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爸是苏妈的天,杨翰也盯着她

日期:2019-10-07编辑作者:文学资讯

(一)
   阳光普照大地,照着世间万物,使之呈现一种金黄之色。
   清晨,杨翰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接连打了好几个哈欠。他刚起床,准备要去学校上课了。
   杨翰是孤儿,从小在福利院长大,随着他年龄增长,五六岁的时候,院长妈妈就将他寄养在一户姓苏的人家之中。那苏姓人家,家中只有一个女儿,大着杨翰几岁,叫做苏晴。苏晴初见杨翰时,两只眼睛紧紧盯着杨翰,杨翰也盯着她。两人就这么看着对方,彼此不说话。
   苏晴的母亲在生产时难产死去,跟着父亲长大。看着邻居都是两个小孩一起玩,他们一会儿叫着“姐姐”,一会儿叫着“弟弟”。心中十分羡慕,如今杨翰的出现,父亲又说杨翰会长住家里,如何不喜欢?看着杨翰不久,高兴地不得了。上前拉住他手,说道:“翰弟,我带你去我屋里玩玩具好不好?”
   杨翰不知如何是好,看了一眼院长妈妈,院长向他笑着点点头,他也就随着苏晴去了。
   苏晴和杨翰走了后,院长对苏文道:“苏先生,看来小晴很喜欢翰翰,一点也不讨厌他。”
   “实不相瞒,小晴早早的就着想要个弟弟了。如今杨翰到了家里,正和她意,岂会讨厌。”
   院长点点头,道:“如此,我也就放心了。苏先生,倒是要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我既然领养了杨翰,就会待他如亲子般,院长您就放心吧。”
   “那我就回去了。”
   “留下吃晚饭吧!你看家中也没个女人做饭,我现在就去做。”
   “不用了不用了,苏先生,真是太麻烦你了,我院里还有事,不得不走。改天,改天吧!”
   说完开门就走了。苏文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回头看了一眼女儿卧室的房门,心想:“杨翰自小由院长带大,犹如亲子,她该是不舍得了。”
  时光荏苒,杨翰呆在苏家已十年了。苏晴上了高中,自己还是初三学生。而苏晴父亲靠文字领薪水吃饭,随着孩子们的学业增长,学费也就越高,那时候还没有免学费读书。苏文也就越加死命工作,以致晕倒,被送进医院。
   苏晴深知父亲为何故工作过度劳累生病,便瞒着苏爸爸,在一家酒吧找了一份工作,从此不再进校门。而苏爸爸和杨翰则蒙在鼓里,全不知晓。
  
   (二)
   有一日,杨翰被几个朋友强拉着去酒吧,杨翰深以为忤,不想同去,好说歹说一半天,那朋友就是拉着不放。杨翰没法只好依从。
   一进酒吧顿觉十分气闷,坐在吧台之上,脸色沉沉,郁闷不堪。
   一哥们笑道:“杨翰,你不用这样子的表情吧!虽然我们强拉你来,再说这里又那么好玩,好像我们亏了你似的,又不用你买单。”
  跟杨翰相交甚好的王胖子道:“杨翰,你没事吧!是不是真不喜欢呆在这里?”
   “你们玩,不用管我,走时记得叫我。”
   “扫兴!”一哥们看了他一眼说道。
   杨翰也不理他,自娱自乐。到处看看,心想这酒吧果然是乌烟瘴气。这时,他眼睛看着前方,心中不免小小地吃了一惊,因为他看见正在收拾东西的女服务员中,有一个的背影很像苏晴。他将信将疑地慢慢向她走了过去,他试探性的叫了一声:“姐……”
   那服务员正是苏晴,她听见杨翰的声音,心中大惊,举起手中的托盘遮住脸,径自擦着桌子,也不作答。
   杨翰看见她这样,心中更加肯定了。伸手拨开苏晴挡住脸的托盘,不由得惊呼出声。
   苏晴瞪了他一眼,道:“你大呼小叫地干嘛?没见过你姐我啊?”
   “姐,你怎么……”
   “回家再说!”
   说完,走进里间跟经理说了几句话,拿上自己的书包就出来了。
   杨翰还欲待问,苏晴却说道:“等会去医院看老爸,你可不许说我在酒吧打工。”
   “你在酒吧打工,你的学习怎么办?不行,我一定要跟苏爸说。”
   “你敢!”说着就要过来捏杨翰的耳朵,杨翰轻巧地躲过了。
   “姐,你不会今天没去学校吧?”
   “是啊!是不是也要想告诉老爸。我跟你说,翰弟,你不能说,你也知道老爸是因为什么而生病住院的,还不是因为我们两个要交学费嘛!你想啊,我若是不上学,出来打工,我的薪水加上老爸的薪水不是可以供你上大学吗?所以,你千万不能说。”
   “不!我要告诉苏爸。”
   “你……随便你了!大不了被老爸打一顿啦!”苏晴耸耸肩道。
   杨翰却笑了,说道:“姐,你真想被苏爸打一顿?”
   “臭小子,你以为我想。不是你吵着嚷着要给老爸告状吗?”
   “我不得不说,听苏爸的,上学那最好。”
   “你说得倒轻松,我们两个的学费加起来都有家里一年收入了。”
   “那也不能是你辍学,应该是我,我去打工。”
   “翰弟,你来家里已经十年了。老爸待你如亲子,我也待你如亲弟,也就是你,念念不忘自己是爸爸领养的。我告诉你,这没有什么区别,所以你就不要耿耿于怀了。”
   “我知道。”
   “那就不许再说。”杨翰不情愿地点点头,两姐弟徒步向医院走去。
   进了医院,杨翰果然没有再提起苏晴打工的事。
  
   (三)
   几个月后,苏文的病情却越来越严重,他的亲戚朋友都来看过他一回,苏文却只能看着他们,而不能跟他们说话。他们呆了一会,含泪走了。
   不久,苏文病重不治,走了。苏晴非常伤心,杨翰相比较好。
   转眼间,杨翰已升入了大学。苏晴也在那家酒吧做到了主管之位,家里的收入也就较为可观。苏晴也找到了自己的白马王子。
   这天杨翰放学,带着王胖子去找苏晴。给她打电话,苏晴亲自去接他们进酒吧。
   “苏晴姐,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谁娶你当老婆,一定幸福死了!”王胖子傻傻笑道。
   “翰弟,还喝上次那个?”杨翰点点头,苏晴这才回答王胖子的话,笑道:“娶我幸福死了?那我岂不成了杀人凶手?喝酒吧!”
   王胖子傻笑了下,拿起酒杯喝了口酒。
   杨翰看看四周,纳闷道:“今天怎么没多少客人?”
   “是啊!最近都没什么人,我们倒乐得轻松自在了。”
   “我听说这里前几天死了人?”王胖子语出惊人,杨翰吓了一跳。
   “姐,怎么回事?”
   “没什么,就是死了一个女人,当时可把我吓坏了。”说完,似乎还有些后怕地拍拍胸口。
   “苏晴姐,说给我们听听。”
   苏晴看了两人一眼,问道:“真要听?”两人点点头。苏晴说道:“好吧!那我就说。当时的情况,我只能说真的很奇怪。那天我正在柜台查账,一个女人冲了进来,一身白衣,长发披肩,很恐怖的。只见她惊慌地四处张望,口中叫着一个人的名字,然后她既然伤心地哭了起来,我本想过去安慰她的,可是我还没有走进她,她就一跤摔倒,倒下去不动了!然后我们经理报了警,我们一问三不知。那女人的尸首就被带走了,酒吧里发生命案,就没多少人来了。真是晦气!老板还说要把酒吧卖了呢?”
   “那女人口中叫的是谁的名字?”
   “好像是……是纪维。”
   “纪维是谁?”
   “我开始也不知道,后来才知道是他老公。”
   杨翰沉吟不语,想了一会,说道:“姐,你辞了这份工作吧!”
   “为什么?”苏晴觉得杨翰说得很好笑。
   “我担心……”
   “担心什么?”
   王胖子插嘴道:“我也觉得苏晴姐你该辞了工作,我也担心你。”
   “你们倒说说为了什么辞工作。”
   “姐,既然发生这件事,老板也说要卖了这家酒吧,怎么样你都会辞职,不如早些辞职的好。再说你一天工作到半夜三更才回家,我实在放心不下。姐……”
   苏晴听着听着,打断了他,道:“停停停,别说了,我不辞工作。再说我可以叫你姐夫来接我回家啊!”
   “姐夫?”杨翰和王胖子同时惊呼道。
   “迟早都是你们的姐夫,嘿嘿!”
   “可是姐……要不我搬回家住吧!”
   杨翰上了大学,住校了。只有周末才会回家陪着苏晴。
   “嘿!翰哥你懂点人情世故成不。”王胖子一说,杨翰就明白了,心里却有些失落。
   “胖子,你这小子真坏!”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可是咋到现在都没妞儿爱上胖爷呢?”
   他一说完,苏晴忍不住笑了起来,杨翰心事重重地,也不知道胖子说了什么。
  
   (四)
   周末放假,杨翰匆匆赶回家,到了家门口,刚要开门。却听见家里传来争吵声,当下他耳朵贴近门边,静静地听着。
   苏晴今天休假,将男朋友孙阳带到家里来,想着两人单独相处一天,好好增进对彼此的了解。因为她发现孙阳对她越来越冷漠,平时看都不看她一眼,更别说跟她说话了。
   苏晴见他如此,十分气恼,但还是和颜悦色跟他说了一些话,见他只是点头不语,这下忍不住了,冷冷道:“我有什么做错了吗?”
   孙阳摇头。
   苏晴又道:“我说话很啰嗦吗?”
   孙阳又摇头。
   苏晴再道:“你是不是烦我?”
   孙阳再次摇头,始终未言也未看她一眼。
   苏晴见他这样,低声道:“你不爱我?”
   孙阳没答应。苏晴大吼道:“孙阳,你不是哑巴又不是聋子,为什么不说话?”
   孙阳还是没反应。
   “你这样跟死了有什么分别,我苏晴是作了什么孽,遇上你这么个王八蛋。孙阳,我问你,你到底爱不爱我?”
   孙阳就那么坐着,抬头看了她一眼,苏晴早已泪流满面。
   “你说啊!”
   见他不回答,苏晴狠狠道:“我再也不要见到你。”说完开门跑了出去。
   杨翰早已躲开了。他走进家门,看见孙阳还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他气就上来了。说道:“姓孙的,你还不去追?”
  孙阳摇头。
   “我姐惹着你了?”
   “没……有。”随后头向后一仰,闭上了眼睛。
   杨翰上前推推他,窗外一阵风吹来,孙阳就像是秋天枯黄的树叶般,慢慢飘散。杨翰连忙退后几步,瞪大了双眼,顷刻之间,孙阳人已经不见。杨翰大骇,掏出手机想要报警,却没有拨出去。
   转而给苏晴打电话,许久都没人接。杨翰刚要挂断电话,苏晴却接了。
   “姐……”
   电话那头却不是苏晴,是她的同事姜婕。
   苏晴跑出家门,径直去了酒吧喝酒。
   杨翰来到酒吧,苏晴却快醉了。杨翰一把拉住她,就往外走。
   “翰弟,你怎么来了?拉我干什么?”
   “回家,我有件事跟你说。”
   “不回去,我不想见到那个人。”
   “他……他已经……消失了!”
   “你让他走了?”杨翰点点头,苏晴就跟着走回家去。
   一进家门,苏晴就裹紧了外衣,说道:“翰弟,好冷啊!你开冷气了么?”
   杨翰摇头,将苏晴扶至沙发坐下,说道:“姐,接下来我说的话,你别害怕。”
   “你要说什么?”
   “我刚才听到你们在争吵。”
   “嗯!然后呢?”
   “我见你跑了出去,就进屋来想要教训孙阳。可是我说什么,他就是不说话。”
   “那人就这样,我心寒他了。”
   “后来,他说了两个字,就……就死了!”
   苏晴大惊,酒也醒了大半,道:“什么?他说话了?他……他死了?”
   “我问他姐你是不是惹着他了,他说没有,然后身子向后一仰,死了。”
   “那他的尸体呢?”
   “他……没尸首!”
   “什么?你这么快就将他……”
   “不是,他……灰飞烟灭了。”
   “翰弟,你是不是小说看多了?一个大活人怎么会灰飞烟灭?”
   “我知道你不信,但是千真万确。”
   苏晴看着他双眼,的确没有说谎骗她,说道:“最近怪事越来越多了!”
   “还有什么怪事?”
   “每天回家路上,我感觉身后有人跟着我。”
   “姐,你可千万小心些,晚上就不要回家了。我在学校里又不能去接你下班,现下孙阳……”
   “我不回来住,去哪住?”
   “就在酒吧里好了,酒吧相较安全些。”
   苏晴想着晚上一个人回家时的诡异气氛,就不再说话了。
   “早些睡吧!”
   “翰弟,家里有人莫名其妙地死了,还……还那样,我害怕!”
   杨翰想了一会,道:“不如我们去胖子家里好了。”苏晴点头。
   当胖子听说这件事后,相比苏晴更加害怕,道:“发生这种事,房子是不能住了,你们将它卖了,住到我家里来。”
   “房子不能卖,这是爸爸留给我们的唯一的财产。”
   “我知道,姐,不卖!”
  
   (五)

      苏晴刚出生的时候在农村,严重的营养不良,据说只有巴掌大,那时候家里穷,本来是可以保障衣食的,可谁让苏晴有个爱喝酒,喝完酒还对老婆拳脚相向的老爸。

        苏妈刚跟着苏爸时只有16岁,那年发生了很多事,苏妈父母双双意外去世,来不及悲痛,就与苏爸结婚了,也没有结婚证。紧接着就怀上了苏晴。

      苏妈那时候觉得苏爸就是她的天,在她无父无母的时候给了她依靠,可谁知天意弄人,苏爸是苏妈的天,也是苏妈难逃的厄运。

        苏爸刚结婚第三天就喝醉了打苏妈,就算怀孕了也难以幸免,大着肚子去田里干活,以保证肚子里的苏晴不被饿死。

      只求苏爸喝醉了别回家,又害怕苏爸死在外面了。到底是新婚燕尔,苏妈还是挺着肚子到处找苏爸,把他拖回家。

        苏晴出生的那天正值寒冬,下着大雪,苏妈在雪地里痛的死去活来,苏爸却还在外面花天酒地。

      苏妈特别想拿着剪刀自杀。苏晴奶奶听着动静赶忙叫了几个邻居,来帮忙接生,结果是个女儿,让苏晴奶奶大失所望。

      苏晴奶奶拿着把生了锈的剪刀就把脐带剪断了,把苏妈和苏晴扔在那儿不管死活,好在苏晴奶奶把苏晴放在了被子里面,不然说不定那日苏晴便见不到这个美丽的世界了。苏妈小小的身板失血过多,再加上疼痛难忍,到底昏了过去。

        苏晴可能就是因为有这样艰辛的出生,所以苏晴一直很坚强又倔犟。

        再加上苏妈把苏晴看的比什么都重要,苏妈甚至愿意牺牲自己的生命,也要让苏晴出人头地,不被人欺负。

      好像天下的父母都对子女这般期望,只是这种期望在苏妈眼里更为强烈,不达目的也不罢休。

        所以,苏晴在苏妈严格的管教下,一直都是班上的尖子生,老师的宠儿。

        只是苏晴性格不讨人喜,高傲自大,也有几个朋友,成绩也是最好的。

        她们的友谊就像上层社会里的成功人士,哪有什么纯粹友谊,不过是相互利用。她们自然没有到相互利用的地步,只是打败不了对手,最好的方式便是成为朋友。

        苏妈的性格也在苏爸的魔爪下磨砺的更加坚韧,苏晴从小耳濡目染的也继承了苏妈那股不服输的劲儿。

      或许苏晴也是孤单的,只是她不曾察觉,荣耀带来的喜悦只会让苏晴更加的努力。

        苏雨在苏晴8岁的时候呱呱落地了,整整8斤重,苏雨的出生平淡又幸运,那时候正赶上计划生育,不过平时苏妈打点的好,并没有什么影响,还上了户口。

        苏爸也在苏妈的威逼利诱下出门打工了,开始是每年回来一次,后来慢慢每个月回来一次。苏爸一回来就是一个噩梦,鸡犬不宁,苏爸一走便是一片祥和。

        自古老二都是家里最受宠的,只是苏雨受宠的方式不一样,苏妈觉得管了苏晴这么多年,也累了,不想在管苏雨了,苏雨要怎样便由着她吧。以至于后来苏雨对苏妈也没有什么情感

      苏妈在苏雨读书后没几年跟苏爸离婚了,去到了另外的城市重组家庭,做了一点小生意,一年也有十几万,丰衣足食。算是上天对苏妈这些年的补偿吧。

        苏雨生性调皮,谁都管不住,只有苏晴震的住她,苏雨读书以后成绩也在班上是个半吊子。没有了父母的管束,成绩更加差了。

        苏妈重组了家庭,苏爸每天不着边幅,照顾苏雨的重任自然落在了苏晴肩上。不过苏晴正在高二,马上就要迎接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自然不会把心思放在苏雨身上。

        苏雨也马上读初中了,因为成绩不好,又加上不受老师待见,被分到了本地最差的中学,学校时常上演欺负人的戏码。苏雨不知如何融入这个暴力群体,也越发自卑起来,不爱与人打交道。

      苏晴顺利的考上了本地的重点大学,离着苏雨有5个小时的车程。

        苏晴到大学开始多方面培养兴趣,不停的拿证书,只要是苏晴到过的地方便是焦点,苏妈每天都不停嘴的夸着苏晴。

      苏雨越来越觉得苏晴厉害,是苏雨心目中遥不可及的女神,火爆全球的范冰冰在苏雨心目中也不及苏晴。

      所以到现在,苏晴就坐在苏雨身旁,苏雨却不敢跟她说话,怕自己说出傻话污染到苏晴的耳朵。

上一章  下一章

本文由蒙特卡罗正规网站▎官网进入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苏爸是苏妈的天,杨翰也盯着她

关键词:

白二少爷心中便有了数,爹要去了

张鹏程,贡士出身,刚过中年。他老妈死得很早,爹又青睐于习举业,老知识分子考了毕生依旧是个童生,左邻右舍...

详细>>

哭泣声好像愈来愈清晰,纵然生的再美

(一) 月光如水,穿过大树茂盛的枝叶,分解成银色的碎屑,风动枝摇,散落一地梦幻的斑驳,曼妙无比。 一座府邸...

详细>>

再把乌云聚拢,李局长说的四口

(一) 笔者是个最佳沉闷、木纳并且不希罕凑喜庆的人,所以当不远处的人推推搡搡的围成一圈,咋咋叽叽的声息传...

详细>>

两名中年男子穿着水靴在河里拉着渔网,俺出生

一 俺是一条鱼,一条土生土长的北方鲤鱼。俺出生在一个叫杏花坞的山沟里。杏花坞,你听听这名字,是不是挺浪漫...

详细>>