡礁了。
  松软的沙滩上,两人躺在阳光下。
  “有一个问题一直想问你”双杰翘着二郎腿,收回看着白云的阳光,侧过来脸对宏胜说。
  宏胜一笑:“说嘛。”
  “你为什么当初不跟你大师兄干呀?(宏胜的学兄曾经是著名的327事件获胜方的操盘手,现在是xx系的实际控制人,掌控者一系列的上市公司,是著名的金融大鳄之一)要不然你也是金融帝国的创始人,也应该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用不着像现在这么辛苦的啦!”
  宏胜一笑,双手搓了下脸,心里感叹:再也不可能是一个牌桌上的大王小王了?!
  宏胜毕业实习时确实在上海滩学兄工作的一家央企的投资公司。唉,上海滩,多少英雄生于此,死于此?不仅是辉煌的解放前,在95年的新年刚过,这里又发生了次金融海啸。摧毁了一帮豪杰,成就了一批英雄。那天,在国债市场的最后几分钟,多空双方展开博弈,短短8分钟,成交1100万手,市值2100多亿,接近当时国民生产总值的若干分之一!!此役,仅学兄个人就赚了上亿,从此走上了在金融市场的扩张之路,现在贵为某集团的老总。
  宏胜离开学兄的国企,倒不是被金融风暴吓破了胆,而是他的观点是认同空方万国公司的,国债到期兑付的贴现不可能那么高的,但学兄铁了心做多,还有那么多人跟风,他不理解,为什么会这样?这简直是在找死,除非学兄方了解到了高层的意图。事情的结局验证了他的想法,虽然空方万国公司成功把价格把价格打了下来,如果第二天交割,学兄的公司就会赔掉几十个亿,他看到红了眼学兄把自己关在会议室,像困兽一样暴躁。可第二天,高层有了指示,闭市前万国公司操作严重违规,取消最后的交易,结算按前8分钟的价格结算,而按这个价格,学兄就能赚几十亿,而万国公司一下子就破产了!
  一直搞数学,后来学经济的宏胜,也酷爱历史(靠!这些人的脑子都是怎么长的,总有那么多精力。还有一个科学家同学叫文武,每天工作起来废寝忘食,竟然还写小说,他的小说前段时间竟还被拍成电影。天哪!晕死了!),他认为搞学术一定要远离政治,它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有时是指鹿为马,颠倒是非,而学术总是应该有一定道理的。可学兄的公司似乎是和政治搅在了一起,而不是像铁路轨道一样,一直平行,互相作用,永不交集.所以,他选择了回避,甚至回避了风起云涌的上海滩,来到深圳一家券商公司。
  他心里是这样想的,可是没有对双杰讲,因为他知道,每个人都是自以为是的固执的驴,如果年轻个10岁,他也许会和双杰抬杠争论,可现在他选择轻轻一笑:“嗯!每个人的目标是不一样的,也许学兄那样挣一座金山,在他的帝国一言九鼎是种不错的生活方式,看他并不代表每个人的生活方式。”他伸手拦住要争论的双杰:“你听我说一个人,前一段一位叫冯唐的先生在他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辞去一切职务,回到北京的四合院,关掉手机,一杯清茶,一张书桌,读书著文。他在文章中写到,人有比挣钱更重要的事,他的预算中,他一辈子的花销应该有一千多万,他现在挣够了,剩下的就是尽情享受生命的美好。”
  “靠!你说的要么是蛇精病,要么是圣人蛋。”双杰苦笑。
  “不不,每个都有权利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我觉得我现在挺好的,研究各种数字模型,并在实际工作中做出来,不说挣钱,当你看到你的技术得到验证是件很愉悦的事。工作是辛苦,可是是你喜欢的辛苦,而且在假期,我经常到大洋深处去潜海,体验另外一种美,两种生活相得益彰,我真的满足我现在的生活。而如果我跟了学兄,肯定比现在有钱,但谁能保证我有现在的生活惬意呢?”
  “让你的技术拿出来分享一下,让弟兄们也挣个小钱呗!”双杰又来了。
  操盘这么多年,宏胜从来没有告诉朋友怎么买股票,倒是经常劝他们慎重入市。俗话说:“一将名成万骨枯”,他知道他每年为公司创造的上亿的利润都来自那些想淘金的散户,有时心里也会不舒服,但想到他们都是些得陇望蜀的贪婪之徒,让他们受点教训安分守己些也许会更好。“不是我不告诉你,我是不想害你。如果我告诉你买哪只股票你会轻易挣来钱,可人大都是不知足的,一旦我不做了,你只知道股票赚钱容易,不知道它吃人不吐骨头,早晚你会吃大亏的!”有次,他回家一个同学缠着他非要他告诉些内幕,他说的是真心话,可同学却不这么认为。
  “你这货,早年在327中跟风赌对了一把,两口工资也不低,现在在上海有两三套房子吧?老婆孩子也出国了,多好的日子,按冯唐方法的计算,你也该收手歇歇了,钱挣多少算够呀?”宏胜看着天上的浮云说。
  “再最后挣一把就收手。我是一个好赌徒,一个知道什么时候收手的赌徒!”双杰引用了句周润发剧中的台词。
  宏胜翻身抬手指着他笑道:“一个真正的赌徒是永远不会收手的。”他回了台词的下一句,两人大笑起来。
  
  没有四季的一直是大太阳的南方都市和有严寒酷暑四季分明的城市,时间过的都是一样快,转眼就又快到了麦黄杏熟的高考季,不过宏胜还没有做哪个令他失落的怪异的梦,股市的操盘也一如他的计划进展顺利,可他却没有心情在五一假期去出海潜水,漫长的假期他宅在心里,情绪很是不好。
  四月末的一天,传来了学兄跳楼自杀,帝国瞬间崩塌的消息。“尘归尘,土归土,一切荣耀,归于厚土”,把自己的帝国绑在政治的战车上,在风云变幻的政治舞台上,分崩离析是早晚的事,在沙滩上他就委婉地告诉了双杰,这是不足为奇的。
  令他心情低落的是双杰——这个他几十年来一直视为挚友的人。他在二十多年前,宏胜把全部信任交付他的时候,做了朋友间最不能做的事,这还不算什么,最令宏胜不能接受的是在随后的这么长久的日子里,他还能装的像没事人一样,继续骗取宏胜的友情和信任。宏胜总是自以为脑子聪明,能够洞察秋毫,眼里不揉沙子的他,竟然被身边的人像孩子一样欺骗二十多年,这简直是“侮辱”他的智商。如果不是前一段时间二杰来玩,酒后无意吐露真情,恐怕他还要一直被蒙蔽下去。

可以预见的后果,会让我们主动做出退让的选择。

最揪心的,是班克在漫无边际的垃圾场,走了很久很久,都走不出垃圾场的绝望。

班克出于一个孩子本性的善良,去举报同学作弊。他以为最多警告一下,校长却取消了琳申请奖学金的资格。很多事情我们无法控制结果,可是不做,我们自己内心过不去,做了,图了一时的舒坦,最终会成为心结,希望能够得到救赎。

我去把最坏的结果实现,于是没有人能威胁我。

《拆弹专家》里那位新上任警司被绑炸弹,在刘德华确认无法在那显示器显示的时间内拆除,只能倒数几秒等待生命终结的无奈和绝望。

活得坦荡,才会舒坦。

带着镣铐跳舞,有时候,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至少,我还可以跳舞。

《驴得水》里铜匠从一个无知、日复一日地劳作的社会最底层到后面呈现出的无休止的贪婪,人性的扭曲。

很多电影里,都有一些让人揪心、愤恨、无奈,最后变成只能接受的事情。

绝望、痛苦,还是趁着还能捞一笔的时候,再捞一笔。

因为你怕,所以别人就抓住你的小辫子,一直拉着你走,有时候你想遵从内心,反抗一下,可是扯得头皮很痛,于是你妥协,再一次被拉着走,从此恶性循环。

反正都不能留在这个公司了,你怎么办?洋洋洒洒地走,还是委曲求全的领走那封推荐信?

少去举报那些作弊的人,小心,你也变成作弊的人。

是家长习惯了被欺负被压制?不是,是如果反抗,后果就是,一个普通的工薪阶层千辛万苦争取的高等学校的学习的资格,会被无情的取消。

所以,我喜欢琳最后的决定,就像那台词“是的,一切都在我自己”。

《杀破狼》里甄子丹以为已经打死洪金宝,打开一瓶酒,终于松了一口气的时候,由于疏忽最后被推下楼的命中注定。

同时,富二代们完全靠作弊,全部去了自己梦寐的世界级高校,代价是付出一些金钱,而班克的永久无出路,根本不能算那些富二代付出的代价,因为与他们无关。

都道出了一个道理,人生生而注定轮回。

比如新任领导为了扶持自己的人,可能会随便找一个理由,开除一个在自己岗位上兢兢业业一丝不苟恪尽职守的好员工。运气好的话,那个员工可能能得到推荐,去好一点的同行,如果据理力争,可能连被推荐的机会也没有了。

那句话说的很对,这就是那些进了黑社会的人,为什么出不来的原因。

琳更睿智,也有底线,她的临场应变能力,要远远强于班克。

班克哪里是黑化,换成你,在10几岁的年龄就把一辈子唯一的出路断送,唯一的希望破灭,你会怎么样?

所以琳最后选择了自首。

有少数的人,追上了赶往上一个阶层的末班车,而大多数人,在鲤鱼跃龙门式的跳跃尝试后,依然轮回江河,还是一条普通的鱼。

而让这件事达到平衡的,是富二代为了报复班克的举报,找人把班克打得鼻青脸肿。

我们都变成了对方的模样

这个电影还有一个揪心的情节,琳因为作弊收费被校长批评,对峙校长指出学校乱收费时,校长取消了她申请奖学金的资格。这个时候,琳的父亲不但没有找校长理论,还要感谢校长不开除琳,并且主动提出把减免的学费全部补上。

这个电影让我想起几个电影,《驴得水》、《引爆者》、《拆弹专家》、《杀破狼》,还有很多很多。

一个人接受了最坏的结果,就没有人能玩弄你于鼓掌。

于是弹幕出现了,说班克黑化了。

《天才枪手》里的琳和班克,就像七月和安生,最后活成了对方的模样。

同样家庭条件不好,班克则不同,stic国际考试作弊案之后,班克被取消了永久参加stic考试的资格,同时被开除了校籍。母亲终日靠给别人洗衣服挣辛苦钱,班克唯一的出路就是读书出国,而这辈子唯一的出路,却被永久封路。

从一个举报作弊的行为,到一生毁在帮别人作弊上,班克式社会底层人物的悲哀,就是被打回轮回,永世不得翻身。

人,难得糊涂。

所以,内心坦荡,才是最重要。

《天才枪手》里有很多情节,还是让人难以忘怀的。

一步错步步错。错一步,就被永久地打上了烙印。你活着,有把柄在别人手里,就会一直被动,一直纠结,一直痛苦。

《引爆者》里段奕宏因为所有案发都在现场,在警察局必是百口莫辩,被迫一步一步逃离警察局,依靠自己而不是警方的力量对抗坏人。

我不是教唆大家要认命,而是学会带着镣铐跳舞。如果没有镣铐,舞者可能会太得意,几个舞步旋转出舞池。从此这个舞台,再也看不到你的表演。

同样不好的家庭出身,琳眼神里一直有光,淡定、果敢、自信、有原则,知道自己要什么,也知道什么时候收手,能很好的拿捏一个度。

本文由蒙特卡罗正规网站▎官网进入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宏胜不是到机场就是到高铁站,班克唯一的出路

关键词:

 有的人会说本身不希罕貂皮大衣,冬季光降了

一 当天空中传来由北向东阵阵的雁叫声,当树木大把大把地向天空抛撒着冬的通行证,当麻雀尤其使劲儿地抖动着浑...

详细>>

立起来冒出玉米三个头,阿爹早日地就催起床了

一 大雪一过,净是火烧天,玉米立在田里,一天变个颜色。清劲风轻轻掀动麦穗,饱满的麦粒就跳出壳壳,掉落田里...

详细>>

十二岁的赵光贵已经是沙地沟小学的二年级学生

一、非凡学生被大病折磨成植物人 在团堡沙地沟村,赵瘫子相对算得上是一位物。 “赵瘫子”真名赵光贵,一九四二...

详细>>

蒙特卡罗正规网站祖父对于翠翠的打到底同意的

初五大清早落了点毛毛雨,上游且涨了点“龙船水”,河水全变作豆绿色。祖父上城买办过节的东西,戴了个粽粑叶...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